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無邪,真的逼急了,我們兩人一起自爆,絕對能將你重創,還不如放我們一條生路,我們回去之後,可以讓閣主撤掉對你的追殺。」

「柳無邪,真的逼急了,我們兩人一起自爆,絕對能將你重創,還不如放我們一條生路,我們回去之後,可以讓閣主撤掉對你的追殺。」

2021 年 11 月 24 日 未分類 0

年紀較小的那名老者,幾乎是一副哀求的語氣,希望柳無邪能放過他們。

「晚了!

柳無邪語氣冷漠,一步步走向他們,邪刃就像是死神鐮刀,隨時都能斬下。

「跟他拼了!」

鷹鈎鼻老者眼眸一冷,身體突然沖向柳無邪,欲要同歸於盡。

另外一人也不例外,一起出手。

「哼!」

柳無邪沒有說話,僅僅是冷哼一聲,四周空間一點點凝固。

兩人的速度不斷變慢,就像是在水裏遊動的魚兒,彷彿遭遇到了阻力。

開始的時候,還能走兩步,隨着時間的流逝,兩人不論是動作還是表情,保持一個姿勢。

大空間術,柳無邪可以做出各種變化。

「死!」

手指一點,大空間術陡然收縮,他們兩人的身體的一點點炸開,徹底化為血水。

風輕雲淡,感受不到一絲殺氣,就這樣輕鬆斬殺兩尊半步天玄境。

要是有其他人在場,估計會嚇得當場尿褲子。

殺了他們之後,柳無邪回到原地,陳若煙氣色好了很多。

「柳大哥,你跑到哪裏去了,我找的你好辛苦。」

陳若煙撲進柳無邪懷裏,使勁的捶打他的胸口。

「都是我不好,沒有儘快找到你們。」

柳無邪擦掉陳若煙眼角淚水,安慰的說道。

哭完之後,陳若煙心情好了很多,這些日子她每天提心弔膽,還遇到好幾次危險。

「柳大哥,你找到雪兒姐姐她們了嗎?」

陳若煙收起眼淚,這才打量四周,發現徐凌雪她們都不在。

提及她們三個,柳無邪心裏一陣絞痛,要儘快找到她們三個,以免跟陳若煙一樣,落入那些心懷不軌之人手裏,用她們來威脅自己。

「還沒找到她們!」

柳無邪露出一絲自責之色。

「三位姐姐吉人自有天相,她們不會有事的,我們出發吧,去找三位姐姐。」

陳若煙拉着柳無邪,讓他別猶豫了,趕緊上路,去找她們三個。

柳無邪點了點頭,帶着陳若煙還有黑奎,迅速朝聖壇趕去。

她們三個如果得知聖壇的消息,一定也會前往。

大量的修士都在前往,就算她們不在,從其他修士口中,也許能打探到她們三個的下落。

距離聖壇越來越近,路上碰到的修士也在增多。

「這是我們碰到第五場大戰了。」

這一路上,柳無邪他們碰到好幾場大戰,戰況極為慘烈,看着遍地血肉,陳若煙臉色有些慘白。

為了爭奪寶物,甚至出現了百人混戰。

血肉橫飛,柳無邪沒有參與。

「奇怪,為何金鼎樓的人都消失了?」

這一路上柳無邪發現一個很古怪的事情,金鼎樓的人不見了。 「阿明,這件事情要不就這樣過去算了,反正大家也沒多大損失。」

葉凱捏了一把汗,走了過來,低聲對著陳明說道。

他覺得由著陳明這樣鬧下去,也不太好,不管是張天虎,還是何春全,他們的身份都不弱。

他們葉凱倒是不怎麼放在眼中,但他們身後的關係,那真是錯綜複雜,牽一動而觸發全身啊。

所以葉凱寧願這一切,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沒必要搞出那麼多事。

雖然葉氏集團在永城內,屬於第一大集團,葉家在永城,也是最頂尖的第一豪門世家。

但這也只限於永城,何春全可是一個超級富二代,是京城豪門公子哥。

一旦把他背後的何家給惹火了,那麻煩就大了,到時就算葉家也要受到極大衝擊,有可能損失非常的大。

所以葉凱還真不打算陳明繼續鬧下去。

可葉凱想得太過天真,陳明已經打了人,就算現在陳明不繼續鬧下去,張天虎跟何春全也不會輕易放過陳明。

特別是何春全,他對陳明可是充滿了惱火,陳明竟敢打他,真是太囂張了。

何春全從來都沒見過這麼囂張的年輕人,而且陳明看起來還是一個鄉野小子。

這樣的鄉巴佬,竟敢得罪他何春全,那他何春全要是不報仇,估計他以後只怕會一直成為別人眼中的笑話。

何春全這時走了過來,對著葉凱怒聲喝道:「葉凱,我尊重你,並不是我怕你,今天這小子我是動定了,如果你葉氏集團要卷進來,跟我作對,那就來吧,我何春全絕對不會害怕,大不了我現在就打電話回家跟我父母說,說我在外面受到了欺負,我就不相信我們何家,還弄不過你葉家。

你要明白,永城雖然是超一線大城市,但比起京城,那差的實在太遠了。

而且我們何氏集團,在世界500強集團中的排名,可是比你們葉氏集團高得多了。」

何春全真的忍不了,他本來想著以後再找陳明麻煩,畢竟今天陳明有葉凱保護著,他不好動手。

但陳明剛才打了他不說,還表現出那麼囂張的語氣,還有那表情,簡直像個二五八萬一樣,何春全實在受不了,今天他就要陳明付出代價。

不管陳明有多大的本事,他今天都要陳明趴著,像條狗一樣跪在他面前,求饒,甚至他還要打得陳明殘廢,那樣才能夠解掉他心中怨氣。

陳明打了他一巴掌,他要十倍,百倍,甚至千倍的找回來。

「何春全,你沒必要這麼小心眼吧?是你先招惹我朋友的?」葉玉臉色有點難看,她走了上來,冷冷著臉喝道。

「葉玉葉大小姐,他是你朋友不是我朋友?他當著這麼多人的面打我,你們真以為我何春全好欺負?我告訴你,今年我不過28歲,但我已經是個億萬富豪,而且我的公司已經上市,這是多少年輕人都無法達到的成就,可今天我竟然被這小子給打了?所以我非常不舒服,一定要報復。」何春全臉色非常陰沉的喝道。

雖然葉玉非常漂亮,被稱為永城第一美女,但之前他就追求過葉玉,可葉玉卻直接拒絕了他。

何春全雖然想用自己身份,直接向葉家要求聯姻,把葉玉嫁給他,但後來了解后,發現葉玉是個暴力狂,性格有點不好,所以他又不想要了。

萬一娶葉玉回家,天天被打那就麻煩大了。

而且葉玉的職業是一個警察,像他這麼懶散的性格,一旦娶了葉玉回家,只怕日子不好過了。

「你這人怎麼回事?你找我陳明哥哥的麻煩,我陳明哥哥打你很正常啊?他本來就很能打好不好?像你這種人高馬大,中看不中用的傢伙?估計陳明哥哥一拳就可以把你打得吐血連天,剛才他打了你一巴掌,你都還能站著說話,算是輕的了。」葉青唯恐天下不亂一樣,也不知道眼前發生了什麼事情,她走了過來,狠狠瞪了一眼何春全,十分不屑的說道。

「葉青,你……」何春全氣得直*。

「好了,葉青,你別再說了。」

葉凱嘆了一口氣,急忙開口阻止。

自己這個小女孩真是唯恐天下不亂,明明事情已經夠糟糕了,可她還是出來搞事情。

葉凱剛才真沒想到剛才陳明如此衝動,瞬間就動手打何春全。

陳明得罪張天虎就算了,葉凱還真的不怕張天虎。

雖然張天虎身後也有一些關係,甚至跟大龍幫都有點關係,但他身後的關係也不弱,如果真正拼起來,他也不會害怕張天虎。

不過沒有必要的事,他不想去做,畢竟他是一個商人。

現在葉凱很想保護陳明,因為陳明是他們葉家的恩人。

可眼前的事,還真的麻煩,特別是因為何春全的身份。

何春全自己就是一個大老闆,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億萬富豪,他雖然囂張跋扈,說是通過自己的努力成就今天的事業,實際上要是沒有京城何家對他的幫助,很多公司業務,人家憑什麼信他這個毛頭小子?

所以說他的身份,就給他佔了很多便利,這是無法比擬的好處。

如果葉凱今天為了保護陳明,跟何春全直接鬧翻,只怕京城的何家也會出手,到時他們葉家只怕會腹背受敵,損失巨大,連永城第一豪門世家的位置都要丟失。

不過陳明可是他們一家的恩人,他總不能夠眼睜睜看著陳明受何春全跟張天武的欺負吧。

「凱叔,魅力,葉玉,你們沒必要摻和我的事情了。」陳明笑著說道。他自然看得出葉凱臉上的為難,看他眉頭都皺在了一起,他知道葉凱心裡在掙扎,在為難,在想要不要幫他。

葉凱聽到陳明的話,突然抬起頭,咬牙切齒的喝道:「陳明,你是我們葉家的恩人,我們葉家自然跟你同進退,有什麼困難,我們一起承擔,就算因此賠上葉家的命運,可即便這樣子又如何?我葉凱做人得堂堂正正,有仇報仇,有恩報恩。」

葉凱真正表露出了自己的心思,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突然間就想通了,剛才他還真的有點猶豫。

但因為陳明說不要他幫忙,他一時間覺得陳明身上太神秘了,陳明不僅醫術高明,而且武術也很強,打起人來絲毫不含糊。

就憑陳明的本事,葉凱就覺得值得賭一下。

「好,好,好……葉凱,很好,這可是你說的,你為了護這小子就決定跟我何春全作對是吧?那就全面開戰吧。」何春全氣急敗壞吼道。

他真非常生氣,他怎麼也沒想到葉凱竟這麼不顧及大局,為了陳明這小子,直接跟他這個京城公子哥鬧掰。

現在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要是他退縮的話,那豈不是丟盡了京城何家的臉面。

所以他何春全現在必須強硬,起碼要掙回面子,面子絕對不能丟。

「爸……」葉玉有點擔憂的看著葉凱。

葉凱溫柔笑了笑,對著葉玉說道:「葉玉,陳明是我們葉家的恩人,現在有人欺負他,我們葉家自然得站在他身邊保護他,要不然我們葉家豈不是成了忘恩負義之人?」

「沒錯,爸爸說的對,我們要站在陳明哥哥身邊,一直支持陳明哥哥。」葉青笑嘻嘻的道。

「好了,葉青,不要再說了。」這時,張雪走了過來,瞪了一眼自己的小女兒,有點不滿的說道:「你不要在那裡起鬨行不行?你這個人小鬼大的東西,有好多事情你不知道怎麼回事,你就不要開口說話。」

「媽,你怎麼這樣子說我?誰說我人小就不懂了?我懂的東西可多了。」葉晴翻著白眼,說道:「我馬上就18歲了,到時我就可以考駕照,一但駕照,我就可以開車了。」

「好好好,知道了,駕駛證都沒有,你每年還不是要買車,你現在還好意思說。」張雪翻著白眼說道。

「媽……」葉青俏臉微紅的喊道。

「行了,不要叫了,下輩子我當你女兒,你當我媽好了,我上輩子不知道做了什麼孽,這輩子才會當你媽。」張雪無奈的道。

「你們別在那唧唧歪歪的,你們母女倆要有什麼事,可以滾到另外一邊去說,今天說的是我跟這個小子的事情。」何春全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用手指著陳明的鼻子,怒聲罵道:「既然你們葉家要卷進來,那麼你們葉家身後的葉氏集團,就做好損失慘重的準備吧,我就不相信你們葉氏集團,能夠比得上我們何氏集團?要知道在世界500強企業榜上,你們葉氏集團比我們何氏集團的排名,起碼要弱了整整30位,怎麼可能比得上我們何氏集團。」

「好,何春全,你身為京城豪門世家公子哥,而且你現在在臨城也混得有聲有色,可你這點成就,在我們葉氏集團面前,那也只是毛毛雨罷了。」葉凱搖了搖頭,一臉不屑的說道:「我們之所以邀請你過來,完全是因為你是京城公子哥,如果你丟掉京城公子哥的身份,你的公司在葉氏集團面前,那簡直就是狗屁都不是。」

「夠了,我今天跟你討論的不是這些,既然你們葉氏集團要跟我們何氏集團打仗,那就來吧,我現在就打電話給我爸,你們葉氏集團的股票,就等著像樹葉一樣便宜吧。」何春全怒極而笑。

。。 論科技,30世紀的人類文明可是不差誰?剛才這個以奇類文明的生物說過的技術,人類文明科技是可以辦到了的!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