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柳無邪腳底下不遠處,根莖無時無刻在為藤妖輸送精氣。

就在柳無邪腳底下不遠處,根莖無時無刻在為藤妖輸送精氣。

2021 年 11 月 20 日 電視劇 0

「該結束了!」

祭出邪刃,雙手結印,邪刃突然幻化出一道強烈的光芒,直接沒入地下深處。

鑽入地下之後,柳無邪雙手還在結印,按照他操控的軌跡,穿過那些藤條,直達地下深處。

「公子,求求你不要殺我。」

藤妖害怕了,突然跪下來,祈求柳無邪能饒他一命。 兩年後,葉塵的修為達到了元神境後期。

玄天聖主留給葉塵傳訊玉簡忽然震顫了下,葉塵打開傳訊玉簡,玄天聖主的聲音從中傳出:「葉師弟,玄天聖地勢力範圍邊緣處有魔修作亂,且越來越猖獗。」

「其中有些魔修修鍊的魔功就是傳自於千年前消失的血魔教,那些魔修不一定都是血魔教的人,但背後肯定有血魔教的影子。」

「現已查明魔修的其中一個據點所在,有可能是血魔教的一個分舵,聖地正準備派人圍剿,聖女親自帶隊,赤焰峰主沈師弟會在暗中壓陣,你青雲峰可有弟子參加?」

赤焰峰的峰主是沈北望,是個大能境強者。

有他壓陣,可見玄天聖地對這次圍剿血魔教分舵還是格外重視的。

葉塵神色微動,點頭道:「我青雲峰一脈與血魔教不共戴天,圍剿血魔餐分舵,我青雲峰一脈自當出力,我、紫夢寒、李輕舟,都會參加。」

聽到葉塵要親自出山,玄天聖主都有些意外,但想到青雲峰一脈都是因為血魔教才淪落到這種地步,也理解了葉塵的做法,沉聲道:「好!你們來玄天主峰的廣場上集合吧!」

說完,玄天聖主就斷掉了傳訊。

這兩年來,玄天聖地勢力範圍邊緣處的魔修越來越猖狂,剛開始的時候還只是小打小鬧,挑選那些偏遠的山村小鎮來修鍊魔功。

後來,那些魔修甚至都敢主動伏擊玄天聖地的弟子了,甚至還有各大峰主的親傳弟子被殺,這也徹底惹怒了玄天聖地的各大峰主,任務大廳中有大部分任務都是剿滅魔修的。

那些魔修的功法比較散亂,聖地剛開始還以為只是小股的魔修作亂,最近才發現那些魔修背後有血魔教的影子。

如果只是普通的魔修作亂,青雲峰一脈絕不摻和,明哲保身為主,這兩年並未參加任何圍剿魔修的行動,有些弟子以剿滅魔修為由想逼李輕舟下山都被無視了。

但是,牽扯到血魔教,青雲峰一脈絕不能袖手旁觀!

青雲峰一脈傷亡殆盡,都是血魔教的青離魔王引起的,青雲峰一脈與血魔教有着血海深仇。

若是明知血魔教在玄天聖地勢力範圍邊緣而無動於衷,那不叫苟,那叫慫!

葉塵要帶着紫夢寒和李輕舟一同前往,去的自然不是本體,而是他最新煉製出的傀儡,傀儡身上還帶着不少傀儡,真遇到危險,也有能力應付。

為了穩妥起見,葉塵專門讓傀儡帶了極品靈寶級別的化凡劍。

另外,那個無上至寶,死靈印,也在時刻準備着。

死靈印,神念輻射之地的死物都可以召喚出來,不僅僅是葉塵的本體可以召喚,傀儡分身同樣可以召喚!

葉塵的本體自然是時刻躲在玄天聖地,有雲紋仙衣護體,還躲在顛倒乾坤五行陣中,隨時都能調動玄天聖地的護山大陣來對敵,更有死靈印可隨時召喚老祖宗出棺殺敵,就算是斬道境的魔尊來了,想要在短時間內殺死本體,那也絕無可能!

「聖地要剿滅血魔教的一處分舵,我們青雲峰一脈不能袖手旁觀,你們兩個準備一下,我們去玄天主峰的廣場上集合。」葉塵遙遙向著紫夢寒和李輕舟神念傳音。

「刷!」「刷!」

紫夢寒和李輕舟先後從自己的院落中沖了出來,眼中都閃爍著灼灼的光芒。

有關青雲峰一脈的往事,葉塵早已告訴他們,他們早就將血魔教當做自己的假想敵,如今血魔教現身,他們自然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去出一份力。

另外一個原因,其實他們兩個早就想下山去斬妖除魔了,只是師父的性格太過穩健,唯恐他們遭遇到危險,一直不讓他們下山。

現在有這麼個機會,他們自然都非常的激動。

葉塵的身影慢悠悠的飛了出來,目光一掃就看了出來,李輕舟的實際修為達到了異象境後期,但他以秘法遮掩住了自己的修為,只顯露出異象境初期的修為。

「師父,你這次來的不是本體吧?」紫夢寒有些狐疑的問。

「你覺得呢?」

葉塵淡淡的掃了她一眼。

這還用問嗎?

外面那麼危險,師父的本體會出山?

「好吧,我知道了。」紫夢寒眼中閃過狡黠的笑意。

葉塵掃了紫夢寒腳下的那隻仙凰一眼,眉毛微微挑了挑,道:「這隻仙凰已經有了血骨神韻,威力確實不錯,就是太招搖了,一點兒都不穩健,不想死的太慘就收起來吧。」

李輕舟搖頭暗笑,知道師父性格穩健還亂問?

「哦,那師父帶着我吧,別讓我掉下去了。」

紫夢寒點頭,抬手一揮,腳下的那隻仙凰消失的無影無蹤。

葉塵指尖閃過一縷神光,化作一個神力虹光,將紫夢寒包裹在內,朝着玄天主峰趕了過去,李輕舟緊緊跟在後面。

不消片刻,一行三人就到了玄天主峰的那片廣場上。

遠遠地,葉塵等人就看到玄天主峰上已經聚集了數百道人影,三五成群的在閑聊著。

除了十幾個露出老態的長老以外,其他的都是年輕弟子,男的玉樹臨風,女的膚白貌美,罕有長相奇醜的傢伙存在。

開闢輪海之後,神華精氣自生,能夠潛移默化的淬鍊人的血肉筋骨,時間久了,自然都會變成俊男美女。

最前方的那個少女最是引人注目,黑髮如瀑,五官如畫,身材修長,一襲白衣隨風舞動,似欲要乘風歸去一般。

玄天聖女,雪薇。

這次並非是在收徒大典上,聖女雪薇並沒有施展出自己的錦繡山河異象,但她身上自然而然的流露出一股超塵脫俗的聖潔氣質,令人不自覺的心生敬仰,超出其他弟子一大截。

葉塵的目光落在玄天聖女身上,神色微微動了動,嘖嘖,聖女突破到元神境了?

這修行速度,雖然比不上玄天聖子,但也相差不太遠了。

玄天聖女雪薇也感應到了葉塵等人的到來,清澈的眸子中不由得浮現出一抹詫異的神色,她還真沒想到這次圍剿血魔教分舵,葉塵這位低調到幾乎沒有存在感的峰主也會到來!

雪薇至少還見過葉塵幾面,這次參加的大部分長老和弟子都沒有見過葉塵,不少人都在向著身邊的人打聽葉塵三人的來歷。 秦雲俯瞰而下,眼神冷漠而不屑。

「公孫家都不是些好東西,你這個小雜種子承父業,跟朕作對,朕想要查到你,你以為很難么?」

「你也就只有在角落裡玩點陰謀,做王敏的狗罷了。」

「其他的,你一概不是!」

戲謔而蔑視的語氣,讓公孫瓚臉跟吃了屎一樣。

怨毒辱罵:「狗皇帝,你不得好死!」

「總有一天,你要付出代價!」

砰!

秦雲一腳踢在他的腦袋上,踢破了口子,鮮血斑斑。

「少跟朕玩嘴硬,小心朕千刀萬剮了你!」

「說,你怎麼會來朝天廟?」

而後,他抬起頭掃視眾僧。

冷冷道:「是不是你跟這裡的某一位大師,有所勾結?」

冷漠的聲音,嚇的不僅是公孫瓚。

更有慧生,覺真等人。

他們慈眉善目的臉皆是心驚肉跳!

看著公孫瓚的慘狀並沒有一個高僧該有的憐憫,反而是有些巴不得公孫瓚自殺。

這樣,就不會完全牽連朝天廟了。

只有死人,是不會開口的。

公孫瓚怨毒,他本就有血海深仇,而且他嫉妒秦雲,極度的妒忌!

他仰慕王敏到了瘋狂的地步,求一面而不得,不惜為她去死,但王敏卻曾經是秦雲的女人!

王敏嘴裡提及的,也永遠都是秦雲,那怕是對立,是報復!

這讓他心理無法平衡。

縱聲嘶吼:「我說你祖宗!」

「總有一天,王敏大人的鐵蹄要踏碎你的太極殿!」

聞言,殿中眾人震怖!

這公孫瓚是自己尋死啊!

慧生等人鬆了一口氣,交換眼神,決定暫時保持沉默,靜觀其變!

「好啊,嘴倒是挺硬。」

「可惜,你用錯了對象!」

「童薇,繼續來,讓他生不如死!」秦雲冷哼。

童薇露出招牌式的小惡魔笑容,人畜無害,上前摸出銀針,道:「惹我皇帝哥哥,這下你倒霉了。」

她狡黠一笑之後,手中銀針便插入了公孫瓚的太陽穴。

「啊!」

公孫瓚慘叫,臉色扭曲!

緊接著青筋暴露,渾身在顫抖抽搐,就像得了瘋狗病。

只不過幾個呼吸,他就堅持不住了,渾身彷彿要爆體而亡一般,痛苦到骨頭裡面。

「不要啊!」

「讓我死,讓我死的痛快一點!」

「啊……!」

秦雲冷漠看去,笑道:「你剛才不是嘴挺硬么?」

「不過朕今天心情不錯,只要你如實交代,朕不僅饒了你,還留你一條狗命,如何?」

公孫瓚疼的鼻涕眼淚一直掉,瘋狂嘶吼,在地上打滾,敲打自己腦門。

「啊!」

「我說,我說!」

他變口,開始妥協。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