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人可能忽略了一點,但他卻很清楚。

別人可能忽略了一點,但他卻很清楚。

2022 年 1 月 14 日 未分類 0

姜雨琦的葯妝,其實本來就不以過於注重性價比的主婦人群為目標客戶。

畢竟,身為創業青年領袖的姜雨琦,在中老年婦女人群中,知名度確實有些低了。

而即便是這樣,柳志玲依然能憑藉她的笑容中自帶的親和力,持續不斷地吸引來客人,本身就是意外之喜了。

最終,靠着柳志玲的不懈努力,首輪海選結束時,星光直播間的人氣終於穩定在二十萬,順利取得進入第二輪的資格。

雖然無法跟人氣破千萬,成交額上億的金波比,但這已經比林凡預期的要好許多。

就在他暗想,真正的對決,接下來才要開始時,柳志玲的直播間里突然冒出一個不速之客。

金光閃閃大寶劍:「哇哈哈哈,只有不到一千個人買?你們還有臉留在這裏?」

金光閃閃大寶劍:「是不知道『羞』字怎麼寫嗎?」

看到這傢伙,林凡果斷摸出手機,登號上線。

孤高的傳說:「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

孤高的傳說:「進入第二輪,就有機會贏」

孤高的傳說:「主播別分心,不是所有的人,都是睜眼瞎。不是所有的狗,都能一直叫。」

李波一看,林凡拐彎抹角地罵自己,頓時火冒三丈。

金光閃閃大寶劍:「呵呵,星光的傻逼,就算你們擦著門檻,進入複賽又如何?」

金光閃閃大寶劍:「我金波倪星兒可是榜一,就你這樣百名以外的廢物,能行事不?」

林凡看氣焰囂張的李波飆起髒話,發起狠來連他自己都罵,也不慣着他,果斷利用直播間超管的特權,直接禁言了事。

誰料想,打定主意要噁心林凡的李波,轉眼又換了個馬甲,進來嗶嗶。

金波牛逼:「怎麼?輸不起還是咋地?」

金波牛逼:「人菜還不讓說了?」

金波牛逼:「你爹就是這樣教你的?」

打完字,屏幕上隨即出現幾團栩栩如生,還冒着熱氣的牛屎。

與此同時,系統提示才姍姍來遲:

金波牛逼向星光柳志玲送出牛屎粑粑X1

……

金波牛逼向星光柳志玲送出牛屎粑粑X99!

做完這一切,李波才滿意地拍拍屁股,瀟灑地離開柳志玲的直播間。

林凡本想安慰柳志玲幾句,誰知她卻絲毫沒受李波的影響,看到平台提示第二場「青春美妝」開啟后,都沒等導播和助手舉牌提示,便已經進入狀態,微笑着向觀眾們展開介紹。

看到這裏,莫說林凡,連之前士氣低落的大家,在柳志玲充滿感染力的笑容帶動下,都恢復了鬥志,轉眼間便進入工作狀態,引流的引流,分析的分析,一齊忙活起來。

也算是功夫不負有心人,大家齊心協力之下,很快便引來了關注時尚的年輕人。

「哇塞!這主播,簡直太美了!就像是從畫里走出來的一般!」

「愛了愛了,就憑這神仙顏值,老娘果斷路人轉粉!」

「我去,這不是我們學校的柳校花嗎?」

「天哪!還真是!我去班級群里叫兄弟們一起來捧場!」

看到直播間里驚現渝大校友,葯妝產品的購買人數也一下子翻了倍,屏幕前抱着手的林凡,不禁摸著下巴冷笑起來。

呵呵,果然,顏值就是正義,美貌便是真理,古人,誠不欺我!

與此同時,金波集團直播大廳,盯着屏幕上兩家數據的李波,看到柳志玲直播間里的人氣和成交額一分鐘里已經翻了十倍,頓時皺起眉頭。

「這什麼情況?林凡難道在刷單?」

「波少,刷單也不可能刷這麼快啊!」

李波看到他僅僅是跟手下對話的時間裏,柳志玲的人氣已經突破百萬,躥升到了專區前十,他的眼中終於浮現出一絲慌亂。

這!

這怎麼可能?

據我所知,柳志玲之前一直忙着學習和照顧家裏,根本沒有接觸過直播!

她根本就是林凡隨便找來臨時抱佛腳的,怎麼可能一下子就達到了倪星兒兩年來積累的粉絲水平!

殊不知,平民校花柳志玲,本就天生麗質,有着全民女神的潛力,如今更覺醒了天一神體,渾身氣質更是堪比仙子,簡直就是自帶加強版的魅力光環!

這不,轉眼間,柳志玲直播間的人氣又翻了一倍,已經追到了第八名。

按照這種態勢發展下去,別說一個倪星兒,就是十個倪星兒,加一塊也不夠她打的!

想到這裏,一肚子壞水的李波,虎眼中頓時露出陰狠。

「去,傳我的話下去,大家一起去柳志玲直播間搗亂!」 蘇玉瑤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這個死女人,賣什麼關子?把她叫進來吧,我不信她敢給我耍花招!」

雲若月故意這樣說,引起她的好奇,她還真的想知道她來的目的。

「她還叫人帶了很多禮物過來,似乎是用來巴結小姐的。」那下人又道。

「禮物?她巴結我,你信嗎?快把她叫進來,我倒要看看,她在耍什麼花樣!」蘇玉瑤陰鷙的道。

雲若月那種性格,她還真不信她會巴結自己。

難道是另有所圖?

很快,下人就把雲若月和她的人領了進來。

蘇玉瑤一看,見雲若月身後跟著兩個丫鬟,一個身穿黑色的勁裝,走路沒有聲音,眼神犀利深沉,一看就是練家子,另一個則是普通的丫鬟裝扮。

她剛才本來想藉此機會給雲若月下毒的,可一看到那個身穿勁裝的女子,頓時打消了這個念頭。

這女人一看就武功高強,她可不敢輕易下手。

再看她們手中,果然提滿了禮物。

「喲,是什麼風,把璃王妃給吹來了?」蘇玉瑤陰陽怪氣的說。

雲若月帶著小蝶和鳳兒走上前,看著蘇玉瑤,眼裡閃過一絲慧黠,「不瞞你說,我這次上門來,是有事相求。這裡有一些名貴的藥材和珠寶,是我送給玉瑤姑娘的,還請姑娘笑納!」

雲若月說著,小蝶和鳳兒已經將那些盒子打開。

頓時,裡面溢出一陣陣熠熠的金光來。

蘇玉瑤一看,只見那錦盒裡擺滿了精美的首飾和珠寶,還有千年的人蔘、珍貴的靈芝,以及一株難求的天山雪蓮。

這裡全是高檔貨,每一件都價值不菲,恐怕得值幾萬兩銀子。

蘇玉瑤沒想到,雲若月真是捨得,難道她真對自己有所求?

她的一雙目光,從那些金燦燦的珠寶上掃過,眼裡滿是貪慾,表面上則十分淡定:「在你沒說自己的目的之前,我可不敢要你的東西。說吧,你到底想幹什麼?」

「好,那我就開門見山。我已經找到了給璃王解毒的方法,不過,我還差一味葯。那味葯叫七星草,它十分珍貴,很是稀少,有錢都買不到。但是我查到,你正好有一株七星草。我今天來,就是想買你的這株草,不知道你肯不肯割愛?」雲若月直截了當的道。

蘇玉瑤一驚,她沒想到,雲若月居然找到了給楚玄辰解毒的法子。

這個賤人,竟然那麼厲害!

她當時還嘲笑她解不了毒,沒想到這麼快就被打臉了!

她同時一愣,她的確有一株七星草,是她師父送給她的。

她沒想到,這七星草居然可以給楚玄辰解毒。

早知如此,她就拿去和楚玄辰做交易了。

不過她眼裡閃過一絲懷疑,「你真的找到了解失心丹的方法?」

「當然,人家能制出這枚丹藥,我就能找到解毒之法。不過,光是七星草可不夠,還需要好幾味奇葯。只不過我已經把那幾味奇葯找齊,現在就缺七星草而已。」雲若月道。

她說著,同時在觀察蘇玉瑤。 「木葉的巡邏守備太弱了,照這下去,我們很快就能殺到他們東部大本營了。」

西瓜山河豚鬼將大刀·鮫肌收回,隨後一腳將躺在地上的木葉忍者踢開,地上的三名忍者此刻都已經被他使用大刀·鮫肌吸幹了查克拉。

「這次任務還是這麼多次以來最爽的一次了。」旁邊的枇杷十藏握著斬首大刀笑道。

不用遮遮掩掩,就光明正大的入侵,路上看見誰就可以殺誰,根本不用考慮利弊。

他們這次的目的就是為了逼回木葉進攻他們水之國的大部隊。

雖然戰爭主場在他們水之國,但他們高層為了更保險,就將他們七人派了出來。

讓他們七人繞開木葉的大部隊,轉而進攻對方的大本營,同時不用隱藏蹤跡,就正大光明的入侵。

就是想告訴木葉,你們要進攻我們?那我們也可以進攻你們,你們大本營沒多少人吧!不想你們的大本營失守,就撤兵回防。

並且他們只有七人,行動方便,即便木葉撤回了部分人,也很難阻擋他們。

他們七人就算正面打不過也可以輕鬆逃走,等木葉放鬆警惕之餘又可以打個回馬槍,總之就是要噁心木葉。

他們高層甚至還想過讓他們七人去偷襲木葉村,但想到木葉村中還有三代火影和志村團藏那兩個小老頭在,沒這麼容易成功,就放棄了。

「趕緊走了,趕在明天天亮之前毀掉木葉的東部大本營。」

栗霰串丸蹲在樹上,看著下方的幾人開口說道。

「別這麼急嘛!這次的任務並沒有明確的時間限制,現在木葉肯定已經收到我們要來的消息了,這已經達成了一半的目的了。」

西瓜山河豚鬼看了看手中還沒吃飽的大刀鮫肌,又說繼續說道:

「據我所知,前方就有個木葉的駐地,我們可以先去搗毀那裡,希望那的人多一點,能讓鮫肌吃個飽。」

「哼!隨便你。」栗霰串丸冷哼一聲道,並沒有反對,畢竟對方說的也沒問題,他也不過是嫌麻煩,想直接進攻主目的地而已。

但隊友想中途「玩」一下,他也沒意見,反正都時候也不需要他動手。

一個小駐地而已,能有一個精英上忍坐鎮就不錯了,西瓜山河豚鬼既然想給他的鮫肌喂查克拉,那他一個人動手好了。

接著一行人便開始繼續前進了。

「等下,有人來了,是木葉的油女一族的嗎!」

黑鋤雷牙靈敏的感覺到了周圍的變化,雙手舉起雷刀·牙。

雷刀·牙頓時滋滋作響,藍色的電流開始流動環繞。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