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彌陀佛。」

「阿彌陀佛。」

2021 年 12 月 14 日 未分類 0

元混邁步走到張若塵的身旁,面帶微笑,道:「貧僧法號元混,為八部界的界子。不知張施主現在有沒有時間,我們一起商談兌換功德值的事宜?」

對方是界子,自然是不能怠慢。

張若塵點了點頭,道:「瘋魔應該已經將兌換功德值的規矩告訴你了吧?」

「當然。」

元混道:「不過,張施主想要分走三成功德值,是不是太多了一些?不如,大家交一個朋友,兩成如何?」

元混既然願意跟著瘋魔一起趕過來,而且,沒有直接伏擊張若塵,也就說明他能夠承受張若塵的條件。

現在,又與張若塵講條件,其實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試探張若塵的虛實。

若是張若塵受了重傷,肯定沒有底氣,就很有可能會答應他的條件。

瘋魔和元混等人這麼快趕來,其實是出乎張若塵的預料,所以,才是有些措手不及。

張若塵也不知和多少陰狠的人物打過交道,又豈能看不出元混的想法,隨即,笑了一聲:「崑崙界的聖者,在我這裡兌換功德值,已經分了我三成。若是八部界的聖者只給兩成,消息一旦傳出去,崑崙界的聖者該作何想法?」

羅剎公主嘻嘻一笑,道:「我們大魔十方界,要不只給一成?」

元混的臉色微微一凝,沉思片刻,才又露出笑意:「既然張施主有難處,貧僧也不好強人所難。就按三成的規矩,先合作一次。」

隨即,元混、金翅豹、震天虎紛紛取出身上的羅剎血液和殘魂,全部都裝在一隻只寶瓶裡面。

看著地上的羅剎血液和殘魂,羅剎公主藏在衣袖中的玉指便是稍稍捏緊了許多,心中生出了一些冷意。

不過,她隱藏得極好,並沒有表現出來。

張若塵收到三成羅剎血液和殘魂之後,才是將功德簿牆取出來,立在崖下。

這時,金翅豹和震天虎的眼神,皆是變得有些灼熱,一股強大的聖力,在體內醞釀,想要立即動手搶奪。

在取出功德簿牆的時候,張若塵也取出一柄聖劍,捏在了手中。

那是月神賜下的神靈戰器。

在場的幾人,全部都是頂尖強者,自然能夠感受到聖劍中蘊含有一道神力。

金翅豹和震天虎都嚇了一跳,連忙收回聖力,忍不住向後倒退,吼出一聲:「你怎麼會持有一件神靈戰器?不是不能懈怠這樣的戰器,進入祖靈界?」

就連羅剎公主的雙瞳,也是猛然一縮,沒有料到張若塵竟然有這樣恐怖的底牌。

一旦引動神靈戰器內部的神力,在祖靈界,簡直就是天下無敵。就算有再多的羅剎侯爵去攻擊他,估計都會被他反殺。

在場,也就只有元混還能保持鎮定,因為他知道,沙陀七界的神使都掌握有一件神靈戰器。

「張若塵居然將神靈戰器都暴露出來,看來他真的是有些底氣不足。不過,憑藉神靈戰器的威力,現在去搶奪功德簿牆,肯定會被他殺死。再忍一忍。」元混暗道。

元混率先前走到功德簿牆的下方,打開了所有寶瓶,兌換了三百二十萬功德值。

隨即,金翅豹和震天虎相繼走過去,分別兌換了八十萬功德值和一百二十萬功德值。

八部界在聖者功德戰收集到的功德總數,達到九千二百萬,依舊排在第三。

張若塵則是得到二百二十萬功德值,使得廣寒界的功德總數,達到九千五百萬。

元混雙手合十,和善的笑道:「既然第一次合作如此順利,接下來,瘋魔肯定會帶越來越多的八部界聖者,前來兌換功德值。」

「合作愉快。」張若塵道。

元混的目光,向羅剎公主盯了過去,露出一道欲言又止的神色,最終,還是說道:「魔妃娘娘,可否借一步說話?」

羅剎公主的星眸中,露出一道笑意:「好啊!」

元混和羅剎公主向著聖山的山下行去,隨後,瘋魔、金翅豹、震天虎也都跟了上去。

片刻后,棲鳳聖山就變得異常安靜,張若塵再也堅持不住,哇的一聲,一口鮮血從嘴裡吐出,身體顫抖了起來,全身經脈綁緊,緩緩地坐在地上。

先前,與骨鳳凰戰鬥,本就受了極其嚴重的傷勢。

與秋雨一戰,使得傷勢進一步惡化。

本來張若塵早就應該立即療養傷勢,但是,為了鎮住八部界的四大高手,不得不繼續支撐,如此一來,體內的傷勢便是惡化到了極點。

被縛聖鎖捆住的秋雨,發出一道冷笑:「明明身上的傷勢都已經無比嚴重,竟然還在死撐,現在遭受反噬了吧?以你現在的狀態,恐怕是想要動一下手指都無比艱難。」

雖然被捆住,秋雨卻還是掙扎著站起身,笑道:「今天,註定我才是笑到最後的人。」

秋雨無法調動聖氣,但是,肉身的力量依舊很是強大,手指從縛聖鎖的縫隙伸出,抓出阿樂的那柄鐵劍,一步一步向張若塵走了過去。

驀地,張若塵睜開了雙目,嘴裡吐出兩個字:「靈希。」

空間微微的震動了一下,木靈希從空間晶石的內部走出來,正好看見秋雨一劍刺向張若塵的背心,頓時臉色微微一變,一掌轟擊過去。

「嘭。」

秋雨的嘴裡,發出一道悶聲,拋飛了出去。

手中的鐵劍,也是「哐當」一聲,掉落在地上。

「我不甘……只差一點點……我就能反敗為勝……」

秋雨的嘴裡,發出怒吼之聲。

木靈希花費極短的時間,觀察四周,大概明白了現在的局勢。

阿樂和張若塵都受了重傷,難以動彈。

其他人呢?

「怎麼會這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木靈希問道。

張若塵盤坐在地,一動不動,使用出精神力,傳出一道訊息:「看住秋雨,別讓他逃走。等我穩住傷勢,再給你講。」

「好。」

木靈希一隻手抓著阿樂的那柄鐵劍,另一隻手抓著豐碑盾,小心翼翼的提防著四周。毫無疑問,現在張若塵和阿樂的生命安全,都要靠她來守護。

秋雨躺在地上,臉上露出苦澀的神情,以著哀求的語氣說道:「靈希,我們就算沒有成親,至少也曾經訂過婚。你放了我吧,一旦張若塵穩住傷勢,肯定會殺了我。」

木靈希冷聲道:「與你訂婚的是我父親,並不是我。」

「可是,我畢竟是你的未婚夫,難道你願意看著我被張若塵殺死?」

秋雨見木靈希不為之所動,便是又道:「難道你已經忘記,在青龍墟界,我曾經救過你一命。現在,我求你放我一條生路,難道就那麼難?我不信我最傾心的女子,竟是一個恩將仇報、忘恩負義的卑鄙之人。」

木靈希眼中的冷色淡了一些,露出掙扎之色,道:「你不必用激將法激我,那份恩情,我一直都沒忘記。要我放了你,那是不可能的事。但是,我會向張若塵求情,給你留一條生路。」

「張若塵何等狠辣,怎麼可能放我生路?靈希,你不放了我,就等於是親手殺了我。你不殺秋雨,秋雨卻因你而死。你的良心何安?」秋雨很是急切的說道。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123讀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麥粟是北方的主要糧食作物,優點是夠耐旱,哪怕一月沒有降雨糧食也不至於顆粒無收,但缺點也是很明顯的,沒有南方的稻穀產量高。

荊襄地區算是風調雨順,選擇普種稻米遠比麥粟要經濟實惠的多。

雖說種植水稻產量有了保證,但對灌溉系統過於依賴,而劉景升又不是什麼內政高手,自然也沒看到水稻的前景與發展價值,就更別提撥發專款為老百姓開渠引流了。

因此,當地百姓也就只能混個溫飽。

今曹操整兵南下意圖明顯,戰爭的陰雲已經籠罩了荊襄大地,劉景升自然要加大軍備建設,無論是兵器還是糧草輜重皆得提前囤積起來。因此,他的徵稅官們也變得分外殷勤,整日在鄉間村頭宣傳著曹操那些無道之行,又半是威逼半是恐嚇著當地百姓將今年的收成上交州府以援抗曹大業。

郭嘉等人遇到的就是隆中百姓在集體商討這等不合理的徵稅情況。

興百姓苦,亡百姓苦,百姓們不是不知曉大義,只是這大義的代價太過高昂,試問連自己的溫飽都成了問題,還談什麼更高的精神追求,那不是在扯淡么。

事實也是如此,當郭嘉拉上幾人來到附近之時,便見當地群眾群情激奮,恨意難平,甚至對剛離去的那隊徵稅軍咒罵個不停,意見不是一般大。

「都上稅了,那咱們該怎麼活呀?」

「是啊,好不容易迎個豐年,這就要白白拱手相讓?那不是在食我等血肉嘛!」

「天煞的稅吏,我孤兒寡母今後可怎麼活呀!」

「娘!」

「哎……」

哀者有之,痛者有之,怒者更有之。

人群之中有人高呼一聲:「里長到了!」

話音一落,只見一老者被兩位小伙攙扶而來。

「里長」是漢時村長的別稱,乃當地百姓推舉出的賢德有識之人,在村中自然頗有威望,因此他的到來立即就安撫了激動的村民們。

老里長向四方微微行禮,乃后開口道:「鄉親們,請聽老朽一言,劉荊州之所以加徵稅收也是為了保鄉親們平安,老朽已竭力說服稅官再寬限我等幾日,不過……也僅是再寬限幾日,拒交稅收那可是大罪,是要下牢的,還請諸位鄉親三思。」

有年輕人不服道:「那也不能全交出去呀,鄉親們辛苦了一整年,好不容易有了些積蓄,都叫那群**奪了去,要是真用到戰場之上我等也絕無怨言,可那群**只會壓榨百姓從而中飽私囊,算什麼保家衛城的軍人,簡直與強匪無異!」

聞得此言,不少村民點頭認同:「是啊,是啊!」

老里長一臉憂愁道:「哎,便知如此,我等平頭百姓怎能與官府作對?若是不交收成,就是理虧在先,終是要遭罪的。」

村民們面色一緊,深知里長之言有理,自古民不與官斗,那些當官的隨便按個罪名就能叫人家破人亡,不交是死,但交了也難活呀。

隆中百姓也知此間隱士高人眾多,便有人靈光一閃,高聲提議道:「諸位鄉親,我等議來論去終是想不出個妥善的辦法,倒不如上山去尋幾位先生過來拿個主意。」

此言一出,附和者眾多,老里長也是不迭點頭:「不錯,不錯,小哥所言甚是,但不知要尋哪位先生?」

「卧龍崗諸葛孔明先生,孔明先生素有大才,又在隆中躬耕,定能為鄉親們想到個好辦法。」

里長對那提議的小夥子道:「好,那就有勞小哥上趟山去請孔明先生過來主持大局。」

「好,事不宜遲,告辭!」

言畢,那出主意的小夥子就回身脫離了人群。

沒行幾步,忽見郭嘉帶著幾人正在外圍看熱鬧,見郭嘉一身月白長衫書生打扮,雖衣著樸實卻氣質不凡,又兼相貌甚偉,鶴立雞群,頓時驚為天人。

那小夥子雖聽說過孔明有大才,卻從未蒙面,當下就把郭嘉當成了諸葛亮,大著膽子上前一拜,忐忑道:「敢問先生可是那卧龍崗上的諸葛孔明?」

郭嘉本是看個熱鬧,聽著裡頭的喧囂也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經過,在這頭暗自感嘆「苛政猛於虎」,卻不料有人上前參拜,又聽來人出言,不由微微一笑,淡淡搖頭道:「呵呵,不瞞小兄弟,在下非是那諸葛孔明。」

一聽郭嘉搖頭否認,那小夥子就尷尬了,賠禮下腰道:「小人未曾有幸與孔明先生蒙面,錯把先生認為孔明先生,還請這位先生莫怪!」

「呵呵,不知者不罪也,不過……小哥若是想保住諸位村民今年的收成,在下倒有一策,可助爾等退了稅官。」

小夥子聞言一喜,忙回頭指著還在商議的人群道:「先生當真能助我等鄉親退那稅官,那可真是太好了,請,請,先生快快裡面請!」

小夥子激動無比,請完郭嘉之後立即跑向人群去報喜了:「先生來了,先生來了,諸位鄉親們趕快讓讓!」

車中的幾女也是一臉好奇,不知郭嘉又弄出了什麼幺蛾子,曹婷便提議道:「要不……我們也下去看看?」

黃月英與趙雨對視一眼,齊聲道:「也好。」

就這樣,郭嘉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被人簇擁到了人群中央。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