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茶重重嘆了口氣,舒心笑道:

元茶重重嘆了口氣,舒心笑道:

2021 年 11 月 23 日 未分類 0

「是啊!」

事情進展得很順利,杜梅起初還很懷疑,有些不敢動手,但是後面看著元茶似乎真的交給她管了,她才放下心大膽去做。

殊不知她做的每一件事都在元茶的掌控之中,還有她的金牌律師手裡也有一份抵賴不掉的證據。

黎言反正元茶這邊的事,他是不擔心了。

現在就是要想辦法解決華天這個人了。

華天可不蠢,想要弄死他有些難,更何況他現在手裡這麼多證據,要是一個不小心沒處理好,到時候就難收場了。

所以這邊一定要想辦法找到他致命的弱點攻克。

黎言蹲了華天好幾天了。

總算是讓他找到漏洞了,華天和前妻有一個四歲的女兒,現在還在讀幼兒園,對於這個女兒華天也是真的很疼愛。

黎言特地還觀察了好幾天才準備下手。

找了他舅舅去騙那小女孩出來。

一個面容和善帶著口罩的男人徘徊至幼兒園放學,黎濤一下認出了那小女孩。

「茹茹,過來。」

老師見他面生得很,攔住了他。

「先生,你是茹茹的什麼人?」

黎濤眼珠子一轉,滿口謊言道:

「我是茹茹他爸爸的同事,你看這是他爸爸的微信,還有我的工作證,華哥在公司還有些事,怕嫂子來接早了帶走茹茹,就先讓我來接了。」

老師是知道茹茹的家庭情況,半蹲下身子問茹茹,「茹茹,你認識這個叔叔嗎?」

黎濤故意拿出一根棒棒糖誘惑,又兜進了口袋。

小女孩長得很漂亮可愛,伸著肉呼呼的小說,伢伢道:

「糖……茹茹要吃糖糖。」

黎濤走過去一把擠開老師,抱起了茹茹,順勢把糖給了小女孩。

老師還是覺得有些奇怪,問茹茹。

「茹茹,你告訴老師,你認識這個叔叔嗎?」

茹茹眼裡滿是糖,天真無邪點了點頭。

老師這次放行了。

黎濤抱著女孩就趕緊上了一輛車。

後座椅上坐著的是黎言,看著漂亮的小女孩,他伸手接了過來,親切道:

「你就是茹茹吧,真可愛!」

黎濤看著親外甥,帶有目的性嘆息了一句,「小言啊,我騙這小丫頭出來可真不容易啊!」

黎言怎麼會不知道舅舅心裡想什麼,從口袋裡拿出一張卡丟過去道:

「這卡里有五十萬,應該夠了吧!」

黎濤眼睛都亮了,使勁兒點了點頭。

「夠夠夠,不愧是舅舅的親外甥,哈哈,對了,你再幫我把這些東西簽個名字,能換不少錢。」

說著就丟了一沓東西過去。

黎言一下就知道舅舅想幹什麼了,他不悅皺起眉頭道:「這些東西有什麼用,簽了也沒用?」

黎濤第一個不服,橫了一眼外甥。

「你這小子真不識貨,你是不知道你現在有多火,十個女人裡面有九個是你的粉絲,你舅舅我也是沾了你的福分,現在找了一份輕鬆的活兒,這不找你要簽名來了。」

本來還十分不樂意的黎言,瞬間就頗有些不可一世了,他不屑笑了笑。

「舅舅啊,你也就這點出息了,好吧,等晚上我簽完讓人給你送過去。」

黎濤笑著連連點頭。

「嘿嘿,這次是我的外甥嘛,去哪裡,舅舅送你過去。」

黎言報了位置。

一路上小女孩都一點都不怕生,一下爬過去一下爬過去,黎言看著這個小女孩也是還蠻喜歡的,突然,茹茹不小心把他的手套扯了下來。

小女孩沒見過這種東西,嚇得哇哇大哭。

這一哭就讓黎言渾身被戾氣包圍了,他感覺被一個孩子嘲笑了,他粗魯拎著小女孩的衣服,兇巴巴道:

「誰讓你扯下我的手套?」

「你想死是不是?」

小孩子哪裡會聽這些,只是覺得眼前看到得東西很陌生,眼前的人又兇巴巴的很可怕。

「哇哇哇,叔叔好可怕。」

「叔叔壞……壞蛋,要讓粑粑抓起來。」

抓這個敏感詞又激怒黎言的怒火高漲不少,尤其是自己剛剛被揭穿了傷疤,現在還有耳邊聒噪的哭聲,就更加讓他抓狂了。

他抬起手重重打了下去,每一下都帶著無盡的怒火。

「住嘴,不許哭,我讓你住嘴聽到沒有?」

「哇哇哇,茹茹好痛粑粑快來救茹茹。」

小孩子皮膚本就嫩,被沖昏頭腦的黎言甩了幾巴掌后,臉都充血腫了,哭聲響徹車子。

黎濤覺得有些煩了。

「你跟一個小孩子置什麼氣,現在看看,煩都煩死了。」

現在的黎言渾身被仇恨黑暗包裹著,就像是來自己地獄的撒旦一樣,讓人覺得后怕。

到了目的地,黎言雇傭的那些人也都到齊了。

華天去接女兒放學,聽到女兒已經被接走了,他暴怒抓緊老師的衣領,怒吼道:

「誰接走的,我不是說過除了我和茹茹的媽媽,任何人來接都不要讓他接走嗎?」

老師也是嚇懵了,說話都結結巴巴。

「可是那個人說是你的同事,還有各種證件……」

園長火急火燎趕了過來。

「茹茹爸爸,還是先看看監控吧!」 我的手?

司二北還沒有反應過來,只是聽著蘇小染這麼說,才是在迷迷糊糊之中的低下頭來盯著他的手看。

嗯……手看起來好像沒有什麼問題呀?

等等,手這是怎麼回事?!

司二北在後知后覺中終於反應過來自己的手非常的刺痛,甚至還有一種發麻了的感覺!

這,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從來都沒有體驗過骨折的司二北,快速的抬起頭看向身邊的蘇小染,臉色慌張和驚恐:「囡囡,我的手,我的手怎麼了?我記得,我的手剛不久之前可不是還想牽著你嗎?」

「這個……」

「喵嗚。」

蘇小染緊緊地將小阿音抱在懷中,面色帶著幾分複雜,小阿音卻以為蘇小染這是在陪著它玩,反而還拱了拱蘇小染的手臂。

她聽著這一聲貓叫,暗道不好。

這個小阿音,怎麼偏偏要在這個時候發出聲音來?這可不就是暴露了嗎!

蘇小染只好快速的捂著小貓咪的嘴巴,在看著面前的司二北,神色之間帶著幾分尷尬和不好意思的笑容。

這一會兒,都來不及讓她將小阿音給藏到身後去了。

司二北的目光以及低下頭來,看著小女孩懷中的貓咪,瞪大了雙眼!

他想起來了!

正是這個貓咪在自己伸出手想要牽住蘇小染的時候,不知道從哪裡跳下來的!

「唔嗚哇嗚嗚嗚!」

司二北一想到自己居然無緣無故受傷了,而且手中因為發麻而讓他感知不到手指的存在,但卻伴隨著疼痛感,小嘴一撅起來,就大聲的哭了出來。

「阿西,麻煩了。」

蘇小染咬了咬下唇,低下頭看著懷中根本就不知道自己闖禍了的貓咪,臉色帶著幾分無奈。

她在心中默念了一個咒語,下一秒,原本漆黑的別墅瞬間燈火通明。

同時為了防止傭人們聽到客廳有聲音而跑出來,蘇小染早就已經在這裡設下了消音陣法,但是這會兒卻隨著燈光的亮起,法陣解除禁錮。

「小二少爺?!蘇小小姐?」

這會兒,有幾個傭人聽著聲音急忙跑了出來,看到了坐在地上哭得毫無形象,扶著自己的左手腕的司二北,還有抱著小貓咪不知所措的蘇小染,傭人們開始忙碌了起來。

還忙得有些昏頭昏腦,看起來根本就沒有想到,會在今夜突髮狀況。

……

最終,蘇小染抱著懷中的小阿音,看著樓下一些傭人們在醫護人員的陪同下,將司二北放在了救護車上,接著在迪鳴聲中逐漸遠去。

蘇小染咬了咬下唇,正想著要是明天司霸天過來問起這個事情的話,自己應該要怎麼解釋,才能夠保住懷中這一隻可憐的闖了大禍,卻什麼事情都不知道的小貓咪。

她低下頭看著懷中的小阿音。

小阿音也在用黑黝黝的眼睛看著蘇小染。

「喵嗚。」

小貓咪親昵的舔了舔蘇小染抱著它的手指,似乎很享受蘇小染這樣的擁抱。

「你呀你,」蘇小染有些無奈的給它摸了摸毛髮,「看來你是根本就不知道,你自己闖大禍了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