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點都不大膽。

她一點都不大膽。

2021 年 12 月 5 日 未分類 0

「那我去你那?」

秦可遇別過臉去。

「不說話,答應了。」他揚眉一笑:「害羞啦?」

「我沒時間。」

秦可遇說。

「沒時間?你要和那個男人約會?」

「和他吃飯?」

景少承貼近她:「我陪你吃不是一樣的?」

秦可遇咬唇推開他:「你怎麼這麼有自信呢?」

「那你今天別想離開這!」

秦可遇皺眉:「你有什麼問題嗎?」她被他禁錮在這裏也難受:「我和人吃飯也礙着你的事情了嗎?你自己說的話這麼快就忘了?」

「我說什麼了?」

「那天,在景家,爸和你說的話?」

那天景爸語重心長地和景少承說,讓可遇找個好人家嫁了,景少承說好。

景少承想起來了。

「我現在找到了一個還不錯的人,準備結婚的。」秦可遇說。

「那不行。」景少承拒絕:「我這關過不了。」他頓了頓說:「我那天答應了,是沒辦法,你不知道我爸的脾氣,他要是鄭重和你說件事,你反對,他會直接上手抽你的,所以我只能先答應。」

「你把我當三歲小孩哄。」

「我沒有。」景少承很耿直:「我之前想的是你找個人嫁了,我祝福你,現在不這麼想了。」

秦可遇閉着眼睛笑了聲。

「可遇,之前的事我對不起你,那天我也想了很多,以後別人的事我都不管了,我就管你,好不好?」

「我不要你管!」

「你別口是心非。」

「我沒有。」

秦可遇又好氣又好笑。

景少承模樣看起來還有些委屈:「那這事先放一邊。」他說:「今晚不許和別的男人吃飯,和我吃飯。」

「我要是不答應呢!」

秦可遇的身子隨即凌空。

「別去見他,不然我剁他的手。」

秦可遇:「……」

她知道葉震兩隻手的小拇指都被人剁了,一個是景少承乾的,另一個是葉家人做的,她急忙勾住他的脖子:「你威脅我?」

「沒有。」景少承誠懇道:「我威脅他。」

倒也沒什麼毛病。

只是這男人平日裏低眉順目,甚至有些木訥,剁起人的手卻絲毫不心軟。

「放我下來?」

「你答應沒?」

「我要吃海鮮飯!」

「我給你做!」

「準備三人份的。帶小曜一起。」

「好!」

「景少承?」

「怎麼了?」

「你別以為做一頓飯我就樂意搭理你。」

「好,那我多做幾頓。」

秦可遇無語,拿起拳頭錘他:「你蠢死了。」

「我知道。」景少老實巴交地說:「所以你以後心裏怎麼想的,都直接和我說好不好,我沒有那麼聰明能猜准,但是你有什麼要求說出來,我一定會滿足你。」 她好像欺負弟弟的壞姐姐,斕凝不能由着他再繼續哭。

她十分無語的把他拎起來,「媽媽當初問我想不想要個弟弟我為什麼要說想……」

斕凝好後悔啊!

斕珵瑄哭岔了氣,打着嗝委屈的盯着她。

「我暫時不會帶哥哥回家,也暫時不太想讓他那麼早知道我們家的家世。」本來斕凝就沒打算那麼早讓商略知道她的家世,要不是他突然問她父母還有差點讓他知道她是斕氏大小姐,她也沒想這麼早跟他坦白。

她還有夢想沒有完成,她想以最完美的狀態讓他知曉她的身世。

「那姐姐你的馬甲就先穿好,姐夫這麼聰明,我們先忽悠他,看他什麼時候能猜到。」斕珵瑄一秒止住哭泣,彎彎的眼角還掛着淚珠。

斕凝瞪了臭弟弟一眼。

商略遠遠將他們那邊的互動收在眼底,親姐弟之間某些舉止神態都可以看出不同於其他人的親昵。

斕凝拉着臭弟弟的手過來,剛才在那邊好像發生了點事,然而他們走過來已經若無其事。

「哥哥,我能單獨跟你說幾句話嗎?」二年級的小朋友,聽話的時候還是很討人喜歡。

斕凝又瞪他一眼,他又打什麼主意。

商略先抬眼望了望斕凝,然後才保持着沉穩的步伐被小珵瑄拉着又避開了她說悄悄話。

避開斕凝之後他小小年紀學會了嘆氣,對着商略直呼:「姐夫,我可算見到你了,我今天可是專門來看你的哦~」

『姐夫』兩個字讓商略心底愉悅,嘴角溢出溫潤的笑意。

商略放下他修長的腿,紳士的在小朋友面前屈膝蹲下,縮減小珵瑄與他的視覺差距。

「專門來看我?你姐姐跟你提起過我?」陌生人見到商略的第一眼都會覺得他高冷,不好接近,此時他第一次跟她的弟弟說話,卻讓人感覺溫和到骨子裏。

「我上幼兒園的時候就偷看過姐夫的海報,偷偷告訴你,姐姐把你的海報全都藏在房間里。」小珵瑄貼近他耳邊小聲把秘密告訴他。

原來不僅她租的房子裏有,家裏也有。

看來他早就在她家佔有一席之地了。商略輕笑。

「你爸爸是斕家的管家,那麼你們住在哪裏?也住在斕家?」情不自禁他想了解更多。

小珵瑄暗自吐了下舌頭,姐夫還真信了,那他就繼續往下編咯~

「斕家的別墅好大,我爸爸是大管家負責管理斕家大大小小的事,我和姐姐從小就住在斕家,上的也是比較好的學校。」

比較高檔的小學才會穿這麼好看的校服。

商略不禁想起斕凝和韓輕盈從小就是一個班的好朋友,若不是跟那個圈子沾上點邊,她也不可能認識韓輕盈。

原來她是斕氏大管家的女兒?

他成了斕氏的代言人這也算是一種緣分,讓他提前知道了她和斕氏有關係。

「姐夫,能不能把你電話給我一下,以後有事我給你打電話。」暗戳戳的這才是目的,有了電話以後他就可以直接聯繫姐夫了多方便啊~ 第1181章

對於她來說,遇見一個人,心動就只是那麼幾秒的時間。

遇見的時候沒有心動,未來心動的幾率就會變的非常少。

「這個問題,往後追求你的過程,你會得到答案。」宗政御回答。

慕安安說不上失望,也沒有感覺這個回答有什麼問題。

她又問,「那麼鍾婷呢?你打算怎麼處理,還有她肚子里的孩子。」

慕安安問完,又補充一句,「你是打算就這樣過去,等老爺子離開御園塆,帶著鍾婷離開,然後在京城鍾婷把孩子生下來?那孩子……是你的嗎?」

情緒波動回歸平靜之後,慕安安現在理智的一逼。

她跟宗政御之間,遠不止這個問題。

她心動歸心動,意亂情迷歸意亂情迷,因為這個男人說追求而把她炸的魂都沒了。

可還是抓住了一點理智,把問題攤在兩人面前。

而面對慕安安這一波問題,宗政御面容上沒有什麼情緒波動。

他說,「在老爺子離開?之前,鍾婷的事會解決。」

「那鍾婷真的懷了你的孩子嗎?」慕安安問,「她和我說,她是在京城的時候懷上的。

你當時回了宗政家,老爺子安排的。」

雖然她很相信宗政御。

可那日在病房,鍾婷告訴慕安安,她懷上是在七爺回京城的時候。

慕安安還是有被影響到的。

「不可能。」宗政御否認,「她唯一有機會就是在幾個月前,我頭疼病發作的那個晚上。」

慕安安心裡咯噔了一下。

宗政御盯著慕安安,「我只有在頭疼病發時,才沒有理智。所以那天晚上,你知道是她進來嗎?」

「我,我不知道。」

慕安安說了一句,轉身就走。

她表情有點沉。

以前這件事是不敢說。

現在,是不想說。

她真的沒辦法確定,宗政御是真的因為心動喜歡她,還是因為佔有慾。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