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部門有一個重要方子,謝思邈也拿不準。

保健部門有一個重要方子,謝思邈也拿不準。

2021 年 12 月 15 日 未分類 0

所以邀請嚴經緯親自去驗證一下,嚴經緯也沒有拒絕。

下午五點鐘。

曾妮親自開車來保健部門接嚴經緯和謝思邈。

曾老爺子也邀請了謝思邈前往家中做客,若沒有謝思邈推薦嚴經緯,那麼恐怕曾老爺子就危險了。

一路上。

謝思邈都和嚴經緯探討著中醫方面的問題。

曾妮插不上嘴,也就沒說話,認真開車。

到達曾家大院的時候。

一眼就看到曾家大院門口,已經停了不少車輛。

豪車不少,但也有不少低調,中規中矩的車子。倒也不是曾家沒錢買,而是曾家一部人在體制內,需要低調,太奢華的車,不合適。

在曾妮的邀請下。

嚴經緯和謝思邈進入曾家。

只不過,一進入曾家,他們三人就發現氣氛不太對勁。

剛剛施針第二次的曾老爺子坐在主位上,臉色有些鐵青,而曾老爺子旁邊,是他的兄弟。

老二曾全,老三曾進。

這兩人嚴經緯在醫院見過,還打過他們兩人。

而最旁邊那人,年齡稍微小一點,是曾家的老四,曾開。

曾家四兄弟,全部到齊。

接下來就是曾妮的父輩那代人,也都全部到齊。

「怎麼回事?」

謝思邈看到曾老爺子臉色鐵青的樣子,沉聲道:「曾老才施完第二次針,不能受刺激,這是怎麼了?」

「恐怕是針對我的!」

看到這一幕,曾妮已經猜到了什麼。

她擅自破壞了和趙家的聯姻,導致曾家和趙家的關係降到了冰點,今天,曾家其他人恐怕是借著這個機會,又向爺爺逼宮,要懲罰自己了吧?

「曾妮,今天趁著曾家所有人都在,對你犯下的錯誤,也該有個解決了吧?」

一名五十歲左右的男子開口道,此人是曾妮的二叔,曾安光。

「和趙家破壞了聯姻,讓整個曾家陷入了大劫難之中,曾妮,這樣的後果,你想象過沒有?如果不給你一個嚴厲的懲罰,恐怕無法對曾家上上下下一個交代?大哥,你說是吧?」這時,坐在曾老爺子旁邊的曾全冷聲開口。

曾全在曾家的地位,僅次於曾老爺子。

「和趙家破壞聯姻?大劫難?」國醫謝思邈聽得一臉奇怪,不由得開口道:「這是怎麼一回事?」

由於謝思邈的身份地位很高,所以曾全也客氣的回答道:「謝神醫有所不知,當年東方先生給我們曾家算了一掛,算出了我們曾家有一大劫難,化解的唯一辦法,就是曾家和趙家聯姻。按照計劃,曾妮要嫁給趙無雙,可沒想到曾妮破壞了和趙家的關係,現在咱們曾家和趙家已無聯姻的可能。」

「東方先生?」

國醫謝思邈聽后,臉色一驚。

「不錯。」

曾全點點頭,道:「謝神醫,東方先生說的話,咱們敢不信么?」

「謝老,這東方先生是什麼人?」

嚴經緯皺眉,一個算命先生而已,聽他的幹嘛?

「嚴小友,東方先生本事驚人,在豪門圈有很大的名聲。而且,他一年只算一卦,但每一卦都算得極准,這麼多年來,沒有一卦算錯。」謝思邈滿臉震驚:「如果真的是東方先生算的卦,難道……曾家真的會有大劫?」

謝思邈的話,令嚴經緯眉頭緊鎖。

那個算命先生,真的這麼神么?連謝思邈,都如此相信,也難怪曾家這群人這麼相信,偏要曾妮嫁給趙家。

「曾妮作為曾家人,不 劍出如火山大爆發,熾熱火焰洶湧而生,戰劍斬開重重空氣,彷彿要將一方山河斬碎,劍鋒足以瞬間劈開數十米厚的堅硬金鐵,更不要說是血肉之軀了。

進入戰鬥狀態的趙燁生,完全不像是一個年老體衰的老尊者,他的身軀瞬間就重新恢復到巔峰時期,頭頂獨角迸發金紅紋路,牽引天地之中的火元氣,原本瘦骨如柴的身軀也變得魁梧高大起來,腰桿筆直如槍,手中戰劍怒劈,似是一把開山巨斧一般。

「鏘。」

張無忌刺出血骨滅生矛,直接撞上了趙燁生的戰劍,在刺耳的金屬撞擊聲中,無形的聲波橫掃而開,震得周圍的炎劍大宗弟子耳朵滲血。

「死。」趙燁生怒吼連連,戰劍揮舞,劈出一道道光,讓洶湧的火焰籠罩數百米天地。

張無忌刺出重重矛影,每一擊都準確擊中戰劍,血骨滅生矛蘊含法則之力,鋒利異常,趙燁生的戰劍雖然也不是凡品,可怎麼也比不上血骨滅生矛,在十幾次對撞之後,就出現了劍鋒開裂的問題,可把趙燁生心疼的不行。

數十個回合后,趙燁生手中的戰劍崩的一下碎裂開來,要不是他及時躲閃的話,恐怕就要被張無忌一矛洞穿了。

「可惡…」趙燁生第一時間放棄了手中碎劍,體內炎血涌動,頭頂獨角突然迸射出一道赤金光芒,長達數十米,徑直向前爆射。

張無忌心念一動,神通之力爆發,九陽乾坤罩浮現,將赤金光芒向左邊的一座高山挪移,只看到光芒無堅不摧,完全將那一座高山擊穿了,當場留下一個透明的空洞。

「哧哧哧!!」

趙燁生頭頂獨角不斷迸射赤金光芒,似是一道道奪命劍光一般。

九陽乾坤罩轉動,張無忌就這麼直面一道道赤金光芒,所有向他洞穿過來的光芒不是被九輪金色小太陽一一磨滅,就是被乾坤漩渦挪移走。

頓時間,炎劍大宗四周的高山就倒大霉了,山體不斷被擊穿,留下了一個又一個透明的大洞。

九輪金色小太陽在身前旋轉,硬生生磨滅一道赤金光芒,張無忌有些不耐煩的舉起了血骨滅生矛,輕聲說道,「如果你的手段僅有這些的話,那你就可以去死了。」

趙燁生體內血脈元神顯化,是一把燃燒火焰的劍型山嶽,厲聲喝道,「好一個明教教主,看來不拿出點真本事,還真殺不了你。」

天地元氣涌動,三足金烏顯化在腦後,張無忌饒有興趣的看着趙燁生,「哦,就你這樣的還有真本事呢。」

「哼,炎劍山,起。」趙燁生怒喝一聲。

「轟隆隆…」

剎那間,火焰法則從天而降,滾滾煙塵衝天而起,只見一座通體火紅,插滿戰劍的靈山,從右邊一座高山的內部飛了出來。

這是一座靈山類的法則異寶,不太高,僅有數十米,山體上遍佈着劍孔,每一個劍孔都插著一把戰劍,密密麻麻,就好像是一座完全由戰劍組合起來的劍山。

炎劍大宗隱藏多時的終極底蘊,法則異寶炎劍山現世了。

炎劍山從高山之中飛出,如一輪火紅小太陽一樣冉冉升起,有萬千道熾熱的火焰劍氣環繞,一道道璀璨劍芒迸發,有洞穿浩瀚山河之勢。

張無忌眼睛一亮,驚喜不已,「炎劍大宗的法則異寶,竟是一座靈山類異寶。」

任何一座靈山類的法則異寶,都是極為珍貴的寶物,只要應用得當,完全可以造就一方大勢力,哪怕炎劍山僅是下品異寶。

黑白之光蔓延,張三丰腳踏法則異寶黑白蓮台從天而降,直接鎮壓在炎劍山之上,「無量天道,這山,起不來。」

「轟!」

黑白蓮台沉重如山,張三丰周身黑白劍光流轉,本命神通玄武踏神海轟出,深邃、冰冷的黑暗海洋侵蝕天地,神獸玄武散發鎮壓諸天的可怕氣息,龐大的身軀覆蓋蒼穹,讓正處於上升趨勢的炎劍山不斷下降。

這一刻,張三丰全面爆發,直接以一己之力鎮壓了靈山類異寶炎劍山。

最強底牌被鎮壓,趙燁生驚駭不已,失聲驚呼道,「還有一個元神境尊者。」

直到此時,他才知道張三丰的真正實力,要是能早一步察覺,趙燁生恐怕就不會跟張無忌廝殺了,而是毫不猶豫的轉身逃遁。

可惜的是,這一切都來得太晚了,因為張無忌已經準備下殺手了,「送你上路。」

「吼,神通,劍山。」趙燁生可不是那種能坐以待斃的主,他血脈元神融入體內,整個化身一座高達三十多米的劍山,想要跟張無忌拚命。

張無忌運轉仙道神通,屈指一彈,金色火焰擊中趙燁生所化的劍山,「神通也救不了你,太陽神火,殺。」

「啊…這不可能…」無物不焚的太陽神火是恐怖的,血脈元神所化的劍山也不能倖免,瞬間就被金色火焰淹沒,趙燁生在凄厲的慘叫中化為了灰燼。

趙燁生的隕落的,讓炎劍四長老驚恐不已,「大長老,太上長老隕落了。」

炎劍大長老悲憤交加的喝道,「老四,一定要逃出去,將這裏的事情稟告宗主。」

「大長老…」炎劍四長老身軀一震。

炎劍大長老厲聲喝道,「快滾!」

「啊…」炎劍四長老泣聲狂呼,接着是轉身就跑。

獅吼功震動四方,謝遜持刀就要追殺炎劍四長老,「吼,想逃,先問問我手中的刀。」

炎劍大長老體內精血爆發,整個身軀燃起了火焰,不顧生死的同時向黛綺絲、韋一笑和謝遜撲了過去,「你們的對手是我,炎血焚心,無怨無悔。」

本該拖住炎劍大長老的韋一笑連忙閃躲,不願跟他死拼,「好一個大長老,這抱着必死之心來拖住我們。」

「先聯手解決他。」謝遜不得不放棄追殺炎劍四長老的行動,以降龍十八掌橫推,開始硬撼炎劍大長老的決死攻擊。

「成功攻滅炎劍大宗,還能收穫一座靈山異寶,真不錯呀。」中央戰場上,張無忌帶着喜悅的心情來到張三丰的身邊,說道,「師公,你可不能跟我搶這座炎劍山。」

張三丰以黑白蓮台鎮壓炎劍山,看了一眼張無忌,沉聲問道,「你明教有光明頂了,還要這座炎劍山?」

張無忌笑着說道,「法則異寶誰會嫌多的,這座炎劍山,我有大用處。」

「哦…」張三丰似笑非笑的說道,「你確定不是單純的為了要得到這座炎劍山?」

張無忌連忙說道,「當然不是了,不過炎劍山的真正用途,我要暫時先保密,總之師公你就相信我,有了這座炎劍山,我們就能給赤炎古國一個大驚喜。」

最後,張三丰還是將炎劍山讓給了張無忌,當然了,張無忌為此也是付出了一個承諾的,那就是要幫武當道宗奪來一件法則異寶作為補償。

在元神境的趙燁生老尊者隕落之後,炎劍大宗的最終結局就已經註定,經過一天的激戰,炎劍大宗被完全攻克。

當黑夜過去,光明降臨之時,謝遜帶着滿臉笑容向張無忌彙報道,「教主,炎劍大宗的所有修鍊資源都在我們手中了。」

「該宗大長老戰死,其餘倖存的弟子長老們都逃了,只可惜跑了另一個法相境的四長老。」

說到最後,他臉上閃過一絲不甘,向來是對逃了炎劍四長老感到不太滿意。

張無忌想了想,並未太過深究,而是意味深長的說道,「逃了一個四長老也好,不然就沒人去給他們的宗主傳信了。」

「明白了。」謝遜點了點頭,只要教主不怪罪就好。

令狐沖手握染血戰劍,臉上帶着一絲疲倦,向張無忌輕聲問道,「張教主,我們下一個目標是哪個宗門?」

張無忌笑了笑,說道,「我們接下來的任務,就是等!」

「等?」令狐沖愣了一下。

張無忌笑着解釋道,「對,我們找個地方隱藏起來,然後就等另外三大宗門回歸。」

令狐沖皺着眉頭思考了一下,抬頭看了看張無忌,由衷的感嘆道,「張教主這招可真夠高明,先滅一宗,震懾三宗,讓他們為了自保,不得不往回撤。」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