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蒼穹的手,就如鐵鉗一般。

秦蒼穹的手,就如鐵鉗一般。

2022 年 1 月 2 日 未分類 0

他就這麼拎著兒子,牽著女兒,緩緩朝著外面走去。

整個工地,都是一片死寂。

眼看著他們緩緩離去。

而,就在這時。

整個基地,驟然沸騰了起來…!!

「自由了…!!」

「快走!」

在場的人,都是朝著外面,瘋狂逃竄…!!

其中,不乏童工!

……

酒店內。

四周,戒備森嚴。

門外是影衛隊成員,在巡邏值守。

而,此刻。

酒店裡面。

砰!

大門關上。

秦蒼穹,和一對兒女,走進了豪華套房內。

「你,到底是什麼身份…」

此刻,秦小蛟面色複雜,遲疑問道。

一路回來。

他就算是再蠢。

也意識到了什麼…

秦蒼穹眸光平靜,淡淡道:「武盟中人。」

聽到這四個字。

秦小蛟,陡然激動起來!

「既然是武盟中人,為什麼…不早點回來救媽媽!!」

「為什麼不…!!」

「為什麼不早點回來,你知道我們過的有多難嗎……!!你知道嗎?!!」

說著。

他都是泣不成聲起來。

略顯瘦削的肩頭,微微聳動。

一旁,秦小鯉也不由哭了起來,淚水滑落,不斷抽泣。

看著這一幕。

秦蒼穹,沉默了。

他眸光複雜,沒有開口。

這世間,終究是家國事,兩難全…

面對秦小蛟的指責。

他,沒說半句話,也沒反駁。

因為。

那些,都是對的。

自己…

的確,失職了。

對不起宋憐星,和秦小蛟兄妹。

這,是秦蒼穹這一輩子,少有的錯誤。

也是…最大的錯誤。

想起記憶中,那個明眸善睞,巧笑嫣然的女孩。

秦蒼穹緩緩坐下,神色間,罕見的泛起一絲頹然…

這七年間。

他親自鎮守西境。

日夜戰爭,血戮廝殺,耗盡了秦蒼穹的精力。

他此生,便是為了家國而生。

而,那些事…

讓秦蒼穹,也真的沒時間,回江南看一眼。

上古,有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

而,今天。

秦蒼穹一聲令下,就有無數消息,將江南的事情道來。 常昭覺得驚奇不已,以前府上最好的中品也沒有這等奇效啊!

他突然就有點暴殄天物的感覺,早知道他就應該把這個至少是上品的丹藥留下的,這麼珍貴的東西他怎麼能一口就給吞了呢?

要知道這東西關鍵時刻可是能救命的啊,他這次雖然傷的重可養養也就好了,實在犯不上浪費了這麼好的丹藥……

渃墨離撇了他一眼一臉肉疼的常昭,淡淡地道:「你既然是國公府的大少爺,又為何被人當街追殺?」

「這……」談道這個話題常昭一時有些難言,丹藥的事也不再提了,最終只餘一聲嘆息:「唉~此事說來話長啊~」

常昭說着向周圍看了看,這才道:「兩位恩公,此處不是說話的地方,可否方便與在下移步國公府細談,再者國公府也該盡地主之宜讓我好好謝謝恩公?」

涼依晗抽了抽嘴角,剛才還一口一個公子姑娘呢現在就變成恩公了?敢情這丹藥比他的小命還重要……

就這樣渃墨離和涼依晗跟着常昭去了國公府。

夕照國常國公府位於城南大街,府門口是一對白玉石獅,正紅朱漆大門頂端懸著金絲楠木匾額,上面端莊肅穆地題著四個大字『常國公府』。

不似梁府富麗奢華,卻勝在肅穆內斂——

常昭將兩人領進了大廳,讓丫鬟上了茶水,趕緊就派人去請他爹娘。

涼依晗問了一句:「常公子謝恩,卻把國公爺和夫人請來做甚?」

常昭笑笑:「恩公說的哪裏話,兩位恩公到府做客,我父母雙親豈有不露面之理。」

「你倒是講究。」見不見常國公倒是無所謂,主要是:「你能不能別一口一個恩公,聽着怪彆扭的!」

一向走的是魔頭的路線的涼依晗和渃墨離,有人喊他們魔頭,有人稱他們煞神。

可這被人一口一個恩公地喊還真的是破天荒頭一遭,他們聽着是真的怪彆扭的!

「二位救我性命自然該稱恩公!」常昭禮貌一笑:「不過恩公若不喜歡這個稱呼在下改口便是。」

他頓了頓問道:「不知該如何稱呼二位?」

「晗!」他又看看渃墨離:「他單名一個離字。」

常昭點點頭:「晗小姐,離公子。」

常國公夫婦速度倒是快,沒一會兒就跟着專話的丫鬟過來了。

涼依晗和渃墨離放下茶杯站了起來,畢竟夕照國的事情他們並不打算以真實身份示人,所以最基本的禮儀還是該有的。

可沒想到那常國公夫婦一看到涼依晗他們就愣在了門口,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涼依晗看——

常昭一看這那行呢,你說你一個糟老頭子盯着人家小姑娘看是不是怪不禮貌的?

他趕緊就迎了上去:「爹娘!恩客在裏邊呢,你們站在門口乾嘛?」

常國公夫婦被兒子這麼一喊終於回過了神來,可是也沒有理會迎過來的兒子,而是徑直就往屋裏頭沖!

甚至常昭因為擋了路,還被他老爹給推了一踉蹌:「邊上去,別擋着路!」

「爹……」常昭都被推懵了。

可是常國公就像是沒聽見兒子喊他似的,直接奔到涼依晗面前就跪下了:「恩公,真的是恩公啊!」

涼依晗和渃墨離也懵,就見眼前這一對年過半百,頭髮花白的老夫婦跪在他們的面前激動的熱淚盈眶——

常國公夫人更是在一邊不住地抹眼淚……

常昭都看呆了:「爹,這是兒子的救命恩人要跪也是兒子跪,你二老這是幹什麼?」

常昭說着就要過去把他爹娘給拉起來。

誰知道常國公卻怒了:「混賬!」

常國公把常昭的手狠狠甩開,指着他的鼻子就罵:「你還知道你也該跪啊,沒看到你老子娘都在這跪着嗎!你個沒眼力見的東西還不快給老子跪下!」

「哦……」常昭被他老爹罵的一愣一愣的,可是又不敢反駁,扁著嘴巴就要跪。

常國公這一嗓子喊的涼依晗他們反應了過來:「不用不用,區區舉手之勞不足掛齒,國公爺和夫人快快請起……」

說着他就去扶常國公,先不說他們救常昭有自己的目的,就像常昭自己說的要這恩要謝也是常昭謝,讓兩個老人家跪在這幹什麼?

雖然說這常國公夫婦貌似腦子不太正常,但也算是和藹可親的善人,就沖這一點他們也不能欺負了人家啊!

可是呢人家老兩口不幹,說什麼也要拉着兒子常昭給涼依晗磕過頭才肯……

兩人無奈只能由着他們去了。

等鄭重地給涼依晗磕了三個頭,他們這才肯從地上起來,然後就見常國公吩咐常昭:「去,把其他幾個小崽子也給我喊來!」

「啊?」他不明白他老爹這又是唱的哪一出。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