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自以為自己終於打消了火影大人這個荒誕的念頭,隨後轉而想到馬上就有機會在自己擅長的領域一展身手時,漸漸地也開始有了信心。

她自以為自己終於打消了火影大人這個荒誕的念頭,隨後轉而想到馬上就有機會在自己擅長的領域一展身手時,漸漸地也開始有了信心。

2021 年 12 月 21 日 未分類 0

保證的道:「火影大人,還請您放心。」

「此時雲隱內部的形勢雖然嚴峻,但我卻也有著一定的應對經驗。」

「所以我有信心,確保能夠完成這次的情報任務。」

說話間,她便已將忍仙之劍的苦無放回到了桌上,波風水門的面前。

而後者卻已回過神來,心下有了打算。

「晴,我相信你可以完美的完成任務……」

波風水門溫和的一笑,俊逸的面容上卻罕見的出現了幾分固執之色,隨即堅持的道:「不過這支特製苦無,你必須要收下。」

「這段時間內,我會做好前往雲隱前最充足的準備。」

確保離開木葉的期間,不會被外界所發覺。

至於安危問題,你無需考慮這些。在潛入雲隱村之後,你只管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打探情報便可。

不管任務最終有沒有成功,只要是身份不慎暴露,陷入了險境,你都可以用我教你的方法,向我發出求救信號。至於再之後的事情,就徹底的交給我吧……」

這大概是藥師野乃宇有史以來,情報工作生涯中,即是最危險卻又是最安全的一次潛入任務了。畢竟還沒有哪個木葉間諜忍者,可以得到影級強者隨叫隨到的援護承諾,當然野乃宇也沒想到,她的這次極為特別的潛入任務,也將會是她生涯中的最後一次了……

野乃宇微微怔了怔,卻仍舊是面露難色,有些遲疑的道:「可是,火影大人……」

但波風水門卻用行動再次制止了她,他將桌上的忍仙之劍的飛雷神苦無,最後一次鄭重的塞回到野乃宇的手中。

接著自信的一笑,忽然之間強大的氣場全開,慰聲道:「放心吧,就算你被雲隱的AB兄弟親自帶人圍困住,我也有信心能將你帶離險境。」

這一刻,波風水門彷彿不是現任的四代目火影,而是三戰中那個讓各國忍者聞風喪膽的木葉金色閃光。

這並不是吹噓。

而是他真的做好了跑去雲隱,跟四代雷影以及奇拉比等老對手再切磋一番的準備。

反正,他知曉劇情,雲隱對木葉絕對會再次開戰,兩國之間的衝突再起,只不過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當然他也並不是打著一定要去雲隱鬧騰一番的想法,在他的計劃中,除非真到了那一步,否則最好還是能隱匿身份為好。就像卡卡西的風格一樣,將目擊者全部抹除,那就是最好的隱藏身份的方法了……

波風水門短暫流露出的強大而自信的氣場,配以溫和俊朗的的笑容,對野乃宇心中的衝擊不小。

她一時間只覺得眼前的金髮男子,舉手投足間,都散發著令人安心的可靠感。

實際上她不知道的是,波風水門這般獨特的氣質,正是他在成為火影之前還活躍在戰場上時,每每趕赴各陣地支援木葉友軍的時候,被援助者在見到其身影后,最貼切的感受之一。

那是來自於一人便可戰一軍,只要出現就能扭轉乾坤,瞬改戰局,傳說中木葉金色閃光獨有的強大魅力與安全感……。 「小姐,具體的我也記不太清楚了,我只記得有個穿黑色衣服的人,他一直在追着我跑,我跑多快,他就追得有多快,直到我跑到那口井旁邊,他突然就出現在我的面前,然後他伸出一隻手來掐住我的脖子,直到把我推下了井裏。之後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這樣啊~那你知不知道那人為什麼要追你嗎?」

「這個,可能是因為我發現了他的秘密!」

「什麼秘密?」

暮雲楚趕緊問道。

雲燕剛要開口,暮雲楚突然又說道:「誰?誰在外面?」

暮雲楚說着,整個身子已跑到窗戶邊。

剛才有個影子掠過,雲燕沒有看見,但她暮雲楚卻看見了。

現在這樣的形勢,只怕雲燕呆在她這裏也是不安全的。

「雲燕!」

暮雲楚趕緊回頭看向雲燕。

幸好她沒有事,只是害怕的躲進了被子裏。

「好了,沒事了,別怕,有我在呢。」

暮雲楚輕輕的安慰著雲燕。

一個女孩子經歷了這樣可怕的事,內心會比較脆弱也是很正常的事。

「大小姐,我害怕!」

「沒事的,你先告訴我,你剛才說的那個秘密到底是什麼?」

暮雲楚儘可能的用比較溫柔和低分貝的話和雲燕說。

雲燕這才稍微放心的跟暮雲楚說:「大小姐,都怪我,昨晚喝醉了酒到處亂走,結果~結果我竟然看見二夫人在後院跟一個男的約會。」

「男的?約會?」

暮雲楚吃驚的重複著雲燕剛才說的話。

雲燕以為暮雲楚不相信她,所以又着急的抓着暮雲楚的手說:「大小姐,你一定要相信我,雲燕說得可是句句屬實呀!」

「可是雲燕,你要知道,阿爹待二娘可是不薄的呀。二娘她怎麼會傻到要在外面找男人。這有點說不通呀?」

雲燕見暮雲楚還是在懷疑她的話,所以急得想要說話卻又連咳了幾聲。

「小姐,你一定要相信我,雲燕雲燕是親眼所見,親耳所聽。」

暮雲楚深深的哦了句,然後又問雲燕道:「那你看清了那個男人的長相沒?」

雲燕失落的搖搖頭說:「沒有。」

暮雲楚這會兒又分析起來:「那難道就是因為你撞見了二娘和那個男人的事,所以那男的就追着跑來要殺你?」

雲燕努力的回憶了一下昨晚的事,然後一副詫異的表情說:「小姐,我的確是撞見了二夫人和男人約會,但只是我看見了二夫人和那男的,但他們卻沒有立刻發現我呀。難道是我當時逃跑的時候弄出的響聲驚動了二夫人,所以二夫人和那男的才想要除掉我。」

「嗯,這麼說的話,倒是符合邏輯的。只是你能確定那個和二夫人約會的男的就是追殺你的那個人嗎?」

雲燕:「這個說不好,因為夜已經很深了,我喝了點酒,本身就迷迷糊糊的,再加上他們都穿着黑色的衣服,所以~」

「所以你也不敢保證那個追殺你的到底是誰是嗎?」

雲燕聽着暮雲楚的分析點了點頭。

「雲燕,我留你在這暮雲府可能真會害了你,不如你也隨我一起去翼王府吧。」

「小姐,這真的可以嗎?」

暮雲楚微笑道:「你說呢?」

雲燕高興的趕緊給暮雲楚跪下說:「謝謝大小姐~謝謝大小姐~」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田氏村老擔心好事多磨,擔心田齊的婚事再生變故。他趁熱打鐵,與田齊商議道:「既然你沒有意見,那不如趁你舅父、姨母都在,由我向呂氏村老正式提親,把你們的親事就此定下來吧。」

田齊有些擔憂的說道:「不用等呂布出征回來嗎?」。

田氏村老搖頭笑道:「有呂氏族老同意,他怎敢反對?就這麼辦吧。」

田氏村老又轉對劉寬、劉景兩兄弟說道:「我等邊郡良家子世代從軍,生死無常,不講虛禮。依村寨中的慣例,劉氏亡故,田齊只需服孝七期(每期七天)即可。我準備先與呂氏交換婚書,等田齊出了孝期,等他父親回來,再正式給他們操辦婚禮。這與你們那裏的風俗沒有什麼妨礙吧?」

劉寬回復村老:「雁門也屬於邊郡,我們那裏的風俗與你們這邊相差無幾。長輩孝期之內議婚的事情也不是沒有。阿齊的婚事是他母親生前定下的,這次不過是把口頭約定落到實處而矣,沒有妨礙的。」

村老聞言大喜,轉身出了田家,直奔呂氏村老家中而去。

曹性在張世平離開村寨之後就跑來田家,親自守在門外等候消息。田氏村老出門之時與曹性微笑着點了點頭。曹性立刻明白,事情辦成了。他歡喜的跑向呂綉家中,抓緊把這個好消息告訴呂綉。

劉寬在村老離開之後,從懷中掏出一塊玉佩,遞與田齊說道:「按照規矩,交換婚書之時,你的父母應該給女方文定之物。你父親不在,母親亡故,這文定之禮,就由我替你出吧。這玉佩是你外祖母臨終遺留之物,來歷非同一般。據說是你外祖母馮家得自天子的賞賜。你將它送與呂氏,足以表達田家的誠意了。」

田齊起身行禮,雙手接過玉佩。只見這玉佩潔白無瑕,溫潤透亮,中間鏤空雕著一隻鳳鳥,四周刻有雲紋和蝙蝠、如意等物。

劉景和劉汾也分別掏出兩錠黃金和白銀遞與田齊說道:「這些送與呂氏當作押箱之物。」

田齊接過金銀,行禮謝過舅父和姨母。肖氏、李氏、張氏也上前恭喜田齊,分別送上了幾串銅錢作為賀禮。

田齊兩世為人終於有了未婚妻,心中歡喜。他暈暈乎乎的接受眾人道賀,臉上始終帶着傻傻的笑容。

母親突然病故,父兄生死不明,這連番的打擊讓田齊放開了心結。他認為呂綉說的沒錯,身為邊郡良家子,本就行走在生死的邊緣,誰都不清楚能不能活過下一次的徵召,何必諸多顧忌,謀划那般長遠。

而且呂綉這一個多月沒有理睬田齊,早就讓田齊嘗盡了思念之苦,也讓田齊認清了自己內心的情感。他已經在不知不覺間愛上了呂綉。

初次品嘗愛情滋味的田齊,勇氣倍增,早已下定了決心,不論以後遇到什麼樣的困難和危險,他決不會再退縮。即便呂布將來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地,他也願意與呂綉共同去面對。

而得到曹性報信的呂綉,此時卻不免有些忐忑。她擔心田齊答應這樁婚事,只是出於對母親遺願的遵從。田齊前一段時間的諸多疏遠之舉深深傷害了呂綉,讓她深感不安。

蓉兒替發獃的呂綉向曹性道了謝,送了幾串銅錢給曹性當作謝禮。曹性收起銅錢,行禮告退。

蓉兒送走曹性,轉身回來,取笑呂綉說道:「沒得到消息之前,你茶飯不思,輾轉反側。現在人家答應娶你了,你不高高興興的準備嫁衣,還皺着眉頭髮什麼呆呀?」

「只怕好事多磨。蓉兒,你說族老真的會替我作主嗎?他不會說等兄長回來,再徵求他的意見吧?」呂綉現在有些六神無主,患得患失。

「不會的。曹性不是說田村老親自去找族老商議你們的婚事了嗎?有田村老出面,族老定會替你作主的。」蓉兒信心滿滿的安慰著呂綉說道。

「希望兄長平安無事,快些回來。」呂綉喃喃自語,默默向祖先祈禱,讓他們保佑呂布安全歸來,主持他與田齊的婚禮。

她卻不知,此時大漢邊軍已經陷入了四面重圍。

鮮卑人將漢軍引到大漠深處。漢軍追擊十餘日,眼見勝利在望,卻突然得知身後發現丁零軍,後路被丁零軍斷絕。漢軍急忙撤退,但鮮卑軍立刻反殺上來,將漢軍纏住。

漢軍沒有統帥,四路大軍各懷心思。在打順風仗的時候還沒有出現什麼問題,彼此合作,分進合擊,配合的完美無缺。但當後路被截斷,四路邊軍的統帥立刻出現了分歧。夏育打算立刻撤退,分散而逃;臧昱堅持先擊敗鮮卑檀石槐;田晏和張岐建議回師先擊潰丁零人,打通漢軍歸路。

四名校尉、中郎將意見不一,不歡而散。主將們爭吵不休、猶豫不決,卻讓漢軍在原地停留了三天。這三天時間給了檀石槐充分的準備時間。他說服扶餘人,決定給漢軍致命一擊。

等到鮮卑再次進攻,漢軍被迫迎戰。兩軍廝殺正酣,扶余軍隊突然出現在漢軍側翼,全力奔襲高句麗軍隊。高句麗軍隊率先逃跑,讓開了漢軍側翼,扶余軍直衝漢軍中軍。漢軍中軍轉向不及,被扶余軍衝散。張岐被鮮卑射鵰手射殺,樂浪漢軍四散而逃。處在右翼和后軍的夏育、田晏見勢不妙,立刻率軍撤退,逃離了鮮卑軍和扶余軍的包圍。臧昱率領的并州騎軍為漢軍左翼,此時被鮮卑軍和扶余軍重重包圍。

臧昱堅持死戰不退,命令并州軍護好前軍側后,幫助前軍直撲檀石槐中軍,力求衝散鮮卑軍,反敗為勝。

四路大軍精銳組成的前軍由騎督尉公孫贊率領。漢軍中軍潰散,前軍將士心中慌亂。危急時刻,公孫贊率領親軍白馬義從齊聲疾呼:「勝敗在此一舉,有進無退。敢有回顧不前者,后隊殺前隊。有襲殺檀石槐者,賞黃金百兩,官升三級。」

呂布和田家父子腳踩雙馬鐙,身披鋼甲,手執利刃,左劈右砍,所向披靡,衝殺到了最前面。他們心知,襲殺檀石槐,是此時漢軍唯一的生路。

呂布向田崇高呼道:「田叔助我再前進百丈。」

「給我沖。」田崇立刻帶領田魯、田衛等勇士奮力向前衝殺。

呂布稍稍減慢馬速,閃于田崇身後,摘下鐵臂弓,抽出狼牙箭,暗窺鮮卑帥旗下騎白馬指揮作戰的檀石槐。 「哇,快看!那人好生俊俏!」

「面冠如玉,丰神俊朗,氣質不凡!」

「好一個偏偏公子。」

「這人是誰?」

「怎麼朝著宗主那邊走去了?」

「莫非是哪峰的精英弟子?」

蘇白姍姍而來,越過眾人直奔高台而去,隨後坐在了宗主的旁邊。

眼看一個如此年輕的青年,坐上了只有峰主才能坐的位置。

底下的新人弟子皆是無比驚訝。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