哼著小曲,小奶娃甩著小包包,一蹦一跳的從二樓下來。

哼著小曲,小奶娃甩著小包包,一蹦一跳的從二樓下來。

2021 年 11 月 19 日 電視劇 0

秦老夫人本在和長子一家說話,陡然聽到歌聲,下意識的微笑,等轉頭看過去,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樂樂,你當心點!」

小奶娃頓住腳步,慢吞吞的從樓梯上挪下來。

如果說剛剛她是小白兔,蹦蹦跳跳很可愛,現在就是樹懶,小手小腳連頭髮絲都慢吞吞的。

一步,再挪一步,等小腳腳觸碰到一樓的地板,她才朝著秦老夫人微笑,昂首挺胸。

「樂樂做得好吧?」

秦老夫人:「……好。」

寶貝孫女好是好,就是有時候有點調皮。

不過這個年紀的孩子,調皮意味著活潑,老夫人很滿意。

她放下心,繼續和秦棟一家說話。

「知人知面不知心,不要盲目信任外人。」

秦棟:「母親教訓得是。」

小奶娃看天氣好,本打算去醫館看看的。

據說今天,湯墨叔叔會將他家的女兒帶過來,她想過去逗逗小糰子。

每次都是別人捏自己的臉,這次她要捏捏別人的臉。

等繞過沙發,要走向大門時,她才發現,有個銀髮男人坐在單人沙發上。

因為一直神情懨懨,靠在沙發背,險些被她忽略了。

樹懶再次變成小白兔,蹦蹦跳跳的跑過來。

「呀,天高葛格你來啦?你是來看樂樂的嗎?」

小奶娃一陣風似的卷過來,扒拉在沙發扶手上,圓滾滾的臉蛋對著秦天高,左看看,右看看。

「快點回答樂樂呀,你是來看望樂樂的嗎?」

坐在一旁的秦棟老實道:「我們是來看母親的。」

魚鯉:「……」

她似乎能夠明白丈夫和兒子的關係為什麼不好了。

「原來是壞蛋蜀黍,」小奶娃鼓著臉瞪他,又期待的看向秦天高,「樂樂要天高葛格回答,天高葛格,你是來看望樂樂的嗎?」

小手捧著小臉蛋,揉啊揉。

「樂樂這麼可愛,這麼聰明,這麼厲害,你真的不是來看望樂樂的嗎?」

搭在一旁的手指動了動。

偏淺的眼眸緩緩轉向小奶娃,一下子就對準了那雙大眼睛。

任何人看到這麼乾淨的眼睛,都會被牽著鼻子走。

那是很小幅度的點頭,卻讓小奶娃驚喜得蹦起來。

她下意識的要撲過去,又想到之前撲過去造成的後果,生生止住了,而是不客氣的爬上這個單人沙發,非要挨著秦天高坐。

「天高葛格,讓讓,樂樂占不了多少地方的。」

秦天高被迫讓出一些空間。

事實上,小奶娃還挺佔位空間的。

看到兒子可憐巴巴的縮在一旁,秦棟都有些不忍心。

下一秒,他就看到小奶娃不客氣的挽著秦天高的手,軟乎乎的詢問最近過得怎麼樣。

兒子神情懨懨,卻有問必答,也沒趕走小奶娃。

綜合來說,兒子對小奶娃比對他好。

有了天高哥哥,小奶娃看都不看其他人一眼,美滋滋的摟著他的胳膊,時不時扯他的頭髮。

「天高葛格,你們剛剛在聊什麼呀?」

魚鯉見了這個年紀的小孩都心生喜愛,發現她很親近自己的兒子,對小奶娃的喜愛更濃了。

小時候,因為兒子的長相,幼兒園的小朋友都不跟他玩。

等入小學中學,那麼學生更加過分,什麼難聽的話都說。

兒子是無動於衷,小小年紀就心死的樣子,她聽了心裡難受,後來直接將兒子接回家,請家教。

再後來,他們又去了國外。

兒子幾十年的成長歲月里,她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人這麼親近他。

魚鯉主動解釋:「我們在聊吳家的事情。」

她微微蹙眉:「不知為何,我總覺得小玫和我印象中的不太一樣,吳家最近被曝出許多事,每一件都有跡可循。」

發現被她視作恩人的吳家並不幹凈,魚鯉心裡不好受。

吳玫希望她幫忙,她心裡也不好受。

一旦那些事情是真,哪怕是自己的恩人,她也會堅守底線,不會幫忙的。

圓滾滾的腦袋搖來搖去。

秦天高控制自己的目光,可餘光偷看小奶娃好幾次了。

「樂樂聽懂啦,你在糾結幫不幫忙對不對?」

魚鯉頷首。

她還挺期待小奶娃能給出意見的。

小孩子大多單純無邪,沒準會有不一樣的思路。

「姨姨啊,」小奶娃認真的看著她,「你最近身體怎麼樣?」

說到這個,連秦棟都忍不住激動起來。

這個戀愛腦的男人語速極快的說:「我們每隔幾日都會做身體檢查的,小鯉的身體數據突然變好了很多,許多沉痾都沒了。」

老婆身體好,能夠健健康康的活著,這就是這個男人最大的夢想了。

若非如此,他絕對不會讓老婆費神吳家的事情。

小奶娃嘟著嘴,還是沒說,這一切都是她的功勞。

「哼哼。」

秦天高看過去,偏淺的眼眸里各種情緒回蕩。

和戀愛腦的父親不同,他很理智,理智到近乎無情。

母親的身體無緣無故變好,連醫學都無法解釋。

一切發生在母親回國后,在這期間,他們接觸的人只有秦家人。

他讓人調查了和母親有類似情況的人。

比如寧家寧老夫人,陸斯的妻子,還有其他幾個人。

前者和母親類似之處是和小奶娃接觸過,後邊幾人則是去過藍橋醫館。

別人只知藍橋醫館由湯墨管理,他卻知這個醫館真正的主人是小奶娃。

圍繞著小奶娃發生的各種奇迹。

有那麼一瞬間,秦天高信了小奶娃說的話。

「天高葛格,樂樂一定會治好你的哦~」

可很快,眸中的光消失殆盡。

這時,一張圓臉懟到他跟前。

秦天高下意識的後仰,結果被小奶娃扯住了頭髮。

疼痛讓他紅了眼。

他本人沒這麼脆弱,但身體不聽話。

一看到他紅了眼眶,小奶娃嚇了一跳,手忙腳亂的哄著。

「天高葛格你別哭啊,樂樂錯啦!」

秦天高:「……」

他遮住眼,將小奶娃推開。

小奶娃不肯動。

「天高葛格,既然姨姨身體好了,可以生氣了,為什麼不將事實告訴她呢?如果是樂樂,樂樂也不喜歡有人瞞著自己。」

說這話時,她還瞪了秦老夫人一眼。

心虛的老夫人立馬幫腔,同時甩鍋給兒子。

「都是老三的錯,等他回來,哼!」 江雲深看到江南曦,氣不打一處來,惡聲道:「你來做什麼?」

江南曦拉了把椅子,坐到他的病床前,笑道:「我的好弟弟,我當然是來看望你啊!」

「呸,你能有這好心?你是來看我笑話的還差不多!」

「哈哈,原來你也有聰明的時候啊?我當然是來看你笑話的!你應該知道,現在江家是我的了,也只有我能來看看你了!你知道你現在多慘嗎?你媽失蹤了,謝九誠的股份也到了我的手上,謝穎穎也拋棄了你,等待你的也是牢獄之災!哈哈,你是不是沒想到自己會落得這樣一個下場啊?」

「你滾,我不想看到你!」江雲深怒不可遏。

江南曦雲淡風輕地笑着:「那麼激動做什麼?發怒可不利於傷口癒合哦!」

「你到底想做什麼?」江雲深氣得恨不得從床上跳起來。

「我來和你嘮嘮家常。你姐姐在哪兒里,你能不能給你姐姐打個電話,讓我和她敘敘同窗情,姐妹義?畢竟是多年未見了,我還真有點想她了呢!」

江南曦慢悠悠地說着,好像她真是來嘮家常的。

江雲深眼珠一轉,忽然就笑了:「哈哈,江南曦,江氏快破產了吧?你終於要求小爺了!你跪下來求我,我就讓我姐放過你!」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