女孩朝著蘇錦藝指的方向看去,那不是私生女慕安么?

女孩朝著蘇錦藝指的方向看去,那不是私生女慕安么?

2022 年 1 月 16 日 未分類 0

早就聽蘇錦藝說過這位私生女了,好啊!居然敢和她搶禮服,她死定了!

女孩非常囂張的走上前去,用力的拽起了慕安,「你就是那個私生女?」

「瞎嚷嚷什麼呢?私生女?真是可笑。」

慕安用力的甩開了女孩的手,「我勸你放尊重點。」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血紅色的三角形戰機以驚人的速度沖向金角巨獸的腹部肚皮,在即將撞上的前一秒搶,距離大概還有10米的時候,血紅色戰機內的原子彈便在智能系統的操作下被引爆,同時爆炸的,還有那枚當量為1.5億噸的氫彈!

堪稱人類的最強武器,在一聲轟鳴中,一朵遠超前面十幾顆原子彈的爆炸出現,所有正在觀看的屏幕上全是白光一片。

「吼!」

在爆炸的瞬間,金角巨獸立即反應到危險,條件反應般的暴退。

但氫彈幾乎可以說是在它的肚皮上爆炸,它怎麼可能來得及?

只能一聲哀鳴后被巨大的蘑菇雲籠罩。

深夜,亞歐大陸,華夏國,江南基地市的一個商業街上,燈火通明。

「那是什麼?」

「快看北面!」

「太陽?」

街道之上,行人紛紛止步,望向北方,只見一顆巨大、耀眼的太陽突然出現,但當他們想撥打電話、上傳視頻分享這一奇觀的時候,卻發現此刻所有的網路和信號全部是斷開狀態。

「手機沒信號。」

「怎麼會是?網路突然沒了?」

道路旁的一家網咖,幾名青年竄出,但看到北方出現的場景,頓時赫然:

「woc,太陽升起來了?」

「狗屁太陽,這是核彈吧?肯定是!」

街道上完全沸騰了……

在這一刻,整個華夏國、整個蘇俄國、歐盟國,都看到了那一顆耀眼的太陽!

巨大的蘑菇雲更是讓人驚悚到底發生了什麼?而斷開的通訊、網路,則都成了小事。

全世界的目光,此時都放在北方出現的那顆耀眼光芒上,而各國的領導人、軍方高層、行星級議員、議長……所有能接觸到真實信息的,都死死盯著他們的屏幕,屏幕上已經不再刺眼。

只是煙塵滾滾,巨大的蘑菇雲更是一直上衝到離地表100公里,進入那電離層中。

亞洲北部這一刻,死亡的怪獸堪稱天文數字,無數怪獸在瞬間之中被高溫燃燒成灰燼,還有海量的被衝擊波活活震死。

「成功了嗎?」

太平洋海域上方,羅峰死死盯著屏幕上的情況,只見濃煙滾滾中,一道金光閃現,然後猛的衝出。

漆黑的鱗甲覆蓋全身,猶如一副暗金色盔甲。只不過暗金色的獨角上的古老符文顯得有些黯淡,腹部更是出現了一塊超過十米的的巨大豁口。

暗紅色的鮮血在流淌著,但從屏幕上,它的肌肉如同粗壯的樹根,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著。

「吼!」

金角巨獸仰頭髮出憤怒的咆哮。

眼中的暴虐與冰冷幾乎溢出來,高貴如它,居然在這個全是螻蟻的星球受傷,這是它意想不到的。

「怎麼可能!就造成這種傷勢?」

無數高層回過神來,驚悚的看著暴怒的金角巨獸,心中閃過絕望。

1.5億噸當量的氫彈,按照他們的想法,不說擊殺,至少也得將這頭星空巨獸打成重傷,讓其修養幾天,等待羅華到來。

但這是什麼情況?

1.5億噸當量的氫彈,僅僅只是在其腹部炸出一個傷口,然後被迅速恢復?

這麼恐怖的防禦力,那名說是達到恆星級的羅華,真的能對抗嗎?

誰也不知道,但現在,這些事情都要放一邊。

因為,金角巨獸它的報復,來了!

「吼!」

暴怒的咆哮響徹天地,這是金角巨獸出生以來,第一次受傷,它很憤怒。

所以要發泄怒火!

於是,亞洲、非洲、歐洲之後是北美洲、南美洲。

一般的基地市,它也就飛過的時候隨意灑下幾道、十幾道的金光。可是一些超大的城市,它就會大面積的瘋狂發泄一番。

在金角巨獸面前,人類如同弱小的螻蟻。

而金角巨獸就好像一個巨人,跑到一個又一個螞蟻窩,不斷的踩死一群又一群的螞蟻。

整個地球,都在金角巨獸的怒火下顫抖!

報復持續了整整四個小時。

在南美洲的一座城市上面,慘叫聲與爆炸聲混合,金角巨獸冰冷暴虐的暗金色雙眸俯視,巨大的雙翅展開,腹部的鱗甲已經徹底長好,沒有一絲傷痕。

「吼!」

一聲吼聲后,金角巨獸迅速朝著海域飛去,然後沉到海底休息。

這一夜,金角巨獸摧毀了地球上所有的戰爭基地,並且所有的基地市都或多或少受到了它的攻擊。

再加上它受到了重創,隨後的瘋狂發泄消耗大量能量,它確實疲憊了,也需要休息。

不過它想休息,有的人可不想讓他休息……

洪寧基地市,極限武館總部。

外表有些傷痕的星際運輸艦,內部卻沒損傷。而星際運輸艦的一間修鍊室當中,一襲黑衣的洪盤膝靜坐,在他對面的則是穿著白衣的雷神。

「只是如它出現了個傷口,估計很快就能恢復。」

洪望著修鍊室上屏幕播放的視頻,輕聲說道。

「那就別讓它恢復了。」

雷神咧嘴一笑,臉上浮現出猙獰,然後站起,起身的時候,四周彷彿閃過電光。

「那就走吧。」

洪輕笑著站起,拿起通訊器,給羅峰等人發送幾段信息后,一步跨出,一架乾坤級的戰機出現,正是之前沒來得及爆炸的炮灰之一。

隨後,所有的議員、議長都收到了極限武館和雷電武館的單方面聯合通知。

洪和雷神決定聯手,拚死一戰,不給星空巨獸恢復的機會!

這一夜,是星空巨獸自出生以來,第一次遭受重創。

隨後它報復般的毀掉了人類所有的戰爭基地,最後又瘋狂的攻擊全球所有人類基地市。

待瘋狂報復完,修復傷口和發泄所消耗的能量,導致星空巨獸此時很疲憊,它需要休息。

但……

轟!

一道雷光轟擊海面。

金角巨獸休息的海域上面,一黑一白兩道身影懸浮高空,正是洪與雷神。

「吼!」

星空巨獸睜開暗金色的眸子,盯著上方懸浮的洪與雷神,帶著些許不解。

它無法理解,它明明已經休息了,為什麼這兩個弱小的螻蟻還要主動過來找死? 同時她隱隱也有些明白張閣老為什麼沒有批父親的摺子——

「母親一沒,如果父親能很快續弦,那麼陸家和沈家的關係,恐怕就有了裂隙?」

江媽媽的眼中閃過一絲讚賞,肯定道:「保安黨那時候才剛剛崛起,正在籠絡一切能籠絡的力量,陸家雖然在朝中說話的聲音不大,可是老祖宗,畢竟是常在皇上身邊的人。」

「媽媽,有一件事,我記得很模糊,又不能肯定這件事是不是真的源自我看見過的事——母親沒的時候,我似乎看到過外祖父和父親在花廳里起了爭執——」

江媽媽擰著眉,仔細的回憶了一番,最終搖了搖頭:「夫人沒的時候,沈老太爺沒有來過,至少,奴婢沒看見過」

沒見過嗎?錦棠有些失望,也越發懷疑自己記憶的真實性,可是外祖父和父親爭吵的樣子那樣清晰,有可能不是真的嗎?

江媽媽忽然又道:「不過,當時大舅老爺倒是來了,想要將你帶回金陵,說是你外祖父的意思,不過你父親沒同意,這件事後來就沒再提起。」

錦棠點點頭,她知道父親是一個有責任感的人,她又怎麼可能被接去金陵呢?

江媽媽接著回憶道:「小姐的飲食,都是綠竹負責,旁邊又有我看著,所以應該不會有問題——不過,一個月後,蕭氏進門家裡頭又亂過一陣,府里的採買出了問題被曾老太太發落了,小廚房沒有菜,咱們又不能出府,所以,幾房曾經督促過一陣子小姐的飲食」

錦棠覺得心裡有什麼東西在緩緩下沉。

幾房都經手過,這裡頭若是有什麼問題,可就不好查證了

錦棠嘆了口氣,最近,她常常夢到曦兒。她的兒子,正是和榮哥兒一般年紀,本應該無憂無慮的跟著先生念書,可是卻那樣硬生生被中斷了生命,每次醒來,她有多恨,就有多無力,她只能告訴自己,她搶佔的是先機,所有的一切都應該往後看。

她沉默了一瞬,沉聲道:「媽媽,母親的早產,真的和二房有關係嗎?二老太太已經死了,二夫人也被送到了碧石庵——我總覺得這件事有點奇怪,因為我剛開始著手查母親的死因,二房便忽然出了這麼些事,讓我再無從查起。母親是病了去的,二老太太也是『病了』,如果不是二老太太的事,我也不會想這麼多,母親的死,究竟是不是因為早產拖累的?二房,曾經又做了什麼呢?可是,瞧二房現在的樣子,假如真的是二老太太、二夫人做的,那麼母親的仇,是不是就算報了?」

江媽媽望著錦棠那張燈光下忽明忽暗的略顯稚嫩的臉,一時間說答不上來。

大約是活的久一些了,她從一開始,不贊同夫人臨終前的囑託不叫小姐知道這一切,道現在她不贊同小姐替夫人報仇,她內心也覺得很矛盾,她既希望小姐能夠快樂的長大嫁人,又希望小姐幫夫人手刃仇人。可是她們還什麼都沒做,仇人就這樣死的死,活著的也生不如死,她的心裡,怎麼卻覺得有些空落落的?

想到二夫人,江媽媽的面色又凝重起來,「小姐這陣子忙,有件事奴婢還沒來得及說——二夫人到了碧石庵,我叫了一個小丫頭跟著去了,二夫人到了碧石庵一開始不吃不喝的,到後來竟然瘋了,王家派人和二老爺商量接人的事,也被二老爺一口回絕,王家罵二老爺狼心狗肺,說是他弄瘋了二夫人。」

「二夫人瘋了?」錦棠吃驚的看著江媽媽,「什麼時候的事?」

「就是前兒的事,今兒早上送信的人才到。說二夫人開始只是渾渾噩噩的,還以為她是受不了打擊,誰知道她前兒早上忽然精神起來,將帶去的簪子首飾都戴在了頭上,開門就要往外闖,還給了守門的婆子兩個耳光,說什麼大喜的日子,她作為二房的正室夫人為什麼不讓她出席,婆子納悶,一問之下,才確定了二夫人說的是老爺續弦的事,鬧完了早上,她還去廚房後頭翻了餿桶,打了她帶去的丫頭,說了很多顛三倒四的話,碧石庵沒給請大夫,只是咱們的人發現,碧石庵的後山坡下有好幾隻死了的老鼠和餿頭攪在一起,拿到山下去驗,卻什麼也沒驗出來。」

「致瘋的葯又怎麼能和致命的葯一樣被輕易查出來?二夫人這一瘋,只怕是好不了了。」錦棠嘆了口氣,「三姐身邊的人到底是有幾分手段,我還以為有二叔攔著,她這消息遞不成呢!王家到底還是知道了。」

「王家也是最近才知道的,不過,若不是二夫人忽然瘋了,王家也不敢鬧這麼大動靜。」

「毒害婆母,這一條王家就承擔不起。」

江媽媽點點頭表示贊同,「不過,王家的話也不可信,二夫人到底是不是被人毒害,還有待查證,而且,要毒害二夫人,二老爺也沒有這麼做的動機。」

「的確如此,這件事有可能是二老爺做的,也有可能是其他人,目的就是為了堵住二夫人的嘴——不過,二夫人做了什麼需要讓她閉嘴呢?」

江媽媽沉默了,她想的則是更多一些,如果假如二老太太不是二夫人害死的,那麼幕後那個真正的兇手,的確有必要讓二夫人閉嘴了,而那個幕後兇手如果真的存在,那麼她這麼做的目的

錦棠將手中的發簪放回原處,露出一個笑臉,「時候不早了,媽媽也回去休息吧。」有些事,急不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