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即怒斥道:「姓郭的,你還要不要點臉了,我大康醫藥和你們郭氏醫藥可是不存在競爭關係的,我們是針對腳部美容,而不是臉,你幹嘛給我安排這個?」

當即怒斥道:「姓郭的,你還要不要點臉了,我大康醫藥和你們郭氏醫藥可是不存在競爭關係的,我們是針對腳部美容,而不是臉,你幹嘛給我安排這個?」

2021 年 12 月 26 日 未分類 0

郭鶴卻是笑着聳了聳肩:「大康,你這麼說可是有點血口噴人了,我壓根什麼都沒做,是你自己運氣不好,而且你的美腿散要真有你說的那種奇效,還在乎志願者是什麼樣么?」

李大康被郭鶴一番話噎的面紅耳赤,說不出話來。 這一刻亞麗是懊惱的。一開始做攻略任務的她還是謹慎的、小心翼翼的,小心翼翼的觀察任務對象,研究對方心理,害怕犯錯。

可是經過了幾個世界,渣了無數個「房岳」后她顯然飄了。或許是在前幾個世界里她都感受到了房岳的濃重愛意,她忘記了每個世界的「房岳」都是陌生人。

這些世界里有好人,也有變態。

眼前的房岳不知道是不是變態,但肯定不是好人,因為他鋒利的殺意已經蔓延,劈頭蓋臉,毫不遲疑。

他一身黑衣的站在那裡,懶懶散散,甚至還微微勾著嘴角。可是現在亞麗看他,能看到他身後如海的深瀑,他是個站在深淵上的男人。

不想死,可是不得不死。

「不想死嗎?」時間突然像是被按了暫停鍵。亞麗的識海中響起了造物主的聲音。亞麗高興的快哭了,這個時候別說叫它造物主了,叫爸爸都行。爸爸救我!!

「哎。沒想到你這麼快就要死了。」造物主羅里吧嗦。「救我,救我。或者給我點絕世武功。讓我弄死,不,攻略他。」亞麗趕緊說。

「不行,我不能改變這些世界。」造物主慢悠悠的說。「那就讓世界回溯,回到我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秒。」亞麗再次提議。「也不行。」造物主說。

「……」亞麗無語:「那你能幹什麼?」「我什麼都不能幹。」

「草」亞麗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收回剛剛那句爸爸。」

「我只是來提醒你,你可以使用道具。」造物主說:「你忘了,你每個任務攻略后都會獲得道具。但是使用了道具的世界不會再出現道具。」

對了,亞麗想起,小侯爺那個世界她就使用了道具「醫者仁心」,所以自己九死一生,但還是保了小命一條。她現在還有兩個道具,一個「前夫的愛」一個「發家致富」,可兩個看起來就不像救命的道具啊。

「能不能透露一下道具的作用?」亞麗問道。可是造物主的聲音已經消失,時間又開始流動起來。她不再猶豫,下意識的使用了「前夫的愛。」

只見如巨浪的殺意在離自己咽喉只有幾微米的瞬間又被收了回去。房岳突然慢悠悠的走到了亞麗面前,面帶疑惑的看向她。

他嘗試著舉手,看向亞麗。亞麗只覺得身上一陣劇痛,好像全身筋骨錯位,身體被莫名的拉扯分開。可是瞬間,那股力量又消失了。房岳更疑惑了。他湊近了看向亞麗,甚至還嗅了嗅她。

「奇怪」房岳喃喃自語:「我竟然不想你死。」

他似乎對這種情緒很陌生,也很疑惑。表情有些焦躁,看向亞麗的眼神也很不善。亞麗剛剛經過一番大戰,又被他幾次三番的殺意弄得手腳發抖,勉強直起身體,想要轉移話題:「餓了嗎?我做飯給你吃?」

亞麗此刻滿身都是污漬,灰頭土臉還帶點卑躬屈膝。她抖抖索索的站起來,看起來實在是有點可憐。

「不想吃。」房岳說道。一邊說,還隨手扔了一粒石子砸向亞麗。

亞麗雖然儘力躲開,可那石子就像長了眼睛一樣,瞬間讓她頭破血流。她看起來更臟更可憐了。草泥馬!亞麗心口直跳,但是她還是保持著平靜,只是淡淡說:「我要燒水,然後洗洗。」

如火城已經十室九空,很快就找到了乾淨的屋子,乾淨的衣裳。亞麗刻意忽視房岳,只是自己燒水,洗浴,收拾傷口。然後穿得整整齊齊。

亞麗也不知道「前夫的愛」是個什麼道具,但是她明顯的感覺到了,現在的她至少性命無憂。

因為房岳有幾次對她下死手,但是很快就會疑惑的收手。他陷入這個慣性的行為中,滿是疑惑。

房岳弄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他又開始對亞麗產生興趣,細細的觀察她。

「你會什麼秘法?」房岳問亞麗。他湊得很近,兩個人隔得不過一指寬。沒了死亡的威脅,亞麗也恢復了淡定,她梳理著還濕潤的長發,哄騙房岳:「是啊,我有讓人愛上我的秘法,你中了就別想解開。」「呵呵」房岳嗤之以鼻,站遠了些。

剛剛離得近,亞麗這才發現房岳身上的黑衣和普通的材質不同,好像有細密的絨毛。她腦中突然驚現了什麼,看向房岳追問:「你這衣服是夜鳥的羽毛做成的?」

房岳笑了一下,好像亞麗終於識貨了:「是啊。全是幼鳥的羽毛,最輕最柔。效果最好。」

亞麗簡直了:「所以夜鳥襲擊如火城,也是因為你?」房岳隨便找了個椅子坐下來:「我也不知道。當時我找到夜鳥的巢穴,取了幾隻小鳥的羽毛就走了。想來這大鳥找不到我,以為如火城是我的巢穴吧。」不用他詳細說,亞麗也已經聯想到。

夜鳥找不到房岳復仇,找到有人類的地方。以為人類會像它們一樣同氣連枝,每日叼走些弱小的人,等待房岳復仇。

可是它不明白,有的人類比肩惡魔。

亞麗還是機械的梳著頭髮,像是閑適,可是她的手忍不住有輕微的顫抖。原來,這個世界的房岳是這樣的啊……

不得不說,這個世界的房岳是個相當有研究精神的人。對於自己弄不清楚的東西,他有絕對的耐心。他覺察出了亞麗的不一樣,不再想殺她。只是偶爾會襲擊她,弄得她滿身傷。

「你這麼弱的嗎?」見亞麗被他彈出的石子打中,趴在地上站不起來,房岳有些無奈。總覺得她沒有什麼價值,可是每當想對她下毒手,又會湧起一種愛恨交纏,眷戀不舍的情感來。房岳不知道那是什麼,只覺得奇怪。

「咳咳~」亞麗吐出一大口鮮血。草泥馬,每天重複一萬遍。但她還是強撐起來:「是啊,我太弱,就沒辦法陪你玩。不如你教我點厲害的功法?」

房岳笑了一下:「好啊。」他笑得很單純,好像是受了亞麗的哄騙,可是他眼中的嘲諷卻遮也遮不住。

「我教你我練的功法。」房岳說:「我也一直很好奇,有沒有人能和我一樣厲害。」

「一言為定。」亞麗站了起來,她用手擦掉嘴角的血跡。

自負就好,自負的人總有一天會翻車,今天受的罪,總要讓你百倍償還。 歐陽安琪這一吻!

讓接吻主角之一嚴經緯瞪大了眼睛!

也在不遠處的劉管家和司機瞪大了眼睛,天啊,安琪小姐膽子也太大了吧?主子就在上面,她竟然摟著嚴經緯在樓下接吻?

此時此刻。

樓上,落地窗前。

看著女兒和嚴經緯抱在一起接吻的樣子,歐陽極氣得渾身發抖。

晚了!

他知道,自己來晚了!

他女兒歐陽安琪和嚴經緯之間的關係,已經突破了最後那一層。

當然,可憐的歐陽極,他並不知道昨晚嚴經緯和他女兒之間並沒有發生什麼。

樓下。

歐陽安琪吻得很投入,讓嚴經緯也陷入了其中。

抱著歐陽安琪香軟的身子,嚴經緯腦海中早已忘記了一切。

好久好久!

劉管家和司機兩人的腳都站麻了。

嚴經緯和歐陽安琪的兩人的嘴唇才分開。

「呼!」

歐陽安琪俏臉通紅,她感覺自己快踹不上氣了!

「你開車慢點,我先上去啦?」

「嗯!」嚴經緯答應了一聲。

啵!

歐陽安琪又湊上小嘴,在嚴經緯臉上親了下,才轉身返回。

看著歐陽安琪的背影,嚴經緯有些哭笑不得。

配合歐陽安琪演戲,沒想到自己竟然佔了這麼大的便宜?

目送歐陽安琪走進單元樓,嚴經緯這才回到車內,發動了車子。

而歐陽安琪呢。

在走進單元樓之後,她就歡快得跳了起來。

今天。

是她第一次和心愛的男人接吻!

她情不禁的掏出手機,想把這種喜悅分享給最好的死黨。

「菲菲,剛才我幹了一件大事!」

「什麼事?」寧菲菲很快回消息。

「我和嚴經緯接吻了,吻了好久好久!」

「看你得意的!」

此時,身處京城的寧菲菲回了一句。

她的臉色有些不好看,因為她昨天晚上又做了個該死的夢,關鍵是,又夢到了嚴經緯。

這讓寧菲菲快瘋了!

歐陽安琪哪裡知道死黨心裡想的什麼。

她正哼著小曲,坐著電梯返回家中。

推開門的一瞬間,歐陽安琪便發現父親正鐵青著一張臉,坐在沙發上,吸著煙,看到歐陽安琪進來,他把煙頭掐滅,怒喝道:「安琪,給我過來!」

「老爸!」

歐陽安琪笑嘻嘻的跑到歐陽極身邊坐下,看著父親生氣的樣子,歐陽安琪知道,父親肯定是看到樓下她和嚴經緯接吻的一幕了!

「混賬!」

歐陽極看著女兒怒道:「我沒想到,你和嚴經緯都發展到這一步了,你知道自己在幹什麼嗎?你現在,和陳家那位還未正式離婚,你和嚴經緯就住在一起,這等於是打了陳家的臉,他們陳家能忍?」

聽著父親的話,歐陽安琪一笑,道:「我已經通知過他離婚,是他不同意的!」

「你啊你!」

歐陽極氣得發抖,冷聲道:「我說句不好聽的,如果你繼續和嚴經緯這樣住在一起,懷上了,到時候……恐怕只有嚴經緯死,才能讓陳家那位消氣!」

歐陽安琪沒想到,父親如此生氣。

其實她和嚴經緯之間並沒有什麼,最親熱的舉動,也就是剛剛在樓下的接吻了。

當然,她是故意讓父親誤會她和嚴經緯睡在一塊的,反正她心裡已經下定了決心要和嚴經緯在一起,故意這樣做,也讓父親有個心理準備。

「還有……你和嚴經緯在西西里飆車!」歐陽極想到了那個視頻,不由得怒道:「玩得這麼瘋狂,真不怕來不及,你們兩一起摔入懸崖?」

「怕啊?不過和嚴經緯一起死,我心甘情願!」歐陽安琪說道。

這句話,徹底惹怒了歐陽極。

他揚起手,想一巴掌打在女兒的臉上,給她個教訓。

但是手舉到半空中,最終卻無法揮下去。

「爸,你打我吧!」歐陽安琪看著父親抬在空中的手巴掌,紅著眼睛道:「從小到大,無論我怎麼刁蠻任性,惹了多大的禍,你都捨不得打我……我要離婚,和嚴經緯在一起這件事,我承認,錯在我,你打我吧,這樣我心裡會好受一些!」

看著女兒紅彤彤的雙眼。

歐陽極的手怎麼也揮不下去,最終他把手放下,重重嘆了一口氣。

「老爸!」

看著父親的樣子,歐陽安琪不禁抱住歐陽極的胳膊,把腦袋靠在他的肩膀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