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瀟煙雨落下,金色的陽光灑落在沐梓茵的臉上,山峰的那一邊出現了一道七色的虹光。

瀟瀟煙雨落下,金色的陽光灑落在沐梓茵的臉上,山峰的那一邊出現了一道七色的虹光。

2021 年 11 月 25 日 未分類 0

沐梓茵搖搖頭,看向了手中的長劍,「沒想到本帝還能夠再次見到你,只可惜上一世讓你與本帝在雷光之中灰飛湮滅。」

「這一世,本帝再也不帶無關的寶物去渡劫了,要不然他一定會說我敗家吧。」

沐梓茵喃喃自語,只是看著周圍的景象,依舊還是玄天峰。

「唉。該死的問道天梯,還是和上一世的情形一模一樣,是我成神的執念太深了嗎?」

沐梓茵開始了反思,靜靜的坐在玄天峰上,看著玄天帝國、看向了玄天宮,她輕輕一點,國師青蓮出現在她的面前。

國師青蓮嬉笑道:「恭喜我們家女帝成功渡劫,不知女帝何日飛升成神?」

沐梓茵揮了揮手,國師青蓮的身影散去,「你一點兒都不像,國師才不會這一個樣子,還有要是渡劫成功了,不是會強行飛升的嗎?哪裡還有選擇日期的,太假了。」

「只是,國師你現在還好嗎?本帝已經理解你當初離開的原因了,可是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夠再次見面?」沐梓茵自言自語的嘀咕著。

就在這一個時候,在她的身後傳來了一道聲音,「梓茵,你真的要飛升離去了嗎?真的狠心離開我和我們的孩子嗎?」

沐梓茵聽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轉身看去,只見洛天霖正在抱著一個正在襁褓中的孩子向他哭唧唧的走來。

「本帝現在還是玄天女帝,何來跟你的孩子,一邊去。」

話音落下,抱著孩子的洛天霖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沐梓茵看向了東方密林的方向,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他身上也有大秘密,怪不得本帝當初看不穿他。本帝相信他也能夠成功渡劫的,這是約定好的。」

「不過,我們的孩子到時候是像本帝一樣『活潑可愛』,還是像他那樣腹黑謹慎呢?」

「算了,我現在好像還在問道天梯的幻象之中,還是先想想要怎麼走出去吧?」

「難道又要像上一世那樣被問到天梯給騙了?」

沐梓茵可沒有忘記,上一世在幻象之中,她成功的登頂了,但是清醒過來的時候,呵呵,還是在第九十九個台階,但是卻無法邁出登頂的關鍵一步。

「算了,既然都在玄天峰了,那麼就順道去玄天宮走一走吧。」

沐梓茵再次起身,一個轉身消失在了原地。

玄天宮,沐梓茵的出現,一個個侍衛恭敬的吶喊著:「恭迎女帝回宮。」

一個老嫗突然出現,微笑的看著沐梓茵,「女帝放心飛升成神吧,玄天宮交給我們就可以了。」

一個身穿黃金甲的男人出現,「對對對,有我們在,定保玄天宮萬年不倒。」

一個個熟悉的身影出現,一道道似曾相識的聲音傳來。

沐梓茵卻緊皺著眉頭,冷喝道:「聒噪。」

手起劍落,一劍斬去,盡數泡沫。

「哼,一個個信誓旦旦,結果本帝才隕落多久,你們就將玄天宮搞得四分五裂,還聯合追殺本帝的親衛?」

沐梓茵,很生氣,這些幻象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轉而出現在她面前的,是一個個熟悉的女子,這是她的親衛團。然後在她隕落之後,因為想要維持著她定下的玄天宮規矩,結果被聯合擊殺,成功逃出了玄天宮不到一成,至今下落不明。

這些都是沐家收集的消息,沐梓茵也清楚這是他們特意為她收集的。

此刻的玄天帝國,已經不是當初的玄天帝國。

沐梓茵的眼角,不知為何出現了一滴淚水,可憐了這些忠誠於她的人,當初為什麼一定要堅持她的理念呢?要是臣服,接受新主,就不用死了吧。

一個女子向前,詢問:「女帝是捨不得離開玄天大陸嗎?」

沐梓茵搖搖頭,微笑道:「不是,本帝是捨不得你們。」

眾女子的臉上露出了驚訝,有的也在欣喜,女帝竟然露出了微笑?

只是,還沒有開口,就消失在沐梓茵的面前。

「原來,本帝真的有那麼多放不下。上一世想要自欺欺人,果然還是沒有逃過天劫的眼睛。」

「這一世,本帝不會再留下遺憾,也會為你們報仇雪恨。」

說罷,沐梓茵閉上了眼眸,再次睜眼的時候,已經變為那一個紅色衣裳的女子沐梓茵。

在她的面前是那問道天梯的最高處,只要往前一步便可登頂。

在她的身旁還有著一個男子牽著她的手,這一個男子正是洛天霖。

沐梓茵莞爾一笑的看著洛天霖,道:「天霖,你走出來了?」 在西所的西面有一個不大的太平間,鎮子上還有個就近的火葬場,提供火化服務。

不過很顯然,這一具屍體是有家屬認領的,所以將會交給家屬自行處理。

將屍體送入冰櫃后,漸漸地,周逸從那種玄而又玄的頓悟狀態清醒了過來。

整個人一抖,僵硬的肌肉恢復正常。

「唔……真奇怪!」他用力眨了眨眼睛,回想起來,自己剛剛似乎進入了一個極度專註的狀態,全然忘記了外物,世間唯獨西下的夕陽,以及凋零的落葉,除此之外再無他物。

哦,對了,還有無數的「靈」!

很難形容那種感覺,如果有人詢問到底看到了什麼,只能說「看到了無數的靈」。

「靈」並不是靈魂,更可以說是靈魂消散后的產物。

一般的人,哪怕是靈能者,也觀察不到這個最為基礎的世界。

「難怪啊……大家都認為這個世界是有靈魂的,必然有人親眼看到過吧。」

大腦在這一刻變得異常清醒,彷彿打通了任督二脈,與宇宙萬物相互聯通。

這就是……頓悟?!

感覺挺不錯,好像腦海中多了一點東西,多了一點感悟。但到底多了一些什麼,卻沒辦法確定……

王正發點燃了一根煙,「咔嚓」一聲輕響,紅色的火星在黑暗中飛揚,斜眼看了正在喝酒的李先鋒一眼,知道這傢伙的嫉妒病犯了。

當然他並不擔心李老頭會做什麼壞事,「嫉妒」本質上是一種苦修流的特殊修鍊方式。

「要抽煙不?」王正發對著周逸說道。

「算了,不習慣。」周逸擺了擺手,禮貌地拒絕了。

他向來都是不抽煙的,不管心情好壞。

他只想早點回去修鍊靈能!

「這種事情呢,也不要太介意,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王正發慢悠悠地吐出了一個煙圈。

煙圈不斷地向上擴大、膨脹,最終消失在空氣當中。

「也別太同情這群人了,關押在這裡的犯人,有幾個人是真正意義上的好人?我們的社會自有自己的運行方式,雖然有些時候不算太合理,但有些時候又異常合理。」

似乎看出了周逸的複雜心緒,王正發笑了笑,道:「或許確實有幾個是被冤枉的,也有幾個是老實人,是好人,但大多數人吧,都不值得同情。」

「他們被關在這裡的時候,老老實實,勤勤懇懇,但一出去,指不定就變成了吃人的老虎。」

「就說這個小徐吧,是不是好人我不知道,但那個被捅死的惡棍老李,也是家有老小的啊……他這個頂樑柱死了,家裡的老小,就要過苦日子了。老李是個惡棍,但對待自己的老母親還是孝順的。世界上哪裡有純粹意義上的好人以及壞人?」

周逸沉默著,沒有說話。

王正發笑了笑,又深深吸了一口煙,吐出一個煙圈:「你在西所的時間尚短,其實在這裡上班,有一些特別的忌諱。」

「第一,時時刻刻得帶上口罩,別讓這些犯人知道你的真面目。這裡關押著少量的靈能者,擁有特別的技能。像那個姓白的小偷,只要用手碰到你一下,就能偷走你身上東西,開鎖也是易如反掌。對於這種人而言,越獄的機會就大大提升了。」

「當然了,這個老白,我們知道他有這種能力,所以防範了一手。但對於其他的罪犯,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能力。」

「帶上口罩能平白減少很多風險,至少,這些人不知道你的面貌,就沒辦法直接報復你。」

「還有啊,有些人出去了,說不定搖身一變,變成一方大佬,這裡關著的富二代、黑社會頭目也有一些。咱沒必要得罪他們,反正就按照規矩辦事。」

周逸點了點頭。

靈能這種東西相當隱晦,除非主動使用,否則,常規的機器沒辦法檢測。

這個世界的科技,還沒有發展到那種程度。

王正發又伸出了第二根手指:「第二,別對犯人太好了,千萬別和他們交朋友,也不要在這裡發現所謂的『真善美』。有些人呢,就是天生的惡人,腦迴路和正常人不一樣,你對他稍稍好一點,他反倒得寸進尺。」

「這種人太多了,比例比正常的社會高得多。」

「很多人都只是有期徒刑,關一段時間后還是要放出去的。到時候賴上你,你怎麼辦?這群人爛命一條,死皮賴臉的,千萬別對他們太好。」

王正發彷彿回想起了往事,有點好笑地說道:「兩年前有個文藝青年,跑到西所里尋找真善美,結果呢,一群流氓出去后跑到他家裡,和他當哥們,賴著不走了。嗨,擺脫這群人不知道廢了多少工夫,不如一開始就不接觸!」

「最可怕的就是死刑犯了,千萬不要對他們太好。這種絕望中的人,有一點救命稻草都會死死的拽住,哪怕這點救命稻草是虛幻的,根本不存在的。」

「對他太好,他反倒惦記上,覺得你會救他,最後甚至怨恨上了。」

「當然,農夫與蛇的故事多了去了。還不止一個兩個,否則怎麼說這裡關著的都是人渣呢。你對他好一點,他覺得是理所當然的,你對他不好一點,他又覺得你虧待他了。」

王正發將煙屁股丟在地上,踩了一腳,又指了指自己的腦袋:「這類人腦子裡想的,就和我們不一樣。」

「你雖然不懼怕念,但他們死了之後產生的惡意,如果特地針對你,還是會讓你受到精神反噬。靈能可是不能亂用的啊,還是悠著點好……」

周逸心中一凜。

精神反噬這件事,也是原主人記憶深處著重強調的。

驅散人類的執念,會一定程度讀取到對方的記憶,精神層面必然會受到影響,特別是帶有針對性的惡念對人的影響格外之大,久而久之,整個人的世界觀說不定都會被改變。

屆時,將會變得易怒、偏激,甚至出現猝死的可能。

身體的原主人,有一定的概率,就是因為我這個原因死亡的。

不過,周逸受到的影響並不是很大,甚至從來都沒有被精神反噬困擾過。可能因為他執行的任務不多,也可能因為,腦海中的石板將大多數的執念都收集起來了,故而影響不到他。

…… 「不是吧,他你也要下手啊,給我們留一口湯。」

「我們都是一場同學,不能做的太絕了。」

同學們嘴上說說抱怨話,自覺散開回到各自座位,有些聚在一起繼續聊著聶瑜夏話題。

「轉校生信息好隱瞞,連班主任都退避三舍,他背景一定很大。」

「是哪個家族的人,能讓班主任放任不管。」

「你說他會不會是某星系公子,然後偷渡出來,不想讓人發現。」

「有這種可能」

「剛才神臻都出聲幫忙,一定是親家。」

楚神臻見到同學不在騷擾,看回面板尋找資料。同學說的話,任由他們說。

輪椅有靈性開向楚神臻方向,聽着同學沒有小聲說着他言論,小女孩不在他身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