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心想,大人啊大人,昨天說好的,今天是來賠罪的。

他心想,大人啊大人,昨天說好的,今天是來賠罪的。

2021 年 12 月 29 日 未分類 0

您……現在哪兒像是賠罪啊,倒像是在找茬。

正這麼想著,厲若玄扭頭,示意朱深將禮物呈上,「這裡給你賠罪的禮物。」

齊青杳根本沒有上前去接。

只是冷冷的問了兩個字:「賠罪?」

厲若玄叫朱深將禮物放到一邊的桌子上,朱深聽令行事,放完之後,緊張的退回到了厲若玄的背後,默默的站著。

齊青杳冷漠的問:「不知道國師大人賠的是哪一樁罪。」是上次抓她,還是……殺了齊青竹一家那件。

厲若玄很爽快:「都有。」

。 時間轉瞬即逝,就在一眾媒體和吃瓜網民陷入狂歡的時候,天色已經漸漸暗了下來。

江楓枯坐了一整天,此時正百無聊賴的時候,忽的兜里的電話響了起來。

「楓,下班了沒?」來電的正是佟琦然,語氣有些悶悶不樂。

第一天運營一家公司,她有些暈頭轉向的,不過好在手底下的員工都是業務能力很強,反倒是她這個董事長有些拖後腿了。

「嗯,下班了,怎麼了老婆?第一天的工作還順利么?」

「唔……還算好吧。待會兒我有幾個老同學聚會,你陪我一起?」

江楓自無不可,很快就從對面那棟大樓來到了琦鑫實業的樓下,等了五分鐘之後,就看到一輛輛的豪車朝着琦鑫實業開了過來,為首的,正是彭清宇。

今天的彭清宇簡單的穿了一身日系T恤,看上去倒是多了幾分小家碧玉的感覺。

江楓之前沒有仔細了解過彭清宇,沒有想到兩人竟然還是同學,曾經的四小花旦,她們一個班上就佔了兩個,看來琦然的母校師資實力還是很強勁的!

自然,當年的佟琦然是憑藉一副好嗓子起價,走的是音樂路線,而彭清宇走的則是影視路線,兩人的資源沒有重合的部分,所以才能維持到現在的這種關係。

「江楓,你來啦!」彭清宇小跑到江楓面前,打着招呼。自從上次自己故意給江楓使絆子,卻被他一一化解之後,彭清宇就在也不敢小瞧江楓了。

「嗨,你就是江楓?琦然的老公?」跟在彭清宇身邊的,是一個身材高挑的美女,看上去有幾分華貴氣質,在平常人眼中也算是個大美女,只是在佟琦然和彭清宇面前,就差了幾分味道了。

「江楓,給你介紹下,這是崔雅馨,可是雲城的知名模特哦!」

「這位更是厲害,聞忻函,妥妥的女強人,自己白手起家,公司都快上市了!」

彭清宇給江楓一一介紹著身邊的美女,通過她的介紹,江楓這才知道,她們幾個和佟琦然還是大學室友,關係很好的那種。

江楓朝着眾人笑了笑:「大家好,我自我介紹下,我是江楓,琦然的老公。」

「當初琦然在大學裏面,可是號稱冰山美人,你能追到琦然,看樣子也是個情聖啊!」崔雅馨打量了一下江楓,打趣地說道。

江楓撓了撓頭,正要開口的時候,忽的一聲呼嘯,一輛紅色的跑車直接一個漂移,停在了幾人面前。

「他怎麼也來了?」崔雅馨看到這輛跑車,微微皺了皺眉頭。

停好跑車,車上跳下來一個男子,畫着誇張的黑色眼線,頭髮染成紫色,穿着一身的釘子衣,整個人看上去都是一種廉價的朋克風格。

「雅馨,約好的和你一起吃飯,怎麼下班不說一聲就走了?」那男子跳下跑車,走到幾個美女中間,對着崔雅馨說道。

「陳西華,你別得寸進尺,我已經拒絕了你的邀請了,今天我們有同學聚會,你還是走吧!」崔雅馨皺了皺眉毛,冷冷的說道。

江楓瞥了一眼那男子,只覺得有些熟悉,但一時之間又想不起來哪裏見過。

「同學聚會,就你們幾個?」陳西華掃了一眼幾人,目光看到彭清宇的時候,眼神中爆射出一團赤.裸裸的光芒。

「這不是那個過氣的小花旦,彭清宇么?正好,也陪我去喝酒被?保你明天就能火!」陳西華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意圖,上前一步,伸手就要去攬彭清宇的腰。

啪!

江楓一伸手,輕輕的拍掉陳西華的咸豬手,後者吃痛,忙縮了回去,一看,手腕已經是通紅一片了。

「哪裏來的臭小子?壞了你爺爺的好事?!你信不信,我馬上喊人把你扔江里餵魚?」陳西華後退了一步,捂着手腕,色厲內茬的說道。

在場的這幾人中,彭清宇和崔雅馨,他是認識的,另一個女的不大看的清根底,但是看樣子不好惹,而看起來最不起眼的江楓,一出手就是這麼大的力氣,倒是讓陳西華有些詫異。

「嘴裏給我放乾淨點!」江楓揚了揚拳頭,目光兇狠,死死盯着陳西華威脅道。

忽的身後一陣力量傳來,江楓回頭看去,卻是在一旁的聞忻函扯了扯江楓的胳膊,湊過來小聲說道:「他是天娛集團的二公子,你別下手太重了!」

天娛集團?

聞忻函這麼一說,江楓想起來,這不就是琦然當初的經紀公司么?

天娛集團的總經理是陳放,就是當初被自己撕裂下巴的那個,怪不得這小子看起來這麼熟悉,這嘴臭的樣子,原來是一家人啊!

另外,江楓注意到,聞忻函說的,是讓江楓下手輕點,而不是覺得惹不起天娛集團,看來這個女人背後的實力也不小!

「哈哈,看樣子,你小子知道我的後台了吧?還不乖乖認錯?跪下來,喊我三聲爺爺,我就饒了你!」陳西華看着江楓和聞忻函交頭接耳的樣子,反應了過來,又恢復了囂張的模樣。

看樣子,他這是以為只要報出天娛集團的名字,江楓會有所忌憚?

江楓搖了搖頭,有些無語,當初放了陳家一馬,只是小施懲戒,本以為陳家就會收斂一點,如今看來,還是沒有傷筋動骨啊!

「是誰在我公司樓下鬧事?!」一聲清冷的聲音傳來,緊接着就是一陣清脆的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聲音。

佟琦然一步一步走下樓梯,目光冷冽,配上一身素色的職業套裝,盡顯一副女強人的氣勢!

好颯!江楓眼前一亮,這也是他第一次看到這幅樣子的佟琦然,不由的豎了一個大拇指。

而身邊的陳西華此時卻不淡定了。

當初自己的大哥被人撕裂了下巴住院,連自己的爺爺都不敢出面,反而告訴陳家眾人今後做事一定要謹慎。別人不知道,而陳西華是一清二楚的,當初大哥陳放,就是因為得罪了佟琦然才落到那個下場的!

想到陳放躺在病床上,那副血肉模糊的樣子,陳西華猛然間一個哆嗦。

「佟姐,我錯了!」

。 混元子徹底臉色大變,一咬牙,狠狠的說道:「要想抓我,好,真當我混元子有傷在身,就怕了你,大先生,我也正想看看書院大先生的厲害。」

他混元子好歹也是太平道主。

雖然受傷,但是也是搜死駱駝比馬大。

而且他們太平道的逍遙遊最擅長逃遁,一遁千里,手一翻,混元子手裡多了一把劍,劍意橫掃,直接朝著大先生攻擊了過去。

養神一劍。

不錯,正是這一劍,直擊靈魂。

面對突如其來的一劍,大先生不但沒有任何害怕,反而是充滿了興奮和戰意高昂,淡淡的說道:「好,好一個養神一劍,我早就聽聞你們太平道有一套劍法,神鬼莫測,僅次於只有掌門修鍊的逍遙遊,就是不知道我書院的浩然劍意有如何。」

浩然劍意,善養吾浩然之氣,浩然之氣,是一種力量,一種人格的力量,亦是劍意,內外兼修。

修為越深,浩然之氣越強。

劍意也就越強。

這是一門無限可能的劍法。

而且浩然劍意攻守兼備,面對來自混元子的攻擊,大先生的劍意越發磅礴。

自然兩人的對決自然是瞞不住姜天,一路走來,姜天被整個小鎮的文化和習俗給吸引了,要是自己有一天卸任,真想陪著老婆,來到此地,好好地在此地過上一個好日子。

嫻靜,舒適。

不過這些也就是想想而已,因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是軍人。

他是人王殿主,為了神州大地,為了人王殿他有很多事情要做。

「但願你們書院能夠讓我滿意,說實話,我還真不想破壞這裡的安寧啊!」姜天對著伸手的三先生說道。

與其雖淡,但是卻讓人迎面感受到不可思議的感覺。

什麼叫做但願,安寧。

這不是在搞笑嗎?

三先生說道:「殿主放心,對於太平道我們書院也是從來都沒有任何合作,千古歲月一來,每一次我們書院好不容易鑄造的盛世基業,但是都是毀在太平道的手裡,以前就罷了,這一次既然被我們遇到,自然不會放過他們了。」

「是嗎?」

姜天冷哼一聲。

好一個敵人。

表面上看起來,書院鑄造盛世,太平道破壞盛世,但是真正有點見識的人,都可以看得出來,亂世的由來,盛世的由來。

那一次不是書院看到沒有控制住朝堂的時候,天下就開始動亂起來。

而動亂髮生,很快朝堂重新洗牌,重新掌握朝堂,兩者之間的合作可謂是親密無間,看似敵人,實則合作夥伴。

以前姜天就是有錯猜測,但是這一次,混元子被自己追殺,他不是去道門,不是去佛門,也不是去魔門,但是最後卻來到了,書院。

這說明什麼?

在他的心目中,書院才能夠救他,書院也一定會救他。

要不然姜天也不會一來到書院,就明確指出,交出混元子,要不然就讓這個小鎮不得安寧,讓書院付出代價。

對於書院來說,姜天就跟瘋子一樣,說出去的話,必然奏效。

他還真的敢在書院搗亂,他有這個勢力。

天河派,古華山,靈虛洞天就是例子。

而且他們剛剛得到消息,人王殿此時正在征伐太平道,連他們都沒想到神秘莫測的太平道的山門居然隱藏在大興古城附近。

。 最成功的可以一畫九揭,而且張張是精品,如果賣到不同的地區,那收益絕對無敵了。

可是如果技術不到位,就會被人追究責任,所以一般的人不敢冒這個險。

這種造假技術必須到位,而且還要有特殊的用紙。

造假用的宣紙都是特製的,多張具有滲透力的摞在一起,在業內稱這種紙為「夾宣」,這種紙的吸水力極高,而且非常的柔韌,不會輕易的被折斷。

其實,這種技術最初並不是用來造假的,是考古專家用來修復文物的。

因為古畫隨著年代的劇增會變的脆弱,所以專家經常用這種方法對畫進行裝裱,使古畫能保存更長的時間。

可是後來被一些心懷不軌的學徒學到,最後就在造假界流傳開來。

現在林晨在他們面前說揭畫,和班門弄斧有什麼區別?

「小子,你是說這幅畫是揭畫?」

一個老頭上前一步,吹鬍子瞪眼,「你覺得我們連這個都看不出來?」

「你未免太小瞧我們這些老頭子了吧。」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