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念語點了點頭,坐起身,抱着阿寧的脖子。

蘇念語點了點頭,坐起身,抱着阿寧的脖子。

2021 年 12 月 30 日 未分類 0

阿寧有些不好意思:「公主。」

「阿寧,你救了我。」

阿寧搖了搖頭,表示不懂。

「我剛才做了一個夢,怎麼都醒不過來。」

「公主,你做了什麼夢。」

「一個不好的夢。」

阿寧無語,這跟沒解釋一樣啊。

蘇念語鬆開阿寧,環抱住胳膊。似是自言自語:「我一直都在做重複的夢。」

「公主,做夢是正常的。」

蘇念語很想告訴她,這個夢一點都不正常。

甚至這個夢,令她對周圍的環境感到恐怖。 「哦?」

通天看着老子輕笑一聲,十分的不以為然道:

「害他?本尊如何害他了?」

「怕別人去搶奪誅仙劍陣么?」

「裏邊被人搶去了,本尊也有辦法拿回來!你們用不着危言聳聽!本尊竟然已經給他了!」

「就不會不講信用的收回來!」

「你們要是覺得自己有本事,可以去自己試試!」

「但是本尊也話放在這裏,如果有任何一個聖人出手干預三界,本尊就讓三界徹底大亂。」

「你們誰不服,大可以來試一試!」

通天一番話說出啦,幾乎是所有的人面子他都沒給!

即便是如今沒有了誅仙劍陣,自己的手上還有九曲黃河陣圖和金蛟剪。

混元金斗這種東西也是大殺器!

與西方二聖一戰完全沒有問題!

當然,前提是元始天尊和老子不參與。

就算是自己失敗了,這群人也沒人用得了誅仙四劍。

所以他也不擔心會有人去花果山搶奪誅仙四劍。

更何況他也是聖人!

聖人的元神是寄託於天道的,幾乎是不死不滅的,除非鴻鈞親自將他封印,否則即便五大聖人聯手也別想將他困死。

一時間,碧游宮中僵持不下。

不得不說通天教主真的是十分的固執!

就算是面對四位聖人,都沒有任何辦法讓他低個頭。

這樣的通天教主讓西方二聖也覺得十分的頭疼。

「元始,老子。」

「難道你們就這樣看着,任由通天他肆意妄為么?」

准提質問著一旁的元始天尊和老子。

准提知道自己哪怕是加上接引都不是通天的對手。

所以他想要拉着元始天尊和老子下水,想要利用四個聖人的力量鎮壓通天。

「元始,你難道就這麼看着么!?」

接引看向了元始天尊,如今只能指望三清可以清理門戶了。

「哼,接引,你別給本尊來這套!」

「通天所作所為這有違天道,本座自然不能不管。」

「但是這件事需要的是老師親自處理,我一個做師兄的管不了!」

元始天尊冷著臉,看着通天教主的眼神相當冷峻。

但是即便如此,元始天尊卻也是絕口不提對付通天的事。

「唉!」

「二師弟說不錯,即便是本尊也下不了手!」

老子看着自己師弟的態度,也是跟着一起打起哈哈來。

准提看着元始天尊和老子都是不想管的樣子,甚至還把責任推給鴻鈞了。

那他們將西方二聖置於何地?

「你們……你們!不可救藥!」

接引和准提都要被…氣死了!!

你們兩個不想得罪通天,那你們兩個跑過來幹嘛!!

「呵呵。」

「行了准提!要不,我們來比劃一下?」

通天冷笑着看着自己面前的准提和接引!

見通天想要動手,西方二聖臉色都變了。

他既然知道自己不是通天教主的對手,又豈能輕易與他交手。

「通天,你給本座等著。」

「本尊發誓,這件事情遠遠沒有結束。」

「既然你想袒護那隻猴子,本座便傳令佛門,繼續打壓他。」

「本尊就不信那猴子能夠一直堅持到西遊結束!!」

接引丟下一通狠話,當即轉身離去。

准提也狠狠地瞪了通天一眼,跟着接引離去。

西方二聖嘴上這麼說,但是誰都看得出來,這倆傢伙明顯就是逃跑。

「唉……都亂了……」

「三師弟,你……好自為之……」

老子嘆了口氣,丟下一句話,也在金鰲島消失了。

元始天尊只是冷哼一聲,便是走了。

………

………

花果山。

觀音帶着文殊離開了。

花果山又恢復了往日的安靜祥和。

花果山。

觀音和文殊的離去,也將平靜歸還給了這片祥和之地。

之前,楊戩和哪吒還有天蓬三人都已經做好了死戰的準備。

而現在這三個人只有無盡的震驚!

一個猴子暴揍了佛門的文殊菩薩,還勸退了觀音。

這種事情說出去幾乎沒有人會信的!

恐怕傳出去也是會震驚三界!

「恩人。」

「今日過後,無論是佛門還是文殊都不會輕易放過花果山。」

「恩人何不帶領花果山的眾妖靈前往北俱蘆洲?」

「大家都是妖族,只有團結一心才能一同報團取暖啊!」

天蓬依舊是想讓孫悟道去北俱蘆洲,十分不死心的勸誡。

孫悟道也能聽出來,天蓬也確實是為了自己好。

不過自己如果在這個時候加入北俱蘆洲,等同於徹底和佛門對立。

而且要是所有的西遊取經人都彙集在了北俱蘆洲。

佛門一定會爆炸的。

如來一定會想盡辦法去收拾北俱蘆洲的!

有可能他會暗中親自出手。

那樣的話自己所做的一切就全部都白費了。

「不行,這個建議俺老孫不能答應!」

孫悟道十分果決的拒絕了天蓬的提議。

「我是把文殊給打傷了,但是那是我站在道德制高點上!」

「即便佛門不服氣,也不可能把我怎麼樣。」

「如果這個時候我去了北俱蘆洲,那這件事情的性質可就全變了!」

「原本的被迫反擊,變成了主動造反,那就是自己找事情了!」

孫悟道陳述利害,讓天蓬明白了自己的所思所想。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