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一溜煙跑掉的阿四,溫子琦哈哈一笑道:「王掌柜,這人恐怕來你這裏沒多久吧!」

看着一溜煙跑掉的阿四,溫子琦哈哈一笑道:「王掌柜,這人恐怕來你這裏沒多久吧!」

2021 年 12 月 24 日 未分類 0

王林嘿嘿一笑,搖了搖頭道:「這小子這麼聰明,急匆匆地溜掉,顯然是發現了什麼,要不然以我的了解,他斷不會如此!」

溫子琦何等聰明,自然知道他這話裏有話,便打了一個哈哈,笑着說道:「那是自然,萬一矢口說出我的名字,豈不得罪了我?」

在座的都是聰明人,自然聽出這話中的端倪,王林更是搖了搖頭道:「我猜測,此人之所以這麼快的要離開這裏,恐怕是聽到了我叫你鐵牛吧!」

「應該是!」溫子琦嘴角一撇,一臉慧黠地說道:「畢竟我以前可是不叫黃大牛的!」

此言一出,在場的人俱都一愣,尤其是秦可卿和姬雪冬更是面色一變,雖然事先沒有商量好如何行事,但是大家都默契的取了化名,可此時溫子琦竟然這麼說,焉能讓二人不心驚。

姬雪冬更是雙眸一凝,一臉驚恐地望着溫子琦道:「啊,原來你不叫黃大牛,那你叫什麼呀!」

這話在眾人看來好像並沒有什麼,不過是正常的反應而已,可是在他們三人耳里卻變了另外一個模樣。

溫子琦自然知道姬雪冬這麼問的意思,便雙手一抱拳,客客氣氣地說了一句,「王姑娘,不好意思啊,我剛剛是隨機應變取得一個名字,其實我並不叫黃大牛!」

姬雪冬顯然被溫子琦的舉動弄的一頭霧水,粉嫩的臉頰上掠過一抹茫然,正愁該如何接茬兒之際,腦海里驀然閃過一道靈光。

這個念頭一經出現,瞬間明白該如何做了,便笑嘻嘻地說道:「想不到你這小子竟然這麼聰明,竟然想起取一個化名,我怎麼就沒有想到這個好主意呢!」

溫子琦簡直被她這話給氣的差點吐血,一連咳嗽了數聲,方才緩緩地說道:「王姑娘,此時實在抱歉,我因為是青州本地人,此次前來也是受人指點,所以為了避免傳將開來就隨口起來這麼一個名字!」

他這番話一出口,眾人皆都神色一怔,王林海大江等人還好,略微一思索便覺得說的頗有道理,也沒什麼不妥。

而秦可卿和姬雪冬則從他這番話中聽到了一些其他的意思,尤其溫子琦特意強調自己乃是青州本地人,之所以取化名,是怕人認識,而姬雪冬和秦可卿恰好都是外來到此,顯然是想提醒她們,不管她們說什麼別人便會相信。

想至此節,二位女子默契的相視一眼,秦可卿更是苦澀地乾笑了一聲道:「我還是江湖經驗太少,我以為我一片真心可能換來的是真心,誰能想到!」

話說至此,便沒有在繼續說下去而是端起酒杯和姬雪冬說道:「王姑娘,事到如今我才發現,在場的每個人都有小心思,就你我,哎!」

「李姐姐,我懂你!」姬雪冬立馬端起酒杯,輕輕一碰道:「我算是看明白了,這些人沒一個是什麼好人,就像這個黃大…」

話說至此,語氣一頓,沒好氣地說道:「既然黃大牛是你的化名,那你真名叫什麼呀,我總不能喂喂喂的叫吧!」

「我叫溫子琦!」溫子琦嘴角一抿,神色淡雅地說道:「我乃是益春堂的學徒!」

如此坦誠的自報家門,讓王林有些不敢相信,臉色瞬間變的有些差異,雙唇更是嚅動半天,方才從齒間溜出一句,「溫先生?你不會開玩笑吧!」

並不是王林有意如此,而是益春堂的名聲屬實有點大,人吃五穀雜糧怎麼可能不生病,生病自然要去看郎中,而在青州有名有姓的郎中俱都在益春堂內。

所以即使是像王林這樣的人,也都會對益春堂的人高看一眼,畢竟說都不知道將來會不會要仰仗人家救死扶傷。

「王掌柜您無需這樣!」溫子琦眉睫微動,打了一個哈哈說道:「之前我卻是是有所顧慮,所以才隨口編了一個名字,但後來一想,我是來求您幫忙辦事的,這求人辦事我覺得最起碼的應該是真誠吧!所以為之前的事情我向您由衷地說聲抱歉!」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夏夏,你找我?」顧筠夜一拉開門,便迫不及待地開口問道。

黎夏等在門邊,看到門開了,神色動了動。

聽到顧筠夜的聲音,立馬抬眸,只是剛抬眸,就看到光著上半身的顧筠夜。

黎夏微微愣了愣。

對上黎夏有些錯愕的目光,顧筠夜身形僵硬了一瞬。

後知後覺,他還沒換浴袍。

「你進來吧。」顧筠夜對著黎夏說了這麼一句,然後立馬轉身,進了房間。

說完,就大步向著衣櫃走去。

黎夏在門口站了許久,微微垂著眸,並沒有第一時間進房間,直到顧筠夜換衣服的聲音停下,才邁步,走進房間。

「夏夏,有事嗎?」顧筠夜換好睡袍,系好腰帶,才抬眸看著黎夏問道。

黎夏小弧度地點頭,然後伸手,把手裡的紙遞給顧筠夜。

顧筠夜接過黎夏遞過來的紙看了一眼,看著上面的配方,便猜到,是治療瘟疫的配方。

「給蘇老?」顧筠夜只是大概看了一眼配方,然後抬眸看著黎夏問道。

黎夏小弧度地點點頭。

顧筠夜見黎夏還沒洗漱,伸手,在黎夏發頂上輕輕揉了揉,「明天便給他,時間不早了,別再熬夜了,快去睡覺。」

黎夏抬眸看了顧筠夜一眼,然後轉身往房間外走。

顧筠夜跟在黎夏身後,將黎夏送到門口。

走出房間前,黎夏回頭看了一眼。

顧筠夜微微低頭,嘴角噙著溫潤的笑,看著黎夏,「晚安。」

黎夏眨了眨眼,半晌,踮起腳尖,在顧筠夜嘴角輕輕碰了一下,算是回了顧筠夜的晚安。

蜻蜓點水般的吻,酥酥痒痒的,顧筠夜輕輕顫了顫眉睫。

黎夏碰完,轉身便要回房間。

顧筠夜伸手,抓住了黎夏的手。

黎夏停下腳步,眼帶詢問看著顧筠夜。

顧筠夜上前一步,站到黎夏身前,攬住黎夏的腰,「禮尚往來。」

說著,身子微微往前傾了傾,覆上黎夏的唇。

黎夏愣愣地站在原地,就那麼看著顧筠夜。

淺嘗輒止,顧筠夜並沒有加深吻,怕嚇到人,在黎夏唇瓣上摩挲了一下,便放開了。

「回夏夏的晚安吻,晚安。」

黎夏有些不自在地轉身,迅速回了房間。

顧筠夜目送黎夏回了房間,才靠在走廊邊,望著大廳上方的燈,有些恍惚。

這算是……苦盡甘來嗎?

他的夏夏,終於開始回應他了。

想到這兒,顧筠夜彎了彎唇,眼底是無盡的繾綣溫柔。

伸手,在唇瓣上輕輕摩挲了一下。

許久,才轉身,回了房間。

之後的幾天,顧筠夜就借著晚安吻的事,成功從黎夏那裡要到了早安吻、午安吻。

每天,他都可以得到黎夏三個吻,而他,也可以回黎夏三個吻。

所以為了這六個吻,顧筠夜每天早上、中午、晚上都會和黎夏見上一面。

不過,這樣的日子沒持續多久。

因為他,要出差兩個月。

把黎夏自己一個人留在家裡,他是不放心的。

想要找個人照顧黎夏,但是又想不出該找誰。

顧笑笑和黎夏的關係倒是好,但是顧筠夜更怕顧笑笑覬覦黎黎夏。

所以,左思右想,還是覺得,把人帶在身邊最好。

。 於昊見劉一守以一人之力擋住兩名二轉丹玄,暗自讚賞之時,卻立馬聽到了急促的哨聲。

「還有埋伏!」二人雙雙移去視線,眉頭不約而同的緊湊起來。

「陣法失效了!快去看看什麼情況!」

「快點拿下上面那兩人!別讓他們裡應外合逃了去!」

「是西邊!四組的兄弟去看看!」

「……」

從房下傳來的雜亂人聲來看,事實顯然和他們的判斷不符。

「嗯?」

於昊一招逼退面前攻勢變亂的兩人,發現對方有點畏手畏腳。

「看來這個女人還有點用處。」

掂了掂肩上的女人,他快速掃過四周,用力將刀插進腳下屋瓦,運氣揚手一掀便是滾滾刀浪朝前而去。

刀浪雖無形,但帶起的碎片宛若蜂群般攻向五人,也讓他們不敢大意。

「合!」

帶頭那人一聲令下,五人陣勢變換,合力打出一堵風牆。

刀浪遇到風牆,如狂雪遇見熱流,只將對方逼退半米有餘,便再也不得寸進。

「向東突圍!」

於昊冷眼看向那堵風牆,手中不停歇地繼續蓄力,並以靈力密音劉一守,「那裡有我的接應!」

「東?」

那正是與哨聲相反的方向。

容不得劉一守再考慮,他對面的二人攻勢忽然同時變得凌厲難纏起來。

「突不出去!給我點時間!」

劉一守以密音回聲,他現在能擋住兩人已是實屬難得,身體經過先前的戰鬥其實已經無法再輕易爆發了。

「狗一樣的東西,仗著人多就想困住我們?」

兩邊都被壓制,見劉一守無法突出,於昊心中越來越不耐煩,騰騰地躥起一股火。

他轉念道:「就算我們走不了,小耳朵也該帶人過來了,不過他怎麼會從西面過來?難道……」

「西面外圍被突破!敵人進來了!」

底下有人叫道。

「支援馬上到!再堅持會!」於昊再次密音劉一守。

「眾聽令!七星圍龍!」

只聽得領頭人一聲靈力高喝,劉一守面前二人忽然快退,手中結出繁瑣印記。

「七星圍龍?」

劉一守並不追擊,而是同樣向後退兩步,卻又聽見劉瑤瑤馬上道,「雖然我沒聽過這個陣法,但七正好對應周天之數。你最好現在就衝出去,不然……」

「轟!!!」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