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若塵很平靜,道:「其實我這次回來,有很大的一個原因,都是因為我們之間的婚約。一千年了,該是真正完婚的時候!」

張若塵很平靜,道:「其實我這次回來,有很大的一個原因,都是因為我們之間的婚約。一千年了,該是真正完婚的時候!」

2021 年 12 月 13 日 未分類 0

羅乷怔住。

她心中的氣惱和怒意,瞬間煙消雲散。

羅乷那雙美若星辰的眼睛,蒙上一層水霧,語氣柔柔糯糯,埋怨的道:「你若早說這話,本公主豈會與你置氣?其實,我從不相信,你已經死去,我知道你有一天肯定會回來,身上散發萬丈光芒,威震寰宇,將天下英雄都比下去。」

她那柔軟芳香的嬌軀,伏在了張若塵懷中,一雙玉臂緊緊摟著他的脖頸。

張若塵的手,緩緩撫到她那水蛇般纖細且具有彈性的柳腰,另一頭觸在髮絲間,道:「誰能想到,堂堂羅乷公主,神境之下一等一的強者,居然如此小鳥依人?」

「他們當然不可能知曉,因為他們配不上本公主。」

羅乷媚然嬌笑。

只是笑容,便能盪人心魄。

羅乷的修為很高,在張若塵看來,絕不比般若弱多少。但她,卻不是地獄界十大元會級代表人物之一,由此可見,宇宙廣闊,必定隱藏了無數秘密。

明面上看到的,未必就是真實的。

「你能不能先好好坐下來?我真的還有很多正事,想要與你談。」

羅乷那雙修長而又緊緻的玉腿,跨在張若塵雙腿兩邊,上半身壓在張若塵胸口,觸感強烈,姿勢旖旎,加上她顛倒眾生的絕美仙顏,實在是張若塵心中邪念大漲。

佛陀都受不了這樣的誘惑。

羅乷柔若無骨的手,如蛇一般,在張若塵身上由上而下的遊動,道:「本公主是羅剎女,是妖女,又不是天庭的什麼仙子、聖女,為什麼要好好的坐?我就喜歡,坐在你的身上。你難道不喜歡?」

忽的,羅乷的手,抓住了張若塵的把柄。

張若塵當然不是什麼正人君子,況且羅乷還是他的未婚妻,沒有什麼不可以。

門外,傳來腳步聲。

姑射靜的聲音,響起:「張若塵,可還記得千年前的故人?」

羅乷的手停了下來,鳳眸微瞪,以詢問的眼神盯著張若塵。

張若塵處變不驚,道:「姑射姑娘是有何事?」

「你便是這般將我拒於門外,難道不邀請我進入房間,我們再詳談?」

張若塵看了看懷中的羅乷,不太確定站在外面的是姑射靜,還是姑射歡歡,道:「不太好吧!要不改日?」

「改日?你難道不想知曉,木靈希現在的情況?」

張若塵心中一動,正要開口。

「我先藏起來。」羅乷傳音給他。

張若塵道:「為什麼?不用吧!」

羅乷從張若塵身上站了起來,百媚千嬌的笑道:「我就想知曉,千年前你們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瞞了我什麼?千萬別告訴她,我在這裡,不然後果很嚴重。」

「嘩!」

羅乷手掌在房間中一揮,所有她的氣味全部消失,隨後,也不知施展了什麼秘術,身體化為一道光,飛入進藍旻石中。

張若塵心情頗為忐忑,打開了門。

姑射靜亦是一位羅剎女,男裝打扮,卻依舊俏麗動人,目光冷銳。

看到她這般神態,張若塵暗暗鬆了一口氣。

「關上門,我有重要的事,與你商談。」她道。

門上有高深的神紋,一旦關上,神念都無法穿透。

姑射靜一臉冷肅,坐到張若塵剛才的位置,死靈魔氣自然而然散發出來,道:「你不是神靈?」

張若塵眼中閃過一道詫異,道:「當然還沒有踏入神境。」

「千年前的本源神殿中,出現了一位神靈,自稱是你。你應該知道他的真實身份吧?」姑射靜當然相信張若塵不是神靈,否則諸神怎麼可能讓他參加十界之戰?

但,千年前那人,實在太可恨,姑射靜至今難忘當日之辱。

張若塵更加疑惑,道:「難道是有神靈,變化成我的模樣,做了什麼可恨之事?」

「豈止是可恨,簡直是該死。」姑射靜眼中殺機畢露。

張若塵道:「此事,我並不知曉!或許是天堂界的神靈,想要挑起我和地獄界各大勢力的矛盾,才用了這樣的毒計。」

「他當時使用的,乃是你的沉淵劍。」姑射靜意有所指的道。

張若塵心中一動,頓時明白是怎麼回事。

千年前,不僅有天堂界的神靈,潛入本源神殿。

池瑤也在裡面。

既然持著沉淵古劍,那麼變化成他模樣的神靈,必然是池瑤無疑。

她為何這麼做?

張若塵連忙問道:「她當時都說了一些什麼,或者做了一些什麼?」

姑射靜凝視張若塵。

張若塵笑了笑:「你要多說一些,我才能判斷她的身份。沉淵古劍,我也是偶然失而復得,到底是誰偷去了,至今還是一個迷。」

姑射靜想了想,道:「他當時出現,乃是為了對付巫馬九行……」

隨後,姑射靜將當時發生的事,大致講了一遍。

聽完后,張若塵陷入沉默。

池瑤這是什麼意思?

故意坑他?

想要將他逼回崑崙界?

女人的心思,真是猜不透。

姑射靜道:「那位變化成你模樣的神靈,應該是一位女子吧?」

張若塵不自覺的點了點頭。

「她是何人?是不是千蕊界的紀梵心?」姑射靜冷聲道。

她自然不可能猜到池瑤的身上,畢竟,張若塵和池瑤的恩怨情仇,天下皆知。

張若塵從思緒中抽離出來,道:「知道她是誰,又有什麼意義呢?」

「當年之辱,豈能不報?」姑射靜哼了一聲,又道:「看你的神情,我便知道猜得沒錯,的確就是紀梵心。此仇,我一定會報的!」

紀梵心早已破境成神,張若塵倒也不擔心姑射靜找她麻煩,因此,沒有解釋。

他問道:「你先前說,你知道靈希現在在什麼地方?」

「當然知曉,她現在可是我們羅祖雲山界的弟子,更是我的師妹。」

「她怎麼會成為羅祖雲山界的弟子?」張若塵道。

姑射靜那萬年不融之冰山一般的臉,忽的,浮現出熟悉而又清美的笑容,聲音銀鈴般的道:「要不你猜猜?」

看她露出笑容,張若塵心中一緊,忍不住向不遠處散發著光芒的藍旻石看了一眼,緩緩向靠門的位置退去,道:「靈希進入羅祖雲山界,是不是與你有關?」

張若塵越退,姑射靜卻反而追了上去,笑吟吟的道:「你退什麼呀?當年,我們可是經歷過生死的交情,怎麼現在變得如此生分?」

「你現在是……姑射歡歡?」張若塵道。

姑射靜已是將張若塵逼到了牆腳,似乎很樂意看到他此刻的窘態,與先前在海上斗戰群雄的英姿,形成鮮明的對比。

她的手掌按到張若塵胸口,俏臉上揚,眼眸放電,柔聲道:「歡歡又如何?靜靜又如何?不都是人家,難道你忘了千年前,你為了幫我療傷,可是將三成魂力都給了我。」

張若塵深吸一口氣,鎮定而又耐心的解釋道:「當時是形勢所迫,必須助你療傷,才能共渡難關。那個時候,冰王星的局勢何等兇險,只有你的修為恢復,才能應對。」

「可是這份情,人家一直記在心中,只是找不到機會報答。」姑射靜螓首靠到張若塵懷中,香味誘人。

張若塵雙手攤開,不敢碰她,只覺得女人比元會級大敵更危險,道:「姑射姑娘有什麼話,你直說便是。以我們的友情,加上你和羅乷的關係,我若能幫上忙,一定不會推辭。」 何進與馬元義暗中達成協議,這才放下心來,親自押了馬元義兄弟來到庭尉府,交給庭尉府看押。

何進帶了馬元義的供狀匆忙入宮,求見天子劉宏。

劉宏這兩天寢食難安,不斷召見朝臣,商議鎮壓太平道之事。

劉宏以前一直以為張角不過是一條自己圈養的獵狗,幫自己於外獵食,打壓各地豪強。所以無論這條狗在外多麼兇惡,無論各地豪強和朝臣如何憤怒,他都沒有在意,還故意縱容太平道變本加厲,聚弱民以抗豪族。

但劉宏沒有想到,張角竟然是一頭養不熟的惡狼,他不但沒有幫天子聚弱民以抗豪強,反而起了叛主之心,竟然要聚眾造反。

劉宏心中不由暗自惱恨,也暗自恐懼。如果張角陰謀得逞,他自己被毒殺於宮內,馬元義勾結南北兩軍校尉,禍亂京師,張角舉反旗於外郡,那這大漢天下,只怕真有傾覆之憂。好在祖宗護佑,張角陰謀敗露,馬元義被擒,京師無恙。

但劉宏知道,張角在朝中多有眼線,此時定然已經得知馬元義被擒的消息。張角擁眾數十萬,必然不肯束手就擒,必定要垂死掙扎,發動叛亂。所以他連日召集朝庭三公和各位將軍,排兵佈陣,以應變局。

今天劉宏正在與司徒袁槐等人商議,調哪處兵馬去冀州抓捕張角,突聞何進入宮求見,不由心頭一松,一邊速傳何進入見,一邊對袁槐等人笑道:「定是抓捕馬元義有了結果。」

何進進入朝堂大殿,向劉宏報喜:「羽林中郎將段衡,校尉袁紹,帶兵追捕馬元義,在山陽將其截下,生擒而回。」

劉宏和袁槐等朝臣大喜,急忙追問何進詳細經過。

何進明裏暗裏將功勞推於袁紹身上,又將馬元義供狀遞與天子劉宏查驗。

劉宏看了供狀,直驚得冷汗如雨。他將供狀交與袁槐等朝臣傳閱,焦急的說道:「不想張角暗中已聚攏如此勢力,真是可恨,其心可誅。」

袁槐看了供狀,見馬元義在供詞中直言不諱,聲稱太平道已練兵數十萬,暗控八州,不由輕聲一哼,對天子說道:「馬元義不過是誇大其詞,還請天子勿憂。」

劉宏聞言大喜,急忙追問袁槐有何對策。

袁槐這幾天與朝臣商議,早有對策,此時侃侃而談,向劉宏建議道:「太平道以妖言惑眾,愚弄黔首,不足為慮。請天子下佈告於各州郡,言明太平道造反叛亂之事,令各州郡查禁太平道,以正視聽,以污其名。」

劉宏點頭,立刻命有司草擬佈告,發往各州郡刺史和太守。

袁槐再次進諫:「請天子下令,立刻處置馬元義等匪首,追查與太平道私通的軍將、朝臣。同時,通緝張角,令南北兩軍封鎖關塞,以安京師。」

劉宏立刻下令何進加緊抓捕、審訊、處置太平道亂匪。何進舉薦周斌。天子應允,並下令,即刻車裂馬元義。何進應諾。

劉宏又詢問太尉楊彪、左中郎將盧植、右中郎將朱儁等人意見,令他們加強京師防務,以防太平道亂軍騷擾京畿。

楊彪建議:「請天子下令冀州刺史郭勛立刻召集郡兵、縣兵,緊守城池,防備太平道舉兵為亂。令大將軍何進率左右羽林和北軍五營軍士屯於都亭,整點武器,鎮守京師。令南軍各校尉,出兵函谷、大谷、廣城、伊闕、轘轅、旋門、孟津、小平津,加強京都各關口守御,設置都尉駐防。同時下詔青、徐、幽、冀、荊、揚、兗、豫各州刺史,集結郡兵,開始整點武器,加強訓練,準備應變平叛。」

劉宏當即同意楊彪建議,令有司下召,並頒下兵符給何進。何進接過兵符,高聲應諾。

盧植向天子建議:「請天子下令,速調邊軍騎兵入京。同時選調軍將,準備出兵平亂。」

劉宏略一思索,詢問楊彪:「太尉認為可調哪處軍將入京?」

楊彪立刻向劉宏建議道:「皇甫嵩出使鮮卑回京,他久歷邊事,熟悉軍務,天子可召他問詢。」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