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大哥,這些材料都沒有問題,只是我能問一下你為何要收集這麼多的靈甲符嗎?而且為何非要找我煉製靈甲符,據我所知地王宗應該也有三階靈符師存在吧!」餘明延笑著問道。

「黃大哥,這些材料都沒有問題,只是我能問一下你為何要收集這麼多的靈甲符嗎?而且為何非要找我煉製靈甲符,據我所知地王宗應該也有三階靈符師存在吧!」餘明延笑著問道。

2022 年 1 月 15 日 未分類 0

地王宗的靈符師傳承有很大一部分都來自被鬼修滅門的元符門,地王城距離元符的比較近,元符門的靈符師傳承在地王宗保存的還是比較完整的。

這些年依靠元符門的靈符師傳承,地王宗培養出不少三階靈符師,只是地王宗可能沒有那個氣運,一直都沒有培養出四階靈符師。

「你也知道我是煉丹師,這些年在煉丹上面花費的時間太多,戰力上面就有些不太行。」黃軒輕聲嘆道。

靈甲符雖然只是三階下品的防禦靈符,可擱不住數量多,幾張靈甲符的力量疊加,依舊可以擋住金丹後期修士的攻擊。

他是不在乎消耗的靈石的,他成為三階中品煉丹師這麼多年,如今最不缺少的就是靈石。

「地王宗的確有靈符師存在,只是我不想找地王宗的靈符師幫忙。」他和地王宗的關係其實並不像外界所傳的那麼緊密。

他只是一個散修,在地王宗金丹修士的眼中,終究是低人一等的。

他若是找地王宗的靈符師煉製符篆,必定會被地王宗的靈符師收取高額的煉製費用,而且他們煉製符篆的成功率肯定比不過餘明延。

當然,這些事情總歸牽扯到地王宗的一些齷齪,他也不好直接了當的告訴餘明延。

「這些材料沒有什麼問題,只是現在爭寶大會即將召開,我恐怕沒有時間幫你煉製靈甲符。」餘明延沒有再繼續詢問,而是說起了煉製靈甲符的事情。

()

。 第3229章

慕安安隱約預感到,七爺這個禮物不簡單。

但是,當慕安安從洗手間出來時,便見七爺正坐在房間的沙發上,電視開着,正播放着新聞。

「67T實驗項目開設於A大新實驗樓,這一次慕氏集團與A大之間強強聯手,並且猶慕氏集團總裁慕安安小姐主持項目進度,此項目將會推進醫學界血液研究里程碑。」

「據聞慕氏集團慕安安小姐,不僅得到慕老當年真傳,並且學歷檔案漂亮,當初Z國感染事件,也是由慕安安小姐帶領的研究團隊,憑一己之力創造奇迹,相信這次,慕安安小姐與A大研究院的強強聯合,會給醫學研究帶來巨大的驚喜與推進。」

電視里,記者站在A大背景下,以絕對專業和客觀的方式講述這件事。

並未多說關於慕安安與宗政御之間的身份,只是播放出慕安安這幾年在醫學研究里的小成果。

慕安安靜靜的將新聞看完。

隨後看着坐在沙發上的宗政御。

七爺也在看着她,沖着她挑眉,招手,「過來。」

慕安安站了一會兒才朝七爺走去,手放到了七爺攤開的手心裏抓着,看着已經結束的新聞,又看着宗政御。

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

慕安安沒說話,宗政御也沒有去催促,只是靜靜的把人拉到沙發上坐着,等待慕安安將剛才的新聞消化完。

「所以,你以慕氏集團的名義,重新將67T實驗項目啟動,要放在A大研究?」慕安安沖着宗政御問。

新聞都已經播放的很清楚了。

可是慕安安還是在認真的追問,要一個很肯定的答案。

宗政御點頭,「是,參與這次67T實驗項目的人,基本是當年慕青在A大開設67T項目里一些學生,一直在這個行業里,這樣的人進來,會對你後續很有幫助。」

「你都替我安排好了。」

「我知道你需要這些安排。」七爺肯定的說。

慕安安沒說話了。

在他沒有安排這些之前,慕安安還在猶豫,是否恢復顧夕的記憶,去尋找67T實驗真正的目的,以及自己身上、血液裏帶着的謎語。

她挺排斥去恢復顧夕的一切。

「我知道,如果你不弄清楚67T實驗與你之間存在的聯繫關係,你這輩子都不會平衡,即便你抓到了喬,你也不會放下這件事。」宗政御說道。

每句話,都是卡在慕安安心裏點上,說出她內心最想要的那個答案。

突然的,慕安安笑了出聲。

「笑什麼?」七爺詢問。

「笑,我不喜歡這樣安排啊。」慕安安故意說,「如果我不喜歡,這新聞都出來了,你打算怎麼收場?」

「你不會不喜歡。」七爺很肯定的說。

慕安安沒講話,跟他對視。

宗政御捧著慕安安後腦勺,低頭,與慕安安額頭碰額頭,「小孩,你是我照顧長大的,我知道你想要什麼,比你自己都清楚。」

你想要的,我都會給你鋪墊好路。

哪怕你自己想逃避,我都會為你把路鋪好,你不想逃避了再走這段路,永遠不會有後悔的時候。

慕安安笑了起來。 「就憑你?」

顧青瑤氣笑,抬手把他扔開,男人悶哼,手中長劍發狠的掠過顧青瑤脖頸,被她輕鬆躲過,然後一腳踩他胸前,居高臨下,滿身戾氣。

男人重重倒地,偏過頭,又是一口黑血吐出。

雨絲落下,澆得他全身都已經濕透,骨子裏的血都要跟着凝住!

冷!

極致的冷!

他是快要死了嗎?

可是他不甘心!

他好不容易來到京城,又潛入七王府,他還沒找到他要找的人,他怎麼可以就這樣死了?

「放開我!」唇角掛着血絲,男人低啞的說道,一身殺氣哪怕是垂死都不顯半點勢弱。

可惜,就是蠢了點!

「我放你幹什麼?放開你,你再殺了我?你覺得是你傻,還是我傻?」顧青瑤也不管身上衣服是不是被雨打濕,她就這樣一腳踩着男人的胸,然後彎下腰看他,滿眼都是鄙夷,「是不是蠢?我要是真的想殺你,又何必費這勁?我站這裏喊一聲有刺客,信不信下一秒,你腦袋就得搬家?」

男人:!!

他無力反駁,因為她說的是實話。

身體里的殺氣弱了一些,但依然滿眼狠勁,警惕得很。

顧青瑤見狀,把腳收了回去,搖頭說道:「瞧你這樣子,也活不了多久了……說吧,你是什麼人?來王府做什麼?說個實話,沒準我能放你離開。可要是不說的話,你剛剛也見識過了,我想殺你,不過彈指之間。」

心念一動,手中握了一把黑黢黢的東西,槍口朝着男人,帶着莫名的詭異,像是死亡的閻羅在等著索命一般。

男人不認得這種武器,但直覺這武器非常厲害……心中駭然,也果然不敢亂動。

顧青瑤勾唇,一身的桀驁不馴之氣,瞬間而出。

她道:「說吧!我問一句,你答一句。敢跟我玩心眼,我現在就弄死你!」

子彈上了膛,保險打開,顧青瑤真是太喜歡這種手握槍身的感覺了……如臂指使,完全隨心所欲,指哪兒打哪兒!

帥得很!

男人:……

深深吸一口氣,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你問,我答。」

還真是挺識時務。

「叫什麼名字?」

「安非墨。」

「身份?」

安非墨猶豫一下:「我可以不說么?」

「可以!」槍口頂在他腦門上,「不說,我就打死你!」

安非墨:……

臉色沉沉,死都不說。

顧青瑤看這樣子,大概是真不說了,直接把槍收起:「算了,你不想說就不說了。你走吧,我今天不想殺人。」

半夜聞到血氣,也只不過好奇而已,她也真沒有隨便殺人的愛好。

當然,殺害狗子的那三個刺客例外!

殺人者,人恆殺之,她顧青瑤護短,更記仇!

「等一下。」安非墨低低喊了一聲,顧青瑤頓步,詫異的看回去,「還有事?」

安非墨抿了抿唇,更加低聲問道,「請問姑娘,是府中什麼人?」

能有這般好身手,應該不是一般人。

「唔,我是王妃身邊的丫鬟。」顧青瑤張口就來,安非墨愣了一下,沒想到自己運氣這麼好,目中一喜,「那麼,七王王妃可是將軍府大小姐,姓顧,名青瑤?」

顧青瑤:? 「還在逞強,嗯?」

雲止寒在看到楚冰落的一瞬間就知道她靈氣虧空的厲害,見金毛獅還在攻擊小徒弟內心一怒,直接拋過去一個出竅期的靈力球。

「師父!」

楚冰落見自己被師父帶入懷中,那金毛獅死狀凄慘,瞬間感動的一塌糊塗,一股委屈湧上心頭,眼淚蓄滿眼眶。

「他們都欺負我!」

美人含淚本該絕美,可是戰鬥一場后的楚冰落髮絲凌亂,法衣又臟又破,桃花眼紅紅的盛着眼淚,彷彿下一刻就要掉下來,看了只叫人心疼。

雲止寒覺得自己的心臟揪疼,將小徒弟髮絲攏在耳後,擦了擦她髒亂的臉蛋。

「受傷了也不知道給為師傳訊?」

眼睛裏的心疼彷彿要溢出來,話雖這麼說語氣卻沒有絲毫責備。

楚冰落見狀突然覺得自己有點兒矯情,立馬閃開了雲止寒的懷抱,心虛的朝他笑了笑,

「徒兒忘記了!」

就在這時,君瑾離的聲音傳來。

「小落落,你傷的嚴不嚴重啊。」

撲到楚冰落面前捏了捏她的肩膀,看到君瑾離擔憂的眼神兒,楚冰落心下一暖,

「我沒事兒的,瑾離哥哥,師父剛剛把我救下了,你看那獅子死的多慘。」

說着指了指旁邊的金毛獅,再次對師父的戰鬥力感到敬佩,美人師父真厲害。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