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木若有所思:「你好像很了解我的隊友。」

白木若有所思:「你好像很了解我的隊友。」

2021 年 12 月 4 日 未分類 0

丁溫趕緊搖頭:「沒你了解。」

白木不說話了,但腦海中關於『吳沾與丁溫賽前勾結』的猜測卻越來越強烈。

丁溫為什麼不給吳沾報點,原因肯定是他想把自己跟吳沾都殺了,先利用吳沾再利用他,自己成為最後的贏家!

可惡!

好卑鄙啊!

所以,我應該怎麼辦呢……

白木不自覺的又陷入分析之中。

丁溫不理他了,而是閉上眼,專心聽着腳步。

下樓者的實力貌似還挺強,丁溫本以為吳沾會在幾秒內解決戰鬥,但他聽了大概十秒,門外的戰鬥卻依然都沒有結束。

並不明顯的兵器碰撞聲,凌亂急促的腳步聲,一直在耳邊響着。

「看來是個高手啊。」丁溫不禁感到意外,猜測著來者的身份。

戰神?紂王?亦或者是小方?

想來想去,solo賽里也就這三個人能跟吳沾僵持這麼久的時間了。

當然,考慮到地形的因素,來的人不一定是近戰職業,可能是中近距離作戰的選手。

丁溫的疑惑很快就被揭開了,因為久戰不下,門外的人已經開了公麥,開口嘲諷吳沾。

「你到底行不行啊,開局不是追着我殺嗎!現在怎麼被我摁著打?嗯?嗯?」

「你閉嘴!垃圾話對我無效!」吳沾嘴上這麼回答,但聲音里明顯已經感受到焦急和憤怒了,「紂王!這裏我的兵器施展不開,敢不敢上去打?」

「不敢,我就在這跟你打。」

原來下樓的人是紂王。

丁溫獲取到這一信息,白木則是直接道:「這次是真的機會!我們該動了!」

「再等等吧,萬一紂王把吳沾殺了,豈不是就不用我們出手了。」丁溫還在猶豫。

「不可能的。」白木冷哼一聲,搖頭道:「沒有人比我更了解吳沾,如果沒有第三因素干擾,紂王根本打不過他,現在的優勢只是假象而已。」

「哦,是么。」丁溫思考再三,剛待要下定決心,卻沒想到門外又來了新的腳步。

腳步聲很輕,很慢,不過丁溫的聽力一直都非常出色,他立馬便從吳沾和紂王的腳步聲中,分辨出了不同於他們的聲音。

「md!王嘉偉!」

吳沾突然破口大罵,像是受傷了一樣,異常憤怒:「有種別偷襲啊,咱們1打1!」

而之前不願去樓上的紂王竟然也在同時出聲:「走,去天台!」

即便是看不到外面的景象,但櫃里的兩人也從談話中大致推測出了正在發生的事。

王嘉偉是西域的吟遊詩人,他不是近戰,吳沾和紂王待遇相同,均受到了他的攻擊。

1V1就是怕其他人干擾,所以紂王跟吳沾不能繼續在五樓樓道打了,兩人罵完,很是默契的上了樓,往天台去了。

吟遊詩人不敢近身,更不敢深追,在樓梯的拐角遲疑了幾秒后,腳步聲接着便從丁溫他們的耳中徹底消失了。

「走,出去!」

在柜子裏憋了很久的白木推開櫃門,打算出去透透氣,不過腳才剛邁出一步,卻又猛地收了回來。

「玩家無雙丨戰神以袖裏刀淘汰西域丨吟遊詩人!」

靠,又來人了!

白木暗罵一句,壓低聲音道:「怎麼辦?戰神沒吳沾那麼厲害,我們要不要……」

即便是對丁溫始終放心不下,猜測不斷,但他心底其實是默許兩人合作關係的,至少在那些近戰猛男沒死之前是這樣。

樓道戰就是近戰職業的天堂,這是沒辦法的事,所以他第一想法還是先找丁溫商量。

「沒關係,他不會來我們這,一定會上樓。」丁溫非常淡定,一點也不慌。

當然,白木也是不慌的,只是因為他在櫃里待了太長時間,真的受夠了這封閉的空間以及那無邊無際的黑暗。

他是一個lyb沒錯,但lyb也是分類型的,他就是屬於『激進派』的那種,藏起來是為了陰人而不是真的只為了藏而藏。

在這一點上,丁溫的風格與他形成了鮮明的對比,他就是非常單純的藏,而且能耐得住寂寞,也能耐得住人頭的誘惑。

「我當然知道他不會來這。」白木嘆了口氣,誘惑丁溫:「怎麼,你不想拿人頭嗎?這可是你生涯第一場全明星賽,你也不想剛上來數據就掛零蛋,對吧?」

「那……就出去?」丁溫似是被他說動了。

「對嘛,老憋在柜子裏像什麼話。」白木鬆了口氣,終於走出了柜子。

騰騰騰!

外面的戰神果然沒有進501,直接甩開大步上樓了。

次要目標消失,白木自然是有些可惜,不過他還是保持謹慎,躡手躡腳的來到了門前。側耳聆聽了一會,他才慢慢的把門推開。

一張大臉頓時出現在他的面前。

「草啊!什麼鬼?」

白木被突然出現的臉給嚇到了,這門口怎麼能有個人呢?

慌亂中,他本能性的舉起手中刀一刀砍出!

「別打我!」門外人來不及躲閃,被劈中的同時急聲喊了一句。

-4的血值從他身上飄出,他隨後補充道:「我是亞特蘭蒂斯!」

白木愣了一下,但隨即反應過來,立馬追了一刀:「是又怎樣?」

「要死了啊哥。」亞特蘭蒂斯大驚失色,連忙向後閃躲:「我是輔助,我們可以聯手!」

怎麼是個輔助都要跟我聯手?

白木面露難堪之色,猶豫着回頭看了眼屋內:「丁溫,你——」

話說到一半,他這才發現丁溫並沒有跟出來,大廳內空空如也,根本沒見他人。

然而就在這時,頭頂的樓梯又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以及兵器相交的碰撞聲,看樣子是吳沾他們打着打着就下來了。

「快進去!」亞特蘭蒂斯想都不想的擠過白木,自來熟的進入卧室,往衣櫃那跑去。

「你好啊。」丁溫站在柜子裏,跟他友好的打了聲招呼,然後側身給他讓了塊地。

「你也好。」亞特蘭蒂斯跟他站成一排,小聲道:「其實你們剛才進櫃的時候我都看到了。」

丁溫面色不變:「A樓看的?」

「沒錯。」亞特蘭蒂斯回答完,探頭向外看了眼,當看到白木面色複雜的往回走時,又接着說道:「單人賽對我們輔助太不友好了,僅靠一個人很難走的更遠,對了,你頭上的是什麼,新職業還有豎鋸?」

「這是機關裝置。」

「是么,看起來挺強的。」亞特蘭蒂斯點點頭。

談話間,白木走到了櫃前,臉上仍保持着那股複雜的神色,但也沒說什麼,瞅了他們一眼,然後很無奈的鑽進了櫃里。

丁溫:「很好,現在我們是三個人了。」

白木有些嫌棄:「就是有點擠。」

亞特蘭蒂斯倒是很滿意:「還行吧,這個衣櫃最大能容納四個人。」

推門聲突地響起,有人來到了大廳。

亞特蘭蒂斯站在之前丁溫待的位置,透過門縫向外看去,不過他才看了一眼,那個人就直奔衣櫃而來。

「還能借個地么?」彼岸花敲了敲櫃門。

三人誰也沒動,只是死死拽著裏面的把手,丁溫:「你誰啊?咱們很熟嗎?」

白木:「怎麼說話呢,對待女士要溫柔一點。」

亞特蘭蒂斯:「說的是。不過我們這裏面確實沒地了,衣櫃最多只能容納三人。」

。 關於爸爸……

這個話題,讓江南曦真的有點尷尬。

小時候,江小狼還不是很懂事的時候,江南曦身邊只有老師墨先生。因此江小狼開口叫的第一聲爸爸,叫的是墨先生。

後來,江南曦花了好長時間,才讓他學會喊師公。

再後來,江小狼懂事了的時候,有天他看動畫片,看到小獅子的爸爸死了,只留下了獅子媽媽和獅寶寶,獅寶寶很傷心,流了很多眼淚,而電視機前的江小狼也就跟著哭。

他還哭著問江南曦:「媽咪,是不是我的爸爸也死了?」

當時江南曦就有些難堪,她也不想騙江小狼,就說:「應該沒死,只不過,他現在不能和我們在一起。」

她的話,讓江小狼的心中燃起了希望:「那他什麼時候回和我們在一起?」

江南曦糊弄說:「等你再長大些吧!」

之後,江小狼就再沒問過爸爸的事,今天卻突然又問了這個話題,這讓江南曦該怎麼說呢?

江小狼雖然才五歲多,可是他心智太成熟了,她已經不能糊弄他了。

她很尷尬地問:「寶貝,你很想有個爸爸嗎?」

江小狼搖搖頭:「不是啊,如果媽媽不需要,我也就不需要,但是,媽咪,我還是想知道他是誰!」

江南曦感覺有點無地自容,她連兒子這個小小的願望都滿足不了。

她抓著頭髮,不知道該怎麼開口。

江小狼看著媽咪,有些疑惑。媽咪這樣子不像是生氣,也不像是傷心,更不是開心,她這是哪樣啊?

面對兒子迷惑不解的小眼神,江南曦最終還是選擇實話實說:「兒子啊,我的寶貝,我告訴你實情,你可不要怨我哦!」

江小狼挺挺小胸脯,說:「我不會怨媽咪的,媽咪做任何決定,我都堅決支持媽咪!」

江南曦都覺得自己太有愧兒子的支持了!

她親親兒子的小臉蛋,說道:「我可說了,你可要挺住!」

江小狼立刻挺胸正坐,嚴陣以待。

江南曦有些不忍,扭過頭去說:「其實吧,我也不知道你爸爸是誰!」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