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避免壟斷資本控制國家核心產業進而操縱市場影響經濟,澳大利亞政府對此次收購案的審核長達三個多月之久,最終勉強得以通過。

為了避免壟斷資本控制國家核心產業進而操縱市場影響經濟,澳大利亞政府對此次收購案的審核長達三個多月之久,最終勉強得以通過。

2021 年 12 月 16 日 未分類 0

而且,這已經算是幸運。

因為世界貿易組織即將在今年4月份正式成立。

如果再拖延幾個月,涉及到鐵礦石這樣在全世界範圍內都非常敏感的核心資源產業,又是交易總規模達到179億美元級別的龐大併購,肯定還需要通過世界貿易組織其他成員國的批准才能放行,到時候只會更加曠日持久。

完成這次併購,約翰斯頓控股想要按照西蒙的設想更進一步,打造原時空中的必和必拓集團,難道將大幅增加。因此,接下來首先要做的,就是加大力度遊說澳洲政府,制定對鐵礦石產業更加寬鬆的反壟斷監管法案。

重資本、強監管、周期性。

這些都是能源礦業領域的重要短板,如果不是維斯特洛體系已經擁有足夠雄厚的資本積累,還有着約翰斯頓家族這樣可以絕對信任的合作夥伴,西蒙是不太願意涉足這一領域的。

不過,投資能源礦業等資本密集型領域,對於維斯特洛體系來說又是一種必然。因為以維斯特洛體系目前的體量,不可能再專註幾百萬幾千萬美元的小打小鬧。

粗略統計的年度財報中,只是過去一年,丹妮莉絲集團全年的凈利潤規模就達到22.7億美元。

威瑞森電信、梅麗珊卓公司、瑟曦資本等維斯特洛體系核心企業,目前的盈利規模雖然無法與丹妮莉絲娛樂相比,但也同樣持續產生著非常可觀的利潤。哪怕是還在虧損的伊格瑞特、美國在線等企業,因為營業額的增加和對外股權債務融資的開拓,也不需要維斯特洛公司再投入太多資金。

這就使得整個維斯特洛體系將不斷產生越來越多的資金盈餘。

西蒙持續不斷地在全世界範圍內掃貨一樣購置豪宅物業,買進大片大片根本無法開發的土地,花費不亞於培養公主的成本來訓練維家女侍,動輒送給身邊花瓶價值數百萬美元的昂貴禮物,如此種種,在有些人看來已經奢侈到人神共憤,但過去一年的私人花銷也還不到5億美元,這筆錢只相當於威瑞森電信的年利潤規模,甚至都還花不到丹妮莉絲娛樂、瑟曦資本和梅麗珊卓等公司身上。

那麼,整個維斯特洛體系每年大規模的巨量現金進賬該怎麼辦?

當然要投資出去!

否則這些資金只會在美元通脹中不斷貶值。

記憶中巴菲特大手筆買入數百億美元的蘋果公司股票被很多人認為不夠明智,關鍵在於這些人忽略了一點,現金儲量達到千億級別每年又有着大筆現金進賬的伯克希爾哈撒韋,能夠投資的目標也只有蘋果公司這種萬億市值美元級別的企業巨無霸。

九十年代初的現在,美元的含金量還非常高,大部分企業巨頭也普遍只有一兩百億美元。於是,每年進賬數十億美元的維斯特洛體系眼下就已經開始面臨伯克希爾哈撒韋二十年後的問題。

完成對娛樂、科技、時尚等相對熟悉行業的佈局,維斯特洛體系想要繼續擴張,西蒙就只能向其他陌生領域進行擴張。

而且,如果還想要在投資過程中尋求想要的話語權,可以投資的領域其實不多。

比如西蒙倒是非常想買下現在市值只有200億美元左右的波音公司,但持續吸納波音公司股票的維斯特洛公司和瑟曦資本旗下基金對這家航空與巨頭的持股還沒有達到10%,就已經收到了聯邦司法部的詢問函,要求維斯特洛公司和瑟曦資本解釋買進波音公司股票的意圖。

雙方几次交涉之後,雖然沒有禁止維斯特洛體系繼續買進波音股票,但司法部卻限制維斯特洛體系最多只能獲得一個波音公司董事會名額。可以想見,如果西蒙想要全盤收購波音,結果只會得到百分之百的否決。 顧君也進到了夏米庄內,此時夏米莊裏已經變成地獄一般,街上以及大大小小的衚衕里到處都躺着死屍,一個個死得面目猙獰。

這些死屍中可不僅僅是男人,還有不少的女子和孩子。

錦衣軍可不管遇到的是什麼人,只要在他們的視線中出現,即刻便會開槍殺人。

這就是戰爭的殘酷之處了。

錦衣軍是軍隊,他要做到的便是在殺敵的時候也要謀求自保。

因此在殺戮之時,他們也懶得去分辨誰是百姓誰是白蓮教匪。

在他們看來,只要是在大軍攻城的時候,還在街面上亂竄的人就沒有好人,殺了這些人他們才不會被人偷襲。

顧君在百餘個親兵的護衛下像是郊遊一樣騎着馬走在大街上。

他的親衛也沒有閑着,凡是見到有人躺在街面上還有口氣,或者是受傷不起的,即刻便會補上一槍。

此時錦衣軍正在夏米庄內追剿殘餘的白蓮教匪,因此槍聲和手雷的爆炸聲在莊子內四處亂響。

這樣的追剿至少也要持續一個時辰左右,不過這個時候的大街上倒是除了死傷之人以外,卻是沒有人再四處亂竄了。

這時一匹快馬跑來,跑到顧君面前施禮說道:「鎮撫使大人,白蓮教教主李昭抓住了,是活的。」

顧君一聽便是大喜,忙問道:「他人在哪裏?趕緊帶路過去。」

那個校尉應了一聲,說道:「大人跟卑職來。」

說讓,他便調轉了馬頭,朝着來路奔去。

顧君也是大聲喝道:「跟上去,咱們去見見白蓮教主,哈哈哈,活的白蓮教教主,當真是大功一件啊。」

帶着自己百餘親兵到了一個院子前,顧君翻身下馬,帶着幾十個親衛直接進了院子。

一到院子中,顧君便見到十幾個百姓打扮的人站在那裏,而他們的身後則是一個人坐在那裏,一個人躺在那裏。

「白蓮教教主李昭在哪裏?」顧君開口問道。

這時一個錦衣百戶走上前來,施禮說道:「大人,白蓮教教主就是躺在地上的那個,不過他卻是被那些人綁了送過來的。」

說完,他便湊近顧君身邊,在顧君的耳邊低聲說道:「大人,這些人都是坐着的那個人的手下,坐着那個人自稱於堯,他手中有錦衣衛指揮僉事的腰牌,同時還有侯爺的書信在手,卑職都驗看過了,那腰牌不假。」

顧君先是一愣,隨即點了點頭,便走上前去,高聲說道:「某是錦衣衛鎮撫使顧君,受錦衣衛指揮使蘇大人之命統領錦衣軍攻打夏米庄。

閣下怎麼稱呼?」

這時於堯才站起身來,分開擋在前面的十幾個親信,走上前,朝着顧君抱拳笑道:「在下姓於名堯,乃是錦衣衛指揮僉事,受錦衣衛指揮使蘇侯爺之命,潛身白蓮教中。

此次於某借顧大人攻打夏米庄之威,擒住了白蓮教教主李昭,這是於某的腰牌和蘇侯爺給在下的書信,請顧大人驗看。」

他說着,雙手捧著腰牌和書信,遞到顧君面前。

於堯的話說得極為客氣,他深知眼前這位雖然是錦衣衛鎮撫使,比自己這個錦衣衛指揮僉事要低上一階,但是能被蘇侯爺委任率軍攻城的,必然也是蘇侯爺的親信之人。

那麼自己這個指揮僉事在人家這個鎮撫使面前還真的沒有什麼可顯擺的。

因此他便將姿態放得很低,語氣也是盡量的恭敬有加。

顧君也不敢姿態太高,畢竟對方說是指揮僉事,比自己的官階要高,而且是受侯爺親自指揮的。

於是他也雙手接過那塊腰牌和書信,仔細的看過之後,又還給了於堯,然後抱拳施禮說道:「卑職顧君見過僉事大人。」

於堯將腰牌和書信收起來,也抱拳回禮,說道:「顧大人客氣了,顧大人率領錦衣軍雷霆萬鈞般的拿下夏米庄,於某敬佩之極。」

顧君也是不客氣,隨即一個馬屁就拍了回去,說道:「於大人生擒白蓮教教主,讓卑職此次攻打夏米庄得以全功,卑職還要多謝大人。」

且不說顧君和於堯二人相互拍著馬屁,再說蘇超在署理處中卻是呆不住了。

此時的署理處中正在審問著那些白蓮教匪,自然少不了鞭打火燒的,因此署理處中哀嚎聲四起,聽得蘇超渾身難受。

他雖然穿越到大明這個時代已經不短的時間了,但是這種刑罰上的東西他還是不太接受得了,即使他知道這也是避免不了的。

因此他便跟關長友打了一聲招呼,便帶着人出去了。

他倒是沒有去別的地方,而是帶着人去了他原來住的那個小院子。

雖然他只是在那個小院子裏住了兩年,但那是他穿越到大明朝之後的第一個落腳點,這就像是他故鄉的老宅子一樣。

那個小院子早就賣出去了,要是他不到大同城來,他對那個小院子也沒有多少懷念。

但是一旦回到了大同城,他就忍不住總是想起那個小院子來,特別是他當年的好兄弟陳三哥就是在那個小院子裏跟他聊了最後一次天,便不在了。

帶着十幾個人晃悠到了那個小院子,蘇超便對熊霸說道:「老熊,你去跟那院子裏的人家說說,就說這院子以前是我的,我曾經在這個院子裏住過兩年。

這次回大同城來,還想在裏面住上幾日。

告訴他們,我給他們二十兩銀子,請他們暫時搬出去住上三五日,等咱們回去京城了,就將院子還給他們。」

熊霸應了一聲是,便上前去敲門。

過了片刻,院門打開,一個年輕男子出現在門內。

熊霸跟那個年輕人低語了一陣之後,便回來說道:「侯爺,他答應了,說這就搬出去。」

說完他便一伸手,說道:「侯爺,銀子您先給屬下,屬下身上也沒帶那麼多銀子。」

蘇超笑罵道:「你家侯爺我多久沒有帶着銀子在身上了?你跟我要,我跟誰要去?

行了,大傢伙把你們身上的銀子都拿出來湊湊吧,回頭本侯加倍還給你們就是。」

。 「店長女裝吧!」

「咔嚓」沐清楓看了一眼手中的桌子角,「琪亞娜你剛才說什麼來着?抱歉,沒控制住。」

「我說……店長女裝吧……」琪亞娜嚇了一跳,在佐藤由乃和雷電芽衣鼓勵的目光下,咬着牙又說了一遍,只不過很沒有底氣。

沐清楓看向其他人,她們都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他,就連淺倉深雪都帶着好奇。

「有點過分了喂,女裝這種事……」

「你說過一個要求哦。」琪亞娜看沐清楓沒有發火,膽子大了起來。

「就是就是。」佐藤由乃也在旁邊幫襯著。

雷電芽衣是不用指望了,看她期待的小眼神,不加一把火就不錯了,白瞎了之前對她那麼好。

淺倉深雪很巧妙的保持着沉默,可看那發亮的眸子,也不是什麼乖孩子。

今天算是栽在這裏了,不過說實話對於沐清楓來講,女裝真的不算什麼,以前也不是沒穿過,除了偶爾任務需求之外,還有兩個強迫他穿女裝唱戲的師姐……

「行吧。」沐清楓把桌子的一角放在桌子上,此刻它已經成為了木屑。

看着走向房間準備換衣服的沐清楓,琪亞娜不自覺脊背一涼,好像會有什麼事會發生。

等等,店長是回自己的房間,他房間哪裏來的女生服裝?莫非……嘶……

沒等琪亞娜繼續想下去,沐清楓從房間里出來了……

緋色的戲服上綉著一輪銀月,金色的流蘇點綴其上,參差的樹影,隨風搖曳的疏竹,一幅畫越入琪亞娜瞳孔中。

「滿意了吧。」沐清楓開口,漆黑的眸子微眯,目光掃過獃滯在原地的幾女。

最重要的是,他此刻的聲音是女聲,那種高高在上的慵懶,搭配上現在的模樣……

「準備好獻上你的忠誠了嗎,琪亞娜。」沐清楓彎身,手指勾起琪亞娜的下巴。

啊啊啊……琪亞娜覺得自己要炸掉了,這還是店長么,怎麼感覺像是換了一個人……遭了,鼻血要流下來了……

「真是不經逗呢。」沐清楓看見琪亞娜流出了鼻血,微微嘆了一口氣,聲音恢復了以前的樣子。

其實這件戲服是偏向中性的,角色的性別取決於穿著者的表現。

「好了,你們的要求我做到了,時間也不早了,該吃晚飯了。」

「小姐姐不見了……」琪亞娜緩過神來,「我沒看清,不對,沒聽清,也不對,再來……」

「我已經很遷就你了,別得寸進尺哦。」沐清楓拍了拍琪亞娜的腦袋,靠近她耳邊輕聲說,「懂?」

「如果我心情好的話,說不定會在滿足你一次,期待你的表現。」

沒等琪亞娜回話,沐清楓伸了個懶腰,走回房間。

不同於以往的溫潤如玉,現在的他,明明是笑着,卻給人一種墜入冰窖的寒冷。

「這也太撩了吧。」佐藤由乃拿着手機,把前後兩種沐清楓的樣子記錄了下來,明明只差了聲音與氣質,卻有那麼大的區別。

一種女性魅力爆棚,又A又颯,另一種男性氣質拉滿,高冷霸道。

雷電芽衣同樣翻看着手機,這種罕見的情況,怎麼能不記錄下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