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廊地面,沒有一絲一毫的血漬。

走廊地面,沒有一絲一毫的血漬。

2022 年 1 月 4 日 未分類 0

除了,那一具具屍體,以及那些屍體脖頸上一道道深深血口,在證明著…他們的死亡。

林雅,遍布在走廊外的二十幾名打手保鏢,就這麼…全栽倒在地,死透了?

一個不剩!

這…!

她的瞳孔放大,眼神視線…順著滿地的屍體,往前望去。

突然,她的瞳孔猛地一顫。

只見,走廊數十米外。

一道冰冷如琢的倩影,仿若石雕一般,緩緩佇立。

她,烏黑長發豎起。

一身黑色緊身勁裝。

右手間,持著一桿…狹長鋒利的紅纓長槍!

她踩踏立於屍體之上。

宛若,一尊地獄而來的殺神。

這…滿地走廊的保鏢屍體……都是,這個勁裝女子所殺?

蜀錦征袍自剪成,桃花馬上請長纓!

望著,這道詭異的女人倩影。

林雅的瞳孔,驚恐震駭…嘴唇,都止不住哆嗦。

這…怎麼可能?!

對方區區一個女子…怎可能…將自己這二十幾名專業保鏢,全部襲殺?

可,此時此刻…現場血淋淋的畫面,卻讓她…不得不信?!

更何況,對方…竟還手持一柄…古代的冷兵器?

這,怎麼可能!

這都什麼年代了,竟還有人,使用古代冷兵?!

林雅下意識的挪動腳下高跟鞋,試圖倒退。

『錚…!』

可就在此剎那間!

走廊遠處,那道倩影…突然動身!

那道倩影跨過滿地屍體…右手挾持那桿長槍…瞬息眨眼而至!

『嗖!』鋒利的槍尖,狠狠抵觸在林雅的脖頸氣管上。

只差一毫,便能捅穿她的氣管大動脈!

唰~!

這一刻,林雅整個人徹底被嚇得腿軟,嬌軀顫抖…腳下不敢動彈半步!

眼前,那長槍的槍尖,正狠狠抵觸在她氣管上,她的每一次呼吸,都能感受到那冰冷的槍尖…抵觸肌膚的刺痛。

「林副總裁,你…要跟我比人多嗎?」

秦蒼穹站在病房前,眸光盯著門口的林雅,緩緩問道。

「雙拳的確難敵四手。」

「只可惜,我秦某…不需要雙拳。」

秦蒼穹眸光淡漠,語氣平靜。

「因為,你人再多,與我而言,都只是送死。」

「來一對,殺一對。來一群,殺一群。」

林雅:……

此時此刻的林雅,整個人…都有些雙腿發軟的感覺。

走廊外,二十幾個兇悍打手…全都被殺。化成滿地屍體。

此時此刻,那名神秘女子的長槍,還狠狠抵觸在林雅的脖頸氣管之上。

她此時根本,無路可逃啊!

秦蒼穹眸光平靜,淡淡盯著林雅。

「方才,林副總裁您好像說……今天,我再沒這麼幸運,能逃離江南了?」

林雅整個人,面色有些煞白。

她嘴唇哆嗦著,「我開玩笑的……秦先生不要當真。」

此時此刻,那桿冰冷的長槍,狠狠抵在林雅脖子上,她哪兒還開耍口嗨啊?

連連搖頭,表示自己此時開玩笑,還將秦蒼穹的稱呼,改成了秦先生。

「哦,是么?」

秦蒼穹微微抬眸,盯著林雅,繼續問道,「林副總裁方才還說……要打斷我的腿?」

唰~!林雅的嬌軀,微微一顫。

她紅唇哆嗦,連連解釋求饒道,「小女子…不敢有此等想法。這…這是一場誤會!」

「誤會?」秦蒼穹眸光幽幽,嘴角的弧度…微微收斂。

「可我,當真了。」

錚!病房外,勁裝女子右手一旋,那柄長槍之尖,猛地刺入林雅脖頸一厘!

一股尖銳劇痛,瞬間侵襲林雅整個脖頸氣管!

殷紅的血,順著刺入的肌膚傷口,緩緩溢出。

林雅整個人,俏臉煞白驚恐!

每呼吸一下,都能感受到一股鑽心劇痛!

這一刻,她竟感到了一絲……死亡的前兆!

她額頭冷汗直冒,徹底被嚇得顫抖。

「秦先生…高抬貴手…這其中,有誤會!」林雅俏臉煞白驚恐,連連顫抖求饒!

她不想死,不想死啊。

病房內,秦蒼穹眸光冷漠。

他,並未理會林雅的求饒掙扎。

而是轉身,朝著病房窗檯走去。

秦蒼穹,一步一步,走到了窗檯像前。

他抬起頭,那冰冷的目光,第一次直視望向…窗台上的那個小女孩。

她蜷縮在縫隙中,那鵝黃色的卡通羽絨服,已經沾染了灰塵,緊緊裹著嬌小的身子。在這個初冬臨至的季節里,她一個人躲在病房裡,本就已失去至親的她…卻還遭受了林雅的毒打。

身上滿是淤青和鞭傷。臉上還有一道紅腫的掌印。

她本是集團小千金公主,被母親宋憐星細心呵護。

而如今,突然落得如此下場。

當,看著這丫頭滿身淤青傷痕的模樣,秦蒼穹的瞳孔,緩緩一凝。

雙拳緊攥,指間輕顫。

那是一股,前所未有的震怒!

一個七歲大的孩子,怎能如此虐待??

究竟要怎樣的惡毒,蛇蠍心腸……才能對一個七歲的女童,下此毆打毒手?!

秦蒼穹盡量壓制下內心震怒。

「下來,我不會害你。」

他用平和溫柔的語氣,對窗檯前的小丫頭說道。

可雖然如此,他的語氣聲音,卻還是有些凌厲之意。

他,本就不是一個會說暖話的男人。

七年沙場,血戮生涯,他幾乎變成了一個冰冷殺神。

讓他突然溫柔,這…真的很難。

窗檯外,秦小鯉那對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斥著霧氣。

帶著微微的驚恐、遲疑,就這麼直視著眼前這個男人。

遲疑許久,小丫頭竟沒有反抗……而是很聽話的,緩緩從窗檯外爬了進來。

看著她那吃力攀爬的模樣,秦蒼穹心中……莫名閃過一絲不忍。

他伸出雙手,緩緩上前。

小丫頭秦小鯉,還未來得及反應,整個小身子便被一雙有力的大手…攬在懷中。

秦蒼穹就這麼,將秦小鯉緩緩抱下了窗檯。

這,是他第一次,真正見到自己的女兒。

目光有些複雜,當看到秦小鯉滿身淤青,以及臉上那一道紅腫掌印時。

秦蒼穹的瞳孔,緩緩凝起。

他秦蒼穹,縱橫海外無疆。戰神旗所插之處,千軍萬馬盡皆臣服!

可!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