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寶寶一個跳躍,就來到了橫樑上。

龍寶寶一個跳躍,就來到了橫樑上。

2021 年 12 月 11 日 未分類 0

「給你們嘗嘗本寶寶特製的黑暗臭屁丸!」

龍寶寶把丸子往下面一拋!

「噗——」

丸子發出了臭屁一樣的聲音,黑色的粉末迅速地在四周擴散,還帶來了一種極其難聞的味道。

果然「丸」如其名。

轉眼間,整個主殿就已經伸手不見五指。

「拜拜啦,好好享受一下臭屁的滋味吧。」

龍寶寶歡快地說道,「嗖」地一下跑了個沒影。

「嘔……咳咳咳……趕快給朕去追啊!」

黑暗中,響起了歐陽凜氣急敗壞的怒吼聲。

皇宮內的花園小道上,蘇菲雨正端著一碗參湯,款款地朝主殿走去。

歐陽凜已經好一段時間沒傳召她侍寢了,這讓她產生了一絲危機感。

她要靠這碗參湯,拉回陛下的注意力。

忽然,一道黑影「咻」地閃過,一群侍衛在後面死死地跟著。

「抓住他!快抓住他!」

侍衛們在後面大喊著,這道黑影卻在蘇菲雨的面前停了下來。

卻原來是一個穿著肚兜的胖寶寶。

蘇菲雨心下一驚!

「皇宮裡怎麼會出現一個小孩子?!」

沒等她弄明白前因後果,就見那個胖寶寶朝她一咧嘴,「唰」地就奪走了她手裡的參湯!

「哇哦~果然好香~」

龍寶寶打開湯盒,深深吸了一口氣,哧溜了一下口水。

蘇菲雨心裡一個咯噔!

「死小孩!把參湯還給我!」

她伸手就要把參湯奪回來!

結果,龍蛋蛋脖子一仰!

「咕嚕咕嚕咕嚕……」

轉眼間,參湯就見了底。

「給回你咯,不過,不夠我娘做的好喝,哈哈哈……」

龍寶寶說著,「唰」地又跑了個沒影。

追上前來的侍衛們剛好撲了個空,而那碗被喝完的參湯被扔回給了蘇菲雨。

「氣死我了!氣死我了!」

蘇菲雨氣得直跳腳,眼睛一濕,朝主殿奔了過去!

不管那個孩子是從哪來的,她一定要讓陛下把對方剁了,扔去喂靈獸!

這邊龍寶寶搞得宮裡人仰馬翻,另一邊,蘇芸閑庭信步似的踏進了宮門。

一路上都有宮人或者侍衛想要把她攔下來問話,結果,被蘇芸伸出手指隔空一點,這些人就全部定格在原地了。

他們驚恐萬狀地站在原地,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就在他們擔心蘇芸會毀屍滅跡的時候,蘇芸卻衣袂飄揚,悠悠然地就從他們身邊走過了。

只留下身後一群又一群的「木頭人」。

蘇武和邵芊芊也還在宮裡。

他們還在等著聖醫堂被一鍋端的消息呢。

只不過,他們左等右等,好幾個時辰過去了,都沒等到歐陽凜那邊傳來的好消息。

區區一個聖醫堂而已,那麼難對付嗎?

還是說,聖醫堂已經被一鍋端了,只是他們沒收到消息而已?

他們還能拿回之前被訛走的幾億兩銀子么?

就在他們踟躕著要不要去主殿打探一下消息時,一道高挑窈窕的身影逆著光,朝他們緩緩走了過來。

等這道身影走進時,蘇武倏然睜大了眼睛!

「蘇芸!怎麼是你?!你來這裡幹什麼?!」

蘇芸眉毛一挑,唇角一翹。

「你覺得呢?蘇大掌門。你覺得我來這裡是幹什麼的?」

蘇武真是分外討厭蘇芸這幅似笑非笑的樣子,彷彿在對方眼裡,他堂堂一個蘇大掌門就是跳樑小丑一樣!

蘇武冷笑了一聲,說道:「蘇芸,你別太得意。我知道你認識聖醫堂的人,也就知道聖醫堂是你最大的倚仗。就在不久前,陛下已經下令要把聖醫堂連根拔起了,等沒了聖醫堂這個倚靠,我看你怎麼辦!」

「噢~原來,是你向陛下告的狀哪?」蘇芸做恍然狀。

「那是當然!只許你們聯合起來訛我的錢,不許我們向陛下參你們一本嗎?聖醫堂就是個沽名釣譽的奸醫匯聚地,就該被抄家!」

蘇武越說越憤慨激昂。

蘇芸臉上露出了一抹危險的笑意。

「很好,那你們一起吧!」

「一起?一起什麼?」

沒等蘇武和邵芊芊反應過來,蘇芸就抽出鞭子,往倆人腰上一卷!

「你剛剛不是問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嗎?既然你們那麼『關心』我,那我就好好地滿足一下你們的好奇心吧!」

蘇芸說著,用力一拖,蘇武和邵芊芊尖叫著被蘇芸拖著往前走去!

而他們前進的方向,恰好便是歐陽凜所在的主殿方向。 「旁人學了多久我們並不知道。」蕭瑤華溫柔的聲線安撫着她的緊張,「只要裕寧把自己會的都做到了,那麼學得久一點還是快一點,並無妨礙。」

初月晚聽到她的聲音,心裏就會舒服很多。

這一年半載過來,摩天塔的消息在肅親王府也有所耳聞,蕭瑤華聽說禮官們並不十分看好小公主的修習,於是也不再多問了,以免給她帶來些壓力。

初月晚吃飽喝足,想到前陣子太子哥哥的相親遊園會,又看看美麗溫柔的皇嫂嫂,幽幽嘆了口氣。

「嗯……越來越羨慕二皇兄了。」她想道。

吃完,初佑康領着她跟初素菁出來遛彎,初月晚邊走邊問:「皇嫂嫂和皇兄好般配,真希望太子哥哥也能找到和自己般配的太子妃呀。」

「太子殿下還年輕,會有的。」初佑康道。

不過想來真是奇怪,太子殿下在尚書館這麼久了,旁的學子都喜歡在閑暇時聊一聊蘭芷苑的姑娘們,太子殿下卻只和雲小公爺聊正經八本的課業。

現在六皇子已經從尚書館結業,出宮成婚了,下一個就是太子殿下了吧。

初素菁不大高興:「般配有什麼用?父親成天拈花惹草,我看他根本就不珍惜母親。」

「菁兒……」初佑康真想堵住她的嘴。

「有這種事情么?」初月晚驚訝。

「這還不容易看出來?」初素菁指著穿過院子去的那些庶出小孩,「我父親若好好獃在家裏陪母親,還有這些人?」

初月晚真看不出來這有什麼關聯。

「可是……聽太后說,二皇兄和皇嫂嫂是兩情相悅呀。」她不解。

「才不是,父親根本不喜歡母親,也不喜歡我們。」初素菁說着瞥一眼初佑康。

這回初佑康沒有反駁。

初月晚抓抓腦殼。

之前聽初佑康說過一點,但是初素菁更直截了當。

「裕寧公主,這個事情,你可不要跟別人說。」初佑康伸出一根小手指,「好不好?」

初月晚跟他拉拉勾:「不說出去。」

「父親平日裏大部分時間不在府上。」初佑康說,「其實他不只是不喜歡母親,可能對側室也沒有十分喜歡,他喜歡什麼人,誰也不知道。」

初月晚道:「那麼……皇嫂嫂喜歡皇兄嗎?」

初素菁沒說話,初佑康也沉默了一會兒。

「應該是……喜歡的吧。」初佑康說,「不喜歡……為什麼還要待在這種家裏,和離就好了。」

原來是這樣。

初月晚覺得有點點難過,那麼好的皇嫂嫂,其實一直是自己守着如此大的王府,沒有二皇兄陪伴的么。

好在阿康和菁兒還陪着她。

「裕寧公主以後要不要常來和我們陪陪母親?」初佑康邀請道,「母親很喜歡裕寧,父親也是,若裕寧公主常來,父親或許也會經常回家了。」

初素菁忽然緊張地看着初月晚。

初月晚注意到她的視線,回望過去,初素菁卻把頭扭向一邊。

「有機會就來。」初月晚沒有把話說得太滿。

「嗯。」初佑康就當她答應了,很開心。

這天陪着初月晚出宮的是荊叱,所以進了王府之後就沒再跟在身邊,而是在前廳用了膳等待着。

待到幾個孩子玩了一圈出來,荊叱才再次露面,把第一次見面的初素菁給嚇得走不動步。初月晚才知道,小老虎也有害怕的人。

王府門外馬車來到,初永年下車進門看見他們,大氅瀟灑地一掀,招手道:「走,今天爹帶你們出去兜風。」

蕭瑤華迎着他走來:「風塵僕僕的,才剛到了又要走。」

「這不是過年應酬多麼。」初永年看着她的眼神也很溫柔,倚在柱子邊不動,只等着她過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