龐沂南緩緩吐出一口氣,心中無喜亦無悲。隨後,他轉頭看向齊琳的方向,身上戰意衝天!

龐沂南緩緩吐出一口氣,心中無喜亦無悲。隨後,他轉頭看向齊琳的方向,身上戰意衝天!

2021 年 12 月 10 日 未分類 0

同一時間,鶴無雲那裡也傳來一聲慘叫,赫然是那個名為青溪的妖仙。

轉頭看去,鶴無雲正將一隻手從其小腹處收回。如玉的手掌之上,沒有沾染半點塵埃,在陽光的閃耀下,散發著光輝。

時間退回半個時辰前,青溪接到齊琳的命令,負責拖住鶴無雲。

青溪自然知道自己與鶴無雲的差距,所以她也只是利用水之法則的力量,以其無限柔和之力,死死的纏住鶴無雲。

確實,鶴無雲面對這種攻擊方式毫無辦法,也只能一直以自身的強橫修為壓制,卻不能真正的將其擊退或者擊殺。

然而就在這時,轉折點突然來到。青溪突然分神看向了龐沂南與影的戰場,正好看見了影安靜的站在金色巨劍之下,閉目待死的樣子。

結果,這青溪不知發什麼瘋,突然不管不顧的沖向了那裡。

鶴無雲一見這種好機會,自然不會放過。亡魂法則浮現,直接將其截殺在半途之中。

一日之間死傷三名得力手下,齊琳徹底瘋狂。尤其是影,這名自己最為看重的手下!就這麼眼睜睜的被那個人族斬殺!

齊琳正在與晏縝戰鬥,此時恨欲狂,滿頭長發亂舞,氣勢衝天而起。

晏縝雙眸一凝,不避不讓,仗劍前沖,正面硬抗。

齊琳此時已經現出本體,強悍的氣血之力配合著火屬性法則,威勢無匹。火海降臨世間,灼燒著天地,齊琳立於火海之中,威勢滔天!

晏縝召回戰仙法相,手中驚虹綻放無量神光,劍氣縱橫三萬里!

二者心中皆有怒氣,恨不得立時便將對方置於死地!

劍氣與火海的碰撞,火屬性法則與火屬性法則的爭鋒,戰仙法相與麒麟神火的戰鬥。

一時間,威勢衝天,崩山裂地。麟火境的五座山脈在崩塌,湖泊在翻湧。

突然,地底深處傳來轟隆隆的巨響,距離地面越來越近!

晏縝仙識一掃,神色頓時有些凝重。原來是地底的無盡地火,已經被齊琳調動起來,共同攻擊向晏縝。

「雕蟲小技。」晏縝輕輕自語一聲,略微有些不屑。

要知道,他修行的也是火屬性法則。這無盡地火之力,他也可以借用!

只不過,可能會不如齊琳威勢強橫而已。因為齊琳畢竟已經在這裡盤踞了數萬年之久,肯定要比他熟悉這裡的地形,以及這裡的無盡地火。

一時間,二者的交鋒全部聚集到了正在向著地表湧來的地火之上。

霎時間,無盡地火分為了兩波。其中齊琳佔據三分之二,晏縝佔據三分之一。

齊琳銀牙緊咬,心中的怒火更盛。隨後,她將這三分之二的地火之力融進了自己的麒麟神火之中。

這地火本就為天地之靈火,其威能在火屬性的神通之中,穩居住第二。第一自然就是天火,那是只有在天劫之中才會出現的至高之火。

麒麟神火在地火的加持下,威能更勝從前。竟然在瞬間,便將晏縝的劍氣與戰仙法相全部包裹在其中,迅速的開始煉化。

晏縝的劍氣雖然不如劍道宗師一般凝實,但是在火屬性法則的加持下,其鋒銳程度卻並不比劍道宗師差多少。

然而即使是這般,這些劍氣也在麒麟神火的灼燒下,飛速的融化,化為漫天的霧氣,而後被蒸發。

戰仙法相則要強上許多,因為其身上那套仙寶盔甲,此時正在綻放著金色的神光,抵禦著麒麟神火的灼燒。

晏縝這時也將那三分之一的地火,全部融進了劍氣與戰仙法相之中。

隨著地火的融入,劍氣的融化速度終於降了下來。但是在同樣融入了地火的麒麟神火面前,依然不是對手。

晏縝也不急,劍氣是可以無限再生的,即使這次全部折損在這裡,對他依然沒有什麼影響。

想到這裡,晏縝略微抬手一揮。以他身體為圓心,方圓十丈之內,突然浮現出無數的劍氣,陣陣鋒銳之意割裂蒼穹!

而後晏縝釋放出火屬性法則,注入劍氣之中,更增其威勢。

晏縝抬眸看了一眼火海之中,正在晃動妖軀,似要再施展什麼神通的齊琳,冷冷一笑。

霎時間,無數劍氣激射而出,向著齊琳本體而去!

劍氣還在數丈之外,齊琳就已經感覺自己的妖軀在撕裂!

………… 貓鼠組合中的貓倒是有點看頭,但是鼠就丑多了,他身材矮小,異常的肥胖,一雙眼睛賊眉鼠眼的,當真不愧鼠名。

貓女看着葉楓,警惕的說道:「你很強!」

她現在可不敢像原著一樣嘲諷,畢竟剛剛葉楓的魂力被說出來了,魂宗的境界,就算壓制到魂尊,那也有三十九級呀!

三十九級,很可怕了。

葉楓無所謂的笑了笑,那女的又不好看,我才沒興奮理你呢!

隨着斗魂的開始,場上觀眾也是激動的看着台上,原本以為會是貓鼠的獨秀,可現在有了葉楓的變數,瞬間讓觀眾對這場斗魂充滿了期待。

貓鼠組合瞬間就進入了武魂附體狀態,貓女的武魂附體基本上和朱竹清差不多,也是長出了耳朵和利爪,臉上有了貓須,身後一白一黃一紫的魂環閃現。

而她的隊友也變成了一臉猥瑣的老鼠模樣,身後也是一白一黃一紫的魂環。

看對手亮出了武魂,小舞也是警惕了一下,緊跟着亮出了自己的武魂。

長長的兔耳朵,白色的絨毛,更加修上的大長腿和紅色的眼睛。

場上四人有三個都亮出了武魂,唯有葉楓不急不緩的站在原地,欣賞著小舞變成兔子的樣子。

「小舞,你真好看!」

小舞愣了愣,沒好氣的說道:「大哥哥,我們正在斗魂呢!」

他們對面的貓鼠組合也是皺了皺眉,這人也太不尊重我們了吧。

「沒事,不影響!」

葉楓笑了笑,不就一個貓鼠嗎?又不影響我看小舞。

小舞白了葉楓一眼,認真的說道:「那我不管你了,我先上了!」

她的身後二黃一紫的魂環出現,小舞快速的向貓鼠組合攻去。

場外觀眾一陣嘩然,他們已經好久沒見過黃黃紫的魂環配置了。

因為朱竹清她們之前斗魂都不帶亮魂環的,所以觀眾也不知道那時候他們什麼魂環配置。

貓女和鼠男對視一眼,也是從左右對小舞進行了包抄。

貓女身形一展,雙腳飛速律動,向著小舞殺來。

身上一白一黃的魂環亮改,手中利爪交錯揮出,十道亮銀色的爪影破空而出,向著小舞攻去。

她有一個魂技是增速,一個是利爪攻擊,在魂環的作用在,她很快就到了小舞面前,利爪落下。

小舞眼神一動,一個魅惑減慢她的速度,然後一躍而起,修長的大腿向她攻去。

有一說一,小舞穿着高跟鞋,要是被她踢中,估計也要重傷。

就在小舞腳要落下之是,鼠男也是成功繞到了背後,一拳對着小舞背後攻去。

小舞皺了皺眉,第三魂環高動,一個瞬移離開原地,放棄了貓女。

她閃到鼠男身後,蠅子辮緊緊的勒住他的脖子,用力將他甩了出去。

但耐何鼠男太胖,沒能扔出場外。

這時,貓女也是緩了過來,又是一陣衝殺,攻向了小舞。

小舞急忙一退,一斷閃躲著。

可她前有貓,後面的老鼠也是緩了過來,二人對她形成了包圍之勢。

小舞皺了皺眉,看來只能動用最後手段了。

「大哥哥~」

遇事不決找葉楓。

葉楓笑了笑,看來小舞是玩夠了,那就到我出場了。

他直接拿出了疾風之刃,第二魂技閃到鼠男面前。

「你想上天吧?!」

葉楓很有禮貌的問了一句!

「什…么!?」

鼠男愣了愣,下意識的說了一句,他還沒反應過來葉楓怎麼出現在他面前的,就被葉楓一道龍捲風貼臉輸出了一波。

也幸好葉楓手下留情了,不然他就要殘了。

「真高呀!」

他向鼠男揮了揮手,不過他應該是看不見了,畢竟他都上天了都。

龍捲風帶着鼠男越飛越高,越飛越高,最後還是被裁判救了下來。

「好厲害,這就是魂宗強者嘛,恐怖如斯呀!」

「就是,這招說不定都能破了我的防了!」

「同樓上,這招差不多有我十分之一的實力了!」

場外觀眾都是驚訝的看着葉楓,沒想到他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送人上天呀!

「喵…」

貓女驚了一下,沒想到剛剛那個一直在旁邊看戲的傢伙這麼可怕。

她都驚呆了,這一招要是命中她,她不死也殘。

「好機會!」

就在她愣神的這個功夫,小舞也是瞬間反應了過來,沖了過去。

她一個腰弓直接送她下場。

「本場戰鬥,風舞獲勝!」

隨着主持人的一語落下,場外觀眾都是愣了愣,今天這場戰鬥不能說很精神,甚至更多的是戲劇話了點。

誰都沒想到,連勝四場的貓鼠會這麼弱,被輕而易舉的就擊倒了。

果然這就是魂宗強者嗎?恐怖如斯呀!

「我不服,裁判我不服,他肯定是偷用了魂宗的實力!」

貓女指著葉楓,滿臉的不信,她的隊友怎麼可能會這麼弱呢?絕對不可能,一定是他做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