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兄唱:「少林功夫好!」

大師兄唱:「少林功夫好!」

2022 年 1 月 14 日 未分類 0

阿星唱:「真滴好!」

大師兄表情深沉地唱:「少林功夫棒!」

阿星唱:「真滴棒!」

大師兄唱:「我是鐵頭功!」

阿星唱:「無敵鐵頭功!」

大師兄更加投入地唱:「你是金剛腿。」

「我是金剛腿……」阿星忍不住笑場。

因為,大師兄一本正經唱歌的樣子實在滑稽。

這時,舞廳老闆從腰間抽出一隻啤酒瓶子,警示大師兄和阿星。

大師兄一瞧,忙提醒阿星:「認真點。」

阿星收起笑容,繼續演唱。

台下的顧客,都看傻了。

阿星唱:「我是金剛腿,他是鐵頭功!」

大師兄縱情高歌:「哇吼——哇吼——哇吼——」

阿星實在忍不住了,再次笑場。

顧客們呆若木雞,一個靚女倒酒溢出了酒杯也渾然不覺。

阿星和大師兄走下舞台,抱著吉他,踩著鼓點,載歌載舞。

嗖!一隻酒瓶飛來,擊中阿星的腦袋!

呯!酒瓶粉碎,阿星後退幾步,仰面摔倒。

地頭蛇帶著小痞子們走來,圍住阿星和大師兄。

「你們唱什麼呀?簡直鬼哭狼嚎!」

「靠!歌詞亂七八糟的!」

「我一句都聽不明白!」

「歌詞誰寫的?說!」

大師兄惶恐,忙指向阿星。

林宇放下鼓槌,迅速扶起阿星,抹掉他額頭上的玻璃碎片。

阿星說:「其實,創作這個東西,是很主觀的,不過你們的批評,我一定會跟進滴,況且,唱歌只不過是今晚節目的前奏而已,精彩內容是少林的大力金剛腿和鐵頭功!」

咚!小痞子一棍砸中阿星的腦袋:「鐵頭功是吧?」

大師兄嚇得往後退:「我早說了……這歌詞不行啊……」

阿星忍痛解釋:「我不是鐵頭功,他才是……」

小痞子又砸一下阿星的腦袋:「鐵頭功是吧!」

阿星捂著腦袋:「我都說了,他才是……

小痞子又狠狠砸一下阿星的腦袋:「鐵頭功是吧!」

林宇佯裝害怕,不敢阻止小痞子欺負阿星。

否則,將影響電影劇情的發展。

另一個小痞子掄起折凳,砸中大師兄的膝蓋:「金剛腿!」

大師兄慘叫:「哎呀……他才是金剛腿!」

小痞子又砸中大師兄的腿:「還說金剛腿!」

地頭蛇率領小痞子圍住阿星和大師兄,一頓猛打。

阿星的額頭流血:「你們聽不懂嗎,那個才是鐵頭功!」

咚!阿星又挨了一棍,本能地抓住小痞子的手腕:「你打上癮了是吧?」

小痞子怒斥:「怎麼?你想還手?」

阿星見老闆站在一邊舉著啤酒瓶子,他無奈地鬆開手,後撤幾步。

「多謝啦,多謝啊,歡樂的時光過得特別快,又到時間講BYEBYE!大家聽首歌先!Music!」

林宇返回座位,敲響架子鼓。

誰知,小痞子又砸了阿星的腦袋一棍:「你特么的!還裝蒜?」

大師兄已經被打得仰面朝天,不省人事。

阿星的腦袋劇痛,有些迷糊:「多謝啦,多謝啦……」

小痞子笑罵:「靠,你還死撐!」

後方的小痞子,掄起麥克風架,狂砸阿星!

阿星踉踉蹌蹌向前,被另一個小痞子用金屬垃圾桶砸倒!

地頭蛇嗤笑:「靠,就這,還鐵頭功?金剛腿?垃圾?」

舞廳老闆點頭哈腰,陪著笑臉。

地頭蛇也不付酒水錢,率領小痞子們,揚長而去。

林宇扶起阿星:「你怎麼樣?要不要去醫院?」

阿星有氣無力地說:「不用,休息一會就好了……」

這時,大師兄醒了,抱著膝蓋:「疼死我了,我才是鐵頭功,他們偏偏打我的腿……」

老闆走來,用啤酒瓶子指著大師兄:「狗屁的少林功夫加唱歌跳舞,客人根本不喜歡,還不給酒水錢,你這個蠢貨!」

呯!老闆用啤酒瓶子砸中大師兄的腦袋。

大師兄哭喪著臉說:「我也不想這樣,但那幫人太野蠻了,不論青紅皂白,亂打一氣……」

老闆氣呼呼地說:「特么的,場子被砸了,我損失很大,要好好跟你算這筆賬!」

此刻,阿星的額頭仍流血,林宇扶著他走出舞廳,去醫院包紮。

療傷之後,阿星恢復了幾分精神。

他義憤填膺地說:「那幫小痞子欺人太甚,我要找他們,討回公道!」

林宇問:「你認識他們嗎?」

阿星說:「不認識,但我見過他們,經常在廢品收購站的附近活動。」

林宇說:「今晚的表演玩砸了,大師兄沒得到獎金,肯定不會借錢給咱們擺攤賣燒烤。」

阿星說:「別急,再想想辦法……」

第二天。

林宇和阿星來到廢品收購站的附近,發現地頭蛇和小痞子們坐在街邊喝酒。

阿星對林宇說:「你不會功夫,找個地方躲起來。」

林宇點點頭,走到十米之外。

忽然,他覺得尿急,趕緊溜到牆角的位置。

正巧,達叔來了,也尿急。

林宇邊放水,邊問:「你忙什麼呢?」

達叔說:「閑著無聊,撿點瓶子賣錢!你跟阿星學功夫了嗎?」

林宇說:「剛開始學,練習基本功。「

達叔說:「你的神經不正常,別被那小子騙了,他會什麼狗屁的少林大力金剛腿,純屬騙人!」

一個婦女路過,見達叔靠牆小便,報以鄙夷的表情。

達叔撇撇嘴,滿不在乎。

緊接著,達叔發現那隻被阿星踢飛的易拉罐,卡在對面的磚牆中。

他忙提上褲子,走到牆邊,觀察易拉罐。

林宇問:「喂,你看什麼呢?」

達叔說:「你瞧,這隻易拉罐……」

林宇笑著說:「其實,你的神經才不正常,一隻易拉罐,有什麼好看的?」

達叔指著易拉罐里的名片:「這隻易拉罐,是被阿星踢飛的那隻,這張名片我親手塞進去的……」

他伸手取出易拉罐,嘩啦,磚牆倒了!

瞬間,前方出現阿星與一群小痞子對峙的畫面。

路人們紛紛躲避,店鋪飛快地關門,幼兒園老師趕緊把兒童抱進院內。

達叔震驚:「他……他怎麼在這裡……」

林宇說:「對啊,阿星準備報仇,教訓這幫小痞子。」

達叔好奇:「你們怎麼會惹上地頭蛇?」

林宇說:「昨晚,我們在舞廳表演少林功夫加唱歌跳舞,結果被這幫傢伙暴打了一頓!所以,阿星要討個公道!」

達叔說:「阿星能把易拉罐踢飛,落在這裡,還卡在牆壁中,可見他的腿功確實厲害,我之前小瞧他了……」

這時,地頭蛇說:「你沒打夠,還想再打?」

阿星說:「我答應過師父,不打架滴。」

地頭蛇和小痞子們鬨笑。

一個小痞子說:「大哥,這傢伙腦震蕩過度了!」

阿星說:「但是,你一定要道歉!」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