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珊嚇了一跳,「那杯酒不是給你喝的,是你自己誤端了,我當時又沒看到,我確實開過玩笑想看看你行不行,但我不會真去做那種事,好了,我不想解釋了,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穆曉暖的事我不清楚。」

蘇珊嚇了一跳,「那杯酒不是給你喝的,是你自己誤端了,我當時又沒看到,我確實開過玩笑想看看你行不行,但我不會真去做那種事,好了,我不想解釋了,你不相信我也沒辦法,穆曉暖的事我不清楚。」

2021 年 12 月 6 日 未分類 0

「夜擎,我們才是好朋友,你怎麼能相信一個外人?你跟穆曉暖根本就不熟。」

確實,龍夜擎跟穆曉暖並不熟,但這是凌禹辰委託的,他想查清楚,「你如果不想說我也能查到,你應該清楚我有這本事,如果查到是你做的,我一定會讓你得到應有的懲罰!」

「這……這關你什麼事呀?跟你有關嗎?到底誰才是你朋友?我才是!你受傷的時候是我照顧的你,你無聊難受的時候,是我陪着你說話,我們一起去探險過,一起去旅行過,你應該維護我才是!」

龍夜擎漸漸失去了耐心,「我再問你最後一遍,那個男人是誰!」

蘇珊支支吾吾的,「我首先聲明,不是我設計的,至於那個男人,就是個酒吧的混混,聽說還是個賭鬼,那晚穆曉暖喝醉后兩人都勾搭上了,他把穆曉暖帶去了酒店,兩人一夜纏、綿,後來那男人就走了,應該是怕引來麻煩吧。」

龍夜擎眉心緊蹙,「你確定嗎?那個男人是個賭鬼,還是個混混?」

蘇珊臉上掠過幾縷異樣,「當然確定,而且還上了年紀了,有四五十歲了吧,反正要多齷齪有多齷齪,看一眼就讓人想吐的那種。」

龍夜擎聽着就冒火,「我原本以為你只是任性了點、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而不惜去傷害別人,可沒想到你會如此狠毒!為了逼穆曉暖和禹辰分開,居然能想出這麼齷齪的招來,我還真小看你了,把那男人找出來,我需要讓他和穆童做一份親子鑒定!」

蘇珊其實並不太確定是不是那男人,她開始的想法是,讓穆曉暖跟一個齷齪不堪的男人睡一覺,讓凌禹辰徹底厭惡穆曉暖,讓人把穆曉暖送到房間后,她就離開了,並沒全程盯着,事後那男子去找她要錢時說已經跟那女孩睡過了,可後來聽人說,那男人那天晚上好像並沒進入穆曉暖的房間,他只是為了錢才騙她的。

蘇珊後來還找過那男人,為了錢那男人滿口承認跟穆曉暖睡過,只是時間倉促沒來得及拍下視頻和照片,不信可以找穆曉暖對質。

蘇珊當然不能去找穆曉暖對質,後來她便纏上了凌禹辰,她知道穆曉暖去找過凌禹辰,但都被她給巧妙的阻攔了,沒讓他們見面,再後來,穆曉暖發現自己懷孕,就沒再去找過凌禹辰。

「夜擎,原來我在你心目中有這麼壞,那男人我是找不到了,都過去四年了,誰知道那人在哪,再說了,我也只是酒吧看到他和穆曉暖抱在一起,也就見過那一次,就算再看到,我也認不出來了。」

「那就只能我自己去查了。」

蘇珊似笑非笑的,有點害怕,一旦查出來,對她名聲影響不好不說,很有可能凌禹辰和龍夜擎還會對付她,「你說都過去了幹嘛再去揭開?要是孩子知道自己有個這麼齷齪的爸爸,她能接受嗎?既然穆曉暖都不知道是誰,你就別去翻出來了,到時候只會帶來更大的傷害。」 「李大人,在下巡遊城防時,偶然聽說,大人的府邸上多了幾個身份來歷不明之人。」

林倫身旁跟著五名副手,皆身穿帝客府武服,一幅正經查案的樣子。

「在這個時間點,大人身為朝廷命官,不該再給帝國添亂吧?」

他笑眯眯的,彷彿一隻笑面虎,帶給人們的不是善意而是深深的恐怖。

但李青雲什麼場面沒見過,冷笑道:

「且不說本官府上到底有沒有身份不明之人,就算有,你一帝客府主事哪有權力擅闖朝廷四品大員的私人府邸。」

「林倫,你是想造反嗎?」

說到最後一句時,擔任郡守多年的李青雲釋放了身為一地之長的雄渾官威。

這是帝國給他的底氣,只要他沒被除職,臨淄就永遠都是他說了算。

「李大人,言重了。」

林倫也是人精,哪能就這樣讓這個大帽子扣在自己頭上,他輕輕向李青雲背後指了一下,

「在下也只是擔心大人的安危罷了,畢竟,大人的府上可是來了一位當世一流的劍客。」

「囚牛劍之主,呂長熙呂少俠。」

聽到他叫自己,呂長熙緩緩向前走了一步,「微末本事,不敢稱俠,呂某見過林大人。」

「不必客氣。」林倫笑道,「呂少俠,久聞齊魯一地廣傳你的俠名。」

「林某雖為朝廷做事,卻也身在江湖,自忖可入一品之列,所以就想與少俠切磋一二。」

「不知可否?」

他雖看似在跟呂長熙說話,眼神卻有意無意地瞟向李青雲。

呂長熙眼神微動似乎很想答應,但這畢竟是郡守府,所以當他聽到李青雲說可以的時候,便再也抑制不住的釋放出了戰意,身上的囚牛劍也不由自主的震顫了起來。

名劍有靈,身為兵器,它們也有著磅礴至極的戰意。

兩人嗆啷一聲拔劍出鞘,於兩側站定,

玄武古樸,囚牛鋒銳,兩把具是當代名劍,而持劍之人也是頂尖的劍客。

《名兵榜》雖然廣為流傳,但並非是完全準確的,每十年才重新編排一次。

在這期間,排名的變動,存粹由武人之間的挑戰勝負決定,並不能完全準確的排布江湖武人的實力水平。

尤其是帝客府,這個在這十年間幾乎銷聲匿跡的朝廷暴力機構,他們大多數人其實都不在榜單內,林倫也只是因為之前出手,幹掉過一個排在榜單末尾的武人才得以入榜。

兩人交手閃轉騰挪間,皆是劍氣縱橫,一招一式皆如行雲流水一般渾然天成,只是稍有一道劍意泄露,便在郡守府的青磚之上犁出了數尺的裂痕。

大概只過了十幾招,兩人之間便產生了火氣,劍術愈發凜冽,

囚牛將玄武盪開,以迴旋之意刺向林倫,而他並未慌亂,手腕輕輕一抖,玄武劍刃便逆轉了劍刃方向,目標直刺呂長熙的手腕,

「這一劍是勝負手。」眼中倒映金光的陸笙念道,

「林倫慢了,他會死;呂長熙慢了,手腕會被刺穿,此後再也不能執劍。」

就在這時,陸笙注意到了林倫身旁忽然出現了一個同樣身穿帝客武服的刀客,

「本來只是比劍,何必鬧到如此地步。」

在兩位劍客身影交錯之時,刀客忽然出手,一刀便同時彈開了兩人手中長劍。

咣——呂長熙退了回來,

看到這一幕的陸笙,眼瞳精光一閃,

兩個?

他們來是有別的什麼事吧……

快速思索了一下,彷彿是想到了什麼,突然看向了呂長熙,

他的名號在青州這邊素來正面,即便是各地官府也大都對他青睞有加,即便他時有犯禁,也未曾受到過官府追捕,

而且……陸笙又看了一眼帝客府的兩位主事,尤其是林倫之前被白叔打裂的那條胳膊,

在臨淄城裡,帝客府的人手似乎已經到達極限了。

想到這裡,他似乎想到了什麼,趁此機會不動聲色站在了呂長熙的背後,

「呂少俠劍術高超,林某人佩服。」

「大人也不差,晚輩也是十分佩服。」

兩人在之前還生死相搏,此時卻彷彿英雄惜英雄一般,嘴裡充滿了敬佩。

刀客姓許,名負,亦是帝客府的一名主事,此時,他出聲道:

「呂少俠,我們前來是有事相求你。」

「什麼事,會勞煩兩位大人來找我?」呂長熙有些不解。

「我們需要你來幫我們找一伙人。」林倫誠懇道,「就在這幾日,有一批人反覆襲擊過帝客府,我懷疑他們與前不久的劫銀案有關係。」

「賑災錢糧事關百萬青州平民,少俠是青州本地人,平日里多行俠義之事,所以我們想讓少俠幫忙。」

聽到這話,呂長熙一時間竟然有些不知所措,要知道,他可是……

「好啊。」

一道和呂長熙極為相似的聲音突然傳出,眾人紛紛看向這裡,

「不……」

呂長熙慌忙擺手,就在他準備解釋之時,他背後的陸笙忽然顯出身來,

「果然,在如此關鍵時刻,還是呂兄靠得住。」

陸笙一幅與他很熟的樣子,用力拍了拍呂長熙的肩膀,

「這位是?」刀客和林倫明顯對如同無名小卒一般的陸笙毫無印象,

陸笙剛準備開口,老人莫朝風突然說話,

「兩位大人,老朽活了六十幾年,還從未聽過會有人衝到主人家裡,然後要求客人先自報家門。」

「喧賓奪主,是不是就是這麼說的?」

老人笑呵呵的,面容和藹,但嘴裡的話卻像刀子一樣狠辣。

聽到老人這麼說,帝客府的兩位主事卻沒絲毫生氣,

「這位老先生,想必就是莫朝風老先生了吧。」

「老先生曾經於稷下學宮舌戰群儒時的風采,在下今日有幸領教啊。」

林倫拱手行禮,給足了老人面子。

帝客府能清楚的報上幾人的名號,明顯是做足了準備的,與他們相比,只算得上是無名小卒的陸笙當然進不得帝客府的眼裡了。

「莫前輩,晚輩從未出現過世人眼前,帝客府的兩位大人自然是不認識在下的。」

陸笙笑嘻嘻地說道,

「晚輩陸笙,於近日入臨淄,決心出仕報國。」

「日後還請兩位大人提攜。」 很多暗衛和守城官兵都連連點頭,應道:「是的,我們聽到了,卻不敢說,怕是幻聽。」

慕胤宸聽他們這麼說,蒼白的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意,很是自信的說道:「絕對不是幻聽,華兒的聲音我聽得出來。不過,我們可以試一下,你們誰嗓門大,回應一下。」

隨即有個身材壯碩的守城兵站出來,雙手捲成喇叭狀,對着懸崖下面的山澗腹地,大聲喊道:「嘔吼……下面有人嗎?聽到請回答……」

喊了大約十來聲,竟然沒人回應。

守城兵很是失望的望向太子,抱歉說道:「太子殿下,小的聲音看來還不夠大。」

慕胤宸卻沖着他鼓勵的笑道:「很大了,繼續喊,會有回應的。」

果然,在守城兵又喊了十來聲的時候,下面山澗里有了回應:「有人,我們被困住了,出不去……你們是誰啊……」

慕胤宸聽到回應,驚喜的笑道:「找了,是許願的聲音。」

他因身體虛弱,不能提高嗓子喊,便對守城兵說道:「你問,冠神醫還好嗎?」

守城兵照做,下面隨即傳來冠榮華的回應:「我還好……」

慕胤宸聽到她的聲音,沒差點淚水落下,他隨即哽咽著吩咐道:「快,準備搭懸梯,下懸崖。」

暗衛們都是訓練有素的,有能應付任何絕境中的求生技能。

隨即每個暗衛那些纏在腰間,平常做腰帶的細軟繩懸梯,接在一起,長度很是客觀。

這番操作把郾城守城官兵都給看呆了。

等他們回過神來,細軟繩懸梯一頭已經固定在懸崖邊一顆大樹上,另一頭垂到懸崖下面,幾名暗衛已經順着軟梯往下爬了。

慕胤宸和暗一則站在軟梯邊,等著下去探路的暗衛反饋信息。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