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風已經成為過去式,我們既然已經脫離了翼虎族,想要回去是不可能了,今天開始我護著你們,如果你願意的話到了墨河那邊你可以自己做首領。」

「疾風已經成為過去式,我們既然已經脫離了翼虎族,想要回去是不可能了,今天開始我護著你們,如果你願意的話到了墨河那邊你可以自己做首領。」

2022 年 1 月 14 日 未分類 0

「不用擔心那些人的騷擾,相信我都可以解決,神樹以後就種在我們營地的附近,那些想要花朵的人,讓他們拿東西來換。」

以往那些獸人為了搶奪神樹之花死傷無數,如今她可以讓他們毫髮無損的拿到神樹之花,只需要他們拿這個世界的特產來換,簡直不要太划算了,這種雙贏的局面,想來那些獸人不會傻了拒絕才是。

至於神樹果實的事情,雲溪暫時並不准備透漏,反正時間還早呢!不過倒是可以趁著還有時間,讓神樹去空間裡面扎個根什麼的先結一輪果實讓她研究一下也不錯。

如今空間110級,時間比列是1:500。

空間裡面的能量充沛,即便是普通的靈田上面,也足夠神樹吸收儲備到讓它開花的能量。

溫度還能自動調節不受外界干擾,在他們到達墨河之前的這段時間,足夠它在空間裡面開花結果了。

想做就做,於是,雲溪在靈田上清理出來一片區域讓神樹紮根,剩下的就是等了。

有雲溪在,一夜相安無事,在幾個獸人被雲溪的設想激得輾轉反側的時候,天很快的亮了,然後繼續趕路。

獸人世界的物種對雲溪來說是新奇的,就像是史前物種一般,不管是動植物比照她記憶中熟悉的東西放大了無數倍。

雲溪一行人在半路上選擇了降落,因為抓捕他們的人越來越多了,在天上飛著目標太大,還不如在密林中隱藏蹤跡趕路來的快速。

順便還能採集那些神奇的物種,一路斬殺遇到的野獸,殺死的野獸身體都裝在她特意找出來的空間戒指中,當作以後的儲備糧,順便給了雲戰一個和雲藍他們每個人都配備了一個。

一點都不心疼的原因是她發現這裡居然有很多的空冥石。

而眼睜睜的著著在他們眼裡毫無用處的石頭,經過大巫的手淬鍊之後就有了神奇的變化,成為一個能跟著他們移動的大倉庫的一眾翼虎族表示驚呆了。

所以,一路上這些傢伙都笑得傻兮兮的,讓人不忍直視,該慶幸的是還知道規避危險,收集雲溪指定的那些物種,順便獵殺野獸當儲備。

現在是收季,正是斯蘭大陸物種最充沛的時期,等再過一段時間寒季到來,就沒這般輕鬆了,食物匱乏天寒地凍,是獸人死亡最多的季節。 早上起來,擁抱太陽,做一個積極奉獻的的人。

今天要學的成語是缺精少兩。

這個成語的意思是,缺一次精,最少得兩個人幫忙,才能成功。

林森很煩惱,身體越來越強,快樂越來越難。

人才儲備已經到了刻不容緩的地步。

然而,面臨如此困境的林森,卻在李萌的辦公室浪費青春。

「這破字,一看就是方一凡那個沙雕寫的。」林森默默吐槽一句,一個叉一個勾的在卷子上划拉。

是的,他正在幫李萌批改試卷。

看那非人的手速,顯然已經到了極為熟練的地步。

「生子當如林森呀!」一個路人老師發出一聲莫名的感慨,然後很快得到一大批人的附和。

林森無奈的抬頭,露出一個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一個學生,被一群老師誇來誇去,除了因為他那無人可以撼動的成績之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林森有個校長舅舅。

說實話,如果可能的話,林森更喜歡低調一點,太多目光放在他身上,有點違背他的做人原則。

將最後一張試卷批完,下課鈴聲剛好響起,這也代表著今天的體育課結束了。

對,就是體育課,李萌當然不會在上正課的時侯讓他幫忙。

林森犧牲了和馬克打好關係的機會,李萌自然也是有所付出的。

黑絲加女僕,誰來都得跪。

這個姿勢,正好。

跪是一個人的姿勢,但跪爬是兩個人的姿浪漫,大家要懂。

「好了,林森你回教室吧,調整好心態,下節課認真聽講。」李萌面無表情的擺了擺手,自有一股做老師的威嚴。

可惜,她在家的時候,總是威嚴不起來。

林森跟她說了很多次,在家的時候,把老師的氣度拿出來,但是每次都功虧一簣。

「好的,李老師,那我就先走了。」林森一本正經的說了一句,走的時候將放在卓底的左手抽了出來。

右手改試卷,左手也不能閑著嘛!

職業套裙的用料不錯,很滑,就是辦公室有個老師喜歡用加濕器,搞得空氣都有點潮濕。

「怎麼樣,森哥。有沒有看到我的卷子。」方一凡的胳膊已經好了,重新變成了班裡最活躍的崽。

「看到了。」林森點頭說道。

「大聲告訴我,多少分!」方一凡風騷的撩了撩頭髮,對自己的成績非常自信。

「方一凡,你考了七十七分。」林森伸手在嘴邊支了個喇叭,非常大聲的將這個喜訊告訴了他。

「怎麼可能呢,這次我明明抄……。」

「明明做的挺好的。」

方一凡話說一半,立刻就收了回去。抬頭想看看林森的反應,卻只看到林森的後腦勺。

應該沒聽到吧,方一凡低頭念叨了一句。

林森自然是聽到了,不過他對方一凡怎麼考試,沒有一丁點興趣。

抄的也好,自己做的也罷,對他沒啥影響。

方一凡干這事也不是一天兩天了,作為半個長輩,他也是開口勸過的,顯然沒起到啥作用。

勸也勸了,又不是他生的,操那麼多心幹嘛。

回到座位上,隨手翻出一本書來,一邊看書,一邊有一搭沒一搭的和王一迪聊著天。

王一迪很享受這一切,她覺得只有這個時侯,林森才是屬於她的。

姑娘家的小心思,純粹到如此地步。

下課放學,原本應該第一個跑到他身邊,催促他放學的喬英子卻遲遲不來。

林森抬頭一看,丫頭正在座位上趴著呢,肩膀一聳一聳的好像在哭。旁邊黃芷陶好像在開口哄她。

「出啥事了這是,剛不是還好好的么。」林森趕緊湊了過去。

黃芷陶無奈的搖了搖頭。

「我也是剛看到,問她她也不說,一直哭。」

「小森哥我沒事,咱們走吧。」喬英子抬起頭,眼角還掛著淚滴,鼻子都哭紅了。

看的林森,那叫一個揪心。

「怎麼了這事,委屈成這樣!」林森伸手幫她抹了抹眼淚。

「真沒事,咱們回家吧。」喬英子將林森的胳膊摟在懷裡,哽咽的說了一句。

「好好,咱回家。」林森見她不想說,也不逼她。

安慰的拍了拍她的小腦袋,拉起她向教室外面走去。

「小森哥,爸爸要結婚了。」走到一半,喬英子突然抬頭看著林森,眼裡全是不安和委屈。

林森愣了愣,明白了英子為什麼會這樣。

儘管喬衛東和宋倩已經離婚多年,但是在英子心中,恐怕無時無刻不幻想著一家團圓的日子。

她一直等待著宋倩原諒喬衛東,也一直期待著兩人復婚。

如今喬衛東要結婚了,她的期待也就破滅了,林森理解她的委屈。

「不怕,你還有我,還有宋倩阿姨,我們會一直陪著你的。」林森摸了摸她的小腦袋,輕輕的將她摟在懷裡。

黃芷陶和王一迪在一旁同樣開口安慰。

「小森哥,你背我回去吧!」英子趴在林森懷裡,悶聲說道。

「好!」林森應了一聲,將喬英子背到背上,一步一步向家走去。

一路上,他沒再開口說什麼。

他知道,此時的英子,最需要的人不是他,而是宋倩。

回到小區,告別黃芷陶和王一迪,林森背著喬英子,向宋倩家中走去。

輕車熟路,林森此時卻走的有些心虛。

說起來,喬衛東突然準備結婚,應該有他的功勞在裡面。

有了他,宋倩對喬衛東拒絕的越發堅決,喬衛東應該是徹底失去復婚的希望,這才有了再婚的打算。

不過林森還是有些疑惑,原著中,喬衛東一直很疼愛英子。

為了英子,更是多次提出,不會再要孩子。按理說,就算為了英子,他也不會這麼突然的結婚才對。

回到家,宋倩看到趴在林森背上的英子,再看看女兒有些紅腫的雙眼,立馬就急了。

「怎麼了這是?碰著了?碰到那裡了?」她還以為英子這是哪裡受傷了呢。

英子從林森背上跳下來,一下子撲到宋倩懷裡,哭的撕心裂肺。

這一刻,林森的心中,真的產生了一點點罪惡感。

好在只是一點點。

沒有他,英子到高三還會得抑鬱症呢。

他這不是也帶來不少好的改變么,哭就哭吧,女人嘛,總歸是要哭幾次的。

人也不能總快樂不是。

到是這個喬衛東,這一手整的有點突然呀!

和誰結?和小夢?

「媽,爸爸要結婚了,爸爸要結婚了。」英子爬在宋倩懷裡哭著,嘴裡一直重複著這句話。

宋倩看女兒哭的這麼傷心,心裡同樣不是滋味。

「結去吧,他不是早就不要咱們娘兩了么,這一天總會來的。」宋倩說著說著,同樣想起了一些不開心的事。

這下好了,母女兩一塊哭。

林森著實有些招架不住。

他也想過看母女倆在他面前哭,但是絕對不是因為這個。

喜極而泣不是更好嗎?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