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是一位非常講義氣、有正義感的人,當年你為了你的朋友背負了所有的罵名,你也不為自己爭辯,默默承受。我現在也同樣擔心我的朋友,我需要了解一些情況,好做進一步的打算,希望你能幫助我。」段璟澤言辭真切的懇求道,他在賭她還是有良心的好人。

「我知道你是一位非常講義氣、有正義感的人,當年你為了你的朋友背負了所有的罵名,你也不為自己爭辯,默默承受。我現在也同樣擔心我的朋友,我需要了解一些情況,好做進一步的打算,希望你能幫助我。」段璟澤言辭真切的懇求道,他在賭她還是有良心的好人。

2021 年 12 月 12 日 未分類 0

孟凡艷如何不感同身受,決定如實相告:「哎,這個小姑娘我見過幾次,長的清純漂亮,聲音好聽,還很懂禮貌,以我多年看人經驗,好好培養是個巨星苗子,只可惜恐怕跟你想的一樣,段錦榮並不是為了培養她當明星的,目前安排她單獨住,只有段錦榮跟她的助理知道地點,很可惜,我知道的只有這麼多。」

「謝謝你告訴我這些。」

「你想怎麼做?要公然對抗你的父親救她嗎?」孟凡艷有些好奇的道。

「現在還不知道,但我跟你一樣固執,有些人是一定要守護到底的!」

「嗯,反正一切小心,不要太衝動。」

「嗯,我明白。」段璟澤點點頭,發覺這位姐姐其實人很好,今天找她果然沒錯。

「很抱歉我對你先入為主了,說了很不禮貌的話。」孟凡艷致歉。

「別這麼說,孟總監,我覺得你是個愛憎分明的好人,在這個圈子裡太難得了,希望我們以後有機會合作。」

「只要你有需要,隨時找我。」孟凡艷點頭應道。

跟孟總監了解了情況,段璟澤更為擔憂,因為跟他預測的差不多,段錦榮只是打著做明星的幌子在欺騙她,現在是直接跟他撕破臉搶人,還是另想辦法?

但顯然撕破臉的做法行不通,除非自己足夠強大以後,那麼如果反其道而行之,段錦榮越想藏著她,他就偏要曝光她,讓她迅速成名成為公眾人物,這樣迫於輿論壓力,段錦榮應該不敢太明目張胆打她主意,只是,要她如何快速出名也意味著她要再一次進入腥風血雨的娛樂圈,雖然這一次有自己為她保駕護航,可是他畢竟只是娛樂圈的小菜鳥,還有很多未知的磨難,之後的發展真能掌控在自己手裡嗎?

段璟澤辦公室里,職員A在跟他彙報工作進展。

「段經理,今年校花大賽就要截止報名了,目前報名的人數跟往年持平,但是這應該是今年實名制的緣故,實際上,選手明顯比往年上了幾個檔次,有幾個挺不錯的,您看一下這些照片,但是特別靚眼的不多,您看怎麼辦好?」

「你剛才說什麼?」段璟澤看到桌上的照片才回過神,上一刻他還在為季詩涵的事煩心呢,職員彙報的內容都沒聽到。

「我是說校花大賽報名要截止了,總體比往年好,可是缺乏一些亮點,要不延期如何?」職員A提議道。

「對呀,參加校花大賽!」段璟激動的拍案而起。

「段經理,您怎麼了?」職員A被嚇了一跳,段經理怎麼突然一驚一乍的。

「啊,沒事。」段璟澤發覺自己失態了,有些尷尬的笑笑。

「那用不用延期啊?」職員A不死心的問道。

「不用,原計劃,亮點我想辦法。」段璟澤自信滿滿的道。

「是。」

※※※※※※※※※※※※※※※※※※※※

剛才本來想按預覽結果直接發表了,也是醉了,簡單的修改了一下再發表,內容沒有大的變化。 宋娉婷臉色變得非常難看,艱難的問:「你還有什麼條件?」

唐海波望著陳寧,獰笑的說:「除了要給我六千萬辛苦費,我還要陳寧跪下給我道歉,我要他給我舔鞋。」

現場所有人都嘩然,大家都覺得這個唐醫生,真是貪財又缺德。

宋娉婷臉色煞白,進退維谷。

她不可能答應唐海波的要求,不可能讓陳寧跪下給唐海波道歉,更不能讓陳寧舔唐海波的鞋。

但是如果她拒絕的話,那麼就沒有人能夠救生命垂危的工人了,很可能眼睜睜的看著工人死去。

她不殺伯仁,伯仁卻因她而死,她會內疚一輩子的。

就在宋娉婷俏臉蒼白,身體微微發抖,無法抉擇的時候。

陳寧忽然伸手握住她的手,給了她溫暖的力量。

陳寧望著唐海波,冷冷的說:「你這三腳貓庸醫,也配我求你?」

唐海波聽到陳寧說他是三腳貓庸醫,不敢置信的睜大眼睛。

陳寧轉頭望向一幫病人家屬,沉聲的說:「各位家屬,我們寧大公司,已經請了最厲害的外科醫生來給傷者做手術。」

「而這位外科醫生,就是北境軍總醫院的院長,秦清平。」

大家聽完陳寧的話,鴉雀無聲。

唐海波也先是愣住,旋即哈哈狂笑起來,譏諷說:「哈哈,真是癩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氣。」

「你算什麼東西,敢吹牛說請我師父來中海給這幾個卑賤民工做手術?」

「呵呵,如果你能夠請我師父來,我當場給你跪地道歉。而且還從此退出醫學界,永不行醫了。」

現場的病人家屬們都望著陳寧。

大家都很希望陳寧說的是真的,可大家都清楚,把秦老請來做手術,是不可能的事情。

就連宋娉婷,也焦急的低聲責備陳寧:「你搞什麼,這個時候你還胡鬧?」

陳寧微笑的說:「我沒有胡鬧,這庸醫今天是跪定了,他以後也別想行醫了。」

宋娉婷氣急:「你既然口口聲聲說把秦老請來了,那現在秦老在哪裡呢?」

陳寧微微一笑,抬手指了指外面的天空。

眾人愣住,唐海波挖苦道:「你的意思是說遠在天邊?呵呵,真有你的!」

陳寧淡淡的說:「不是遠在天邊,我說秦老已經來了,很快就要從天而降。」

唐海波聞言哈哈大笑,現場眾人也紛紛搖頭。

大家心想陳寧該不是智障吧,秦老又不是神仙,怎麼可能從天而降?

可就在這時候,忽然天空中傳來一陣轟隆隆的響聲。

眾人一驚,紛紛跑出住院部的院子里抬頭看。

然後,所有人就震撼的發現,三架武裝直升飛機,轟隆隆從遠處天空飛來。

三架武裝直升機緩緩降落,直升機剛剛停穩,一個白鬍子老頭,就在一隊北境士兵的護送下,從直升機上下來。

現場眾人見到這紅光滿臉,精神抖擻的白鬍子老頭,都失聲道:「我的天啊,真的是北境軍總醫院的秦院長,有著國士無雙之稱的秦老,真的是他老人家!」

千千 眾人望著太監手中捧著的人偶一臉驚懼,唯婉媃與琳蘭神色淡淡相覷一眼,而後揚著聲調奇問道:「不過是尋常孩童玩耍的布偶罷了,公公如此緊張作甚?」

太監口中輕嗤一聲,遠遠兒拈著人偶的脖頸晃了晃,其上鋥亮反光的銀針在日頭地下愈發顯眼:「婉嬪娘娘瞧著這玩意兒像是孩童玩耍的物什?」他說著,順著布偶額間貼著的字條內容念出聲來:「甲午年二月初三亥時一刻,赫舍里……」太監幾欲喚出仁孝皇后的閨名,卻在最後一刻轉了話鋒道:「諸位小主都是這宮裡的老人了,想來這生辰八字是誰人的,應是再清楚不過了吧?」

董文茵輕聲呢喃著:「二月初三……是仁孝皇后?」

玉汶目光凝滯在布偶腹部密密麻麻扎著的那些銀針上驚道:「這腹部扎了這許多銀針是要作甚?」

太監鼻腔淺哼一聲,揚了揚手中凈鞭憎惡道:「前朝巫蠱壓勝之術再現,且瞧著這事兒還是沖著仁孝皇後去的。這麼些個銀針刺下去,怪不得仁孝皇後會難產血崩而死!這般歹毒的心思,若要皇上抓出幕後之人,便是五馬分屍了也不為過。」

聽了太監這番嚴厲說辭,董文茵嚇得忙緊抓著婉媃的胳膊慌神道:「婉姐姐,這東西怎會在咱們宮裡尋見?若皇上疑心了咱們,可如何是好?」

婉媃拍了拍她略有冰涼的手背安撫道:「別慌,這事不是你做下的,皇上自然會明察秋毫,不會冤了你。」

「婉嬪娘娘這話說的極是。」太監尖著聲音陰陽怪氣道:「那便請諸位小主跟著奴才一併移駕乾清宮罷。」他話落,沖身後的一眾太監使了個眼色,眾人旋即上前將婉媃,文茵與玉汶三人團團圍住。

婉媃目光掃視著一眾人,語氣凜然道:「公公這是要作甚?難不成還擔心本宮逃了不成?」

太監打了個千兒笑道:「娘娘莫怪,皇上口諭,一干嫌疑人等即刻押往乾清宮,奴才……」

「公公這差事當得極好,本宮乃長春宮一宮主位,惠貴人乃是皇子生母,董常在亦為皇上妃嬪,你這一下子押了我們三人去,若事後查明此事與我們無關,公公這前程是不惜得要了嗎?」

婉媃呵斥聲落,一旁沈夜也跟著勸道:「公公還是行個方便吧,幾位娘娘都是位份尊貴的,左右入了乾清宮皇上自有發落,沒得得罪了他們,將這禍事惹到咱們頭上。」

太監思忖片刻,揚手命人散去,恭敬引著三人一併向乾清宮行去。

入乾清宮偏殿時,獨見懿妃一人坐立副位上,著一身湖水藍鏤金長衣,面色悠然捧著一盞香茶猶自飲著,見是太監引著長春宮三位主子入內,手中還捧著個扎滿銀針的布偶,面色這才略有陰鬱,放下茶盞定定道:「你手上拿著的是什麼?」

太監一臉殷勤沖懿妃一笑,俯身行禮徐徐道:「回懿妃娘娘的話,這便是皇上要尋的巫蠱之物,得奴才好一番辛苦才搜將出來,本想著回皇上的話,如今皇上不在,還請娘娘先行過目。」

他說著利索起身,捧著布偶便向懿妃行去。懿妃瞧他一副小人嘴臉怕是得了功勞忙著討賞,於是出聲喝住了他:「本宮吩咐你平身了嗎?還是在御前侍奉的人,怎地這般沒有規矩?」

太監一愣忙停了步子屈膝欲下跪,卻見懿妃揚手道:「這髒東西拿下去交給梁公公,待皇上與朝臣們議完事自會處置。你既得了結果,便去傳本宮懿旨,召集合宮嬪妃一併來乾清宮聽個由頭。」

太監連聲應下扭著身子向外行去,人方出殿卻聽懿妃一句:「辦完差事順道去內務府領了罰,這般冒失沒了規矩,如何還配在御前侍奉?挪去造辦處幹些個粗活吧,若還不盡心,仔細自己性命。」

太監嚇得腳下一個踉蹌撲倒在地,哭喊著向懿妃求情,可懿妃如何願意多瞧她一眼,旋即吩咐人將他挪下去勿要擾了皇上清凈。

人被侍衛拖下去后,殿內許久死寂,靜謐得恍若無人之境。

婉媃瞧著殿內正中琉璃瓮中供著的新冰徐徐騰起白色寒霧,正如懿妃此刻的面色一般冰凜如雪。懿妃向來艷色的朱唇今日更為色深,襯得她膚色猶如一枝孤瘦的雪梅般慘白。

婉媃端然凝視她許久,才沉聲開口道:「長姐與那太監置什麼氣,他原是奉了皇上的旨意,如此……」

「你瞧不出這事又是沖著你來的?」

文茵與玉汶被懿妃這淡然一句驚得目瞪口呆,一時齊齊怔住。

婉媃笑了笑,行至一旁的座上慵懶坐下:「習慣了的事兒,長姐還見得少嗎?」

懿妃身子略略前傾,壓低了聲音蹙眉急道:「那布偶腹部扎滿了銀針,又黏著書有生辰八字的字條,雖離得遠些瞧不清,可想也知事情是趕著仁孝皇後去的。」她長嘆一口氣,搖頭道:「你不是不知道自仁孝皇后薨逝后,皇上待她的情誼尤勝從前,你有幾條命能接下這以壓勝之術謀害皇后的罪名?」

玉汶本還一副懵懂的模樣,聽了懿妃這話才知后怕:「懿妃娘娘,嬪妾成日里與婉嬪娘娘同住,她怎會做出如此荒誕之事?」

文茵亦氣道:「宮中行巫蠱之術是株連九族的死罪,婉姐姐與仁孝皇后又無大仇怨,這事說出去旁人也是不會信的!」

「你二人還有心思替她辯解?」懿妃無奈搖頭,端坐了身子沉吟道:「事出長春宮,你們三人恐是人人都脫不了干係。眼下趁著皇上還未忙完朝事,還是緊著想想如何與皇上解釋這事吧。」

婉媃擺弄著寶石藍翡翠護甲,毫不在意懿妃的話,只道:「若是詛咒之術有用,這後宮諸人成日里各個捧著個布偶念咒就罷了,今日瞧不上誰便在腦門兒上扎兩針,明日妒惡誰便在心房上捅一刀,還要這腦子作甚?」

懿妃摩挲著手邊茶盞,微眯雙眸道:「你說旁人要那腦子作甚?這針瞧著是扎在仁孝皇后的布偶上,實則是扎在了皇上的心上,也隨時有可能化作一把把蘊含鋒芒的匕首,刀刀直欲取你性命!」

。 說趙雲突圍成功之後,便帶著幼主阿斗一路疾馳南行,直奔當陽橋,呃,也就是長坂坡而去。

雖說趙雲暫時脫困,卻沒能成功甩掉身後的曹家追兵,趙雲自是分外焦急,可一時間也毫無辦法。

遠遠見張飛一人一馬就立在橋上等候,趙雲心中又是高興又是焦急,提前警示道:「兄長,兄長助我,後有追兵!」

張飛聞言一愣,又見趙雲渾身是血,彷如從血池裡撈上來一般,便應道:「子龍速去,追兵交由俺來抵擋。」

趙雲經過一場大戰,已是周身無力,僅憑藉一絲意志才趕了回來,此刻哪敢停留,微微點頭示意便馬不停蹄過了當陽橋,直奔那小林而去。

小林之內,劉備正在倉促整兵,他心知曹操不會輕易放他離去,自然不敢耽擱。

耳邊忽然傳來一陣馬蹄聲,循聲望去,竟是子龍,劉備大喜,撇下軍士迎了上來:「子龍,當真是子龍!」

趙雲一勒馬韁,急於下馬,卻因為渾身酸痛險些跌下馬來,好在劉備上前一扶,道:「子龍無恙否?」

你說能無恙嗎?都快成血人了。

趙雲噗通一聲跪下了:「主公,雲有大罪啊!」

「哎呀,子龍這是作甚,快快請起!」

「主公,且聽我一言,糜夫人身帶重傷不肯上馬,只讓雲將幼主送來,而夫人她……」

「如何?」

「投井去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