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凱靈神情嚴肅,她明白實在是拖不下去了。她再不出手,智慶軻和山葵就要死在這裡了!

李凱靈神情嚴肅,她明白實在是拖不下去了。她再不出手,智慶軻和山葵就要死在這裡了!

2021 年 11 月 29 日 未分類 0

「喝!」雙手合十,迅速平推,大吼:「冰雨亂墜!」

空中瞬間凝結無數小冰粒,不斷朝著兩處進發!

就在他們進攻得手之前,不僅把兩端戰事隔開,還把任年華和候家兄弟兩擊退。

由於三人沒有防備,這『冰雨亂墜』竟然把三人擊傷!

「你這是幹什麼?」黃偉宏嚴陣以待,倏然面對李凱靈,質問道:「李凱靈,你這是要造反了嗎?」

何白自然也不會落後,已然擺出一副防備李凱靈的架勢。

百勝看了看兩處突然平息的戰場,凝著眉頭看著李都靈,問道:「都靈老妹,你這是打算漁翁得利?」

李都靈也知道李凱靈實在是沒有辦法了,她也看得出來智慶軻和山葵已經沒有招架之力了。要是不給他們喘息的機會,怕是會被殺了的!

李都靈深吸一口氣,不管凌紅和天行那敵視的目光,對著百勝說道:「百勝老哥,你覺得,你做的是對的嗎?」

「什麼意思?」百勝大聲質問道。

「我一直都知道,您是個把仁義看得很重的人,也不會侵犯百姓,所以我現在才會苦口婆心跟您說!」李都靈認真說道:「凌紅和天行這兩人,什麼德行您很清楚,您想要跟他們繼續狼狽為奸嗎?」

「老妹,你這說的就不對了!」凌紅怒氣沖沖,但明顯壓抑著怒氣,說道:「自古勝者為王敗者為寇,洛天已經死了,那就是輸了!只要把智慶軻和山葵滅了,整個重岩鎮誰還敢跟我們說句不!到時,整個重岩鎮還是會重歸我們四大幫派管制,這有何不好?」

「那些卑賤的小百姓,只不過是我們足下螻蟻罷了!何足掛齒!」

「你最好給我嗎一個解釋,李都靈!」天行倒是直接不客氣了,這讓他很不爽!

「聽到了嗎?百勝老哥!」李都靈側面看著百勝,說道:「您現在知道了嗎?您在和什麼人狼狽為奸!」

百勝臉色很不好看,凝望著李都靈,問道:「所以,你現在想要怎麼做?」

「先不管智慶軻和山葵,現在局勢很明顯了,我們兩家強,他們兩的客卿已經損耗過盡了!」李都靈隱晦的說道。

「你!你莫非不是想要……」凌紅欲言又止,轉言道:「好啊,好你個李都靈,原來你一直想要獨佔重岩鎮,你想要藉此機會,在重岩鎮一家獨大吧!」

「是這樣嗎?」聞言,百勝臉色更是低沉了下來。

當然,黃偉宏和何白都攔住了李凱靈,嚴陣以待!

「我沒有想著一家獨大,我只是在做我認為對的事情,做一個對的選擇!」李都靈再次隱晦道。

「哼,最毒婦人心!」天行不忿道。

「父親,別說了,我們暫且離開吧……」天行道說道。

凌越眼珠子轉了轉,也跟著凌紅說道:「父親,我們也撤……」

隨後,李都靈眼睜睜看著那四人撤走,想要去追,卻是被百勝攔下。

「李都靈,你究竟想要做什麼?」百勝大聲怒斥道。

「我說了,我在做我覺得對的事情!」李都靈回應道:「您一向正直,難道你不想為民除害嗎?」

「正直?為民除害?」百勝臉色難看至極,說道:「這情況,你覺得我跟你一起滅了紅袍幫和以大幫,這就叫正直仁義嗎?」

「當斷不斷,必受其亂!」李都靈說得很堅決!

「荒唐!」百勝大手瞬間掐住了李都靈的細脖,怒吼道:「我只要一下就可以把你掐死,你信不信!」

「幫主!」李凱靈想要去救李都靈,但受到黃偉宏和何白的牽制,根本來不及。

「百勝叔叔,你放開我的母親!」李婉玲只能在旁邊干著急,她根本做不了什麼。

「呵呵呵!」李都靈沒有生氣,倒是艱難的笑了起來,說道:「如果您覺得這是對的,那就用力吧!」

百勝這剛烈性子,根本不受不得激,怒吼道:「這是你說的!」

就在此刻,一顆石子飛速襲來,正正擊中了百勝掐住李都靈的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看着高欣然的票數,羅曉璇的臉色顯得非常難看。

如果不是自己對高欣然百般羞辱,龍魂和趙冬瓜,怎麼可能給她刷那麼票?

高欣然能有這些票,多半是自己的功勞,可現在自己的票數卻要低於高欣然,要說不生氣、不吃味那是假的。

羅曉璇哼了一聲,道:「我們家魔王大哥還沒有出手呢,就你們那邊兩三個臭魚爛蝦,能和我家大哥相提並論嗎?」

要說這羅曉璇,還真是有兩幅面孔,而且切換自如。

沖着高欣然和陳天龍說話的時候,她極盡刻薄之能事。

可是當她沖着自己的粉絲們和火線大魔王說話的時候,卻又立馬換作一副嬌滴滴的語氣。

「魔王大哥,PK還剩最後四分鐘了,你忍心讓曉璇輸嗎?」

羅曉璇嬌滴滴地道:「再說了,不僅僅是曉璇不想輸,這不也賭上你自己的榮耀了嗎?對面一個八級小號,一個十級小號,你可都三十三級了呢!你要是輸給了他們,那臉上得多沒有光彩啊?」

「放心吧曉璇。」

很快,用戶「火線大魔王」便用彈幕打字道:「我怎麼捨得讓你輸呢?你可是我的甜心寶貝啊。這樣,晚上我去你的城市找你,我們出來吃頓飯?」

火線大魔王最後這句話什麼意思,陳天龍已能猜到,王婧更是嗤之以鼻。

但羅曉璇卻一副極為歡喜的樣子,道:「魔王大哥每次來都請我去很高檔的餐廳,我當然歡迎魔王大哥啦。」

「餐廳?」

王婧聞言撇了撇嘴,道:「她當她家粉絲是傻子呢?」

雖然王婧在嘴上嘟囔了兩句,但並沒有在直播間里這樣說。

畢竟沒有確鑿的證據,如果王婧也隨意說一些惡毒難聽的話,那和羅曉璇有什麼區別呢?

「呼。」

隨着羅曉璇話音落地,很快,一個消息條幅便從畫面頂端飄過。

「感謝用戶『火線大魔王』,在主播羅曉璇直播間,送出帝影盛宴。」

「感謝用戶『火線大魔王』,在主播羅曉璇直播間,送出帝影盛宴X2。」

當這一幕出現的時候,羅曉璇的直播間立馬炸開鍋了。

羅曉璇更是激動興奮地直接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哇!」

羅曉璇亢奮激動的聲音,幾乎是從音響里炸響出來的!

「居然是兩個帝影盛宴!魔王大哥,我真的愛死你了!哎呀,我的臉都發燙了!魔王大哥你放心,今晚我一定親至去機場接您!」

眼看羅曉璇的票數飆升到了三十多萬票,陳天龍忍不住挑了挑眉。

「現在做主播,這麼賺錢嗎?」

要知道,高欣然能夠得到那麼多票,是因為陳天龍在幫忙,另外趙冬瓜是趕鴨子上架。

可羅曉璇擁有上萬粉絲基數,直播間里就有六七百人,這種局面雖然不常有,但肯定也不會少。

這就是PK的用意所在,刺激雙方粉絲各為其主,大力刷錢。

這三十多萬票便是三萬多塊,而且這還僅僅是這一場PK!

一場PK也就十多分鐘,羅曉璇一天要PK多少場?

如果她一天能賺十萬,那一年就是數千萬啊!

王婧聽出了陳天龍的意思,聳了聳肩,道:「有些頂級大主播,確實有這個能力。不過像羅曉璇這種中等級別的主播,一年能賺個兩三百萬就不錯了,倒也不可能每天都入賬十多萬,更不可能每一局PK都能拿到三十多萬票。」

「帝影直播平台的四大主播,才有這個可能。」

「而且,這些禮物,主播只能拿四成到六成,姑且用五成來算,這三十多萬票,她也只能到手一萬多而已。」

原來如此。

聞言,陳天龍點了點頭,對直播平台多少有了些了解。

在西南邊境多年,陳天龍和現代娛樂社會幾乎快要脫節了。

如果不是王婧講解,陳天龍還真的自己去研究半天才行。

而且,不也正是因為直播平台賺錢,才那麼多公司都想去分一杯羹嗎?

之前天龍控股旗下的陳氏娛樂,打造《新歌王》節目,最後一期還在大力為自主研發的娛樂軟件打廣告呢。

點了點頭后,陳天龍將目光重新挪回到了屏幕上。

…… 柳乘風走到她面前,伸手一招,神經信號迅速釋放,那根杵在地上的金色棒子迅速縮小,最終化為一道金色符籙飛回他的手中,貼身隱藏了起來。

這不是玄幻,而是科學。

他釋放神經信號的空當,就對金色棒子進行了數字編程,它可以變換自如,只要裹挾着他的賽博真元,它就會無堅不摧。

至於它的來歷,自然是那個手魔的本體—-可編程物質,也不知什麼時候藏在了他的身上。

如果不是碰巧激活賽博修真系統,他永遠也不會得到它的控制權。

「你沒事吧。」

「沒事。」柳秧急忙擦乾眼淚,從地上爬了起來,瞪大眼睛望着他:「先人,你…你…好帥啊。」

憋了半天,她還是把心中最真實的想法說了出來。

柳乘風的兩條齒片微微一抿:「帥…就對了。」

不是裝叉勝似裝叉。

胸口的真元反應爐開啟了主動『練氣』,根據練氣演演算法將拂過機體的數據之風全部變為賽博真元,然後儲藏備用。

咯吱咯吱……

他的機體發出了抗議聲,電子眼彈窗提示機體進行了大仰角過載運動,已經不堪忍受,快要涼了。

細微的裂痕已經出現在機體內部,再折騰下去,就真的要原地分解了。

老子什麼時候進行過大仰角運動?

「這可真是諷刺。」他猛地一怔,立刻向系統發出神經信號,將賽博修真系統轉入待機狀態。

他胸口嗡嗡叫喚的真元反應爐瞬時停止運動。

饒是如此,他的機體年久失修,情況仍不明朗。

歲月的傷害在此刻紛至沓來,沒有一絲兒善意。

「得換義體,不能再耽擱了。」這是唯一解決辦法。

他的電子眼突突扭轉,將周圍的情況掌握於腦,賽博修真系統上線后,大腦的變異能力似乎也得到了質的提升。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