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力地深呼吸一口氣后,陳升嘴裡勾起一抹微笑:「你說的對,不到最後一刻不能放棄。只要能從中殺出一條血路,我們就還有機會!」

用力地深呼吸一口氣后,陳升嘴裡勾起一抹微笑:「你說的對,不到最後一刻不能放棄。只要能從中殺出一條血路,我們就還有機會!」

2021 年 11 月 20 日 電視劇 0

倆人的身軀緊貼著,馮寶寶輕聲說道:「嗯嗯!我會保護好飼主的!」

聲音很輕柔,卻給陳升帶來滿滿的力量和信心。

「寶寶,等會跟我一起攻擊我面前的獸群。我們不能再繼續糾纏下去了,必須定點突破才行……」

「好!」

「我數三二一,咱們一起衝刺過去。」

「三,二,一!」

話音剛落,衝刺的動作,卻突然被地面傳來的劇烈晃動所打斷。

踉蹌一步向前,陳升將身體重心壓低,這才好不容易穩住身子。

剛剛站穩,又是一陣地動山搖傳來。

整個大地都在震顫,碎石不斷地從山坡上滾落,樹葉撲簌簌地掉落。

「轟隆——」

「轟隆——」

每發出一聲巨響,大地都會跟著顫抖一下。

沉悶的轟鳴聲,由遠及近地傳來。

眨眼間。

周圍已是震耳欲聾的聲響。

越靠近陳升他們所在的地方,大地顫抖得越厲害。

一道龐大的黑影遮擋山坡,突然出現在他們的身後。

光是看著那道猙獰的影子,就讓人感覺到內心一陣發顫。

究竟得是多麼龐大的異獸,才會擁有跟小山一般高的身軀。

就算是哥斯拉也不過如此了吧?

難道真的要在這裡,上演一出奧特曼打小怪獸才行?

開什麼玩笑啊?!

哪家的異獸這麼離譜!

吃啥長大的,發育這麼好!

之前那足足有三層樓高的恐龍異獸就算了。

現在這隻光看影子,起碼就有一百米左右的高度。

完全是恐龍異獸的十倍大小。

又不是上演環太平洋,還能開著機甲打異獸。

就兩個人,光靠這小小的身軀,怎麼可能打得過……

真當他超級賽亞人降世嗎?!

陳升驚愕地看著黑影,內心止不住地吐槽道。

在他失神間,黑影已快要近至身前。

伴隨著「轟隆」巨響,黑壓壓的獸潮給黑影讓出一條道。

朦朧的月光照耀下,黑影顫抖著身軀從獸群中間走過,緩緩地來到陳升的身前。

就在黑影現出真身的那一刻,陳升已經完全看傻了眼。

他獃滯地看著眼前的「龐然大物」,驚愕的表情突然變得眉飛色舞。

然後又是一陣爆笑聲傳來,下一秒陳升已經捂著肚子,笑到眼淚都快流出來。

「噗哈哈……竟然……哈哈哈……竟然是一隻狗……」

他邊笑著邊指著眼前的黑影說道。

因為止不住的笑聲,導致他連說話都說不利索了。

就連馮寶寶面無表情的臉,也變得鼓鼓脹脹的,像是在努力的憋笑。

但忍到最後,她也實在忍不了,跟隨著陳升一起加入了嗤笑的行列。

實在不是因為,陳升他們笑點太低。

而是那隻在幕後操控著獸潮的異獸,竟然會是一隻狗,而且還是一隻哈巴狗。

這樣的大起大落,實在讓他們忍俊不禁。

前面越讓人震驚,後面越容易引起人的笑點。

等笑聲慢慢弱下去,周圍才漸漸地恢復平靜。

漆黑的夜晚又再度變得寧靜。

片刻后,那隻處在獸群中間的哈巴狗,才緩緩地張開嘴,發出一聲難以言喻的聲音。

「兩位人類,很高興認識你們。」 第2597章

宗政御抱著人哄了半天才算是哄了。

「對了,還有兩件事。」慕安安說。

宗政御拿著紙巾,給慕安安點掉眼角的淚水,「嗯,你說。」

「卓然夫人當年不只是生下了一個小公主,她生是雙胞胎!」

「雙胞胎?」宗政御對此表達詫異,顯是第一次知道這件事。

「我也是昨天,無意間撞到卓然夫人跟威廉公爵爭吵,才知道這個秘密,而且……」

後面的話,慕安安不好說。

「而且什麼?」宗政御追問。

慕安安猶豫了幾秒,這才說,「而且我聽他們爭吵內容,似乎是說,當年大公爵的死跟卓然夫人有關係!」

這個消息聽到的時候,慕安安很震驚。

親口說出來,也不是很滋味。

宗政御在聽完這樣的消息,只是皺了皺眉,隨即說,「我知道了,後續我會根據這個情況調查清楚。」

慕安安點點頭。

「你說兩件事,還有另外一件呢?」宗政御問。

慕安安從懷裡將花月給她的粉餅拿了出來,「你能把這個帶出去,然後讓療養院那邊的人進行檢驗,並且把這東西,放到宗政承允的身邊嗎?」

宗政御看著粉餅,臉上帶著疑惑。

慕安安解釋,「我感覺這個東西裡面有67T的一些成分,可能是根據研究出來的,但具體有什麼我不知道,需要去驗證,甚至放到宗政承允那邊,也只是一個實驗。」

「行,我知道了。」宗政御接過粉餅。

「那我留在這邊很久了,我得出去了,不然會起疑心。」

「好。」

慕安安往外走了兩步,又回頭抱著宗政御,「你要好好照顧自己,酒醒了之後,就乖乖離開,別住在這邊了,還是不安全啊。」

雖然知道宗政御不會聽,但慕安安還說。

「我會考慮。」

「你真的是……一點謊都不說,哪怕是敷衍我。」

「不能敷衍你,笨蛋。」宗政御輕輕敲了慕安安的頭。

慕安安哼了一聲,也不管他了,直接往外走。

慕安安離開辦公室之後,剛好撞到花月,立馬上前彙報,「花月姐,七爺已經照顧好。」

「嗯,你就該回什麼位子就回什麼位子去。」

「好的。」

慕安安回應完后,便朝後花園那邊走去。

此時後花園午宴已經拆了,恢復了以往的狀態。

慕安安撫著宗政御上樓,左右時間沒超過半小時,可這邊已經恢復常態,足見月天賦工作效率。

慕安安怕被人看出端倪,所以工作的時候還是很認真的。

而在慕安安拿著剪刀剪樹葉的時候,看著自己的手,身體突然僵了下。

慕安安做事很細,可是在進入月天賦的時候,她還是忽略了一個點。

那就是一個花匠的手……是不可能太乾淨的。

而慕安安那時候心思在別的地方,根本沒有在自己的手上做文章。

不顧是月天賦還是花月,都是非常謹慎的人,不可能從手裡看不出端倪。

慕安安想著自己的手,突然有一些想法冒出來,整個人就開始冒冷汗了…… 楊不易感覺自己被抬了起來,依稀中還聽到「神靈」之類的話。

因為他們的到來,木靈部落今晚特別的熱鬧,大家都圍在一間石屋外,頗為好奇地朝裏面張望。

「聽說族長他們撿到了三個神靈!」

「真的假的?」

「千真萬確,他們抬進來的時候我親眼所見,那三位神靈的穿着與部落供奉的神靈雕像身上穿的衣服類似,我可是沒在其他地方見到過。」

「神靈啊,你說他們都居住在哪裏?平時怎麼都見不到?難道在大山深處?」

「大山深處?我們也唯有大山深處還沒去過,神靈也許就居住在那裏面也說不定?」

有人猜測著。

「快看,族老與祭祀大人他們出來了。」

眾人望去,見到兩位老者緩緩推開木門,走了出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