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那個世界的她的干預,或許初希就不會經歷那麼多的生死風波,不會失去了重要的人因而心理受傷,更不會對力量和未來產生恐懼。

沒有那個世界的她的干預,或許初希就不會經歷那麼多的生死風波,不會失去了重要的人因而心理受傷,更不會對力量和未來產生恐懼。

2021 年 11 月 17 日 電視劇 0

「我知道……」初希虛弱的開口,緩緩的站起身,她拿出已經破碎的指環,目光有些暖意,這個是蘭奇亞送給她的指環,替她抵了一部分的力量,即使她的肺部依然受了傷。

「我早就知道這件事了……不論是炎光為什麼會選擇我,亦或是我為何會到那個世界的原因……」初希站起身,即使火炎已經消失了,看起來瘦弱的她,目光堅定的看著白蘭,「可是我依然慶幸能因為這樣與小幸和優尼認識,不論是時空管理局,或是後來與Reborn他們的相遇,就算是既定的命運,也無所謂--因為這些相遇我才會變強,我的力量僅為了守護而存在。」

強烈的火炎波動環繞在初希的周圍,亮眼的橙色火炎讓白蘭彷佛間看到了一道光芒。

對了,就是這股力量--白蘭不禁露出了一絲微笑,他是為了這個力量而追逐過來,就算那一刻的死亡,他也想再次看到這個力量。

白蘭正想出手再次攻擊,這時候一個聲音揚起,一個金髮青年正站在初希的背後。

白蘭愣了愣,其他人都認出這位青年正是彭哥列初代。

優尼說明了七的三次方存在的意義,流傳在記憶中的一首詩是這般說道:『海廣闊無邊而不知限,虹時隱時現而飄渺無常,貝代代相迭其姿態由而繼承。』

瑪雷指環象徵『海』,代表橫向時空軸,即橫向擴展的平行世界。

彭哥列指環象徵『貝』,代表縱向時空軸,即從過去到未來的世代的繼承。

彩虹奶嘴象徵『虹』,代表無處不在、永不停歇,即不受縱橫時空的約束,而是以點的任意形式存在。

「十世,指環上銘刻著我們的光陰。」初代溫和輕道,湛藍的瞳眸溫煦的與初希對視著,手背對著手背,大空火炎頓時□□,原先的彭哥列指環改變了模樣。

戴著彭哥列指環的守護者們發現了指環的模樣改變了。

這才是真正的彭哥列指環。

「去吧,給那瑪雷的小鬼瞧瞧,妳的力量。」

※※※※※※※※※※※※※※※※※※※※

未來篇要結束了--

這個過去總共有三卷,畢竟這是屬於澤田初希的過去,和澤田綱吉不太一樣。

澤田綱吉大概要過很久才會出現吧--。 第1456章:打電話給陳寧,讓他來受死!

翌日!

上午!

本的最新章節將會優先更新在APP上,請訪問下載繼續無廣告免費閱讀。

蘇悅娛樂公司寫字樓,會議室內。

總裁李晚晴,正在跟公司的幾個高管,還有公司幾個重要藝人們正在開會。

但是在這時候,會議室門口傳來一陣驚呼聲。

李晚晴惱怒的道:「誰在外面吵吵鬧鬧,我不是吩咐過,任何人不得打擾我開會嗎?」

話音剛落!

轟隆一聲巨響。

會議室的門被撞開,一名保安倒飛進來,重重的摔在地上,口吐鮮血,直接昏迷過去。

李晚晴等人,全部驚呆。

而這時候,任飛帶著四個外貌各異的手下走進來。

他似笑非笑的說:「那不好意思,我還必須打擾你們一下。」

李晚晴望著地上重傷昏迷的保安,驚怒交加:「你們是什麼人?」

任飛背著雙手,不緊不慢的走進來。

他沒有直接回答李晚晴的問題,而是環視了一圈現場。

他發現這小小的會議室,竟然有不少美女,不由眼睛一亮。

他平日跟隨在布衣王寧缺身邊,根本沒多少機會享樂。

這次寧缺派遣他出來辦事,他就有種龍出大海的感覺,想要盡情的放肆一番。

而這會議室內,不但李晚晴長得漂亮,另外幾個女藝人,更是細腰長腿,貌美膚白,非常靚麗動人。

他咧嘴笑笑,徑直的走到會議桌邊,目光落在男藝人張景身上,吩咐道:「你,給我搬張椅子過來。」

張景到底年輕,見任飛這幫人不斷闖入他們公司,打傷他們公司保安,而且態度還非常蠻橫無禮。

他聽到任飛命令他搬椅子的時候,再也忍不住,猛然站起來。

他用手戳任飛的胸膛,冷冷的說:「你誰呀,也敢跑到我們公司來鬧事,你信不信報警把你抓起來?」

任飛微笑:「你的手,沒了!」

張景聞言錯愕!

他還沒有反應過來,任飛已經閃電般出手。

咔嚓!

任飛直接把張景的右手給折斷了!

「啊!」

張景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

任飛冷笑:「你太吵了!」

說完,任飛一巴掌抽出。

啪!

任飛的手掌抽在張景臉上,直接把張景抽得斜飛出去,重重的撞在牆壁上。然後沿著牆壁滑落,牆壁上留下一道觸目驚心的血痕。

李晚晴臉色劇變!

現場那些女藝人們,也忍不住嚇得紛紛尖叫起來。

任飛笑眯眯的在張景剛才坐的椅子上坐下來,他對著現場最漂亮的兩個女藝人招招手,命令道:「你們兩個,過來坐在我腿上。」

那兩個女藝人嚇得滿臉煞白!

任飛見兩個美女沒有動作,臉色沉下,冷冷的說:「怎麼著,我說的話不好使?」

兩個女藝人聞言嚇得魂飛魄散,剛才不聽話的張景,現在正倒在血泊之中,只剩下半條命了。

兩個美女滿臉委屈,卻不敢拒絕,無比羞憤的過去,坐在了任飛腿上。

任飛得意的哈哈大笑,雙手一把摟住兩個美女,左擁右抱。

李晚晴見到自己公司的藝人被凌辱,也是非常憤怒,大聲的道:「你到底是誰,你到底想怎麼樣?」

任飛抱著兩個美女,一邊上下其手,一邊冷笑的說:「打電話給陳寧,讓他一個人來這裡受死。」

「記住,是他一個人過來!」

「他如果不來,或者玩花樣,那他將在垃圾堆里找到你光溜溜的屍體!」

李晚晴聞言,臉色立即變的煞白。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三江學院酒店地下室,徐福看著眼前彷彿老僧入定的秦玄和胡秀英抬起手看了看腕錶,自言自語的說道:「你倆這都去了5天了,現在到底什麼情況也沒個消息,我都快要被你倆給逼瘋了,快點回來吧。」

地下室里暗無天日,要不是有七星陣燈盞那微弱的光亮,徐福估計已經快要逼瘋了。

「和尚,這都已經是第五天了,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呢?」純陽真人問道。

「是呀,你說這都過去五天了,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難道是他倆在下面給阻止了?」徐掌門說道。

「和尚,你倒是說句話呀,接下來怎麼辦?」純陽真人問道。

「壞了,徐福還在裡面關著呢。」徐掌門拍了一巴掌說道。

「還真給忘了,走吧,去打開結界。」徐掌門說道。

「我給你倆說啊,再過幾天要是不回來我可不給你倆守著了啊。」徐福說道。

「嘎吱…….」

「老爺子,你們總算來啦?」徐福看著純陽真人和徐掌門說道。

「他們倆怎麼樣,回來沒?」純陽真人問道。

「沒有。」徐福說道。

「外面怎麼樣?」徐福問道。

「風平浪靜,沒有任何異常。」純陽真人說道。

「那…..他倆這什麼情況?」徐福問道。

「這事兒怎麼哪兒都透露著不對勁兒呢,要是地獄沒發生事情按道理他倆現在應該回來了呀。」徐掌門說道。

「嘀嘀嘀…..」

「喂,你別按喇叭了,你沒發現這裡有點荒涼嗎?咱們來這兒幹嘛?」小陳看著眼前的學校說道。

「按道理說就算學校放假至少應該有門衛啊,我們來這半天了也不見一個人影走出來,確實不正常。」曉慧說道。

「難怪那些計程車司機一聽咱們來這兒都拒載。」小陳說道。

「喂,隊長,您叫我們來這幹嘛,這裡連個鬼影都沒有看到。」曉慧給劉明成打電話說道。

「你說什麼,學校里沒人?門衛呢?」劉明成問道。

「沒有,學校大門緊閉,我和小陳在這兒快半個小時了,一個人也沒看到。」曉慧說道。

「最近有沒有接到學校的報案?」劉明成問道。

「沒,怎麼了?」曉慧問道。

「你用你的腦子想想,就算學校放假了也不可能一個人也沒有,再說你看哪個學校放假了門衛沒人的?」劉明成生氣的說道。

「壞了,該不會出什麼事兒了吧?」曉慧這才恍然大悟。

「你倆趕緊下車去看看,切記注意安全,小心點。」劉明成說道。

「是。」曉慧說道。

「怎麼了,隊長怎麼說?」小陳問道。

「你是不是豬啊,你沒看見這學校有點不對勁兒嗎?哪個學校放假門衛沒人守著的?」曉慧被劉明成罵了一通心裡不爽的說道。

「我….你被隊長罵了別拿我撒氣啊,不過你這麼一說我也發現了,這學校感覺好像確實有點不對勁兒,這麼久了沒看見一個人進出。」小陳說道。

「走吧,去看看。」曉慧說道。

「等會兒,我記得這拐彎上去就是學校酒店,咱們先去那兒看看。」小陳說道。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