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都走吧。」

「那就都走吧。」

2021 年 12 月 5 日 未分類 0

……

「家主!」看守的人眼見家主親自到來,立馬放低姿態,恭恭敬敬地問候道。

「還沒有出來?」家主沉著臉,怒視著那道傳送陣,大手一揮,身後的隊伍直接圍了上去。

「徐家主,您這是?」在外守護的眾勢力弟子眼見有些不對,連忙問道,徐家家主一揮衣袖:「哼,今日就要討個說法!」

看著這樣的陣仗又哪裡會不知道徐家在裡面吃了大虧,只是不知道這又是哪方勢力乾的,可千萬別是那些小祖宗,悻悻地退到一邊,暗中把這裡的消息傳遞出去。

陣陣靈力波動,傳送陣前出現了一片人影,刷的一聲,被徐家的人馬圍得水泄不通。

「可曾見過我徐家的人!」徐家家主怒喝一聲,原本擁擠的人群瞬間少了一半。

「徐家?沒聽說過。」這些弟子個個神情倨傲,哪怕是在重圍之中,也是哈哈大笑,看看徐家家主嘲弄似地說道:「活得久的老東西就是不一樣啊,小的打不過還要老的幫忙。」

「小鬼,這裡哪來你說話的份,今天我就替你長輩教訓教訓你。」徐家家主冷哼一聲,那人所在瞬間化為一座火焰牢籠,將其困在其中,不過瞬間火焰之上就覆蓋了一層寒冰,熊熊烈焰居然會被冰封住。

「和小輩計較,有失臉面。」離天祿的聲音慢慢傳來,身邊還跟著一個年輕修士,剛剛就是他的劍氣封住了火焰。

「好好好,四象劍派,我徐家的慘案也有你們的一份。」徐家家主一聲長嘯,越來越多的人圍了過來。

離天祿環顧四周,臉上無喜無悲,只是渾身的劍氣一下子爆發開來,那些徐家的人馬個個人仰馬翻。他身旁的年輕修士笑笑,看著徐家家主,冷冷說道:「不知還有什麼想指教的,我四象劍派接著了。」

傳送陣裡面新的人馬出現,徐家家主看著那些熟悉的面孔,連忙喚人將他們請過來,一字一句地問道:「是誰?殺了我徐家徐瑞?」

「是任天,太初門的任天,他用一顆光球將徐瑞炸成了飛灰。」

「那我問你,其他人呢?」徐家家主咬著牙看了一眼離天祿身後的幾人,冷聲開口。

「我……我不知道,我沒有親眼看到。」徐家家主捏緊了拳頭:「放屁,徐瑞和徐祥絕對不會分開,你說沒看到?」

「任天讓我們交出徐家的人才肯放我們離開。」這人的聲音越說越小,漸漸聽不見。

「兄台切莫急躁,生死常事之。」離天祿閉目養神,那年輕修士倒是擦擦劍身,眼中只有寶劍,輕聲說道。

「太初門,任天,我絕饒不了你!」徐家家主一聲怒吼卻是惹得一陣嗤笑,一個中年文士輕搖著摺扇自樹蔭下走出來,盯著徐家家主冷聲說道:「你想饒不了誰呀?」

仇人見面自然是分外眼紅,中年文士搖搖頭,手中摺扇不停,「不過是區區元嬰,竟敢在這裡大放厥詞,若是你和任天同等境界,早就被他斬於馬下,眼下我可是化神,你能奈我何。」

徐家家主面色凝重,他也確實是被仇恨沖昏了頭腦,做出了不明智的選擇,但是眼下已經選擇,就沒有退縮的道理,不然徐家積攢的聲譽就會毀於一旦。 珠光閣衝出的血色光華,如同潮水一般,席捲整個黑市,各大邪道勢力都受到衝擊。

特別是,距離珠光閣較近的幾個邪道勢力,防禦陣法凝成的光罩,不停顫動。所有修士都感到驚駭,擔心陣法破碎,遭受劫難。

遠處,孔紅璧站在塔樓頂部,緊盯珠光閣的方向。

看見張若塵帶著石美人沖了出來,頓時,孔紅璧笑了一聲:「以為使用聖旨,就能逃走?」

孔紅璧取出一塊寸長的玉符,捏在兩根手指之間,向天穹打了過去。

藉助聖旨的力量,張若塵飛得很快,猶如一顆流星。

「嘭!」

玉符爆裂而開,化為一個直徑數百丈的赤紅色鏡面屏障,出現在張若塵和石美人的前方,將他們攔截。

鏡面屏障的附近,釋放出的炙熱高溫,即便是金屬靠近過去,也會融化。

孔紅璧冷峭的一笑,道:「燕旭、鬼谷,你們二人去將張若塵除掉,但是,石美人必須留活口。」

張若塵和石美人剛剛落到地面,立即發現兩道殺氣涌了過來。

「唰。」

「唰。」

燕旭聖將和鬼谷聖將同時現身,分別出現在張若塵的前方和後方,距離不足百米。

他們二人,釋放出聖魂領域,天地靈氣源源不斷向他們涌了過去,使得他們身上的氣息變得越來越強大。

張若塵的目光很冰冷,道:「若是,你們現在退走,念在你們先祖的情面,我可饒你們一命。」

燕旭聖將覺得張若塵很可笑,道:「饒我們一命?面對九階半聖,你應該有敬畏之心。再修鍊十年,或許,你有資格說這樣的話。至於現在,你還差得太遠。」

「他已經沒有機會等到十年之後。」鬼谷聖將聲音沙啞,笑了一聲。

張若塵發現珠光閣的方向,衝出了數十道人影,正向他的方向急速趕來。

於是,他不再勸明堂的兩位聖將,提著沉淵古劍,徑直衝了過去。

「來得好,就讓本聖將見識一下,所謂的時空傳人,是否真有逆天的本事。」

燕旭聖將戴有兩面紫色的盾牌,呈橢圓形,猶如護臂鎧甲,與雙臂完全貼合在一起。

「哧哧。」?盾牌和手臂,同時湧出數十根碗口粗的紫色閃電,圍繞燕旭聖將的身軀穿梭。

街道兩旁的建築,承受不住閃電的力量,全部都倒塌,發出轟隆的聲音。

九階半聖的修為,已經站在聖將之下的頂端,自然是相當強大,不是一般的高階半聖可以比擬。

燕旭聖將一拳打了出去,調動數十道閃電,擊向張若塵的胸口。

「空間凍結。」張若塵默念一聲。

頓時,燕旭聖將和他打出的數十道閃電,靜止了一個剎那,很像是被冰封在一塊透明的寒冰裡面。

劍光一閃,張若塵從燕旭聖將的身旁沖了過去。

燕旭聖將的頭顱飛了起來,如同一顆血紅色的西瓜一般,嘭的一聲,落下街道上面。

與此同時,燕旭聖將打出的數十道閃電,才又飛了出去,沖向前方,湧向鬼谷聖將。

鬼谷聖將打出兩道手印,將閃電化解,正想咒罵燕旭聖將,卻發現燕旭聖將已經變成一具無頭屍,倒在街道中央。

「僅僅一劍,殺了一位九階半聖?」

鬼谷聖將瞪大雙眼,感到難以置信,額頭上,冒出一粒粒汗珠。

張若塵的修為才多高,竟然已經擁有殺死九階半聖的實力?

即便是燕旭聖將輕敵,張若塵能夠只用一劍將他殺死,也是一種非凡的成就。

張若塵的實力,比步千凡更加可怕。

孔紅璧飛了過來,站在半空,盯著燕旭聖將的屍首,既有一些心痛,也有一些惱怒,道:「不愧是時空傳人,倒是小瞧了他。」

「張若塵的實力,未必有多強,但是,他的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卻很詭異。只要小心謹慎一些,以屬下的修為,足以將他鎮壓。」

鬼谷聖將收起剛才的驚懼心情,重新充滿鬥志,根本不相信,以他九階半聖的修為,還收拾不了一個張若塵。

孔紅璧和鬼谷聖將並沒有立即出手,而是站在一旁觀望,想要找出克制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的方法。

因為,剛才燕旭聖將和鬼谷聖將的阻擋,魔教的修士追了上來,將張若塵包圍。

歐陽桓站在張若塵的對面,道:「張若塵,你是一個聰明人,不應該做愚蠢的事,將石美人交給我。只要你誠心加入神教,看在黃師妹的面子,我可饒你一命。」

「就憑你的這一句話,今夜,我饒你不死。」張若塵的目光掃視四方,顯得很冷靜,沒有退讓的意思。

歐陽桓皺起雙眉,搖了搖頭,道:「你的時間力量和空間力量的確很玄妙,但是,你和我的修為差距卻很大,我有很多種方法可以殺你。何必為了她,將自己的性命搭進去?」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若是,石美人是齊霏雨,你會為了她,與整個拜月魔教對抗嗎?」張若塵反問了一句。

歐陽桓默然,片刻后,才又道:「若是,黃師妹聽到這話,恐怕會很不高興。」

「黃師妹」自然指的是黃煙塵,九大界子皆是女皇的弟子,自然也就是師兄妹。

「張若塵,該說的話,我已經全部說完。既然,你依舊堅持你的選擇,那麼今夜,即便殺了你,我也可以給黃師妹一個交代。」

歐陽桓的語氣,從始至終都很平淡,直到此刻,才變得有些冰冷,下令:「殺了張若塵和石美人,記住,留他們二人全屍。」

下一刻,珠光閣的七大長老同時衝出去,站在七個方位,結成一座合擊陣法。

七大長老都是高階半聖,在珠光閣,屬於僅次於閣主的強者。任何一人,皆是威名赫赫。

通過合擊陣法,七大長老的修為,匯聚在一起。

七人的力量,覆蓋方圓百丈,每個人的身後,各自凝聚出一隻十數丈高的神獸虛影。

「嗷。」

七大長老各持一件聖器,同時出手,向張若塵打了過去。

七隻身軀龐大的神獸虛影,也跟著衝出去,從七個方向,撲向張若塵。

一聲驚天動地的龍吟聲響起,緊接著,張若塵的身上,散發出刺目的金色光華,長出鱗片,化為一條金色巨龍騰飛了起來。

金色巨龍在半空盤旋了一圈,將七隻神獸虛影,全部擊碎。

看到飛在半空的金色巨龍,黑市中,各大邪道勢力的修士,全部都感覺到驚異。

「這是神龍變嗎?」

「據說,張若塵吞服過金龍的龍珠和龍血,可以化龍。以他的實力,即便是與幼年的神龍相比,也不弱分毫。」

「可惜,張若塵的修為,還是弱了一些,恐怕難以破開七大長老的七宮天斗陣法。」

……

眾人都覺得,此刻的張若塵,如同一隻垂死掙扎的困獸,最終,將會死在七大長老的合擊陣法裡面。

七大長老按照一種十分規律的步伐,向前衝出去,同時抓出聖器級別的戰兵,激發出其中的銘紋,向金色巨龍發起攻擊。

驀地,金色巨龍的身軀快速縮小,重新凝成張若塵的身影。

他的手臂一揮,劃出一道空間裂縫,擊向其中一位手持黑色聖刀的長老。

前一刻,歐陽桓看出張若塵意圖,出言提醒:「紀長老,張若塵將要使用出空間力量,向右避退。」

那位手持黑色聖道的長老,向右沖了出去,果然躲過張若塵打出的空間裂縫。

張若塵的目光,向歐陽桓瞥了一眼,心中生出警惕。

歐陽桓居然可以先一步料到他的意圖,很不簡單,給張若塵一種危機感。

接下來的交鋒,得到歐陽桓的指點,七大長老數次避開張若塵的空間攻擊。

張若塵被圍困在陣法的中心,根本無法衝殺出。而且,戰圈還在不斷縮小,七大長老很快就將張若塵逼到角落。

歐陽桓下出一道命令,道:「無須再纏鬥下去,該結束了!」

「最後一擊,徹底殺死張若塵。」

七大長老之中,修為最高的一位長老,達到八階半聖的境界。在他的引領之下,另外六大長老也沖了過去,準備給張若塵致命的一擊。

張若塵的眼中,閃過一道異光。

先前示弱,等的就是這一刻。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