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之前見面的時候卻是沒有這樣的印象。嘉拉迪雅魔眼的正在逐漸成長。

兩人之前見面的時候卻是沒有這樣的印象。嘉拉迪雅魔眼的正在逐漸成長。

2021 年 11 月 28 日 未分類 0

這是靈感的波動,格里菲斯正在向著序列8破障者的方向成長,對於心靈魔咒和幻術有着強大的抗性,本能地產生了應激反應。

「要我說~」精靈女孩一點不在意地說道,「你應該早早放棄破法者這個沒有前途的職業,努力往聖騎士或者獵魔人的方向追求進步。」

從小進入少年士官學校然後被軍隊徵召的見習騎士們大部分都會成為破法者。這個序列途徑的成長非常順暢,通過積累戰鬥經驗就能穩穩的向序列7非凡者晉陞。

這個途徑不需要施法者那樣特別的天賦或者深厚的家族底蘊支持,也不需要像聖騎士那樣獲得某位神靈的垂青,在戰場上的兼容性也遠超過同位階的獵魔人。因此,王國方面一直都對合適的年輕人加以引導,進行系統性的大規模培養和訓練。

然而,這個非凡途徑卻是有着一個致命的缺陷——序列7以上的晉陞路徑缺失。

格里菲斯剛剛踏上破法者之路的時候還只是聽到隱隱約約的傳聞,直到他進入拉莫爾府才全面了解到這個途徑的缺陷。

破法者是一個古老的非凡途徑,但是在漫長的第二紀元,超越破法者序列的非凡者從未被官方記載,晉陞所需的條件和路徑像是被抹去了一樣毫無蹤跡。

果然,不僅是人類,就連精靈也認為破法者無法晉陞……格里菲斯本來還抱着一絲僥倖,這下徹底破滅了。他有些失望地微微點頭,視線投向船舷外繁忙的海峽。

嘉拉迪雅的話還沒說完,正準備再說點什麼,突然看着見習騎士點了點頭就陷入沉默,一時間不知道怎麼把聊天繼續下去。

……

飛葉號從拜耶蘭出發以後,向北穿過繁忙的海峽、駛入寧靜海后沿着海岸邊緣繼續航行。在舒適的帆船上幾乎感覺不到波濤的涌動。

拜耶蘭所在的王領直屬省份、北部的敖德薩大區、塞瓦斯託大區和東部大陸呈順時針包裹着這片遼闊的海域。近百年來,王國的海軍逐步清除了附近的海盜與魔物,沿岸航線因此變得非常繁榮而安全。

同行的修托拉爾中除了格里菲斯、拉納以外,還有奧菲莉亞、米典麥亞這樣來自王庭指派和資助的見習騎士。他們不隸屬於某位領主,直接向拜耶蘭國王效忠。

但是,這一點都不妨礙修托拉爾們彼此的熱情。早在來到這裏以前,他們就已經三三兩兩在各地的士官學校和戰場上彼此熟悉。

「這裏是東方和西方的分界,」索尼婭輕輕放下手中的紅茶,望着舷窗外綠色和花朵包裹着的寧靜海岸,「格里菲斯你也來吃點下午茶嗎?」

「謝謝,索尼婭,但我還是免了,在這樣舒適的下午享用甜點我會睡着的,」格里菲斯微笑着搖搖頭。

小小的圓桌上鋪着潔白的桌布,三層銀托盤上慢慢地放着布丁、小蛋糕、馬卡龍、雪糕和三明治。霍蒙沃茨為這次旅途提供了精緻的食物,可以保持低溫的儲藏櫃里還有橙汁、朗姆酒和冰塊隨意取用。

「你看看人家,」坐在索尼婭對面的菲歐娜戳戳嘴裏鼓鼓囊囊的拉納,「你再吃晚飯就吃不下了。」

「嗯,不吃了,不吃了,」拉納擦擦嘴站了起來,用一杯橙汁把滿嘴食物沖了下去。

「你和拉納的關係看起來真好哎,你們以前就認識嗎?」索尼婭好奇地問道。

「嗯,我從7歲開始,每年都在夏龍領過暑假,」容貌明亮的菲歐娜望了望起身離座的高大見習騎士,「我們從小就是好朋友。」

修托拉爾的遴選來自執掌命運和未來的女神的神諭,被選中者通常都和主君有着緊密的聯繫,甚至有着某種命運上的擾動。這並不是說雙方會發展成戀人關係,而是在更加難以預料的人生中有着難以言喻的羈絆。

雖然精靈不會挑選修托拉爾,但是他們也同樣尊崇女神的預言。嘉拉迪雅之所以會出現在東方冒險也是遵循了女神的指引。

「9歲那年,我被壞人擄走了,」菲歐娜接着說道,「囚禁在莊園附近一個冰冷的陵墓里。」

在一旁聊天的索尼婭和嘉拉迪雅沒料到故事突然會這麼展開,一時都愣住了,瞪大了眼睛看着菲歐娜。

「壞人要把我綁在石台上,就在我快要絕望的時候,拉納出現了。

「他那時只有10歲,竟然打倒了一個成年男人,拖着他出現在門口。

「其他的壞人向他追去,拉納就帶着他們在迷宮一樣的地下室里跑來跑去,最後竟然擺脫了他們,把我從冰冷的石台上解救出來……」

在女孩子的一片驚嘆中,格里菲斯跟着拉納離開了舒適涼爽的船艙。

「想不到你還有這種本事,」格里菲斯對高大威武的同伴說道,「最後你們是怎麼擺脫那些壞人的?」

「我們並沒有擺脫他們,」拉納聳聳肩膀,「小男孩的力量是有極限的,無論我怎麼絞盡腦汁,最後我和菲歐娜還是被抓住了。」

「那……」

「最後拯救我們的是夏龍伯爵的護衛,」拉納說道,「我只是拖延了時間而已。」

「那也相當了不起了,」格里菲斯由衷地稱讚道。

「還不夠,還不夠,格里菲斯,」拉納走到船舷邊,避開船艙里傳來的女孩們輕鬆的歡笑聲,「我至今也不知道那些人要對菲歐娜做什麼?那裏的地板和牆壁上畫着我不認識的符號,像是某種儀式,某種獻祭。夏龍伯爵活捉了那些邪教徒並且進行了審訊,但是邪教徒們很快就消失了,事件的真相留在伯爵的書房裏。我會做一些奇怪的夢,模糊而詭異,我猜想,可能是因為菲歐娜和魔法有着很強的親和力,因此被隱秘的存在注視。」

格里菲斯不由得望了望歡樂的船艙,又看看拉納:「不至於吧。夏龍家族的近幾代也很知名,沒有什麼奇怪的傳聞。」

「希望如此,」拉納微笑了一下,「不過吶,格里菲斯,你知道嗎?在霍蒙沃茨發生什麼都不奇怪。」

「能有多厲害?」格里菲斯輕敲著船舷,「這不過是一所學院而已。」

「別小瞧神秘的力量,」拉納沉穩的聲音中似乎有一點波動,「你不知道在人類的皮囊下隱藏着什麼。」

……

臨近黃昏的時候,飛葉號兩岸的景色開始變化。東邊的海岸漸漸遠去,只留下無垠的大海,西岸生機勃勃的景緻也慢慢褪去,灰暗的色調開始佔據廣闊的天幕。

「是天快黑了還是我眼花了?」格里菲斯吃驚地看着岸邊的變化。

從船舷邊望去,海水和陸地好像被淡淡的灰色霧氣籠罩,有種說不出的壓抑、沉悶。

「都不是,」嘉拉迪雅靠在他身邊的船舷上,讓晚風吹起自己黑色的長發,「這是囈語森林,是位於拜耶蘭與霍蒙沃茨之間被黑暗污染的丘陵。」

什麼森林?在首都附近有黑暗的污染!

「難以想像吧!」精靈女孩伸手指向岸邊灰暗的森林,「這片森林阻斷了南北的陸地交通,想要前往北面的敖德薩大區只能通過海路或者從西面內陸繞行。森林裏終日不見陽光,陰影下充斥着扭曲的變異生物,僅僅是在附近逗留都會讓心智受到污染。」

格里菲斯頭一次聽說竟然有這樣的地方,心中不由得萌生出幾分不真實的畏懼。

這裏可是距離人類王國的首都不遠的核心領土,緊靠航線,附近遍佈着繁榮的城鎮和富饒的鄉村,但是千百年來竟然都不能將這片土地凈化。

「不能一把火燒了?」格里菲斯疑惑地地問道。

「早就試過了,林間的大火立刻就會熄滅,就好像被無盡的黑暗吞食了一般,」嘉拉迪雅精緻的臉上閃過一絲異樣,「據說,林中的污染會蔓延到海上,滋生不可名狀的怪物。」

就在這時,落日的餘暉突然消失在黑暗中,灰濛濛的海岸轉眼間沉入無盡的黑暗。整個世界的快樂和光明就像是逃走了一樣,只剩下海浪小心翼翼的濤聲。

啊喂~這事可沒有人和我說起啊!這突然的變化讓格里菲斯心生懼意,全身都下意識地繃緊了。

看到同伴這副緊張的樣子,嘉拉迪雅嘴角露出一絲壞笑,悄悄地靠近見習騎士的胳膊,用修長的手指戳戳格里菲斯的後頸,幽幽地問道:

「怕不怕?」

突然間,寂靜的甲板上響起一聲驚慌的叫喊——「哇啊!」

這喊叫聲突兀地出現在黑暗中,在恐怖陰森的岸邊近海劃過的帆船一時間被詭秘的氣氛籠罩。嘉拉迪雅被嚇的跳了一下,急忙就往格里菲斯的身邊靠了靠。

甲板上有一個水手高喊道:「正前方,避讓!」 張柔和蔣正良到了醫院沒有立刻上來,而是給簡思打了個電話,蔣正良畢竟十分了解孔秀容的脾氣。簡思不好意思地請他們稍等一下,掛斷電話小心翼翼地走到媽媽床邊,孔秀容從急救室出來,緒已經平靜很多,所幸也沒有再加重病。

“媽媽,正良和張總要來看你,你想見他們嗎?”她柔順地微笑着問,好像從未和媽媽之間生任何不愉快。

孔秀容把臉轉向背對門的一側,搖了搖頭。

簡思對她的拒絕並不意外,她體諒媽媽對自己容貌改變而抗拒與外人見面的心。”我。。。。。。能請他們到外間坐一會兒嗎?”她小聲地徵求同意,”他們就要結婚了,那麼忙還想着來醫院,我——”

“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吧!”孔秀容不耐煩地打斷她,煩躁地閉起眼,表示不想再聽她說話。

簡思放輕腳步,慢慢合攏裏間的房門,出了病房才給蔣正良打電話,並下樓到電梯口去接他們。

蔣正良和張柔拿着水果和花籃,簡思連忙接過張柔手裏的花,進了電梯。簡思不敢抬頭看他們,她知道,奚紀桓打電話給張柔請假以及說了她媽媽的病,他們就什麼都明白了。現在見了面,彼此的心都很複雜和怪異,三人一時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張柔主導氣氛慣了,還是她先開口:”你媽媽現在況還算穩定吧?”

終於有了話題,不用再那麼難堪地沉默,簡思也暗暗鬆了口氣,趕緊說:”還好,只是嘴巴有點兒。。。。。。歪,所以不想見人。張總,正良,希望你們別介意。”

蔣正良連忙安撫地笑了笑:”不會,我們都明白的。”

坐在高級病房外間的會客沙里,蔣正良和張柔的表都沉重起來,剛才勉強掛出來的笑意也不見了,他們當然知道簡思是用什麼代價換取母親這麼好的治療條件的。簡單地寒暄幾句,明明是相熟的朋友,卻只能說些不著痛癢的客套話,讓所有人都有些難受。

“我們三天後的婚禮,你能來吧?”張柔捋了下頭,努力使自己顯得自然一些。

簡思猶豫了一下,判斷張柔這是誠懇的邀請還是隨口的敷衍,她不知道此刻自己在張柔的眼中到底是什麼樣的人。以前張柔喜歡她,是因為她不甘墮落不走捷徑,她了解張柔,或許現在她就是她最討厭的那種人。

“來吧,我和小柔都希望你來。”正良怕簡思想歪了,微笑着強調。

簡思點頭,無論他們怎麼想她,都是她的朋友甚至恩人,她應該盡到自己的一份祝福。

“那我們就先告辭了,你好好照顧伯母吧。”蔣正良拉了拉張柔,簡思也起身相送。

張柔已經和蔣正良快走到電梯口了,忍了半天的話還是想說明白,她讓正良先去車裏等她,拉着簡思進到沒人的樓梯間。

“思思,我這話或許不好聽,但一直以來,我從沒把你當過外人,所以我今天才和你說這話!你今天作出這樣的選擇,我不能說什麼對錯,每個人的路只能自己走。但奚紀桓。。。。。。他根本還是個孩子,他還不定性,甚至他對感根本負不了責。你也看見了,以前打到辦公室找他的女人有多少,他是怎麼對待她們的。”

簡思點頭,微微而笑:”張總。。。。。。我都知道。”

張柔雙眉一展,”走到這步,我想你也下定決心了。思思,我只想說,無論如何我都當你是妹妹一樣。我希望你不要放棄工作,如果你願意,還給我當秘書吧,等我忙完結婚的事,你媽媽也出院了。你現在。。。。。。在經濟上也不愁,請個保姆照顧媽媽,我希望你。。。。。。給自己留條路,省得將來。。。。。。”張柔抿了下嘴,說不下去了。

簡思的嘴唇輕微哆嗦,她真的很感激張柔能對她說這樣的話,”張總。。。。。。我,我。。。。。。”一句謝謝,卻怎麼也說不出口。

張柔拍了拍她,”嗯,我都明白。我知道你是個懂事的女孩。”

簡思靠着樓梯扶手,張柔走了她還是一動沒動。她感到幸運,張柔沒有看不起她,還真心實意地再次幫了她一把,其實張柔就算立刻炒掉她,她也不怪她。她現在對誰來說,都是個麻煩。奚紀桓或許算個不錯的男人,心地也很善良,但他正如張柔所說,他無法對感負責。簡思擦去眼淚,笑了笑,既然她只是想要他的錢,那就只愛他的錢吧。到了現在,她自保的方式,就是拋棄幻想,拋棄感,不然將來。。。。。。她就會如五年前一樣輸得一無所有。 黑虎特戰隊是江州戰力最強的一支特殊部隊!

生為黑虎一號的黝黑大個,自然是這支部隊里戰力最強的那人。

也就是說,他可能是整個江州戰力最強的那人!

因此他是有底氣挑戰蕭何的!

所有人都以為,就算蕭何是軍主,戰力無雙,想擊敗黝黑大個,應該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至少,兩人要打上好幾個匯合,黝黑大個才會被擊敗!

哪裡想到,黝黑大個,跳上檢閱台,只說了一句話,就被軍主一巴掌抽飛了出去!

所有人都沒看到,軍主是怎麼動手的!直到生為軍主的蕭何離去,他們張大的嘴巴,依然還能塞進去一個雞蛋!

因為他們真的實在太驚訝了!

早就知道軍主很強,但沒想到,已經強到這種離譜的地步。

江州戰力最強的一人,一巴掌就抽飛……這根本就已經不能用人來形容了,真的只能用神!難怪他能號稱戰神!

「軍主,那個……您這樣就走了?」元卓攔住蕭何,有些尷尬!

好歹也要看一下士兵的操練啊!就算是不看,也再多說幾句話啊!

結果,什麼都沒有,蕭何就說了那麼幾句話,一巴掌將黝黑大個抽飛,然後就要離開……

這實在有些不負責任!

「我還有要事!」蕭何隨便敷衍道:「下次有空再來!」

「對了,我的身份要絕對保密,泄漏者……軍法從事!」蕭何又滿臉威嚴的道!

「是!」元卓立刻敬禮向蕭何保證,在蕭何走後,他返回訓練場,站在檢閱台上,沖著上萬人大聲道:「從此刻開始,軍主身份,一級保密,泄漏者,軍法從事!」

「遵命!」上萬人一起呼喊了起來!

……

蕭何回到何家的時候,沈溫婉還在外面玩,沒有回來!何家的人,對他自然沒有什麼好臉色,甚至還在那裡議論:「你這廢物,就知道吃軟飯,看我們家溫婉多能幹?怎麼就攤上你這沒用的東西了?」

蕭何沒有理會,拿著一張板凳去了院子里玩起了王者榮耀!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