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嬰寧輕輕捂著團寶的耳朵,這才對李婆子吩咐,「今日在我回來之前,不論都不許放進靜心院。」

段嬰寧輕輕捂著團寶的耳朵,這才對李婆子吩咐,「今日在我回來之前,不論都不許放進靜心院。」

2021 年 11 月 24 日 未分類 0

「你拿菜刀坐在門口守著,不論是誰只要敢強闖……只管給我往死里砍!」

她面帶笑意的說出這番話,令人更加毛骨悚然!

見她笑意不達眼底,李婆子不寒而慄!

她臉面點頭應下,抱著團寶飛快的離開了。

段嬰寧這才轉頭看著段寶玉,臉上的笑意驟然消失不見,一雙眸子冰冷如雪!

「把你方才的話,再說一遍。」

她一步步走近。

察覺到她周身都泛著一股子冷意,像是要殺人似的,一雙眼眸中也漸漸籠罩著嗜血的光芒……段志能心尖一顫,似乎全身都被一股子寒意侵蝕了。

段寶玉哪裡承受得住她這樣的氣勢?!

他身子一抖,「哇」的一聲就哭了起來。

段志能下意識把他護在身後,說話也開始不利索了,「嬰寧,你,你不是要去找容世子嗎?」

「你趕緊去吧!寶玉是孩子,他說話不過腦子,也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你,你不要與他一般見識!」

「畢竟他是你弟弟!」

「他從出生到現在,可叫過我一聲姐姐?」

段嬰寧反問。

這些年來,段寶玉從來都是對她喊「壞女人」,何時喊過姐姐?

素日里段志能他們也不管,任由段寶玉對她不敬。

眼下倒是知道,她是段寶玉的姐姐了?

段嬰寧冷笑,「他的確只是個孩子。一個孩子能說出這樣可怕的話,難不成不是你們的罪過?」

段志能一噎,「為父……」

「你應該慶幸,眼下我要去找容玦算賬,沒時間與你們廢話。否則即便他只是個孩子,我也會毫不猶豫的拔掉他的舌頭!」

此話一出,就連段志能都被嚇得面如土色!

方才段嬰寧周身氣勢冰冷而又可怕,就連他也招架不住!

目送段嬰寧的背影消失在門口,確定她不會再回來,段志能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段寶玉還在哭,段志能忙抱著他進屋。

只見周氏躺在地上昏迷不醒,段志能連忙喊人,「來人啊!請大夫!」

……

今日的段嬰寧,猶如是女魔頭降臨人間。

她出了寧遠侯府,毫不猶豫的往護國公府而去。

她腳步很快,但仍能看到街頭巷尾的百姓、路過的行人對著她指指點點,評頭論足。

她也仍能聽清楚他們在談論什麼。

「這位就是寧遠侯府的二小姐吧?」

「是啊,方才我瞧著她是從寧遠侯府出來的!寧遠侯府只有三位小姐,大小姐是個庶出的,我倒是見過幾面。三小姐我也認得,這位一定就是傳聞中的段二小姐了!」

「她怎麼還有臉出門見人啊?」

「就是!換做是我,這會子只怕找個地洞自己躲進去了,哪裡還敢出來招搖過市丟人現眼?」

「瞧瞧人家,生了個野種、還栽贓給容世子,哪裡有半點羞恥之心?」

「也虧得是容世子!換做是別的男人,被這麼潑髒水、還被戴綠帽子,恐怕早就大開殺戒了吧?」

「不錯!這位段二小姐就是仗著與容世子有婚約在身,因此才想讓容世子喜當爹呢!」

「呸!臭不要臉!」

「要我說,她跟那野種就該沉塘!」

不堪入耳的聲音,不斷傳入段嬰寧腦海中。

每向前一步,她都彷彿行走在刀尖上。

對容玦的恨意,也就愈發的加深了!

既然不想做團寶的父親,早早說出來便是,大不了直接退婚!

何苦要替她擺平一切,給了她的希望、卻又親手將她推進懸崖?!

被推進懸崖的不止她一人,還有團寶!

她可以被罵,她不在乎,畢竟被罵幾句又不會少二兩肉……但是她受不了,團寶被人這樣唾棄辱罵、受不了兒子被人欺負!

鋪天蓋地的恨意將她席捲,段嬰寧已經在失去理智的邊緣徘徊!

她來勢洶洶。

哪知還未到護國公府,一道黑影突然現身,重重的一掌劈在了段嬰寧後頸處!

她一心想著找容玦質問,倒是警惕性有所鬆懈。

黑衣人現身,她下意識想要避開、可惜到底晚了一步!

後頸處遭受重擊,她身子一軟,不甘心的閉上眼倒了下去!

段嬰寧再醒來時,身處一間布置的極為簡單的房間內。

她居然……被人擄了?!

「沒想到我也有今日,真是丟臉到家了!」

段嬰寧咬著牙,撐著身子坐起來。

方才她正躺在床上,除了後頸處仍隱隱作痛之外,周身上下衣物完好並未受傷。

回想起昏迷前的一幕……到底是什麼人功夫如此之高,竟能悄無聲息的靠近她、傷害她,還敢堂而皇之的在街頭行兇!

段嬰寧警惕的豎著耳朵,聽不見有任何動靜。

不知這裡是什麼地方,但眼下趕緊離開要緊。

段嬰寧翻身下地,快速來到了門邊。

哪知她剛要開門,房門卻被人一把推開了!

看清楚門外的人是誰后……段嬰寧臉色巨變,不敢置信的盯著他,「怎麼是你?!」 李彤沖完澡出來就看到付清顏坐在洛雨凝身邊,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對方,而洛雨凝更狠,回了幾個字以後就淡定看自己的手機了!

氣的付清顏都不知道要如何表達自己內心的憤怒了。

「哈哈哈,清顏,怎麼著,你這是給雨凝講感情問題?」剛剛付清顏的講的東西她隱隱約約聽了一些,沒想到她講的這麼用心,都總結的那麼到位了,卻被洛雨凝不當一回事的敷衍了一下。

「笑什麼笑,這不是怕她以後遇見不知道嘛,長的這麼漂亮,我要是個男的,我肯定喜歡她!」付清顏為了證明自己說的是實話,還犧牲自己打比喻了。

李彤一邊吹頭髮,一邊看著恨鐵不成鋼的某人,「雨凝有自己的主見,你這小兒科的感情思路就不要再禍害人良家婦女了,你以為誰都跟你一樣啊!」

李彤說到這裡,她就有些氣了,這傢伙不知道什麼時候偷偷喜歡上了一個打籃球的小哥哥,今天非要拉著自己去給人家加油打氣,誰知道她居然把自己推出去吶喊,她卻買了瓶水一臉花痴的看了半天,

那模樣簡直跟她剛才說的一模一樣,眼睛里除了那個帥氣小哥哥之外,彷彿周圍的一切都是浮雲,看人家打累了,她屁顛屁顛的跑過去給人家遞毛巾送水,妥妥的一個小迷妹啊!

到頭來累的自己一身汗,到是成全了人家的一片痴心!

付清顏聽到李彤這會在說自己剛才的英雄事迹,臉微微有些泛紅,但還是梗著脖子不怕死的來了一句,「我就是喜歡他怎麼了,哪怕沒有結果了,我至少努力過不是,總比帶著遺憾好吧!」

洛雨凝雖然再看手機上的資訊,但是兩人的對話她還是一字不落的聽進了耳朵里,感情的事情,她現在根本就沒有考慮,她不是一個膚淺的人,更不是一個懦弱的人,只是目前為止,她不喜歡任何人!

話說回來,她其實挺欣賞付清顏的勇氣,有多少人因為沒有來得及說出一些話,而讓兩個人成為了一生的過客,那樣悲慘的感情是疼痛到無法呼吸的,她不確定自己對他是不是感情,只知道那個時候他就是自己唯一依賴的人。

「清顏,我支持你,喜歡就去爭取,努力過就不會後悔。」

一直沒有說話的洛雨凝不開口則已,一開口就是這麼驚人,很難想象一個從來沒有過感情經歷的人,來告訴別人努力爭取是一件多麼值得驕傲的事。

「啊,雨凝?我沒有聽錯吧!」付清顏再次清了清耳朵,她不確定這句話是洛雨凝說的,她的確喜歡秦宇航,就去剛才李彤口中的那個打籃球小哥哥;

甚至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的,是路上偶然遇見的擦肩而過,還是課本掉落時兩人雙手觸碰剎那間的尷尬,亦或者是他滿頭大汗,她小鳥依人送過去的一條毛巾和一瓶礦泉水……

「沒有,是我說的,感情的事情就算要爭取,努力了會有結果,不努力就註定錯過,我想你一定不會甘心的。」

洛雨凝再次明確自己的觀點,讓李彤都有些驚訝,今天這是怎麼了,感覺他們宿舍的女孩子情商瞬間飆升,這是要脫單的節奏嗎?

「你們今天怎麼了?怎麼都跟感情過不去了?」

「雨凝,你老實說,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了?」李彤動作麻利的來到洛雨凝的另一邊坐下,那目光浩然就是在審視她,好像她真的有喜歡的人一樣。

「沒有,只是不想讓有些人和有些事成為遺憾而已!」洛雨凝淡定的看著李彤,表示自己真的沒有情況,再說了,她的這個性子估計也很難找到合適自己的人。

「哈,雨凝,謝謝你,我一直覺得我是不是太過於主動了,今天你這麼一說,我覺得不是了,我只是做了自己認為是對的事情,過程很重要。」

聽洛雨凝這麼一說,付清顏覺得自己更加堅定了,不過洛雨凝的下一句同樣讓她有些猝不及防;「喜歡可以,做一些努力也可以,但是一定記得,雙向奔赴的感情才是最好的,可以喜歡,但永遠不要卑微。」在說出這些話時,洛雨凝眼中有著難掩的悲傷,

很難看出來這是洛雨凝給兩人說出來的話,她是沒有戀愛經歷,但是她的感情觀絕對是超級正的。

這些話聽的付清顏連連點頭,看向洛雨凝的眼神都更加崇拜了。「我明白,也知道怎麼做,謝謝你雨凝。」

付清顏這會的道謝是發自內心的,不像一開始那麼隨意了! 想到這裏何凡就打開系統面板,系統界面直接顯示了出來。

【新版財富系統】

【宿主:何凡】

【財富等級:6級】

【財富值:42153】

【身高:176】

【體質:8.0】

【魅力:7.8】

【每日額度:一千萬】

系統任務(0/3)

【任務一(提升魅力)】:宿主必須把魅力提升至8.0,衣着搭配都是自身魅力的一部分。(註:整容不提升魅力)

【任務二(創辦公司)】:宿主創辦一家自己的公司,估值不得低於五個億,註冊資金不得超過五千萬!(註:宿主創辦的公司不得接受別人的注資,宿主自己也不能追加投資!)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