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梢月是因為看到她召喚出藥箱,還有手裡這些『古怪』的藥水,所以斷定她不是顧冷清。

柳梢月是因為看到她召喚出藥箱,還有手裡這些『古怪』的藥水,所以斷定她不是顧冷清。

2021 年 12 月 5 日 未分類 0

她的確不是顧冷清。

但又是。

只不過,不同一個人罷了。

「一個人長壽的秘籍,是無論看到什麼,聽到什麼,知道什麼,都當做什麼都不知道,你若還想活著,就該閉嘴。」

顧冷清粗魯地給她清理嘴巴上的血跡,目的不過是想聽她說話的時候能聽著舒服一些,也能看得舒服一些。

沒辦法,誰讓她這人有強迫症。

在柳梢月死之前,她得想辦法好好留住這條命,讓柳梢月受盡折磨,還清所有欠下的血債為止。

柳梢月越想越覺得恐怖,「我就說墨怎麼會忽然變了個人,原來都是因為你這個妖怪,是你給迷住墨了!你這個妖女!」

顧冷清置若罔聞,嘴角勾著淡淡的弧度,沒有理會。

「原來的顧冷清已經死了,你到底為什麼要冒充她?還要來害我!」

柳梢月想到這麼長時間,輸給的不是之前那個草包,心裡的不甘彷彿一下子消失。

顧冷清抬起眉眼,淡淡地看著她,「沒什麼,主要是因為,這具身體從那一夜開始是屬於我的,我便發誓,為顧冷清好好活著。」

「你承認了!你居然承認了!」柳梢月激動起來,掙扎得鐵鏈錚錚作響。

「我從未說我是你們人人都能欺辱的顧冷清。」顧冷清冷笑,從身上拿出一顆藥丸,塞入柳梢月的嘴裡。

柳梢月掙扎,不肯吃下。

顧冷清扼住她的雙頰,逼迫她咽下。

「在我讓你死之前,你得好好活著,否則這一場遊戲就不好玩了。」顧冷清咬牙切齒地說著,想起元嬤嬤,胸腔里又痛又恨。

柳梢月死一百次都不足以抵罪。

正因為這樣,她更要好好折磨她!

直到她這口氣咽下為止。

柳梢月無力地認命,滿眼憎恨且恐懼地看著顧冷清,「為什麼,為什麼要這麼對我!」

顧冷清的眸色緩緩變得陰寒,「我不是顧冷清是真,可對他們的感情卻是真的,你,死一百次都不夠!」

那一聲低吼,伴隨著滿腔的憤怒發泄而出。

柳梢月面色慘白,讓那傷口更顯得森然,猙獰恐怖。

顧冷清轉身出去。

暗室,再一次恢復平靜。

柳梢月死寂的心,彷彿燃起了希望。

只要她告訴尉遲墨顧冷清是妖女,她就有希望從這裡出去。

於是,把目標鎖定了每日給她送飯的小廝。

她蠱惑小廝,只要帶尉遲墨來見她一面,便給小廝一千兩。

小廝這輩子都沒見到過這麼多銀兩,自然心動,當天便找機會找來尉遲墨。

怕尉遲墨不肯來,她便讓小廝告訴尉遲墨,她知道顧冷清的秘密,於是尉遲墨便來了。

兩人相對,尉遲墨眼裡只有漠然。

「事到如今,你還想玩什麼花樣?」他來,不過是想看她玩什麼把戲。

柳梢月痴痴地看著他,「墨,你知道我一直都那麼愛你,可你知道嗎,你愛著的顧冷清,其實早就死了,現在在你身邊的顧冷清就是個妖女!」

。 一進門,就有服務人員迎了上來,熱情的招待道:「歡迎光臨,兩位客人好。」

「你好。」莫小漁點了點頭,好奇的四處打量,她還是第一次到造型室做造型,看什麼都新奇。

「請問兩位預約了嗎?」服務人員禮貌的額問道。

許舟掏出一張VIP卡,說道:「帶這位小姐去做造型吧。」

服務人員接過VIP卡在機器上刷了一下,看電腦上的預約信息,臉上的笑容更燦爛了幾分:「好的,這位小姐請跟我來。」

「哦,好。」莫小漁這才收回打量的目光,跟著服務人員離開。

等莫小漁走遠,許舟收回望著她背影的目光,到另一個房間去換禮服。

男人的造型簡單方便,許舟換了一身剪裁大方的西裝,抓了幾下頭髮,便回到了候客室,一邊翻看手機,一邊等待莫小漁過來。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候客室的門被推開了。

許舟抬眸看向門口,看清來人後,眼前一亮。

莫小漁身穿一身純白色色的抹胸長裙,露出白皙漂亮的肩頸,讓人看著就移不開眼睛。

原本披肩的長發被挽在腦後,露出精緻的臉龐,還有幾縷髮絲自然的垂落在肩上,增添了幾分慵懶的美感。

許舟看著明艷的莫小漁臉上的神情呆了呆,驚艷不已的盯著她看。

從前他就知道莫小漁長得漂亮,但是一種柔弱的美,惹人憐愛,以往也多是白衣白裙,淡雅清新。

而今天的莫小漁穿上了紅裙,突然多了一種別樣的魅力,還是一樣的眉眼卻讓許舟更加心動。

許舟心跳如雷,看著莫小漁一步一步的走近他。

他眼裡只剩下眼前的紅裙美人,看著她屏住了呼吸。

直到莫小漁走到他面前,在他眼前揮了揮手,許舟才回過神來。

「你怎麼了?叫你那麼多聲都不答應?」莫小漁挑挑眉,好奇的問道。

「沒事。」許舟不自然的收回視線,輕咳一聲:「剛剛在想事情。」

「哦,那你想吧。」莫小漁在許舟的身側坐下,從手包里拿出手機來玩。

許舟看了幾眼手機,視線不由自主的放到莫小漁身上柔聲道:「晚上想吃點什麼?」

莫小漁放下手機,摸了摸肚子:「我只能吃點水果,吃太多該破壞裙子的效果了,你想吃什麼?我可以陪你。」

聞言,許舟臉上的表情亮了幾分:「那就等宴會過後,我們再去吃飯。」

「好啊。」莫小漁沒啥意見,和許舟在造型室簡單的吃了點食物,閑聊了一陣,等宴會開始的時間差不多到了,才從造型室出發。

車子一路暢通的來到了一間豪華的酒店。

許舟紳士的伸出手臂:「走吧,美麗的莫小姐。」

「好。」莫小漁輕笑一聲,眉眼彎彎的將自己的手搭到許舟的手臂上。

這次莫小漁沒有移開柔荑,而是挽著許舟的手臂走進會場。

畢竟到了門口就有記者拍照,她挪開手的話,未免太不給許舟面子。

雖然不習慣和男人手挽手走,莫小漁臉上還是掛著淡淡的笑意,舉止得意的和許舟一起走在會場門口的紅毯上。

門口的記者對著兩人瘋狂的拍照,許天娛樂的總裁和緋聞對象光明正大的出現在會場,對他們來說可是大新聞。

可何況許總的緋聞對象身份也不一般,是安燁集團的總裁夫人,還是個大美人,記者更加不吝嗇的按動快門。

莫小漁笑的臉都有點僵了,才和許舟走完紅毯。

一進會場,莫小漁就收起笑臉,誇張的嘆了口氣:「哎呀,當藝人好累啊,笑的臉疼,腳也有點酸。」

許舟溫柔一笑:「等你以後習慣就好了。」

「嗯。」莫小漁點點頭,她雖然在抱怨,但是還是有當藝人的自覺的。

畢竟在表演院校學習了四年的表演,大大小小的劇組也待過,雖然都是龍套的角色,但她對藝人也有一定的覺悟。

可惜的是她畢業的時候面試上一部大戲的女配角,好不容易盼來了機會,還沒到劇組報道呢,就出了車禍撞進書里來了。

說起來,書里的女主被老哥安排了一樣的表演專業,不過女主更慘,一畢業就嫁給男主,還不如她的經驗多呢。

莫小漁有些晃神的回憶著劇情,許舟卻以為她太累了,安慰道:「別擔心,我帶你認識幾個導演和投資商就走。」

「沒事,我已經恢復過來了。」莫小漁回過神來,笑著說道。

「好,我帶你到那邊去。」許舟微笑道,放慢腳步,領著莫小漁朝人多的地方走。

莫小漁抬步跟上,臉上重新掛起得體的笑容。

莫小漁一襲紅裙煞是顯眼,一靠近人群,就引起了眾人的注目,更何況她旁邊還站著許天娛樂的總裁。

兩個人剛靠近人群,就有人上前來寒暄。

許舟遊刃有餘的應對,莫小漁不知道說什麼話,秉持著少說少錯的原則,一直掛著微笑。

倒是給不少人留下了好印象,覺得她是個不爭不搶的低調的冷美人。

兩人的到來不僅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站在不遠處的薛靜柔一眼就看到了莫小漁。

見她和許舟手挽手的出現在會場,薛靜柔眼底閃過一絲冷芒。

眼珠一轉,薛靜柔聲音柔媚的,對安正燁說道:「燁哥哥,你看那是小漁嗎?」

安正燁正和一位老總寒暄,聞言抬眸望去,一眼就看見了那道身影,眼底閃過一絲驚艷。

薛靜柔見狀咬了咬牙,故作驚訝的說道:「哎呀,她身邊站的是許舟嗎?他們怎麼會在一起啊?」

安正燁眸光沉了沉,臉上的表情都冷了下來,向老總說道:「抱歉,我還有些事要辦。」

「好好好,安總您去忙。」老總客氣的說道,識趣的轉身離開。

安正燁大步的朝著莫小漁的方向走去,薛靜柔眼底閃過一抹精光,隨即換上柔媚的表情,提著裙擺,輕喚道:「燁哥哥,你等等我呀。」

安正燁卻恍若未聞,沉著臉朝莫小漁走過去。

薛靜柔眼神中劃過一絲不悅,只得加大步伐跟了上去。

安正燁快步走到莫小漁的身旁,將她的手從許舟的手臂上拿開。

「你……」莫小漁冷不丁被人拽住了手臂,詫異的回眸,就對上了安正燁的冷臉。

「我什麼?」安正燁冷冷的道,抓著莫小漁的手腕不放。

「你鬆開。」莫小漁蹙眉,小聲的說道。

大庭廣眾的,她不敢大聲說話,只能試圖將自己的手腕抽回來,暗暗使力卻沒有抽動,反而被安正燁握得更緊了。

許舟剛剛在與人寒暄,後知後覺的察覺到不對勁,轉身見到安正燁纏著莫小漁,正準備開口讓安正燁離開,旁邊突然走過來一個中年男子,驚喜的說道:「沒想到在這裡能見到安總和安夫人,真是難得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