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裡有了這個疑問之後,她乾脆就停下來光明正大地觀察了一下顧微微。

心裡有了這個疑問之後,她乾脆就停下來光明正大地觀察了一下顧微微。

2021 年 12 月 4 日 未分類 0

而後的事實證明,她猜的果然沒錯,顧微微的眼睛是真的出毛病了。

那一刻花芷珊心裡巨爽無比,她覺得那是老天有眼!

但那種爽只是暫時的,她很快就怨恨了起來。

她恨顧微微!恨封燁霆!因為如果不是這對狗男女,她就不會被封.殺,就不會到處找不到工作,就不會被警察抓,就不會淪落到今天、連五百塊一個月的房租都付不起的地步!!

她覺得只是眼瞎對顧微微來說還是太便宜她了。

同時她更加覺得顧微微的眼瞎對她來說是個很好的機會,反正她的這輩子已經被顧微微這個女人給毀了,她也不介意拉顧微微來當墊背的。

…………

看完老中醫後顧微微覺得無聊,主要是有點想她男人了,所以她就去了趟封氏大樓。

封燁霆見到顧微微來心裡高興,特意讓人準備了下午茶來陪她一起吃。

吃著吃著顧微微就坐封燁霆懷裡去了。

她一邊撩封燁霆一邊說著無關痛癢的話,然後吃點甜點就變成了吃嘴唇。

可吃到一半,顧微微忽然就從封燁霆的懷裡彈開了。

在封燁霆不解的目光中,她迅速仰起了頭。

然後她朝封燁霆伸出了手:「紙,給我紙巾,我流鼻血了。」

封燁霆的心咯噔了一下,然後才去拿了一整包紙巾過來。

他想幫顧微微擦鼻血,可在看到她血的時候,他的手忽然就軟了下來。

顧微微也不讓他幫忙:「不用你的燁霆,我自己可以。」

封燁霆『嗯』了聲,站在原地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才好。

顧微微注意到了他的沉默,就主動說:「我想喝水,溫水,你幫我倒點溫水來吧。」

他聽話的去了,其實他辦公室里就有熱水,但他還是開門去了外面的茶水間。

而離開辦公室之後的封燁霆,立刻就撥通了慕容靈犀的電話。

「你們研究的到底怎麼樣了?」和慕容靈犀簡單的打過招呼后,封燁霆立刻說,「微微又流鼻血了,今天已經是第二次了。你們那邊難道還是沒有任何進展嗎?」

「已經這麼頻繁了嗎?」慕容靈犀嘆了口氣,「那微微的癥狀比我要嚴重。至於研究的事情,我們還是見面說吧,我去見你和微微,你們現在方便嗎?」

「方便,你來封氏,我現在就叫人過去接你。」

「好,我也就今天有時間了。」

和慕容靈犀約好之後,封燁霆立刻端著一杯溫水回到了辦公室。

顧微微聽見他的腳步聲就問他:「倒杯水怎麼用了這麼久的時間?」

封燁霆大步走過去坐到了她身邊,並解釋說:「我給慕容靈犀打了電話,她說一會兒過來。」

「一會兒就過來?」顧微微有些驚訝,「是有什麼進展嗎?不可能這麼快吧。」

「我也不知道。」封燁霆皺眉,回憶起剛才慕容靈犀說話的語氣,怎麼也不像是有什麼好的進展。

不過慕容靈犀很快就到了。

她的臉色也不好看,帶來的消息也不知是好還是壞。

她對顧微微和封燁霆說:「兩國已經商量好了,R國的人明天就過來接老教授回國,也就是說他在這邊實驗室的研究全都要擱置。不過我已經向上面申請了,我要跟老教授一起去R國。另外微微,我這次過來還要抽一點你的血。」

「沒問題。」抽血問題不大,但顧微微擔心的是慕容靈犀的人身自由,「畢竟是在R國,不是在我們自己國家。如果你過去的話會不會被他們當成試驗品?」

「不會的,我好歹也是個科學家,不是普通人,還是擁有一定社會地位的,他們不敢這麼做。而且連凱會陪我一起過去。」

聽慕容靈犀這麼說,顧微微就放心了:「那就好,可惜我現在不方便,不然我就跟你一起去了。」

「你別去,我會把那邊的數據實時傳遞給我同事的。老教授一直都是在他們自己國家研究阿爾法元素,我想我在那邊研究會更加方便一點。希望這次能有進展吧。」

顧微微點了點頭:「但願如此。」

慕容靈犀『嗯』了聲:「那來吧,先給你把血抽了。」

…………

第二天晚上,顧微微和封燁霆去機場送慕容靈犀。

慕容靈犀登機后,兩人就在外面等車。

司機把車停在地下車庫了,開過來大概需要五分鐘。

而此時的地下車庫,一個把自己包裹得嚴嚴實實的女人正在偷偷摸摸地朝封燁霆的車輛靠近。

她穿著一件長風衣,長風衣藏著一個扳手,她打算用這扳手在封燁霆的車輪上做點手腳。

可她太大意了,完全沒注意到此刻的她已經被封燁霆的司機給盯上了。

不過就在她快要走到封燁霆車邊的時候,一個高大的男人忽然出現摟住了她的肩膀。

男人嗓音嘶啞破敗,一邊把她往旁邊帶,一邊說:「老婆,你還真生氣了!彆氣了,跟我回家吧。」

女人想要掙扎,但卻掙扎不過。

男人見她不配合,乾脆壓低了聲音對她說:「你已經被封燁霆的司機給盯上了,如果你執意要過去的話,我不攔你。」

女人驚訝極了,這人怎麼會知道她的行動?

她皺眉疑惑地問:「你是誰?」

男人壓低了聲音:「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你的故事,花芷珊小姐。」

花芷珊更加驚訝了:「你知道我的名字?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戴著口罩不敢見人!」

她說著,一把就將男人面上的口罩給薅了下來。

男人露出面容的那一刻,花芷珊驚呆了!!!

「封燁霆?!不,這不可能!」花芷珊瞪大了雙眼,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你不是封燁霆,他明明在上面,正和顧微微那個女人在一起,你們的聲音也不一樣。你到底是誰,你怎麼會和他長得一模一樣?!!!」 解釋了幾句后,蕭凡便帶著三人在附近找了個住處,是一個民宅,位於十一樓,透過陽台窗戶可以清晰的看到不遠處的彼岸城建築工地。

彼岸城是一個大型的民宅開發工程,佔地可不小,此時一整個建築工地都已經被鋼鐵護欄攔住了。

周圍偶爾遊盪一兩隻喪屍也會被彼岸城中的人追上去砍殺掉。

彼岸城中匯聚著數千上萬人,從十一樓的高處望去,那些人正遊盪在彼岸城中,甚至還有人擺起了小灘子賣東西。

帝無極和金三壯還有翟耀看著這一幕,不禁奇怪的看向了蕭凡。

這明顯是一個很正常的倖存者基地啊。

蕭凡忍不住冷笑。

彼岸城建築工地上,多數樓房剛剛建立沒幾層,但是地下的停車場卻都已經建立完畢了。

彼岸城真正恐怖的地方,從來都只是在地下。

地上的那些人,恐怕也才是這兩天剛剛匯聚在這,還沒接觸到真正的血腥。

根據前世的記錄,彼岸城自建立起,就很少外出尋找物資,那麼那麼多人每天吃的都是什麼?

人肉!

蕭凡想到這裡,靈光一閃,心中有了主意。

「我出去一下,你們先準備準備,咱們中午吃了東西之後進彼岸城。」

「這才九點多啊,為什麼要下午去?」金三壯愕然。

蕭凡冷笑:「你想吃人肉么?」

金胖子聞言渾身一顫,惡寒的搖了搖頭。

走出房間后,蕭凡繼續上樓,直到爬上了天台,這才關上了天台的大門,從熔爐空間中拿出了兩張卡片。

英雄召喚令:流傳於瓦洛蘭大陸的神物,使用后可隨機召喚永久性英雄為自己的屬下。

召喚令?

蕭凡嘿笑一聲,三千多年的時間過去,對於前世末世前玩過的聯盟遊戲中的英雄們大多數都已經沒有了什麼印象。

但是,那些英雄擁有的特殊技能蕭凡還是記得一些的。

因為在末世中,竟然真的有進化者進化出了那些技能。

由此可見,執念的強大之處。

「召喚!」蕭凡拿出一張卡片,心中默念一聲。

隨即,蕭凡便看到手中的卡片快速化為一道乳白色光芒,在他的身前不斷的旋轉著。

「如果暴力不是為了殺戮,那將毫無意義!」

隨著一聲滄桑的男音傳出,一個身穿功夫勁裝,帶著一副墨鏡,如同李小龍一樣的人物出現在了蕭凡面前。

蕭凡愕然的看著他,一身健碩的肌肉連衣服都阻攔不住,著表明了這廝肯定不是吃素的。

「你是?」蕭凡驚訝的問道。

尼瑪,聯盟中有這麼帥的英雄么?

「主人,在下龍的傳人,李青!」墨鏡男冷冰冰的說道。

納尼?

龍的傳人?

抽取到了英雄還送皮膚啊?

蕭凡忍不住在心中瘋狂的吐槽著。

無奈的搖了搖頭,蕭凡拿出另外一張召喚卡,默念召喚。

乳白色的光暈再次出現,瘋狂旋轉后,一個大頭兒子出現在了蕭凡眼前。

這廝眼角掛著一滴眼淚,手中拿著一朵彎了腰的玫瑰花,頭髮梳得鋥亮,身上還披著一件小小的披風。

「大頭兒子?」蕭凡看著眼前的英雄,隱隱有些印象,卻又想不起來。

「嗚嗚…主人…我是阿木木…」阿木木面帶悲色的看著蕭凡,隨時準備哭泣。

蕭凡頓時有一股不祥的感覺,腦子靈光一閃,響起了阿木木是誰。

「別哭!」蕭凡急聲說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