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不成他們又有什麼事想要坑自己?

難不成他們又有什麼事想要坑自己?

2021 年 12 月 3 日 未分類 0

即便是這些百姓心裡在怎麼嘀咕,那些身著書生長袍的書生,依舊是我行我素,他們帶著平易近人的笑容,貼切的和百姓交談著,時不時還詢問一下今年的收成。

他們舉止大方,笑容春風和煦,拿著手中統一的拿著厚厚的紙張,身前挎著一個印刻著崇文官的斜挎包,在和百姓交談的同時還不停的拿著筆在紙上記載這什麼。

房玄齡和杜如晦兩人和幾位好友相約正打算去遊玩一番,結果一上街就見到眼前這一幕。

他們一臉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這一幕,彷彿有些懷疑是不是自己沒睡醒,還專門揉揉了眼睛。

這些書生不會是瘋了吧?

平時一個個不是高傲的不屑和這些百姓為伍么?今日這是怎麼回事?

他們竟然一個個走上了大街,和那些平日他們看不起的百姓親切的攀談起來,似乎時不時的還在記載著什麼。

這……

難不成世家又在醞釀什麼大招?

想要發動百姓?

等到他們攔住一個書生詢問一番的時候,這才徹底明白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了。

竟然還是韓元搞得鬼!

不過話倒是充滿了哲理。

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那這事情是不是也可以拿到朝廷來用啊?

為官不懂百姓的生活如何治理好百姓?

想到這裡,房玄齡目光閃爍了起來。

「諸位,我忽然想起來我還有些東西未曾處理,先行告退了!」他笑著朝眾人拱拱手,一臉歉意的說道:「改日,我定然請諸位好好慶祝一下。」

「我也是,諸位告辭。」杜如晦自然也想到了這一層,緊隨其後離開了。

剩下的幾人目瞪口呆的,今日書生魔怔了,你們兩個也跟著魔怔了?

「算了,他們兩個既然有事,那我們去。」其中一人無奈的搖搖頭,輕笑一聲邁著步子離開了此處。

「也是,人家兩位業務繁忙。理解!」

其餘人也紛紛點頭,跟在後面朝著就酒樓走去。

在入宮的路上,杜如晦一臉笑意的看著房玄齡開口問道:「房兄,你不是有事處理嗎?怎麼進攻了?」

房玄齡斜著眼瞟了杜如晦一眼,不屑的說道:「你不也是嗎?」

「哈哈…….」

杜如晦摸著鬍子笑了起來。

良久,他抬起頭,一臉認真的感嘆道:「沒想到韓駙馬一不小心又為朝廷提供了一條新思路啊!」

「是啊。」房玄齡很是贊同的點點頭,

「有時候我都懷疑,他是不是時刻在盯著朝廷?怎麼每次都能恰巧解決我們的難題呢?」

兩人對視一眼,相識一笑,感嘆道:「或許這就是他的獨特之處吧!」

御書房。

李二正滿心歡喜的欣賞著前些天韓元親自給自己寫的一些詩,還沒等他徹底沉醉其中,門外就響起王德的聲音。

「陛下,房僕射、杜僕射求見。」

嗯?

這倆貨找自己幹嘛?

李二疑惑了起來,這兩個貨最近不是停忙的嗎?怎麼還有時間來找朕啊?

當李二將目光移動到桌案上的幾幅字畫時候,頓時恍然大悟起來。

狗日的,你們兩個是過來跟朕搶東西的!

「快請!」

李二急忙把東西收拾一下,小心翼翼的放在自己的背後,端正了一下身子,揉了揉臉,一臉平靜的看著門口。

很快兩人便走了進來。

「怎麼,你們兩人今日怎麼這麼閑啊?」李二笑眯眯的看著兩人問道。

房玄齡和杜如晦朝著李二拱拱手,一臉激動的說道:「陛下,臣今日出去的時候,在大街上見到一副前所未有的景象,此舉可以用於朝廷。」

「哦?什麼景象啊?」李二不由的鬆口氣,裝作一副輕鬆的問道。

呼!

這兩個貨原來是找朕商量事情的,不是來搶朕的東西的。

「是這樣的,今日……」房玄齡一臉認真的開口向李二介紹起來,今日所見所聞。

許久

李二摩挲著下巴,抬起頭,一臉淡定的開口問道:「此事是元兒搞出來的?」

「對!」

兩人肯定的點點頭。

「不對啊,我記的孔老頭可是把那些學子看的很重,聽說前段時間不是還教授他們如何向朕表現自己的才能么?」李二一臉古怪的說道。

房玄齡和杜如晦對視一眼,頓時明白怎麼回事了。

看來孔老頭哪裡又惹到了陛下。

「陛下,此事臣覺得可以用於朝廷,若是按照百姓對官員的評判來評選官員是否合格豈不是解決了如今監督官員的一些問題?」杜如晦連忙拉回話題,一臉期待的看著李二。

「此事,朕覺得恐怕沒有那麼簡單,還是讓韓元來親自給們介紹一下吧。」李二猶豫了一下,還是不確定的開口說道。

房玄齡和杜如晦兩人對視一眼,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的無奈。

這怎麼又找韓元去了?

難道陛下您已經到了事事都問韓元的地步?

當年您可是拉著我們兩個一臉欣喜的感嘆「得你二人如得張良、諸葛丞相。」

現在我們兩個就這麼被拋棄了?

好歹我們也是要臉的人啊!

您至少給我們點面子吧!

算了,懶得想了,讓本人過來解釋一下,順便讓他改變一下,這樣他們也省事了,可以吃現成了。

「也是,還請陛下招來韓駙馬,我們也可探討一番。」房玄齡點了點頭。

「王德,去看看韓元那小子在幹嘛,讓他立馬給朕滾過來!」李二看向旁邊的王德開口吩咐道。

「是。」王德點點頭,疾步走了出去。

東宮。

韓元正懶洋洋的躺在搖椅上曬著太陽,時不時還伸手揉揉腰。

這幾日韓元可是嗑了不少的三十六味地黃丸。

「不行,這樣下去我豈不是還沒新婚就沒了?」

這幾日都是翠兒和環兒、月兒三人伺候韓元,這著實讓韓元感受了一把封建社會的腐敗。

不過雖然很爽,可是這時間久了身子扛不住啊!

古人誠不欺我,只有累死的牛沒有耕壞的地!

應該有武功秘籍吧?

自己要不要去問問袁天罡。

畢竟這貨可不是什麼簡單人物。

萬一有了那自己豈不是爽歪歪?

畢竟這玩意會上癮,即便你知道多了對自己身體沒好處,可是你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啊!

「不行,明日去看看孫老頭有沒有什麼好東西。」

「他要是這玩意都沒有話,那白瞎了他這個神醫的稱號了。」

「老子非要嘲諷死他!」

韓元眼神之中閃過一絲的堅定,小聲的嘀咕道。 「王都的魔法協會中有個公約,即是會驅逐一切試圖研究死靈法術或者邪魔召喚法術的法師。獲得魔寵雖然並不是邪魔召喚法術,但用它來呼喚邪魔魔寵往往是一個法師墮落的第一步。」

莎拉教授表情嚴肅,教室里此刻也寂靜無聲。

「他們看似樂意為法師提供服務,但是需要的代價是法師們墮落的靈魂。」

「關於邪魔魔寵就不再多介紹了。總之記住我的話:不要召喚邪魔成為你的魔寵,否則若被發現、學院也一定會給你對應的處分。」

……蒼穹撓了撓自己的臉。

這倒也並不是很意外。畢竟從道德層面上來講,邪魔們所代表的自私、自利、實力至上的價值觀和弗羅特蘭大陸的主流價值格格不入。

而且從另一方面來講,根據蒼穹的記憶、召喚邪魔的法術本身也的確有它容易失控的地方。魔法協會這樣強調也有其必然。

蒼穹本身倒是沒有特別的所謂。召喚小魔鬼或者誇塞魔成為魔寵固然是很多法師的夢想,但換成別的也是很香的……

這時,下課的鈴聲響起了。蒼穹回頭看了看身後的鐘錶;時間正指向下午16:30。

「好了,關於魔寵的問題今天就講到這裏。」

莎拉教授看起來也沒有拖堂的意思,拍了拍手,顯然是打算解散了。

「對這方面感興趣的同學,可以翻看我們今年分發的關於咒法課的教材,或者去學院圖書館了解更進一步的信息。」

「我們的教學計劃是預計在兩周之內講完這個法術,然後再給兩周的時間讓大家充分練習。到一個月以後,學院會在決鬥場舉辦一場魔寵擂台賽、來檢測你們對這個法術的掌握成果。」

學生們又發出了一陣驚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