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了!老道明白了!這孩子肯定也是玩黑軟時作下的病,對什麼都防著,輸入密碼時是打亂次序輸入的。比如先輸入密碼後邊的一個或幾個字元,然後用滑鼠挪一下位置再輸入前面的。其實老道那幾年也這樣,後來慢慢就大意了,沒這份警覺了。

完了!老道明白了!這孩子肯定也是玩黑軟時作下的病,對什麼都防著,輸入密碼時是打亂次序輸入的。比如先輸入密碼後邊的一個或幾個字元,然後用滑鼠挪一下位置再輸入前面的。其實老道那幾年也這樣,後來慢慢就大意了,沒這份警覺了。

2021 年 12 月 10 日 未分類 0

這就沒招兒了,就這10個字元能有好幾億組合!沒法試。那些天最大的收穫就是試出了這孩子輸入的企鵝郵箱密碼是正確的,可能郵箱密碼無所謂,他也就懶得那麼費勁了吧。郵箱密碼是也是那些數字和字母的10位組合,但我試了,與企鵝登錄密碼並不一致。換位置嘗試了幾十個也不對。終於無奈地放棄了。

再接下去的幾個月里,老道每天還是監控着他。可這孩子上網太乾淨了,好像就看過兩次黃片吧,不知是哪個損友發給他的網址,有時沒看完就關了繼續打遊戲。這孩子玩遊戲的癮倒是不小。

就這樣,兩個天南地北素昧平生的人,居然每天都會以這種奇異的方式默默地彼此陪伴好幾個小時,如果沒體會過,你真沒法想像那是一種多麼奇妙的感受。

那些日子裏,我對這孩子印象越來越好。其實應該是對他的家教印象很好。看起來他父親對他的學業要求並不太嚴格,可能像我對小道似地,咋要求也沒啥用了吧。但經常會在聊天時提醒他要看些什麼書,什麼電影,什麼文章,以及聽什麼音樂。還說過後要考察他的心得體會,不許糊弄。他父親要求他看的那些東西好多我也看過,都是非常正面比較有代表性的。

從他和朋友聊天的內容看得出來,這孩子的興趣還挺多的。籃球乒乓羽毛球桌球啥都玩兒,除了愛玩遊戲之外,他還是個刀友。最重點的愛好應該是音樂,水平咋樣不知道,但他和幾個夥伴還整了個叫「紅鎚子」的小樂隊。

這時代的孩子受西方音樂影響都比較深,我見他電腦上經常放的多是歐美歌曲,流行的經典的都有。時常能看見他抱個結他跟着演唱會視頻哼唧著「黑豬地」「砍吹揉」「塞令」啥的。挺巧的是,他最喜歡的《五百英里》和保羅西蒙那兩首歌也都是老道的最愛。看來他也是偶爾能安靜下來洗洗心的孩子,在眼下的時代里,這點挺難得的。

不過這孩子有時也會耍點小滑頭,比如他父親幾次提醒他觀看影片《肖申克的救贖》,還告訴他,這幾乎是男人必看的影片之一。這孩子可能是嫌影片太長了不愛看吧,居然跑擺渡百科裏找到簡介看了起來,估計是想用來糊弄他呆弟的。

我在這邊看了好笑,童心忽萌,就想幫幫他老爸。於是我當天先是假裝請教遊戲的問題,在企鵝里和他聊了起來。這個時代用企鵝的不多了,還在用的多是玩遊戲的這幫人。所以這孩子也不疑有他,還挺熱心的,就跟我聊了起來。

聊了一會兒我就巧妙地利用遊戲中一個越獄的情節聊起了《肖申克的救贖》,讓他自己搜索「油庫自由的藍蓮花」。那是老道在不會用那些軟件的條件下,費了二百多小時用最笨的方法做出來的一小段MV,畫面就來自《肖申克的救贖》,但每一幀都被老道精心處理過色彩和效果。音樂配的是藍蓮花,字幕是老道配的。自己挺喜歡,心情不好或是有了壓力的時候就看一看。反正這麼多年來每次挨道嫂的揍我都得看一會兒,我覺著還挺減壓充電的。

這孩子不錯,我監控到他在兩天裏居然看了三遍,還看出我輸入字幕時,錯把那句「記得對幸福的執著與信仰」輸成「記得對幸福的信仰與執著」了。看來他還確實用心看了,因為這樣一來韻角就錯了。之後他被那些片花吸引,就很認真地看了《肖申克的救贖》。通過這件小事兒,我對這孩子的印象又好了幾分。

後來有段日子老道張羅著做點小生意,好久都不用電腦上網,就漸漸淡忘這事兒了。直到前年又閑下來,無聊之中玩起了遊戲,才想起那個愛玩遊戲的孩子,企鵝上一聯絡,居然還在。就這樣,倆人成了遊戲中的戰友。不過這時我已經不用從前的台式機,換了個筆記本電腦,當然也就沒有「紅蜻蜓」黑軟了。

讀者們看到這裏也就明白了,那孩子就是榮兵。當年他跟論壇里那個「九千歲」是網友,「九千歲」聽說他玩黑軟,就動了把我那號盜走的念頭。因為我那號碼當年在論壇里也是很抬身份的。那年代嘛,網上就講究這些東西。榮兵也沒當回事兒,就下手把我號給盜了,從此我就與他以這種奇特的方式結緣了。

場景拉回到榮兵離開后的第二天,他寄的郵件到了。

好奇地打開之後,老道越看越震驚!最上面是三塊銀幣,下面有兩枚金幣,再下面的一個小盒子裏裝的是一條挺粗的黃金鏈子,旁邊木頭小首飾盒裏是一條寶石手串。最下面的泡沫盒裏真的是那把「快樂瘋狗」!

後來這些東西我都在網上查了。兩塊大銀幣都是英國的一克朗,一塊是1696年的威廉三世銀幣,另一塊是1707年的安妮女王銀幣。另一塊小銀幣是啥幣值的我就不懂了,是1689年威廉和瑪麗兩口子的頭像。兩枚金幣一枚是1653年法國路易十四金幣,一枚是1710年英國安妮女王金幣。價值我也不好說,不懂這些東西。至於那條金鏈,雖然家裏沒有稱量珠寶的工具,僅憑手感應該也有六七十克以上吧?榮兵說得沒錯,以現在的金價計,光是這條金鏈的價值也在兩萬以上了。

那條手串的材質我不認識,道嫂卻認識。是產於北地的一種寶玉石。主色是紅黃兩色,很容易讓人聯想起中華的顏色。說來也巧,據說這種寶玉石只產於中國。道嫂也不敢論價,只說這品相的怕是會貴得嚇人了!總得小几萬起吧。

至於那把瘋狗刀我可就內行了,太牛掰了!

軍綠色刀柄白鋼護手全球限量十支版的第三號!其漂亮程度把我那隻普通黑色刀柄的ATAK一下子比得跟醜小鴨似的。有點怪的是,明明這把是三號刀,K鞘上卻刻着「N0.7」?不知幾個意思,榮兵之前也沒和我說。

看完這些東西,我每天發獃的時間更長了!

難道榮兵這孩子說的那些夢話……會是真的?不是他的幻覺?這些東西之中,他夢話里至少就提到過那塊1707年的銀幣,因為那是他在那個時空擁有的第一塊銀幣。還有瘋狗刀,更是他在那片時空的生死夥伴,數次在夢話里都有提及的。

不行了!現在誰說啥也沒用了!我必須要看完整版的《青年榮兵的奇幻漂流》了!

現在我只能賭一下——賭他的郵箱密碼沒換過!那我得先想起那個密碼啊?不行,時間太久了根本想不起來!

大腦在高速運轉……我猛然想起,從前的台式電腦上面的「紅蜻蜓」軟件的文件夾里好像有!記得當年曾隨手複製過那個密碼記在一個「txt」文檔里了。

老道立馬飛跑下樓,從車庫角落裏搬起一個滿是灰塵的紙殼箱子就上樓回到書房。打開之後接上電源按下開機按鈕……上老保佑,但願這玩意兒還能忠誠地工作啊!一陣嗡嗡響之後,就是那聲進入系統的音樂……太美妙了!

飛速接上滑鼠點開F盤找到「紅蜻蜓」的文件夾打開找到那個「新建文本文檔」再點開……

「20021103ly」……對頭!就是你了!

好吧,下一步就是上老保佑這孩子手懶那兩年沒換過郵箱密碼保佑保佑啊……

果然……密碼正確!從網頁直接輸入密碼就登入了!榮兵這粗心的孩子居然沒額外設置登錄保護?上老連續保佑啊!

這個深夜,我帶着榮兵找到黑鬍子寶藏時的緊張和興奮進入了他的郵箱,找到了他發給自己的那封郵件,下載了那個「附件」,然後顫抖地用滑鼠點開那個文本文檔……

其實老道這輩子雖說沒啥大富大貴,但吃穿不愁小日子也還過得去。道嫂雖說有時候揍我,但疼我的時候更多。我理解,她這人就那風格,拿我和小道都當孩子帶。我對你們掏心掏肺地好,但我必須得管着你們!十幾個年輪下來我也早習慣了。

兒子小道雖說在學習成績方面會以每個家長會為周期折磨我一回,但好在性格陽光品行也還不錯,我倆處得跟哥們似的。是啊,沒法子,飽受壓迫的人們總會自覺地抱團取暖唄。

所以說老道這輩子本來可以就這麼輕輕鬆鬆地過着小日子。所以說老道為了這部《榮兵日記》現在挨累甚至將來得罪人挨噴挨悶棍啥地那其實都是自找噠!諸君休要同情我!連我自個都不同情自己個兒,誰讓我明明就一小草根卻老做那種抗擊邪惡拯救地球的幻夢呢?

接着說回書稿的事兒。讀書這事兒向來是各花入各眼各有各的口味,說實話就榮兵這部日記吧,你就倒找錢給那些專喜歡看玄幻修仙宮斗蛋美的讀者人家都懶得看。不過這裏面的內容卻精準無比地擊中了老道的興趣點!

那些獨一無二跟任何作品也不曾雷同的的故事……那些豐富得甚至聞所未聞的史料秘辛……那些繁多的熱帶動物、植物、和風光秀美絕倫的加勒比海島……那些如雷貫耳的大海盜之足跡或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之傳奇……那幅十八世紀波譎雲詭又宏大壯闊的歷史畫卷……這一切都死死地攥住了老道的心!對了,尤其是內些搞對象的事兒。

於是老道就開始興味盎然地把原本次序顛倒混亂的《榮兵日記》按時間先後整理排序。隨着整理出的內容越來越多,雷森道的精神忽然又分裂了……

老道:嗨哥幾個!咱這一不留神都整理出小几十萬字了吧?潤色一下修齊填平這不就是一部挺OK的紀實文學嗎?

雷哥:咄!休做此謬想!榮兵尚未歸來,此事斷不可泄露分毫!就便榮兵日後果真……逾期未歸,亦理應踐諾將此日記書稿事告之其父,吾等豈能掠人之美行小人之徑?

老道:說嘛呢你?誰掠誰之美了?你沒看之前書稿亂七八糟時間地點次序大亂斗啊?要不是咱們累個癟犢子型一點一點梳理出來,那不就是一堆夢話囈語嗎?再說了,天下者天下人之天下!歷史者嗯……那啥啥之歷史!又不是他老榮家小兵的私產,咱為嘛就不能寫出來?更何況,這玩意兒你還敢說是掠人之美?誰寫誰可能得罪人好不好?咱這等於是替榮兵他呆弟頂雷背鍋好不好?我都能拿出死豬戰開水之勇氣你為毛就拿不出愛基博咋咋地之厚臉皮呢?

雷哥:此邪說倒似頗有幾分歪理。雷森,還是你自己拿主意吧。

雷森道一咬牙:馬彼得那就——干吧!

霸特……累呀!俗話說看花容易嗅花難,你遠遠看着挺好噠,真敢湊過去嗅它真用刺兒扎你啊!

榮兵有些內容記得太詳細了,甚至詳細到具體的時間地點對話和心理活動。可有些內容又太過簡略,簡略得你需要大量腦補才能形成完整的敘事鏈條。最要命的是,他到底是故意的還是信手的呀?怎麼跟他被催眠時說的夢話一樣,這裏也有茫茫多的外語啊?除了英語之外,還有法語、荷蘭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丹麥語……好吧這些老道都能應付,找在線翻譯唄。可另外還有大量的非洲各部落語言和印第安各部族語言,你連翻譯都找不着地兒這不要命嗎?

所以那段日子老道連疲累帶興奮地都快瘋了!

上網查資料,去圖書館查資料,到處找人問,甚至托朋友和網友拐彎找到過幾位語言學方面的教授專家在網上討教……總之想盡了一切辦法,那也依然有極少一部分內容至今都沒弄清楚。這個實在沒法子了。據專家說,就光是墨西哥附近的印第安語吧,那就有瓜薩誇爾科語、塔巴斯科語、尤卡坦土語、托托納卡語、奇吉語……還有好多我都沒記住名字的語系。所以老道也只能略留遺憾地有多大勁兒使多大勁兒了。

然後再說說得罪人的事兒吧。

榮兵日記里的好多話說得直白,但好多話似乎還挺拐彎。老道沒啥學識,也不可能完全看得出來。不過僅以我凡俗肉眼能看出來的,他的日記就確實得罪了不少人!

我隨便舉倆例子啊。你看,他日記中記述的某個殘暴貪酷毫無人性的奴隸販子,三百年後人家後代還是顛國貴族啊?而且那個家族的成員現在個個都牛掰得很!大公司總裁、上院議員、金融大亨……你說榮兵把人家老祖宗那條帶着屎尿的破褲衩子都給抖摟出來讓眾人圍觀了,人家豈肯善罷甘休乎?

你再看,他日記中記述的那個貪婪愚蠢又「銀盪」無恥的婊子,她後世的隔N代孫子不就是PS國的內個某部長嗎?她後世的隔N代孫女不就是內個霸屏的戲子嗎?她後世隔N代外孫女不就是內個上流社會的名媛嗎?你說榮兵把人家老老祖母帶着臟血的月經帶都給扯出來讓眾人群嘲了,人家還不得瘋狗似地撲上來咬你屁屁呀?

而且老道再一仔細辨認那些18世紀的惡棍婊子們的後人……哎呀沃——去欲欲!更是嚇出一身白毛汗啊!

你說咋這巧呢?咋偏偏現在那些啥事兒都往中國身上賴的賤人們,居然全都是這部日記中那些18世紀的畜生和婊子們的後人呢?這可咋整啊?辣些人個個都戰力值爆表訴訟慾望強大到臭不要臉!誰敢惹它們啊?不信你看……

它媳婦不慎流產老媽意外懷孕了腫么辦——好辦!要求中國賠償!

它家公豬把母狗給睡了結果生出個貓咪把它岳母給嚇神經了腫么辦——好辦!要求中國賠償!

它們鎮上的大夫查體時不慎將它女兒的保鮮膜弄破了腫么辦——好辦!要求中國賠償!

它全家得狂犬病一個接一個地嘎巴嘎巴全瘟死了腫么辦?好辦!它親戚跳出來說——要求中國賠償!

當「甭管啥事兒只要往中國身上賴就OK」已然成為它們的流行風潮和「政治正確」,你說榮兵這破日記能不惹禍得罪人么?因為他榮兵就是中國人啊!因為老道我也是中國人啊!俺倆往哪跑?這不明顯是團伙作案讓人抓了個現形嗎?

靈雞一動……操!我給它們的畜生婊子祖先改個名不就得啦?艾瑪我真太佩服自己的急智了!

我改了名,你們內幫賤種要還敢拿着這本日記來對號入座地認領畜牲當祖祖父認領婊子當祖祖母,那純屬你個人的興趣奇葩愛好刁鑽,與老道可就無關了。反正老道是打死都不會承認滴!

那就改!咋改?簡單,想取一個名字時,切換到五筆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在鍵盤上一頓胡砸亂拍……睜開眼睛把留下的字一歸置——成了。

所以,有時是為尊者諱有時是為賤者隱,總之在老道整理的《榮兵日記》中提到的好些個名字,都是這麼砸出來的。如果您非要做某種特殊解讀,那絕對是您審美情趣的問題,與老道可啥關係木有啊。老道自己直到現在都不明白那些被道嫂評價曰——「挺內個啥的名字」都有啥特殊含義呢。

其實吧,老道就本質而言是個相當單純的人,貞德不騙你。你愛信不信,反正我自己都不信。

另註:凡是老道在後面用帶括弧的外文標註過的那些人名、地名、名詞之類,全部都是經由老道確認過的。老道可以負責任地說,那些都是真實和有據可查的。

至於榮兵在他日記里有否還明指暗示或影射別的什麼大咖人物?那真就不知道了,反正老道是沒看出來,也拒絕為此承擔任何責任!老道只對我明確記載了名字的人物負責。比如「伍昂巴杜茲爵士」或「貝茨奧德拉拉尼奧夫人」的後代如若打將上門來,要求我賠償它們祖先的名譽損失,這我必須得認啊!誰讓我手欠把人家祖上的名諱給原封不動地寫上了呢?

至於我沒記錄你祖先本名的?馬幣的給道爺邊兒獃著去!咋地看這些名字挺酷想認領一個當祖宗啊?美不死你個賤種!臉咋那麼大泥啊!?

好了,現在還需整理一個完整的邀功卸責版聲明如下……

一,如果您覺得這部記實文學尚有那麼九分九九的精彩,那純粹都是老道的功勞!您是不知道哇,就為這玩意兒老道足足瘦了好幾十斤哪!這可是真事兒。用道嫂的話說,都已經熬成個令她毫無性趣的人渣了……真么悲催!

二,如果細心睿智的您發現書稿中也有那麼0.000369%的歷史知識方面的謬誤,那都怪老榮家小兵內小子!誰讓他說的夢話含糊不清記的日記混亂不堪呢?這咋能怪我呢?老道只是個無辜的記者啊我又不是歷史學家。

三,如果您在書中看到某位西班牙貴族的台詞中居然有現代中國網絡語言,而某位法國詩人居然用東北版台北腔吟誦他的詩作,請您千萬不要跟發現了新大陸了似的「艾瑪艾瑪」地尖叫!更懇請「全真教」諸道友切勿「全較真」。因為那都是老道為了使這部繁雜冗長的外國歷史體裁報告文學也能夠使您有着輕鬆愉快的閱讀體驗,而不得不在原文翻譯上做出了巨大的犧牲和痛苦的讓步。假如榮兵日記中的那些話都「原汁原味」地翻譯出來,那讀起來絕對是各種拗口各種彆扭!畢竟各民族之間語言習慣的差異性是巨大的。

老道之所以敢這麼大膽地翻譯那可都是有老大們撐腰站台的!

因為老道最為推崇林語堂先生在他的《論翻譯》中提出的「忠、順、美」三原則。林老大也曾諄諄教導我說——道仔,我跟你索哈,忠實原著並不是讓你故意說些不通順的中國話,而是應該按照中國人的行文心理翻譯。忠實原著並不是字字對譯,是句譯,以該句的「總意象」為基準下筆,而非字義。道仔你明白未?

而錢鍾書先生在《林紓的翻譯》中也曾語重心長地教導我說——小雷啊,你記住嘍,壞翻譯會發生一種消滅原作的功效。拙劣晦澀的譯文無形中替作者拒絕讀者……

So,如果您從某些翻譯中發現了那麼0.000147%的語言常識方面的謬誤,那都怪錢鍾書和林語堂往溝裏帶我不怪我本人啊!

人家魯迅先生明明都跟我說過——雷森,偶拱雷杠啊,在翻譯方面要「寧信而不順」!千萬不能只圖語言順溜就胡編亂造噠!

霸特列位老大,你們到底誰說了算啊?還有個準譜沒?得了得了,我愛咋翻咋翻吧,反正老榮家小兵沒意見就成。翻得不好咋能怪我呢?老道我就是個過了保質期的二手黑客的又不是翻譯家。

呼……好了,攬功推責的活兒好像乾地挺漂亮沒啥漏洞了。不過慈悲的雷哥善良的老道也還是給那些必然會撲上來撕咬的牲口們留了條穿過的內褲,要不你讓內些賤種們腫么辦逆?難道本座還真的就眼看着她們急得連子宮都憋爆了還沒個下嘴的地兒?難道本座還真的就眼瞅着他們連「高丸」都憋碎了還沒個下口的由頭?

所以老榮小兵的那個穢語症就做為短處留給你們撕咬吧。你們盡可以攻擊他語言不文明!這是作惡並且無恥者的特權,沒事兒,老道和榮兵對此都明白,也想得開。這就像開膛手傑克總會在殺完人後伸出舌頭舔一下滿是血污的刀子,然後指著遠處的榮兵說:「各位觀眾看到了嗎?榮兵他在罵人哎!他絲毫也不講文明禮貌耶……」

做人要厚道,這是老道的原則。所以說……咬吧,牲口們,給你們留下那條穿過的內褲了,別嫌味兒大重口就中。你選擇你喜歡你開心就好。嘿嘿嘿……

暴意思啊老道太磨嘰了,已經耽誤列位尊敬的看官這麼多時間還沒進入正題。那現在就允許老道最後再磨嘰幾句吧——每個人閱讀的風格習慣都不一樣,該怎麼來讀這部記實文學,那當然是隨您的喜好和閱讀習慣了。不過呢,我還是忍不住建議有耐心的讀者和風格偏於安靜的讀者可以慢讀細思。強烈建議喲!

因為……因為這樣您或許更有所得喲?因為……因為後面說不定會有什麼驚喜喲?因為……因為也許您看到的某個錯別字,就有機率帶給您一枚金幣喲?這話是真的。

OK不再廢話了姍……二……姨……愛嗑嬸兒! 即便是事情已經亂成了這個地步,他本人也是腦袋亂的很,可是,他依然能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事情的蹊蹺之處。

陳世媛臉色立刻微微變了。

「表哥,你……這是不相信你對我做了這樣的事嗎?你要不信的話,你可以……可以看看床上。」

她突然就悲憤地指向了神鈺還在待着的那張床,泫然欲泣的就像是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神鈺怔愣了一瞬。

反應過來,他掀開被子看了一眼,瞬間,就如同被什麼蟄了般,臉上的血色消失得乾乾淨淨!

「是不是看到了?我告訴你神鈺,我不是外面那種不三不四的女人,我是陳家人,陳家的規矩是清清白白做人,要對得起列祖列宗,我不會拿自己的名聲來開玩笑的!」

最後這一句,這個女人在那裏字字泣血,竟然拿着他們陳家指天發起誓來。

神宗御聽到了,再一次神色變了變。

「你放心,如果真的是這個孽障東西欺負了你,我們神家……」

「陳小姐,原來你們陳家還有這個規矩?那怎麼聽說你之前頂着神家未婚妻這個身份,還到處找別的男人給你獻殷勤呢?」

就當神宗御要給這個女人一個神家的承諾時。

突然,在旁邊,從進來后就沒有吱過聲的霍司爵開口了。

他站在這房間的門口,修長的身影挺拔佇立,雙手則是插入深色休閑褲的褲兜里,慵懶而又隨意,像只是站在這裏的一個旁觀者。

但是,從他開口的那一刻起,這房間里的溫度就變了。

變得低了許多!

陳世媛臉色頓時白了白。

「你……你胡說,這都是誹謗,你從哪裏聽來的?」她張嘴就否認。

結果,這個俊美逼人,身上的氣勢,更是讓人頭皮發麻的男人,森冷的盯着她馬上來了句:「我老婆說的。」

「!!!!」

他老婆……不就是溫栩栩嗎?!!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