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可附在她耳邊說:「他就是去年轟動一時的吸血連環殺人犯啊,專門喜歡從女孩子脖子上喝血。」

:。: 夏可附在她耳邊說:「他就是去年轟動一時的吸血連環殺人犯啊,專門喜歡從女孩子脖子上喝血。」

2021 年 11 月 22 日 未分類 0

「什麼?!」王婉清一下子面無血色。

「我要是你,就檢查檢查自己脖子。離他遠點兒。」

王婉清言聽計從,在自己脖子上摸了半天,沒發現傷口才鬆口氣,卻再也不敢往葉千身邊湊了。

葉千比較無奈,「我不過就是和她聊聊劉雪,沒必要這麼小題大做吧。」

夏可瞪他一眼,「少給自己辯解了,大家都在忙著找兇手呢,你也不能例外,你以為我帶你出來的玩兒的嗎?」

「熊大多半是給氣昏頭了,又幹些出工不出力的事情。河岸那麼大,路過的人又不多,兇手只要能潛泳,隨便找個地方就上岸逃走了。」

「沒準兒他匆忙之間會留下漏洞呢。」

「他既然能從容的留下充//氣//娃娃戲弄咱們,就說明一切在他掌控中。不那麼容易留下漏洞。反倒是這個女孩更有用,其實劉雪在被殺的時候,她也在現場。」

夏可一怔,想起剛才王婉清在談到劉雪遇害的時候,說話確實前後矛盾,因為發生了槍擊,把這件事遮過去了。

她轉臉問王婉清,「這麼說,你確實看見了劉雪被殺經過?」

王婉清為難的點點頭。

「那你為什麼之前不承認,還對我們撒謊?」

「我怕你們懷疑是我殺了她,不想給自己找麻煩。」

「你不說才是在給自己找麻煩。或許殺害劉雪的真兇也想殺你滅口呢。」

「真的嗎,那我現在該怎麼辦啊,你們能保護我嗎?」王婉清一下就慌了,心驚膽顫的問。

「前提是你得實話實說。劉雪被殺那天你怎麼會在那兒?」

「我本來是去找申老師的,我是他的新作品的模特。」

「是穿衣服的,還是沒chuan//衣服的?」葉千插嘴問。

「……」王婉清臉一紅,沒說話。

夏可白了葉千一眼,對王婉清說:「你別聽他的,接著說。」

「我在食堂看見申老師了,他當時走得很快,我就跟在後面。走到月牙湖那兒的時候,申老師就被劉雪攔住了。劉雪大聲豪氣說著話,像瘋子一樣……」

夏可心跳加速,感覺自己已經如此接近真相,「然後發生了什麼了?」

「然後……然後她的頭就突然一下爆炸了……」

「突然爆炸了?申羽當時做了什麼?」

「申老師,他……他當時沒做什麼啊?」

夏可注視著她,「這可是殺人案,所有的話都要承擔法律後果,我希望你想清楚,實話實說。這也關係到你的個人安危。」

「……」王婉清神情不定,似乎心裡正在做著劇烈爭鬥。

「我再問你一遍,劉雪遇害的時候,申羽到底幹了什麼?他是不是掏出了槍?」

王婉清搖搖頭,「他沒有槍啊。」

「那劉雪腦袋是如何爆炸的?」

「我沒看見。」

「你是不是又想包庇申羽,你知不知道,如果他是兇手,殺你滅口的人就是他!」

王婉清呼吸急促,「我……我沒有包庇他。申老師當時真的什麼都沒拿,根本都沒有靠近她。劉雪就在那兒一個人大喊大叫的,一眨眼的工夫兒她腦袋就炸了。」

「……」

看夏可還不太相信,王婉清急著強調,「我現在說的都是實話,沒騙你。」

葉千這時候拍了拍夏可肩頭,「行了,咱們也別光追著問她了。不如去打聽打聽劉雪的同學,最好是一個寢室的。」

他問王婉清,「這個你能幫我們吧。」

王婉清點了點頭,「我現在就幫你們問問。」

夏可有些不解,小聲對葉千說:「我們都了解過了,劉雪沒得罪過什麼人,最有可能殺她的就是申羽。」

「這不是我最關心的。」

「你最關心什麼?」

「她究竟是如何被爆頭的。」

「……」

……

……

王婉清幫他們找到劉雪的寢室,是四人一間的屋子。

劉雪的床位在靠門下鋪,床上和桌上的東西已經被收拾乾淨,什麼都沒剩下。這讓葉千很失望。

他堅持等到劉雪的三個室友下課回來,看精神狀態都還算正常,只是一問起劉雪的事情,她們就十分敏感,似乎很忌諱提到她。

夏可安慰她們不要怕,保證一定會儘快抓住兇手等等。這三個女生也不吭聲,只是悶頭聽著。

葉千若有所思的瞧著她們,冷不防冒出一句,「你們好像很怕劉雪啊,為什麼?」

三個女生像被突然刺激到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時間手足無措。

「她不是你們室友嗎,長得又漂亮,聽說還是學生會的。你們應該相處的不錯呀。總不會是你們嫉妒她吧……」

「才不是因為那個原因呢,是她不正常。」其中一個叫霍夢舒的高個子女生忍不住說道。

「哪裡不正常?」

「她最近變得特別古怪,就跟著了魔一樣,整天神經兮兮的,凈跟我們說一些特別瘮人的話,搞得誰都不願意搭理她……」

「她都跟你們說什麼了?」

「她說她讓鬼纏身了。」

「鬼纏身!?」

「她總說自己晚上能夢見一個長發遮面的女鬼來找她,躺在她的枕頭上,陪她一起睡覺,有時候給她唱歌,有時候在她身邊哭,還讓她去陪她……」

「也許她就是做了噩夢,你們何必當真?」夏可說。

另外一個叫郭娜的胖女生說:「她可不只是做做噩夢,她整個人都變得神經兮兮的,整天疑神疑鬼說那個女鬼跟著她。她還求了一堆黃表紙的咒符,貼的滿床都是,看著都瘮得慌。而且還一天到晚的不停洗澡,總說自己身上很臟。她那瘋瘋癲癲的樣子都把我們嚇著了。可是沒想到,她真就這麼死了,死的那麼慘,正常人誰會死成那樣啊。我聽人說,像這種死得稀奇古怪的,都是被下死咒了。肯定是她招惹上什麼凶靈了……」

郭娜說到最後三個女生都瑟瑟發抖。

「所以你們就把她的東西全扔了?」葉千猜。。 溫傲天的話,字字珠璣,鏗鏘有力!每一個都砸在她們的心上。

砸得她們心裡竟然生出了一道愧疚感。

溫傲天說著說著,情緒漸漸激動起來,臉被氣得漲紅:「你們在網上說的一句話不算什麼,但是一群人呢?你們說的話可能就會造成當事人抑鬱,甚至更可怕的,自殺!」

許是因為他說的太嚴重,剛被懾住的眾人又蠢蠢欲動起來。

「說那麼嚴重,搞得好像真的死人了一樣。」

「就是,還聚集一大堆人,有病。」

「媽賣批,曬死了。抑鬱症又不是說得就能得的。」

將這些話的人都是站在最前面的,所以清清楚楚地傳到他的耳中。

他怒不可遏地把話筒摔倒地上,發出刺耳的聲音,吵得所有人都捂上耳朵。

但是,即使沒了話筒,溫傲天暴戾的聲音依舊可以傳入她們耳朵里。

「你們什麼都知道,就敢下定論?我告訴你們!溫初柳已經抑鬱了,就是因為你們!」

說完后,他站在原地喘了口氣,隨後那張嘴中說出了讓她們恐懼的話:

「參與這件事的所有人,統統開除!!」

此話一出,場上頓時鴉雀無聲,眾人的手無力地垂下,似是聽不見話筒傳來的刺耳聲,每一雙眸子得大大的中都透露著不可置信。

粗略來看,現在操場上至少有100人,Z中新生一共也就400人,一下子開除四分之一?!校長瘋了?!

她們剛想發出抗議,溫傲天就冷哼了一聲,甩袖而去。

顯然是連抗議的資格都沒有了。

聽說多年以後,每一屆Z中的學生心裡都牢牢記著這件事,也明白,管你高几,把溫初柳當祖宗供著就行了。

……

「小柳子,小柳子?起來,一起去吃飯。」

江鴿催促的聲音,把溫初柳的思緒拉了回來。

「擾人清夢,拖出去糟蹋!」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裝作一副剛睡醒,在打哈欠的樣子,但實際上,她只是在擦去剛才回憶里的眼淚。

那天之後,江鴿一天幾乎24小時跟著她,努力開導她,但是沒用,只是治好了她的短暫性失明。

最根本的笑臉抑鬱症沒有治好,他找過無數個心理醫生,然而也沒用。

她瞪大眸子,發現整個片場就只有她和江鴿兩個人了。

「人呢?片場還會吃人嗎?我們怎麼沒被吃?」

江鴿無語地扯了扯嘴角,邊走到她面前,邊解釋道:「我看你睡得香,捨不得叫醒你。」

說完后他又頓了頓,關切地問道:「很累嗎?在這裡都能睡著,累的話我讓人把吃的送酒店裡,你去睡會。」

溫初柳恢復了清醒,伸了個懶腰,嘟囔著:「太安靜了,我能秒睡嘛。」

再說了,你的導演位也太舒服了吧……不知道的還以為你是來享受的……

「那你現在是去吃還是睡?」

溫初柳站起身,果斷地挽住江鴿的胳膊,笑眯眯道:「吃!還要山珍海味的!」

「好好好。」他笑了笑,在溫初柳頭上一陣亂揉。把她的頭揉成雞窩才罷手。

。 帝君的確高高在上;可林凡一方,單隻是帝皇人物,就有兩尊,他怎麼拼?怎麼斗?

再怎樣,好像都是一種徒勞。

可就這般任命,待敵手的屠刀斬下自己的頭顱嗎?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