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著,他突然坐到冰姑姑旁邊,一雙油膩乾枯的鷹爪子,就往冰姑姑的臉上摸了過去。

說著,他突然坐到冰姑姑旁邊,一雙油膩乾枯的鷹爪子,就往冰姑姑的臉上摸了過去。

2022 年 1 月 12 日 未分類 0

「你幹什麼?」冰姑姑嚇得趕緊打掉徐公公的手,可他根本不怕,突然彎下腰去抱她,手也開始亂摸。

冰姑姑被抱住,她頓時從徐公公那一口黃黑的牙齒里,聞到一股難聞的口氣。

她一臉嫌惡的道:「你放開我,你快放開我,再不放我叫人了。」 那兩輛奧迪車,懂車牌的,一看上去就知道不簡單,是東北這邊的一號人物和二號人物的專車。

看到這兩輛車子之後,蘇漢等蘇家人,臉上都充滿了激動之色。

「周衛國大人和龍豐大人來了!」

蘇漢臉上露出了笑意。

周衛國!

龍豐!

周圍不少人臉色瞬間肅然!

周衛國,可是這邊的一號人物,位高權重。而龍豐,則是二號人物,地位僅在周衛國之下。沒想到,周衛國和龍豐,竟然都被蘇家邀請到了。

這讓在場不少人都很震驚!

因為一個地方的一號二號人物,是彼此之間相互制衡的,一般情況下,除非是一些重要的場合他們才會一起出席,不然,不會同時出現在一個地點。

而現在,周衛國大人和龍豐大人竟然齊齊朝著白家老宅這邊過來,為的,竟然是參加婚禮!

「蘇家!」

白髮喜再一次深深看向蘇漢。

此時,他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來自於蘇家的壓力。

之前,他一直認為白家和蘇家,是實力均衡,平起平坐的,他們白家不輸給蘇家。但是,從之前王境巔峰的竹老,到現在周衛國和龍豐兩位大人同時為了蘇佩琳的婚禮而來,這樣的消息,讓白髮喜知道,蘇家已經甩開了他們白家。

得到周大人和龍大人兩位的支持,蘇家在東北發展會越來越順利。

更何況,蘇家現在又攀上了北斗軍團開陽戰將這棵大樹。

如果今天和蘇家聯姻失敗,他們白家和蘇家的關係,恐怕會產生裂痕,到時候就麻煩了。

正在白髮喜煩悶不已的時候。

蘇漢看著白易寒,冷聲開口道:「白易寒,我孫女蘇佩琳,完全是因為你才變成現在這樣子,今天有周大人,龍大人,還有開陽戰將給我們蘇家主持公道,你必須要給我蘇家一個交代。」

說完,蘇漢一臉笑意的迎向已經來到白家老宅門口的兩輛奧迪車。

奧迪車停下后。

兩名中年男子,分別從奧迪車上走下來。

「周大人,龍大人,不好意思,我們這邊出了點事,有失遠迎啊!」

蘇漢一臉歉意的說道。

「發生什麼事了?」

周衛國目光掃視了周圍一眼,在裹著紗布的蘇佩琳臉上多看了兩眼。

「周大人,是這樣的……」

蘇漢低聲在周衛國耳邊解釋著,他的手,還朝著嚴經緯所在的方向指了指,說道最後,蘇漢一臉懇求的看著周衛國:「周大人,我孫女被他們弄得滿臉是傷,你可要替我們蘇家主持公道啊!」

蘇漢以為他說完這番話后,周衛國肯定會勃然大怒,畢竟他們蘇家和周衛國關係不過,他們蘇家開發的一些項目,都是周衛國的政績之一。

但是結果卻不是他想象的樣子。

周衛國聽完之後,只是淡淡的點點頭,沒有多餘的話語。

「周大人,你看……」

蘇漢又問了句。

「等開陽戰將來了再說!」周衛國不急不緩的說道:「吉時快到了,開陽戰將,應該也快來了!」

吉時?

蘇漢有些疑惑,現在鬧成這樣,他孫女蘇佩琳和白易寒之間的婚禮,恐怕要泡湯了,哪還有什麼吉時?

不過他也沒多想,看到龍大人也像周衛國大人一樣站在一旁安靜的等著的,他也只好站在一旁等候。

周衛國和龍豐出現之後。

現場都陷入了安靜之中,畢竟這兩位大人可是東北這邊的一號,二號人物,兩位不發話,誰也不敢多說幾句,一些剛剛還討論的人都安靜了下來。

吧嗒!

嚴經緯按下打火機,點燃一顆煙吸了起來。

打火機的聲音,打破了現場的安靜氣氛。

看到是嚴經緯點燃打火機抽煙后,周圍的人都顯得有些無語,周大人和龍大人,都在一旁安靜的等待著開陽戰將出現,所有人都安安靜靜的等待著,不敢發出聲響,嚴經緯倒好,竟然點燃一根煙若無其事的抽了起來。

真夠狂妄的啊!

嚴經緯抽煙這一幕,讓蘇家人越發想笑。

太狂妄了!

周大人和龍大人都在一旁,這小子還如此狂妄,給周大人和龍大人的印象就不會好!

轟!

轟!

轟!

嚴經緯剛剛吸完一根煙,不遠處,傳來陣陣引擎轟鳴的聲音!

眾人尋聲朝著遠處望去。

只見一輛輛霸道至極的東風猛士,從遠處開了過來,發出的轟鳴聲,震耳欲聾。

「開陽戰將來了!」

看到那一輛 “早知道,這一次錢可通神會讓我損失如此之巨,我一定……”

陳少君口中唸叨着,想了想,反而變得有些慶幸起來。

這一次使用錢可通神,固然讓他耗費巨大,但不得不說的是,得到的解答,也非常讓他滿意。

著書立說,立言,天地反饋,精神力增長……

這簡直是一條康莊大道,也讓他明悟了另外一條,能夠令的自己的精神力,迅速增長的方法。

這對於他鑑寶的好處,可是毋庸置疑的。

畢竟,不管是朝奉鑑寶,還是解寶師以神解術解寶,歸根結底,其實都是精神力。

若是精神力足夠強大,以朝奉手段神望之術,同樣可以鑑定武道神兵,仙法飛劍,若是精神力不足,那麼就算掌握了再是神妙的解寶手段,比如陳少君所掌握的萬靈神解術,也難以將那些煞氣驚天的寶物,解寶出來,供人使用。

“可惜。

這《朝奉之書》因爲答應了劉掌櫃,短時間內也只有林氏當鋪內的朝奉和朝奉學徒能夠觀看,所能夠給我的精神反饋有限。

若是普及開來的話,想必此時,我的精神力已經破百了吧?”

陳少君嘆息一聲,倒也不好多說什麼。

當鋪想要獲得先期優勢,提前將《朝奉之書》拿在手中,並不流傳出去,其實是十分正常的事情。

他作爲當鋪內的一員,也樂意見到林氏當鋪逐漸壯大。

至少,秦大朝奉,已經藉助他所著作的《朝奉之書》,突破到了朝奉大師層次,也算沒有浪費了他的一番苦心了。

恰在此時。

隨着外面一聲聲招呼。

商隊再次出發。

車伕吆喝,馬匹嘶鳴,緊接着一輛輛馬車,則隨着馬匹的拉車,滾動了開來,慢慢向着目的地趕去。

陳少君在這時候,也回過神來,終究還是放下了對於著書立說,精神反饋的遐想,望向了馬車之內的剩下的那些還沒鑑定的寶物。

此時此刻,對他來說最重要的,還是將疊加符充能圓滿。

如今刻度圓滿在即,他心中也有些迫不及待了起來。

於是很快,他就拿出了一件寶物,開始了鑑定。

這一件寶物,乃是所有寶物中,少有的弓箭。

若是他沒看錯的話,應該是那被他斬殺的鬼頭寨三號人物,奪命神箭趙青手上所持之物。

靈眼術一掃。

相比較兵器一類武器,這弓箭因爲乃是遠程攻擊武器的緣故,蘊含的血煞之氣,就要少上許多。

但若想要將這一弓箭發揮出應有的威力和效果,卻也需要真氣附着,若是高明的弓射手,更需要精神力附着。

因爲唯有如此,在能夠更加隱蔽,更加迅捷的將敵人射殺。

是以,陳少君在這弓箭之上,所看到的,除了真氣氣息之外,還有一股凝兒不散的精神氣息。

不過,不管是真氣氣息還是那股凝兒不散的精神氣息,在陳少君那龐大而洶涌的精神力面前,都好似熒光與皓月之間的差別。

萬靈神解術使出。

恐怖的精神力噴薄而出。

眨眼間,這一弓箭,就被他鑑定完畢。

通靈寶鑑,追根尋源。

這一弓箭,最早也是軍方之物,乃是百戰老兵,解甲歸田之後,帶回家中之物。

這百戰老兵解甲歸田,可想而知,是遭遇了不公平的待遇,作爲兒子,趙青得以傳授這老兵的弓**髓,更青出於藍而又勝於藍,掌握了一手七星神射術,能夠同時射出七道箭矢,並且百步之內,箭箭命中,確實不愧爲奪命神箭。

父親遭遇不公,偏生這時候紅衣教拉攏,趙青頓時就同意加入紅衣教,隨後就被安排,進入了鬼頭寨,成了鬼頭寨三號人物。

一邊潛伏,一邊也爲紅衣教做事。

這一次對於莫氏商隊的設伏,正是紅衣教通知,由他牽線,聯合鬼頭寨和諸多盜匪勢力一起,展開的行動。

只是可惜,戰場之上,遇上了陳少君這樣的先天之下,武道絕顛的人物。

任是箭術何等高超,也難以發揮出自身的箭術絕技,最終只得殞命當場。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