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脫脫一冷美人。

活脫脫一冷美人。

2022 年 1 月 1 日 未分類 0

軒轅朗逸眼中閃過驚艷

卻又緩緩回神。

這是跟着炎曦月的侍女?

軒轅朗逸暗自想着

炎曦月身上光芒太盛

竟是沒有注意到她的這個侍女容貌也不凡。

來人正是冷月

她在屋中打坐修鍊時

聽到了那僕人與影的對話

……

冷月走上前

拱手行禮

「參見太子殿下。」

軒轅朗逸開口

「炎曦月呢?」

這婢女雖美,但他想見的還是炎曦月。 他有一種挫折感,甚至覺得,自己真的太失敗。

執掌在手中超過幾千年的重寶,今日竟然被人就這般輕易的奪走。

哪怕這奪走窺天境的,其實上才是其最原本的主人。

且,他一直認為,自己對窺天境的掌控已到了一個極處,但此時看來,真的是一個笑話。

「老匹夫,看見了嗎?這才是窺天境的真容,他又名百變至寶,又有人稱之為玄天寶庫,在你手中,真的讓他蒙羞,讓他蒙塵。」無相戲謔,他身穿母金鎧甲,手持黝黑的地獄母金大劍,威風凜凜。

「閉嘴。」林凡呵斥,殺氣更足了。

但不好的是,此時,他的氣息在驟減,撐到現在很不容易。

「你氣息驟減,撐不了多久了。」無相開口。

「在此之前殺掉你就是。」林凡很淡漠。

「呵呵……窺天境回到本尊手中,你不是對手,可以掃平此地所有人。」無相譏笑,且道:「當然,這得怨你沒出息的父親,手握重寶都穩不住,被我奪走。」

林凡眼眸剎那陰森,他右手持戟,單手則是結印,那是從聚寶盆之上影拓而來的秘術,這麼多年來,鮮少有使用的機會,但林凡一直不曾對其放鬆過推演。

他的目光陡然一亮,竟然感知到了窺天境的存在,且有極大的可能能夠與之建立起聯繫。

當然,這更是證明窺天境的逆天。

須知,其他的重寶,哪怕是臨神可傳世的重器,他此時都能輕易的操控了,但這窺天境,真的不能,太艱難。

無相皺眉,他覺得好像有了什麼變故,但強大的自信讓他無所謂,此大劍斬出,十方閻王都初現了,穿着黑色的蟒袍,一個個凶神惡煞,立在釋放天宇上,將林凡困在最中央。

母金,這是天地至寶,各有不同,這便是地獄母金的恐怖處。

世人皆畏懼陰神,哪怕是修者也不例外。

只因,傳說中,輪迴的過程中,萬靈的往生路,這十尊陰神,才是主宰。

此時,他們將林凡圍在最中央,且都齊齊開口,很是憤怒,像是在呵斥林凡,在講述他活在人間界的罪責,在為林凡定罪。

「嗡嗡。」

奇怪的聲音響起,像是十萬奪命的符文翻動。

「滾!」

林凡大吼,他感覺像是在被降頭,在被詛咒,他的生命氣息急劇衰減,且,本應不朽的軀骸都散發出腐朽氣,以肉眼可見,他的手掌上起了皺紋,像是風乾的老皮。

這是在剝奪他的壽元嗎?

長戟橫空,連掃十方閻王,且,他召喚出雷池來,傾斜出數十萬頃的雷海,將這十方閻王都淹沒了。

雷海爆涌,雷光閃耀,淹沒高天,覆滅九州,讓這十方閻王在無聲的慘叫中消散了。

「殺!」

林凡擺脫了陰神的圍困,一元天功在剎那之間就用出了,齊齊向無相出手,殺到天宇爆碎,打到星空寂靜。

這太突兀了,嚴格來說,來到這片星空后,林凡還是第一次用出這種最是恐怖的殺招呢,殺了無相一個措手不及。

咔咔。

他穿戴的母金符鎧都發出咔嚓聲,像是承受不住這種恐怖的擊殺,要奔潰了一般。

無相被這一擊轟到了宇宙邊荒,其實上,若非是有母金符鎧的庇佑,這一擊一定能夠斬滅無相的有形體,讓他只餘下殘缺的魂體逃竄向遠方。

「林凡!」

宇宙邊荒處,陡然傳來歷嘯,那音波竟然是化作兩柄交錯斬來的猩紅長槍,劃破無垠的星海,直接斬向林凡的眉間來。

「呲呲。」

林凡雙眸中,墜落出一柄金色的大戟來,將這兩柄猩紅長槍奔潰在眼前。

無相咳血,胸膛與眉間處的符盔都塌陷出一個巨大的凹痕,露在外面的雙眼猩紅,還有,從那符盔縫隙中,有如水般的血液流出,嘩啦響。

他受到重創了,差點就讓他喪命。

哪怕逃過此劫,但依舊五臟六腑移位,魂體都差點爆開了。

「鬼嚎什麼?以為有窺天境就能無敵嗎?今日殺爆你。」

林凡開口。

對於無相羞辱魔尊,林凡心中怒火滔天,巴不得將無相切割成塊,全都煮熟來喂狗。

「殺!」

無相長嘯,拼盡全力,他剛剛吃了大虧,此時務必要找回場子,且咆哮道:「手持窺天境,吾無敵同境!」

「那只是一件器物而已。」林凡抬手壓落一顆在無相衝擊中隨意掃來的一顆大星:「且,窺天境是你鑄就的嗎?說到底,你也非是他的主人而已。」

「他在我手,我就是他的主人。」無相辯駁。

「是嗎?在誰手中,誰就是主人?」林凡冷笑:「好,那我試試。」

「你在做夢?」無相獰笑,此時,他身穿的符鎧,竟然長出一根又一根的倒刺來,都有數尺長。

「鏗鏗!」

「鏗鏗!」

突然,符鎧震顫,竟然要脫離無相的軀骸。

「這是怎麼回事?」無相驚恐。

只因,他對窺天境的掌控竟然在削減,在被一股近乎不可抵擋的詭異神識侵佔。

「你認為呢?」

林凡冷笑,他向前,將宇、宙雙拳及閃電拳融在一拳中,將無相砸飛幾千尺,讓其再次受傷。

成了,從聚寶盆上拓印而出的這門法太恐怖,竟然真的與窺天境取得了最是緊密的聯繫。

「鏗鏗。」

符盔脫落,再次化作一口神鏡,在無垠的星空沉沉浮浮,霞光億萬道。

「怎麼可能?」

無相咆哮,此時,他瞪大了雙眸,渾身是血的站在神鏡下。

「赦諸天至寶,皆歸吾手中,為我效力。」

無相結印,口中急促大喝出法語。

林凡皺眉,在無相這般開口后,窺天境內的兵魂竟然震顫,差點就擺脫他的掌控,讓他吃了一驚,趕緊再次打出百十道法印去,化作道則的蝴蝶,飛入窺天境內去。

成了,林凡短暫時間內,徹底的掌控了窺天境,他一衝而過,一腳踩在浮沉的窺天境上,讓鏡面對準無相,轟的一聲,一束光芒從鏡面中狂沖而出,無相遭劫,被打在胸膛上。 好動是男孩子的天性,陸小西家裏的鬧鐘被他拆卸過無數次,定好時間,等著鈴聲響起,鈴聲響的時候,是他最自豪的時候,家裏的幾個孩子,只有他能弄出響聲。星期一中午放學到家,看到爸爸手裏拿着箇舊電話在拆卸,拆東西是他最喜歡的,可爸爸把話筒的耳機子卸下來后剩下的東西也沒啥可拆的。

陸小西過去拆過耳機子,裏面有吸鐵石,能把鐵釘子吸起來,哥哥小東教過他玩兒吸鐵石,兩個吸鐵石相對,能吸到一起叫同性相吸,把吸鐵石翻過來,中間有一股無形的力量,用力也貼不到一起,叫異性排斥。但這次爸爸沒有把吸鐵石拿出來,而是把耳機子兩頭都接上了銅線。陸小西問爸爸做什麼,陸偉民笑笑沒說話,指指牆上,小西看到有一根鐵絲從窗外穿進來,纏在門邊的一顆釘子上,門框下面的地面上,一個爐鈎子釘進了土裏,只露出個把手,陸偉民把手裏的耳機子用銅線連着,一頭接上釘子上的鐵線,一頭搭上爐鈎子的把手,一陣悅耳的聲音傳來,是每天中午都有的朝鮮語廣播,小西興奮地喊出聲來:「爸爸太棒了,是廣播。」

陸偉民笑了笑,把銅線繞了兩圈,固定好,拍拍手對小西說:「我們今天開始能聽中午的長篇小說了。」覺得喇叭發出的聲音效果不好,陸偉民撩開桌子下面的布簾,翻出個鐵的圓罐頭盒子,在盒子的底上釘了幾個眼兒,扣在喇叭上,喇叭傳出的聲音好聽了許多,見到效果,陸偉民拿下罐頭盒子,在邊上又釘個眼兒,用繩子繫上,繩子的另一頭拴在釘子上,這時候的朝鮮語廣播已經結束了,喇叭里唱起了大海航行靠舵手。爺倆興奮地說笑着,小西媽走了進來,對丈夫說,能聽廣播是好事,要是不想聽了可咋辦?總不能晚上也放着廣播吧?陸偉民拍了一下大腿,找出鉗子,找到大約伸手能夠到的位置,把銅線掐斷,聲音沒了,他把斷了的地方做了個彎鈎,下面的線短了連不上,就把爐鈎子把手上纏的多餘的銅線放了一圈兒,斷頭的地方也做了個彎鈎,兩個鈎搭上,嘹亮的聲音又響起來了。小西看出門道,找個小釘子遞給爸爸,指指門框,爸爸會意,在兩個鈎子的地方釘上個小釘子,這樣,斷開廣播,下面的線就可以掛在小釘子上了。

家裏多了個小廣播,熱鬧了許多,鄰居們也過來瞧新鮮,誇陸偉民手巧,都琢磨著去單位找破的電話機。家裏有個動靜,原本寂寞的生活,彷彿充實了許多,小西媽搬出凳子,招呼站在門口的鄰居坐。十二點半,劉蘭芳講的岳飛傳開始了,小西想聽一會再走,被媽媽打了一巴掌,小西只好背上書包走出了家門,馬路上,電線杆子下面,聚著好多人,都是在聽岳飛傳,因為大喇叭在電線杆子上面,大喇叭的聲音最清楚,離大喇叭遠了,聲音就斷斷續續的了。

小西進入教室的時候,趙雲老師緊跟着進來,她伸手點了前排的五個同學,跟她去辦公室取書,小西瞄了一下同桌,見沈燕燕也在看他,忙低下頭,假裝掏文具盒,上午的事小西吃個暗虧,總想找回來,見沈燕燕防着他,也就打消了念頭。

放下書,五個人回到自己的座位,老師叫兩個同學上前面,一個叫王志,一個叫滕芳,小西認識王志,是七小學五年四班的班長,藤芳是別的學校來的,過去沒見過。趙雲老師清清嗓子,大家安靜下來,她用手拍拍桌上的考試卷子,然後說道:「上午的考試卷子已經打完分數,下課後大家可以拿回去,根據大家的檔案,參考上午的考試,選出我們班的兩位班長,就是前面這兩位,藤芳任班長,王志任副班長,下面由兩位班長把書發給大家,大家鼓掌歡迎!」

站在前面的兩人互相看了一眼,因為沒有準備,顯得有些局促,藤芳個子高,能看到她的脖子都紅了。陸小西鼓掌的同時有些落寞,本來以為自己能當上班長的,當藤芳把語文上下冊遞給他時,他站起來接過書,藤芳抿嘴一笑,露出兩顆酒窩,小西的個子剛到人家的鼻子尖,剛好看到她的舌頭舔著上嘴唇的樣子。

發完書,趙雲老師公佈班委會人員名單,當聽到陸小西任學習委員,劉浩任體育委員的時候,小西回頭看了看最後一排的劉浩,長長地呼了一口氣,其他人任什麼職務他基本沒去注意,當聽到同桌沈燕燕被任命語文課代表時,小西不服地看了她一眼,心裏說看誰的語文學得好,沈燕燕彷彿能讀懂他的眼神,眼睛一閉一睜,斜了小西一下。

初中一年級的教室是西廂房,下午的陽光照射進來,教室里暖洋洋的,陽光透過玻璃,能看到空氣中漂浮着的灰塵,下午四節課,分別是數學、地理、歷史,自習,數學老師是個男老師,聲音洪亮,絡腮鬍子,帶着一副高度近視眼鏡;地理老師也是個男的,個子高高瘦如麻桿,眯著的雙眼給人睡不醒的感覺;歷史老師是個女老師,年輕漂亮,只是個子小小的,小巧玲瓏的樣子。自習課沒有老師來,憋了一下午的同學們開始交頭接耳,只是不敢大聲說話。

小西顧自寫自己的作業,沒有參與別人的談論,新的班級,他這個學習委員得搞好自己的學習,不然就丟臉了,好強好勝,不堪落後,在小學的時候,他的成績基本上是前三名,當寫完全部的作業,他悄悄地看同桌的沈燕燕,看到沈燕燕書寫娟秀的小字,改變了小西瞧不起她的看法,老師選她當課代表,果然是慧眼識珠,小西暗暗下決心,把自己的字也練成沈燕燕那樣,甚至超過她。

下課了,隨着人流,小西跟着劉浩一起走,劉浩人高馬大,小西也樂意跟着他,這樣就不會有人欺負他,劉浩也樂意跟小西在一起,小西學習好,加上在小學的時候,小西提名叫他當班長的事,他也很感激。快到路口分手的時候,身後有人喊陸小西,小西站住,回頭一看是爸爸的戰友齊娃齊叔叔,一輛裝滿了甜菜的手扶拖拉機停在路邊,小西跑過去,齊叔叔遞給小西兩個甜菜疙瘩,也拿了兩個給劉浩,劉浩有些不好意思,小西接過來塞到他的手裏,齊娃摸摸小西的頭,笑着說:放假去我們屯子玩吧,二燕三燕總叨咕你呢,冬天農閑了,我帶你去套兔子,小西高興地答應,一顆心盼著冬天早點兒來,腦海里,已經閃著大界村的影子了。

見小西手裏拿着東西,小西媽以為是小西拿別人的東西,嚴肅地問他是從哪兒拿的,聽說是齊娃叔叔給的才接過來,臉上恢復了笑容,他答應晚上給小西呼土豆、甜菜片,去年小西吃過一次呼甜菜,是在門前路過的馬車上拿的,回到家,小西挨了爸爸一頓打,後來小西媽講情才沒有被爸爸給丟掉,晚上吃飯的時候,姐姐多給小西一個沾著糖稀的土豆。

五點半,小廣播準時響了,悠揚的音樂聲,是序曲,然後開始播報新聞,四家的主婦們早已生火做飯,隨着炊煙,熱氣充滿了整個屋子,看不清人臉,只看到模糊的身影,小西把回力鞋脫下,換上原來的膠鞋,幫媽媽拉風匣,雖然縣城通電了,但每天晚上總要停一次電,甚至有停兩三次的時候,不知道什麼原因。

四戶人家一起做飯,加上拉風匣的孩子們,公共廚房裏頓時熱鬧起來,陸小西沒有聽大人談論什麼,使勁地拉着,灶坑裏的火苗衝起老高,鍋蓋四周開始熱氣騰騰,他貪婪地嗅着鍋里飄出來的甜味兒,甜甜的熱氣瀰漫在主婦們大聲的說笑聲中。。。。。。呼!

這時,一陣渾濁的氣體從余觀深身體漫出,使得余觀深頓覺渾身舒爽,立即站了起來。

徐福微微點頭,余觀深雖然資質不好,但是頭腦還是挺靈活的,徐福稍微講解了一下,他便可以將功法理解。

「謝謝徐少提攜!」余觀深高興的快要蹦起來,前段時間徐福傳給了他一部功法,可他始終都無

《重生地球之徐福》第二百四十一章:李婉婷到來 居然會是她!

這麼說來,一切也都變得非常合理了,為什麼大針蜂女王對於種群培養這麼拿手,不僅僅是她自身天賦的原因,更是因為她背後還有一個華麗大賽冠軍,神奇寶貝醫生。

而且對方的祖父還是寶可夢世界最有名,最權威的大木博士,一個大針蜂種群的培育,對於她們來說,不是簡簡單單嗎?

藍天安之前對於大針蜂女王的身份猜想了無數次,想過無數種可能,但是完全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是屬於大木家族的一員。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