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此時,樓下有個穿著熊寶寶連體衫的小朋友搖搖晃晃的絆了一跤,可愛的叫人心都要萌化了,陳黛楠下意識揚起了嘴角,可笑著笑著眼角莫名有淚水滑落。

恰此時,樓下有個穿著熊寶寶連體衫的小朋友搖搖晃晃的絆了一跤,可愛的叫人心都要萌化了,陳黛楠下意識揚起了嘴角,可笑著笑著眼角莫名有淚水滑落。

2021 年 11 月 19 日 電視劇 0

「嗬!有什麼好哭的。」陳黛楠嘲諷一笑,隨手抹去臉上的濕潤。

長這麼大,這還是她第一次這般赤,裸裸的撕開她所謂的家人的真面目。

從前種種都已經過去,錢跟房子她沒有任何想法。但往後的人生她要自己掌控,她不會再被他們綁架和束縛。

大約是被陳黛楠的這一番話給震住了,被掛斷電話后陳家威不但沒有再打過來,連微信也沒再反覆申請驗證,換作以前他們肯定會沒完沒了的一直打一直騷擾她。

陳黛楠也並未上心,一到周一又開始工作、基地兩頭奔波。

李成軒撿到的柯基串串在吾家寵物醫院養了兩三天,吳醫生觀察下來,發現小傢伙恢復的很不錯。於是,周三下午抽空給它好好的洗了個澡。

收到吳醫生髮來的視頻跟照片時,陳黛楠剛剛趕到店裡。

洗乾淨之後的小柯基串串,一如吳醫生所說的那樣,很是漂亮可愛。它的毛色跟純種柯基並沒什麼差別,雪白的肚子,淺黃色的後背。不過它的四肢明顯更長,身體也更細條一些。

陳黛楠忍不住驚艷,立馬轉發到了他們的救助群,之後開始做下午班的交接工作。

一直忙到吃晚飯的時間拿出手機查看,才發現群里為了這隻小柯基串串到底叫什麼名字險些吵翻了天。

最後挑了三個呼聲最高的名字進行投票,確定了萌寶這個名字。

陳黛楠默默咽下嘴裡的雲吞,還行吧,至少比她想的奶油芝士什麼的要好聽,也更貼切。「狐狸精。」

喬欣兒本來就看簡雪不順眼,反正喬榮泰也不在,想都沒有就罵了一句。

簡雪神色陡然變得難看了起來,唇角微勾:「看來二小姐並不知道什麼教養兩個字怎麼寫,還是說你媽根本就沒有教你?」

喬欣兒被氣的臉色有些不好,結果又聽到簡雪吐出了一句:「我差點忘記了,你媽被關在精神病醫院裏了,真是可憐呢。」

喬欣兒臉色更難看了,陰沉沉的看着她,旋即勾唇冷笑:「等過了今天,你很快就笑不出來了,我很期待那一天……

《重生后又被霸總套路了》第697章吃醋 西蒙本來計劃2月2日下午飛去韓國,在首爾停留一天,主要是秘密與即將在2月25日就任的韓國總統金大中進行一次會面,因為北京地區突然而來的沙塵暴,行程臨時取消。

直到2月4日上午,沙塵暴稍歇,西蒙才終於啟程,返回北美。

除了西蒙和此前的隨從,這次陳晴也和西蒙一起回去,另外還有國風藝術團的一些女孩。

春晚的表演之後,國風藝術團在國內可謂名聲大噪,此前接到了大量表演邀請,都被陳晴直接拒絕,女孩們本身也沒有接受邀請的意思,因為很多邀請,實在有些居心不良。

畢竟這群妖精實在是太惹眼。

波音767的機艙內。

等飛機平穩之後,西蒙和陳晴一起坐在前艙的辦公室內,總結這次行程的得失並部署接下來的工作。

翻著手中一份關於伊格瑞特中國的資料,陳晴問道:「老闆,預計在這個月中,中國的互聯網防火牆就會啟動,我們關於中國互聯網產業的本土化策略,接下來也應該加碼了吧?」

陳晴說的互聯網防火牆,正是後來的某個『牆』。

這件事去年就已經有風聲出來,選擇在2月份啟用,也是有原因的,因為3月份是非常重要的九大會議。

另外就是中國互聯網投資的本土化策略。

最近幾年,互聯網產業在西方蓬勃發展,以西蒙的前瞻性眼光,對於中國的布局卻有些漫不經心,這件事很早就引起了陳晴的疑惑,西蒙也沒有隱瞞,他從一開始就不打算讓伊格瑞特之類直接在中國國內做大。

而是要像後來那樣,儘可能扶植本土巨頭。

再說中國的互聯網環境,經過幾年的發展,中國互聯網接入用戶數量最終在去年增加到1078萬,覆蓋網民大約3000萬人次,這已經相當於很多小國的人口。再加上今年中國政府即將在互聯網產業上進行更進一步的大範圍布局,1998年中國互聯網接入用戶數量還將引來一次爆發。

因此,確實也是加大布局的司機。

西蒙考慮著,點了點頭,對陳晴道:「可以,另外,接下來投資中國的互聯網產業,你知道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什麼嗎?」

「爭取用戶,」陳晴這次到不用西蒙揭開謎底,她對美國的互聯網產業也有著很深的研究:「老闆,伊格瑞特聚集用戶的主要手段是伊格瑞特瀏覽器,這個,我們這邊好像沒有又是呀?」

「對也不對,」西蒙道:「爭取用戶是對的,不過,如果你說伊格瑞特的用戶是來自瀏覽器,並不全對。伊格瑞特對互聯網流量的掌控,主要還是依靠服務,如果只有瀏覽器,用戶肯定會被其他企業奪走。」

「我明白,其實,我考慮的,國內也只能依靠服務……諸如電子郵箱、門戶網站、即時通信等等這種。對了,還有我們的易付寶,老闆,如果線上交易逐漸普及,我發現,易付寶也會成為一個聚攏用戶的利器,就像很多人在現實中都需要銀行賬戶一樣。」

「呵,既然都被你想到,我能說的也不多。終究起來,互聯網的商業模式,美國那邊都已經開闢出來,中國這邊可以盡情複製,因此,問題也很簡單,關鍵還是在人,在於團隊,這就需要廣撒網,投資十個二十個項目,能夠成功一兩個,就已經足夠。如果所有項目中能培養出一兩個超級巨頭,我們的布局就不算白費。另外就是砸錢了,對於中國的投資項目,五到十年之內,都不要考慮回報。」

「我覺得可以考慮一下,老闆,IPO,然後套現?」

「嗯,這也對,」西蒙倒是沒有反駁,而是道:「說起來,去年互聯網泡沫破裂,我以為會有兩到三年的互聯網寒冬,但從目前的趨勢來看,因為去年的亞洲金融風暴和美聯儲進入加息周期,還有亞洲乃至東歐的經濟惡化,今年會有大批美元迴流北美,這些資金能投資的領域不多,以互聯網為核心的新科技產業是一個必然方向,因此互聯網行業的復甦會比很多人想象的都要快。」

「這對我們不是好事嗎?」

「寒冬期才更適合我們這樣的巨頭攻城略地啊,一旦復甦,所有人都一擁而上,想要再爭奪利益,需要付出的代價會很大。甚至,其他資本為了獲得更多騰挪空間,還會向我們的伊格瑞特等巨頭髮起攻擊,畢竟伊格瑞特的壟斷傾向實在是太明顯了。」

陳晴想想也是,笑道:「那我在中國這邊更要加快布局了。」

「資金不限量,隨便投吧。」

「嗯啊,」陳晴點點頭,轉而說起另外一件事:「韓國那邊,老闆,這次挺遺憾呢,你沒能過去。」

「沒什麼可遺憾的,其實想想,等4月份桃花開時我還會再來亞洲,到時候再與金大中會面反而更好,因為到時候這位韓國總統應該非常焦頭爛額,急需我們的幫助。」

亞洲金融風暴絕對沒有過去。

就在近期,國際遊資對亞洲一些國家又開始蠢蠢欲動。

此外,更重要的還有去年金融風暴的後續影響。

比如西蒙緊盯的韓國,現在,哪怕韓元趨向穩定,金融風暴對韓國實體經濟的影響,今明兩年才會開始顯現,基本上就是一副萬業凋敝的場景。

陳晴聽西蒙這麼說,亮晶晶的眸子裡帶著邪惡的小火苗:「老闆你打算給韓國提供幫助嗎?」

「當然,我這麼樂意助人的一個人,」西蒙說著也笑了,恢復正經:「韓國核心的電子產業,我們已經拿下,這其實已經完成了非常重要的一步,接下來其他的操作,成也好敗也好,無關大局。」

「老闆,我倒是覺得,電子產業分量真有那麼大嗎?」

「怎麼說呢,」西蒙稍微考慮,說道:「韓國其實很小,這一點毋庸置疑。」

「嗯?」

「既然是小國,註定了這個國家的產業結構不可能太多元化,我是說可以對經濟起到至關重要的支柱產業。這一點,韓國的核心只有兩項,汽車和電子。前者我不想再多說。對於電子,互聯網產業的飛速發展和半導體摩爾定律的持續推進,最終將會把人類帶入一個萬物互聯時代,互聯網是基礎,而電子產業,必定也會依託互聯網這一基礎平台,實現一次至少長達二十年的爆發,因此,未來二十年,在我看來就是信息和電子兩大產業的天下。」

「我大概明白了,不過,老闆,問題在於,控制了韓國的電子產業,我們就能控制韓國嗎?」

「你知道蘇聯解體的一個很重要原因是什麼嗎?」

「哪個呀?」

「1986年,國際原油價格暴跌到10美元一桶,相比1981年最高的39美元一桶,暴跌了75%,隨後蘇聯經濟急劇惡化,很大程度上導致了這一老牌帝國的崩塌,因為前蘇聯的經濟結構同樣非常單薄,能源出口帶來的外匯,對於彌補這一老牌帝國各處的財政漏洞至關重要,」西蒙說到這裡,不等陳晴回應,就接著道:「同樣,當電子產業完全超越了汽車成為韓國唯一的經濟命脈,而這一命脈又控制在我們手中,就相當於我們控制了韓國經濟的方方面面。」

曾經的三星在後來為何那麼強大,整個三星集團佔據韓國GDP的20%,甚至韓國都被稱為三星共和國?

關鍵不在於整個三星集團,而是三星電子。

因為押對了產業方向,三星李家通過三星電子賺取的大筆利潤,以一種類似轉移支付的方式去扶植三星集團在保險、酒店、建築、機械、造船等方方面面的投資,最終撐起了整個三星共和國。

相比起來,因為汽車產業走向下坡路,哪怕曾經97金融風暴之後吞併起亞使得現代汽車佔據了韓國汽車產業的70%恐怖份額,並且向外擴張,最後反而被三星甩開的越來越遠。

依舊是選對方向很重要。

不像曾經那樣,實際絕對控股三星集團的資本任由三星李家擔任三星電子的大管家,乃至實現轉移支付撐起整個三星共和國,這一次,維斯特洛體系直接控制了三星電子,不僅如此,還拿下了現代集團包含半導體業務的整個電子部門,另外還有SK,以及,接下來,目前排行韓國第二的大宇財閥旗下半導體業務,還沒有歸順的LG集團,西蒙也不會放過。

逐漸實現絕對控制之後,西蒙可不會任由韓國財閥為了自身利益去轉移支付。當然,為了控制韓國,轉移支付也是必然,但必須是維斯特洛體系控制下的轉移支付。西蒙想讓哪家企業興起,哪家企業才能得到資金去發展,反之,缺少資金,甚至還要面臨打壓,結局可以想見。

最終結果很簡單,順昌逆亡。

西蒙和陳晴聊著各種事情,不知不覺幾個小時過去,到了用餐時間,一起來到機艙內最大的一間餐廳,這邊已經是一片鶯鶯燕燕。

和妖精們打著招呼,西蒙在寬大的餐桌旁坐下,想起一件事,把這次參加了春晚的陳行葦喊到身邊坐下,等女侍端上午餐,拿起餐具,才和她說道:「最近一個項目,有一個角色,想不想試試?」

其他妖精本來都豎耳傾聽西蒙要和陳行葦說什麼,見自家老闆這麼說,和西蒙比較親近的歐陽黍離立刻道:「老闆,我想,我想呀。」

女孩們都笑起來。

歐陽黍離身邊的蘇豐年還伸手在她身上抓了一把:「這麼饑渴,趕緊喝口水解一下。」

於是兩個女孩就打鬧起來。

陳行葦也不理會對面嬉鬧的兩個丫頭,掩飾著內心的悸動望向西蒙:「老闆,什麼角色啊?」

「一部喪屍片,你演一個華裔女特工,很厲害的那種。」

西蒙說的,自然是交給扎克·施耐德去籌備的《生化危機》。

經過幾番考慮,西蒙最終決定,還是大致採取曾經米拉·喬沃維奇版本的《生化危機》大電影模式,以便與遊戲版劇情分開。當然,這一次也不會完全的魔改,而是相當於在完全同一背景之下,開闢另外一個故事線,同時與遊戲版本會有相應的交集。

前世的經驗也讓西蒙明白,完全按照遊戲劇情改變,基本很難成功,反而是諸如《生化危機》這樣的魔改系列,意外地走出了一個相當堅挺的長線。

既然如此,當然不能重蹈覆轍。

同時,西蒙也不打算完全魔改,還是要與遊戲大背景有所關聯。

總而言之,這次的電影版,核心依舊是愛麗絲。

因為西蒙實在是很喜歡那句台詞:MyNameIsAlice!。

另一方面,對於《生化危機》遊戲系列,西蒙印象最深也最喜歡的一個角色,無疑是艾達·王。

來中國之前,西蒙就在考慮這個角色的歸屬,列數過不少備選。

比如曾經電影版里扮演了這個角色的大冰冰。

可惜西蒙不喜歡。

臉蛋倒是相似,可惜形象不太好,脖子太短,還有些駝背。

然後又想到曾經一起在墨西哥莊園里打過高爾夫球的李大美人,不過還是被淘汰。李大美人形象氣質都很棒,問題在於,西蒙如果想要延續一整個系列,已經在香港很有名氣的李大美人,就不太可能一直跟進,畢竟這個系列是要持續至少十年時間的,到時候,年齡也是問題。

而且,西蒙需要一個真正的女打星。

打星不是那麼容易找的,但,自己身邊,會跳舞的妖精可是一群又一群,身體條件稍微訓練一下,就適合當打星。

然後開始選人。

已經成名的李有狐被淘汰,主要是形象氣質不太符合。

艾達王是比御姐更上一層的女神級別,氣質要很強勢。李有狐本人性格倒是足夠刁蠻強勢,銀幕形象可就難說。

再就是蔣安琪,學過青衣,練過刀馬旦,身材條件完美,可惜外貌氣質就完敗。

再挑挑揀揀,最後就注意到了陳行葦。 「什麼?爸爸?」

「啊!沒有!」

「粑粑~」

「這孩子怎麼叫我爸爸?」

「呃,那個可能孩子想爸爸了吧?」

「我記得之前有了解過你的情況,你不是本市的吧?」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