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管你什麼寸土寸金,衙門是一定不會虧待自己人的。

果然,管你什麼寸土寸金,衙門是一定不會虧待自己人的。

2021 年 12 月 6 日 未分類 0

到了正堂,那鄭飛只稍稍吩咐了幾句,讓了一杯茶之後,便很主動地要求為陸洵檢查傷勢——態度甚至有些諂媚。

一番檢查,除了陸洵的右跨地方的皮肉依然有些青腫之外,其它地方的傷勢,此刻都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

但那鄭飛依然很鄭重地又從自己腰包里拿出一個小瓶子,遞給陸洵,認真地說:「這裡面尚餘三粒清散丹,陸相公回去之後一日服用一粒,可保康復如初。」

這丹藥,從瓶子到裡面的丹藥,跟那青衣女子剛才喂陸洵吃下去的那一粒,都是完全一樣的——剛才在街上,這鄭飛還說過,這丹藥極為珍貴。

陸洵都沒有怎麼猶豫,就把丹藥收下了。

他從來都不是那種不知趣的人。

於是一時間彼此從他們巡檢司的日常工作聊起,漸漸地就越聊越是熱絡,很快就熟了起來,陸洵甚至表示,改日有暇,要過來尋鄭飛喝酒。

鄭飛馬上大喜,當即就要挽留陸洵留下喝酒。

但這一次,陸洵卻拒了,表示還有事,眼看時間不早,便告辭了出門。

那鄭飛一再挽留,實在看陸洵要走,這才起身,親自往外送。

在院子里,陸洵又見到了那青衣女子。

哪怕是回到了自家的衙門,她居然還依然帶著帷帽。

陸洵特意過去,找她鄭重道謝,「方才多謝姑娘的丹藥了!」

那女子在外殺妖時出招凌厲,近乎一擊斃命,可現在卻很文靜地斂衽還禮,說了聲,「尊駕於方才事頗有助力,又是無辜受傷,自然該救,不敢承尊駕謝!」

語氣倒是帶著淡淡的疏離。

於是陸洵也不多話,又一拱手,轉身離開。

那鄭飛熱絡地一直送到門外,甚至陸洵都已經走出巷子了,他還依然站在門口,戀戀不捨地目送。

等陸洵的身影實在看不見了,他這才回去,卻是邊走邊忍不住心裡嘆了口氣。

眼看他要進正堂,有屬下一人道:「老總,沒用的。你莫看他此時同你熱絡,一旦他回去一打聽,像咱們這等冷衙門,怕是再也不會回看一眼。」

那鄭飛聞言原地站住,又嘆了口氣,道:「我豈會不知?但只要有一線希望,總還是要熱絡些的。再說了,那畢竟是一位大詩人,交好他總是沒有壞處就是了!」

旁邊頓時就有人當即道:「這些詩人、文人、名士,眼裡何曾有過你我這等人!他們都是熱心於同那些世家、宗門們交往!像咱們這等人,整日里同妖怪打交道,在他們看來,不過豬狗一般的!怕是連他們家僕役都有不如!不信的話,老總且試觀之,此人方才說的有多熱絡,接下來的冷臉,就有多難看!」

鄭飛嘆了口氣,也不辯駁,沉默許久,終是只能嘆口氣,緩緩道:「試試罷了!左右他們寫的那詩文的「初讀」,是並不限人數的,萬一能得他青眼,哪怕與聞一首,也勝過苦修旬日……老杜,你都二十七啦!唉……」

一眾人都沉默下來。

這時,那一直站在院中的青衣女子卻是過來道:「總巡檢,若今日無事,在下便先回家了。」

鄭飛擺擺手,「去吧!」

…………

回到家裡,陸洵連晚飯都不吃了,直接就把自己鎖在了屋子裡,馬上開始入定,迫不及待地想要驗證一下趙老相公給指出的那條路是否有用。

驗證之下……他爽得幾乎要飛起來。

要知道,他此刻要煉化的「文氣」,是本來就已經被天地氣機強行灌頂打入了體內的,與尋常修行者的苦修,已經完全不是一碼事了。

甚至就算比之「初讀」時,同樣由天地氣機打入那些與聞者體內的「文氣」,都不是一碼事。

要煉化這些「文氣」,對於一名正常的修行者而言,本就應該是最容易、最簡便,也是速度最快的一件事!

而陸洵是直到現在,才一下子體會到這種爽到飛起的修行速度。

這一夜下來,直到窗外響起第一聲雞叫,連同之前多年積攢下的成果,他甚至直接積累到了二「大悟」的程度!

可以直觀的理解為,《靜夜思》和《小池》,這樣兩首四星之詩所帶來的兩「大悟」,已經被他基本上煉化乾淨!

這進度,比之此前幾天的修行,快了何止百倍!

快到了讓陸洵自己都有點不敢相信!

事實證明,偏方治大病啊!

趙老相公的老友給開出來的這個偏方,對自己竟是有奇效!

如此進度,讓一直困於煉化太慢的陸洵頓時心懷大暢,甚至一直到雞叫三遍了,他都還有些意猶未盡,不太願意停下。

因為照此速度推算,繼續這麼煉化下去,哪怕吃飯會耽誤時間,他都有把握在下午之前再煉化一「大悟」!

而一旦累積三「大悟」,他就可以順利「點星」!

一旦「點星」,則馬上邁入新的修行階段!

不過最終,他還是選擇了結束入定修行,起身下床。

遲早都是自己的,完全不必急於一時了!

既定的計劃和目標,不應該被輕易打亂。

打開門,匯合了果然已經等在門外的裴易,他仍舊同過去的兩天一樣,帶著裴易一起,談笑間直奔城東,去蔡家習武。

只不過這一次,因為這一夜的苦修,他過去兩天練基本功所帶來的身體的酸痛,卻是已經盡數消失不見了。 對於忽然出現的這五人,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

特別是為首的職業裝女子,她模樣漂亮,氣質冷冽,而且,她身上釋放出來的強大氣息,令在場不少人都膽寒!

這個為首的職業裝女子,不簡單!

這是絕大多數人腦海中冒出的念頭!

大家都在好奇,這個氣質凌厲逼人,穿著職業裝女子是誰?

嗯?

這一刻,就連嚴經緯也情不禁的多了兩眼為首的職業裝女子,這個女子,他還從未見過,是哪一方勢力?

就在這時,諸葛夫人已經站了起來,迎向職業裝女子。

趙政看到這一幕,連忙對著孫子趙無雙使了使眼色,祖孫兩趕緊跟在諸葛夫人身後,一起走向職業裝女子。

「馮助理!」

諸葛夫人走到馮迎秋面前後,微微躬身,一臉恭敬的開口道。

轟!

諸葛夫人這樣的行為,徹底解開了眾人心中的謎團!

這個氣質凌厲的職業裝女子和諸葛夫人是同一勢力,而且,看模樣,神秘無比,背景強橫的諸葛夫人的身份地位,並不如眼前這個職業裝女子。

還有一點,她對眼前這個職業裝女子的稱呼:馮助理。

這個稱呼,釋放出了一個信號。

眼前這個職業裝女子,也不是諸葛夫人真正的主人。

看著眼前的場景,嚴經緯嘴角露出了冷笑,他剛才還對職業裝女子的身份好奇,而現在,一切都已經明了了,諸葛夫人的反應,他已經知道這個職業裝女子的來頭。

馮迎秋目光掃視了一圈。

在澹臺紅妝身上,她稍微停留了兩秒鐘,然後目光便看向主席台位置。

她邁開步子,一步一步走向主席台。

咯咯咯……

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傳入在場每一個人的耳中。

「我叫馮迎秋,今天代表我們家小姐來這!」

馮迎秋停住了腳步,她說著,目光一轉,看向池昌集團大樓,池昌集團幾個大字旁邊,已經搭好了架子,拆卸工人早已做好了準備,只等著主席台這邊宣布拆除,那池昌集團幾個大字便會被拆除,同時,嚴氏集團幾個大字也會被安裝上去。

「我們家小姐說,嚴氏集團既然已經成為歷史,就沒必要再出現了!」

馮迎秋的話,一字一句,清晰的傳入在場眾人的耳中。

她這番話,讓在場的絕大多數人都吃了一驚,大家都猜到了今天嚴經緯會遇到麻煩,但是誰也沒想到,眼前這個叫做馮迎秋的女子,竟然如此強勢,直接說明了今天的來意。

嚴氏集團沒必要再出現!

也就是說,不允許嚴經緯將池昌集團更名為嚴氏集團!

這個馮迎秋,膽子也太大了吧?

之前,西南省一號人物韓興安問是不是有人要阻止池昌集團更名,當時無論是羅浮山,還是梵凈山,或者無極門,這些超然勢力都沒有表態。

畢竟,誰都不想主動觸碰這一根紅線。

但此時,這一根紅線,被馮迎秋觸碰了,她直接強勢的表明了態度,今天,不允許池昌集團更名,嚴氏集團,不能重現江湖。

「這就是慕小姐身邊的第一紅人!」

陳浮雲身邊,老太太陳夫人身子激動得顫抖了起來:「馮助理太強勢了,不管是羅浮山,還是梵凈山,或者無極門,他們都不敢主動觸碰那根紅線,但是,馮助理敢,因為她是慕小姐的人!」

「我們池昌集團更名,跟你家小姐有什麼關係!」

孫池昌冷聲說道,他是當初那場災難的親歷者,所以知道眼前這個叫馮迎秋的女子,以及她口中的小姐,肯定和當年嚴氏集團的那場災難脫不了干係,所以孫池昌的語氣里充滿了憤怒。

「嚴氏集團已經消失,就不適合再出現了。」馮迎秋語氣冰冷,說著,她目光一撇,看向在場的眾人,緩緩道:「大家覺得呢?」

大家覺得呢?

這句話,讓眾人的身子不禁一震。

特別是靠近右邊的那群人,他們來這裡的目的,其實就是給嚴經緯壓力,之前由於忌憚韓興安等一群官方的人,所以沒有人主動帶頭,而現在,馮迎秋帶了這個頭,就等著大家的反應了。

所以,此時此刻,現場的氣氛很緊張。

「我覺得,馮小姐說的對,嚴氏集團既然已經消失,就沒必要再出現了!」

這個時候,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

刷刷刷!

眾人的目光,齊刷刷的看向聲音發出的地方。

此時,陳浮雲感受著眾人的目光,他的心都懸到了嗓子眼,他沒想到,自己的母親,竟然第一個就開口……

我的天啊, 出了空間

炎曦月走向了炎家練武場

眾人正在認真切磋著。

炎曦月微微挑眉

竟沒有偷懶?不錯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