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此時此刻,隼人、遊戲和海馬三人的怪獸全部都被其餘幾顆龍頭牽制住了,城之內發現只有自己的【真紅眼】來得及對孔雀舞和圭平兩人施以援手。

「危險!」此時此刻,隼人、遊戲和海馬三人的怪獸全部都被其餘幾顆龍頭牽制住了,城之內發現只有自己的【真紅眼】來得及對孔雀舞和圭平兩人施以援手。

2021 年 11 月 18 日 電視劇 0

但是同時,城之內也注意到自己的生命值已經所剩不多了。

從進入dm網游開始,每個人都擁有4000點的基本分作為生命值,但是與每次決鬥開始時都會重置的基本分不同,這4000點的生命值並不會隨著戰鬥的結束而恢復。之前經歷了那麼多次的戰鬥,再加上剛剛【寶貝龍】被破壞的傷害,如果接下這次攻擊,城之內自己的基本分很有可能就會就此歸零。

心中害怕著基本分歸零后的未知,可城之內的身體卻不經思考,擋在了孔雀舞和圭平二人身前,同時大聲高喊:「【真紅眼】!」

與控制者的動作完全同步,【真紅眼】擋在了襲來的水刀之前,接下了全部的威力。

而站在城之內身後的孔雀舞看著擋在自己面前的那個背影,微微發愣。

因為痛苦而微微佝僂著身體,城之內嘆了口氣,看向身後的孔雀舞:「你這傢伙,別逞強啊……」

「逞強的傢伙,是你才對吧。」孔雀舞下意識地想要鬥嘴,卻發現自己根本說不出話來。

「城之內!」城之內聽見了遊戲在喊自己,但是很遺憾,他回過頭時,已經沒有說話的力氣了。看著遊戲擔憂的目光,他苦笑一下,只是豎起一根大拇指。

『抱歉了,各位,我可能得先休息一下。接下來,就交給你們了……』

一如在遊戲手中消散的艾爾露一般,城之內的身體化為金色的光點消散了。

「可惡!」隼人心中的怒火已經無法平息,他再次從卡組之中召喚出一體怪獸,「上吧【蓋亞】,騎上遊戲的【詛咒之龍】!」

帶著主人的怒火,【龍騎士-蓋亞】的騎槍在【武裝龍lv10】的掩護下將風屬性的龍頭破壞。

「城之內那個傢伙!」城之內的死亡、以及圭平差點被攻擊到,這兩件事讓海馬怒火攻心,也學著隼人,將卡組裡剩餘的兩隻【青眼】全部召喚了出來,並且發動了【融合】。

以往向來無敵的【青眼究極龍】剛一登場,三道「毀滅之爆裂疾風彈」將向著水屬性的那道龍頭襲去。

但是,一如剛剛城之內所做的,哪怕大半個身體被打得支離破碎,僅僅是一個眨眼的功夫,【五神龍】再度恢復了最初的姿態,毫髮無傷。

「就是這樣啊,海馬瀨人,就是這種憤怒的表情,這種恨不得幹掉我們的表情!」

「但是還不夠,僅僅如此的表情不足以宣洩我們心頭之恨!」

「試著更加憤怒吧,海馬瀨人!」

趁著隼人和海馬擊中攻擊另外兩體龍頭,其餘的三隻龍頭全力鎖定了圭平,一道熔岩向著他飛了過去。遊戲試著用【守城的翼龍】去參於防禦,但是只是作了無用功,無盡的高熱將圭平所在的位置吞噬。

但是,在熔岩命中之前,孔雀舞卻將圭平從那裡拋了出來,由自己承受了這一下直接攻擊。

「這款遊戲對頭髮未免太不友好了。」化為粒子消散,孔雀舞看向了前方的【五神龍】,「喂,遊戲,隼人!替我和城之內報仇!」

「舞!」

同伴們接連犧牲,王樣臉上滿是寒意,直瞪著【五神龍】:「肆意奪走他人的生命,你們幾個人渣!」

「哼哼,在這個世界里,我們才是規則!」被【青眼究極龍】的攻擊殲滅,再次再生的【五神龍】傲慢地說道。遊戲他們有如疾風驟雨一般的攻擊換來的,只是【五神龍】一次又一次的復生,而且隨著次數的增多,反倒使得五大老們對於這個身體的使用愈發得心應手了。

不再壓抑心中的怒火,遊戲面色鐵青,發動了手中的卡片:「那麼,就用這個世界的規則打敗你們好了!」

「【混沌的儀式】!成為傳說中的戰士吧,【蓋亞】!」

「然後,將場上的【混沌戰士】與【青眼究極龍】融合!」

海馬又驚又怒,回頭看向遊戲:「什麼?!你這傢伙,居然敢使用我的【青眼】?!」

隼人也是同樣的表情:「什麼?!你把我的塔瑪希解放了幹啥?!」

但是五大老所操控的【五神龍】,看著騎上了【青眼究極龍】的【混沌戰士】,卻露出了意外的表情:「不、不可能,那個怪獸是怎麼回事?!」

「那個級別的壓迫感,那種死亡的威脅!?」

「【五神龍】應該是不會被暗·地·水·炎·風屬性的怪獸破壞才對!」

「我們的計劃應該沒有任何疏忽才對!」

「死定了,我們死定了!」

從山脈那邊而來的勇士將會戰勝統治世界的魔龍,應著這個傳說,【究極龍騎士】出現了。

「【究極龍騎士】是傳說之中的勇者,他將繼承同伴們的一切,討伐邪龍!」遊戲看著醜態畢露的五大老,毫無憐憫之心,揮手下令,「每隻我場上的龍族,都將提升【究極龍騎士】500點的攻擊力!」

「必殺!登龍劍!」

站在究極的白龍頭頂的勇者將劍舉起,看著向其上匯聚的龐大力量,心無旁騖地揮下了手中的劍。

一刀繚亂,切除萬象。

在那彷彿開闢世界的一劍之後,【五神龍】與周圍的空間瞬間化為灰燼消散,遊戲、隼人、海馬與圭平他們四人朝著下方墜落了下去……

7017k 「世侄女喜歡什麼,陸姨送你。」女皇大人點頭受了她的問好,禮尚往來的她也不會吝惜。

「謝謝陸姨,媽咪已經安排了。」

「這兩孩子,怎麼這麼客氣,一個二個的,都說不要,人家可是巴不得有人送。」唐綰嗔怪的看着兩個年輕女孩笑罵。

「好了,酒會要開始了,過去吧!」會場上,女皇大人看着人潮散的差不多,提議說。

「好,一走吧!」唐綰應了,伸手扶著黎老夫人,黎倩則扶了唐老夫人走前面,蘇簡婆媳落在後面慢慢走着。

「怎麼不穿我給你準備的禮服?」這時候,女皇大人才有時間吐槽蘇簡的着裝,雖然衣服也是出自名家之手,她也穿出了高級感,可在坐的女士皆是晚禮服,就她一個穿褲裝,顯得格格不入,不知道的會誤以為是保鏢呢!

「發生了一些事情,處理完已經來不及換,所以就這樣進來了,會不會很丟臉?」低頭看了看身上的衣服,倒是不置可否的樣子。

「我陸家的人,愛穿什麼就穿什麼,哪來的丟人?!」

「夫人!」身後,黑石回來,叫住了她們,身邊跟著名身穿ES工作服的男人,笑容可掬的樣子,面善得很。

「事情辦好了!」女皇大人站定回頭。

「對不起,本來可以的,刷單的時候,他們的主創過來說少夫人喜歡的那款禮服,同時有太多人預訂,她決定親自為它挑選最適合的主人。」

「什麼意思?!」女皇大人不開心,居然有人跟她搶。

「字面上的意思,聽不懂?」斜刺里,屬於殷餘姚特有的聲音,插進來。她現在很生氣,剛剛致電主創,要搶先定那套禮服,居然被拒絕了,她的面子加父親的身份都行不通。

「這麼說來,你也是其中之一了?」女皇大人鳳眸凌然看着她,聽說她喜歡上了翰兒,好在兒子眼光好,看不上她這種自以為是,自我中心的女子。

「能者得之,看誰更能得主創青睞!」她故意在女皇大人面前刷一波存在感,善解人意顯得太沒個性,刻意討好倒不如表現她自信張揚的個性。

「拭目以待。」女皇大人收回目光,看看蘇簡,後者回她自信的微笑,再看着黑石身邊那個ES的人,他應該有話說。

機靈如他,紳士的彎腰做了個請的姿勢:「陸夫人好,少夫人好,我們主創有請!」

作為老闆最優秀的經理人,陸家一直都是品牌最尊貴的貴賓,陸夫人來去如風,往年親自看秀屈指可數,卻每季都會採購禮服,這次更是帶上了少夫人,未來的訂單隻會更多。

「帶路!」尊貴的女皇大人發話,她倒是想看看,這個主創什麼意思。

「請!」經理人立馬引路,婆媳兩並排往前走。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經理人絲毫沒理會等著邀請的殷餘姚,只能氣悻悻的用力蹬著高跟鞋跟上。

品牌標桿就是品牌標桿,連臨時的後台更衣室都寬敞整齊,表演的模特已經離開,剩下ES的工作人員在收拾,所有的禮服都整理好穿在人形模特上。

。 「你想對我的隊員做什麼?碧池!」一個電子合成的聲音猛然從怪物的背後響起,「狂屍」愣住了,變身能力獲得升級之後身體的強化效果它再清楚不過,居然有東西移動到自己背後不可能沒有察覺,而背後的那傢伙如果不是想要救自己爪子下的人肯定就已經發動攻擊了,機甲是如何來到自己身後的?想到這裡「狂屍」收回了利爪,看也不看眼前已經呆掉的小隊長轉過身盯著距離自己三十米外站在儲藏室外層門口的人型戰鬥機甲。

機甲握在手中的巨大槍械瞄準了「狂屍」的身體,內部再次傳來電子合成音:「你果然是異界入侵者,能聽懂我說的話!」

機甲站在怪物對面,機甲胸前的一塊厚實的防護裝甲左右分開,露出了內層封閉式鋼化玻璃顯示面板后的駕駛員:斯科特,此時機甲是全副武裝,頭部臉頰懸挂兩門小型機關炮,雙肩外層裝甲掛載兩門小型加特林,身後背負的是彈藥自動補給箱,機甲身上的槍械只要放在指定位置就可以自動為武器填裝彈藥,雙手拖著一把大口徑的高斯步槍指著眼前的生物,槍口處的激光瞄準系統鎖定了怪物的腦袋,機甲兩側的大腿處懸挂著兩柄大口徑手炮,身體內的各個武器插槽內都隱藏了近戰武器,機械雙腿在說話間已經砸在地上后腰和大腿的護甲迅速移動向下展開固定架,並開啟腳部的磁吸附狀態固定身體。

看到眼前的動力機甲再掃視了一下堪比地獄的戰場「狂屍」就明白為什麼它能悄無聲息的來到自己背後,周圍的血腥味太重,干擾了自己的嗅覺,利用磁懸浮和之前的傢伙們戰鬥連續的射擊聲擾亂了自己的聽覺,它的目光一直盯著前面開槍的人而沒有注意背後,這一切因素結合起來造成了現在的情形,仔細回憶了一下機甲內露出的臉龐「狂屍」憤怒了!就是他!就是機甲里的男人,它之所以變成之前那個樣子就是他一手造成的,甚至還把它當成了培養槽里的標本,哪怕直至此時它仍然記得自己身體被撕裂時的痛楚!

技能名稱:狂暴lv4

技能類別:永久掌握(主動)

技能需求:格鬥專精D,防禦專精D,

技能效果:物理攻擊加強32%,受到物理傷害降低32%,持續16秒

技能消耗:開啟消耗10%最大生命值,持續時間內每4秒消耗1%最大生命值和1%最大體能值

技能冷卻:10分鐘

技能介紹:激活身體潛能產生劇烈的疼痛刺激肌肉組織,在短時間內獲得強大提升,部分生物開啟後會改變當前形態,緊繃的肌肉對物理傷害也有一定程度的抵抗!生命值過低時需謹慎使用!

憤怒的「狂屍」直接開啟技能,暗紅色的身體立即變為血紅色,軀體上的肌肉血脈僨張,附近的溫度居然略微升高,還在向下淌血的外骨骼從慘白色居然有金屬化的跡象,嘴裡露出的獠牙變得更長更尖銳,軀體關節上的骨刺反向生長,指尖的利刃變得具有金屬質感,它已經迫不及待的要把眼前這部機甲撕成碎片,並且將駕駛員慢慢的折磨死,就像之前他對自己做的一樣,當然駕駛員最後的下場只會成為它肚子里的排泄物!

當瞧見怪物轉身時小隊長就立刻往門外的走廊跑去,他知道自己如果繼續留在這裡只能成為長官的累贅,既然不能幫助長官就絕對不能成為他的阻礙,離開這裡是最好的選擇,在看到人形機甲的瞬間小隊長就想到了一個辦法,雖然長官的機甲是唯一成功的實戰機,但是在其他的格納庫里一定有試驗機或者備用機,地下四層的戰鬥人員基本死的差不多了,哪怕是為了死去的戰友們,自己說什麼也要搏一搏!至於駕駛機甲他有著充足的自信,在模擬訓練的駕駛課程上小隊長的成績可都是一直名列前茅!

斯科特看到怪物的第一眼便感覺非常眼熟,略微思索之後便認了出來開口嘲笑道:「A-05-死疫,原來你還活著,上次我砸爛你的身體,扯斷你的脊椎,這樣居然都沒死,你的命可真是硬!當時就不該聽那些白痴科學家的建議把你的頭顱交給他們研究,以至於今天造成這樣的災難,放心,今天我會再次把你分屍,這次我會親手捏爆你的腦袋!」巨大的槍響伴隨著機甲內部傳出的合成音將整個房間和走廊都在微微抖動,從看到眼前的怪物的斯科特沒有絲毫猶豫,想都不想就把全身的武器瞄準系統鎖定了目標,待人質已經脫離至安全範圍后便控制機甲對眼前的傢伙進行覆蓋性打擊,正好將蓄力完畢猛撲過來的「狂屍」打的倒飛了出去血肉四濺!

感受到身上傳來劇烈的疼痛感,周圍散落著被打碎的外骨骼,身體被擊穿流出的腥臭液體,直到這時「狂屍」才發現自己好像犯了一個巨大的錯誤,因為這樣強大的火力根本不在它的計劃之內,雖然知道獲得「契約憑證」的世界會將難度固定為「地獄」但是從它進入這個世界以來除了之前一次與斯科特進行戰鬥差點死掉之外並沒有其他威脅的存在,普通人類的武器甚至連它的防禦都沒辦法破開,它想不通眼前的這傢伙居然在短短一段時間後會如此強大,看到滿地屍體被打的連連倒退的「狂屍」腦海中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

人形機甲保持著火力壓制,打了足足兩分鐘把眼前的怪物擊退到了房間內的超合金大門旁邊,直到斯科特將機甲彈藥補給箱里最後一顆子彈都發射出去后才主動卸下了身上所有的重型槍械,機械的雙手從機甲后腰處抽出兩把足有兩米長的高振動粒子刀,在其強大的等離子推進器的轟鳴聲里快速接近倒在地上的怪物,刺耳的金鐵交鳴聲在空曠的走廊里響起,只見人型機甲呈單膝跪地姿勢雙刀插入身前的金屬地面,沿著牆壁與超合金大門垂直向下是兩道垂直的斬痕,斯科特感到無比驚訝,自己和光腦演算必中的一擊居然落空了,自己身下竟然是空空如也,有豐富戰鬥經驗的他想都不想,控制機甲鬆開了緊握在手中的武器,腰部扭身旋轉開啟全功率用肘部向後撞去,這一擊成功打中處於自己背後的傢伙,當斯科特拿回武器重新站定擺出進攻姿態的時候,出現在他顯示屏上的傢伙讓哪怕是見慣了異界人詭異伎倆的斯科特也想大喊:「這***(和諧)不科學!」

「真不愧是『地獄』難度,如果剛才那我沒及時躲開被你砍中的話現在已經被你分屍了吧?還專門瞄準了脖子和大腦,這是不準備留活口啊,人類!」說出這句話的是一個身高接近2米的歐洲中年人,穿著一套黑色的燕尾服,帶著一副反射白光的復古金邊圓眼鏡,中年人被剛才機甲的一記強力肘擊砸到合金牆壁上撞出一個凹坑又彈回了地面,滑到了滿地血污中,而中年人卻一邊說話一邊撐起毫髮無傷的身體,還慢慢吞吞地扶了扶眼鏡,身上雖然沾滿污穢,但動作卻極為優雅。

「你們到底是什麼?有什麼目的?」在斯科特啟動駕駛機甲的同時與「H」先生的實時通信就建立了,當知道這次的異界入侵者具有交流可能性的時候實驗基地高層果斷對斯科特下達了與異界人嘗試溝通的命令,他雖然非常想捏碎異界人的腦袋,但是上級的命令是他所無法違背的,只能咬著牙提出了兩個問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諾丁初級魂師學院貴族六舍之中。

已經當上新一任六舍之王的葉問此時手裏正捧著七八個裝滿了魂幣的袋子,滿臉的無可奈何。

六舍之中一共有十個床位,除了空的那個自然也就住了九個小孩。

九個小孩裏面除了蕭塵宇是正兒八經的貴族子弟以外,其他八個都只是諾丁城裏有點權勢家的小孩。

斗羅大陸上的錢幣分四種。

銅—銀—金—晶

即一百銅魂幣價值等同於一個銀魂幣,一百個銀魂幣等於一個金魂幣,一百個金幣等於一個紫晶魂幣。

根據葉問來到這個世界幾年的時間打聽到的消息,一個銀魂幣其實也就夠一個人一個月的正常開銷了。

一家人一個月的正常生活也就三五銀魂幣妥妥夠了!

至於更高一級的金魂幣和紫晶魂幣……

據蕭塵宇剛剛吹牛逼說,大量的金魂幣能夠買到魂聖級別以上的人物做保鏢,最高級別的紫晶魂幣甚至有買到魂骨的案例!

……嗯,這一點葉問選擇保留意見。

而他手上此刻正有八個裝滿了小弟們零花錢的袋子……嗯,唯一的小妹他死活沒要。

拿女人錢?

哪怕是自願。

他也干不出來這種事。

掂量着手裏的錢袋子,裏面金銀幣碰撞的清脆響聲格外悅耳。

按照蕭塵宇等小弟的說法,這些金幣銀幣權當是他們孝敬新老大的。

葉問不可置否。

他確實很窮,就看他平日穿的衣服就知道了,破破爛爛的一大堆洞,難得小弟們有一份「孝心」在,他也就只能厚著臉皮收下了。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