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就見到國安負責人阮紅,帶著一批西服手下,大步進來。

然後就見到國安負責人阮紅,帶著一批西服手下,大步進來。

2021 年 11 月 15 日 電視劇 0

阮紅走到駱華面前,冷冷的道:「駱華,你涉嫌綁架首長女兒,涉嫌派人加害首長家屬,同時你還涉嫌傷害首長,我現在以違反國家安全罪,正式逮捕你。」

「恭喜你,剛剛出獄一天,又回監獄了。」

駱華聞言,臉色瞬間變成一片慘白。

他終於意識到,時代變了,他早已經不是當初的閣老,就如同陳寧說的,他現在什麼都不是。《美漫之開局一把斬魄刀》族譜登記表(感謝+打賞加更明細)! 李翠山趕緊安排人前去,他的威望極濃,自然有人遵命。

尚州極大,在平素時,凡俗界安居樂業,此域修者界倒也算是鼎盛,只不過近日來,天變發生,尚州之主被誅,尚州無主,故而無數兇狠而無情的大軍,高舉屠刀,皆想獨佔此域。

譬如這艷陽天域主,便是其中一位,當然,以他們的身份,自然是不會親身參與這種大事中;但從每一位域主,都遣派出最是忠誠與勇武的大將前來,就可知道他們對此事的看重。

此時,虎翼眼眸陰曆盯着龍尊者,喝道:「龍尊者,為了何事而來?」

龍尊者哈哈一笑:「虎翼,都言你沒有腦子,但今日一見,卻是覺得那是謠傳,你竟然也會裝傻充愣,可見,你的腦子內,也不全是肌肉。」

聽見這句話的小武,都差點樂了出來。

這虎翼極壯,肌肉一塊塊,都如隆起的小山包;方頭大耳,偏偏那雙眼昏黃,總給人一種傻乎乎的感覺,說難聽點,就是一個只長肌肉不長腦子的夯貨。

且,無論這虎翼做出何等猙獰與狠辣的表情,都讓人怕不起來,憨憨的。

所以,也難怪別人嘲弄他沒腦子了。

小武再次看向外邊;卻見龍尊者說完此話后,虎翼濃濃的眉毛一挑:「本將可不會裝傻充愣。」

「是嗎?」龍尊者笑得更開懷,且譏誚道:「本尊所為何來,你真的不知?」

虎翼依舊沒有說話。

「好吧,就老實告訴你,吾主上知曉你那個白痴主子死掉,肯定會有賊子想要趁虛而入,所以特意派遣吾等前來相助,至少也要保下你主子哪一家子來。」這龍尊者睜眼說瞎話。

攻入這尚州的幾隻軍馬中,造下最大殺孽的,就屬艷陽天。

「還不快快解了這破陣?讓吾等入其內?」龍尊者冷哼。

小武眼眸微挑,看向李翠山,道:「這艷陽天主倒是比其他幾路域主要高明許多。」

李翠山微微一笑:「挾天子以令諸侯罷了。」

小武點了點頭,看向縮在盤龍柱下的那個小男孩,估摸著最多八九歲,遭逢巨變,被嚇得不輕。

但,他的確就是尚天陽曾經昭告天下過的繼任者。

「先生有何破解之法?」小武從小男孩的身上轉移視線,看向李翠山。

李翠山自信一笑,道:「先請小君上談談。」

小武哈哈一笑:「左右我只是外人,且,師尊讓我前來,只是為了解決斬殺尚天陽后的禍端,怎敢在此信口雌黃。」

「小君上怎麼就敢肯定,林凡君上就滅有讓你取尚天陽而代之的心呢?」李翠山眼眸微眯起,他在笑,但那種笑容,怎麼都不能讓小武舒服。絕世唐門fo

「師尊從未有過爭霸天下的念頭,所以,要這尚州無用。」小武搖頭,平淡而冷靜:「你不懂師尊。」

「與君上緣鏗一面,自然是不懂的。」李翠山緩緩走向小武身旁的椅子坐下:「且不管君上是否真的就沒有了爭霸天下之心,但此際,群雄奮起,在打天下前,大家都是相同身份,且相互忌憚,但若是……打下了天下后呢?」

李翠山眼眸危險的眯起:「天下既定,那麼,天下主誰來當?」

「愛誰誰,與我們有什麼關係?左右我們從未想過這件事,天人族滅掉后,吾師會帶着我們退出江湖。」小武眼中露出一絲期待來。

「既已入江湖,除了死亡外,誰又能退出?」李翠山嘆息,且道:「若真到了那個時候,就算林凡君上真想、真願退出,但這麼多的王,誰放心,誰相信他真會退出?」

小武皺眉:「你到底想說什麼?」

李翠山呵呵一笑:「我想說的是,若我們真滅了天人族之後,肯定還會有一場大戰,波及三十二域,不見得就比征伐天人族的禍患少多少。」

小武沉默片刻,長嘆道:「是啊……天下之主,這個寶座足以讓世人瘋狂。」

「所以……林凡君上想在滅掉天人族后就隱居,這根本不可能,此時團結在他身邊的那一個個域主根本不會相信。」李翠山搖頭。

小武皺眉片刻,陡然瞳孔一縮:「是的,哪怕我們真的願退,都不行,只因,師尊這一脈太強。」

李翠山重重點頭:「你們太強,若是天人族被滅掉后,這天下沒有那一方勢力有那個資格與能力與你們相抗,所以最大的可能是,當天人族被滅掉后,你們就要迎來諸域主的圍殺。」

小武瞟了一眼李翠山,淡漠道:「所以,按你的意思是,我要奪了這尚州?」

李翠山道:「正是。」

「可先生不是尚天陽的心腹,是他的智囊嗎?為何這般之快,卻是改了陣營?」小武譏誚笑道:「莫非真真應了那句話,負心多是讀書人;仗義每多屠狗輩?」

李翠山哈哈長笑,但確是豁然矮下身子,湊在小武耳廓邊,輕問道:「下界天還好嗎?」

小武渾身剎那緊繃,陡然起身,那掀起的氣勢,竟然是讓李翠山蹬蹬退了好幾步,但只是轉瞬,小武就穩下心神來,笑道:「不知先生說的是什麼。」

李翠山再次一笑,道:「知天下、……無盡海域。」

小武渾身一震,李翠山微微點頭:「我比金龍來得晚,被知天下大人送上來時,被封印了所有記憶,就連血脈氣息都被改變,才憶起前塵往事沒幾天。」

小武沒有說話,雙眸陰森森盯着李翠山,他還是沒有相信,哪怕這李翠山說出了很多絕密。

很快,小武用林凡交在他手上的玉珏辨認,確認李翠山不是天人族人,這才放心下來。

「小君上,就算你不為你們自己考慮,但總得想想我們那個世界,規則殘破,大道不全,至今修為最高者,怕不過是規則之巔。」李翠山深深嘆息:「莫非、小君上就不想讓我們那個世界之人,在這完整的大界中,有立錐之地嗎?」

小武踱了幾步,默默道:「這天下萬靈與我何干?下界是否昌盛又與我何干?」

喜歡至尊武魂請大家收藏:()至尊武魂。 皇上見她單薄身影跪在殿內,磕頭如搗蒜,一副狼狽模樣,不覺憶起,昔日她初入宮時,是如何一副天子爛漫的模樣。

他登時心頭一酸,語氣也緩和了許多:「如今你阿瑪已知悔改,朕亦會給他改過自新的機會。前朝是前朝,後宮是後宮,無論你做了什麼瘋魔事,即便是株連九族的大罪,朕也會念在你阿瑪這麼些年的功勞與皇祖母的面子,不牽連你母族。即便你不在了,你阿瑪仍會為朕所用。」

「如此,臣妾便多謝皇上隆恩。」慧嬪吃力起了身,膝蓋酸軟令她險些跌倒,因着數年的練舞底子,她反倒在空中虛晃出一個醉人的弧度。

「朕記得,從前騎馬射箭,因着你出身蒙古,這些事常由你陪在朕身邊。夏練三伏冬練三九,你日日晨起晚睡,陪伴在朕身側。朕很感謝你。」皇上臉上的憤怒消失殆盡,一如寒冬里消融的冰柱,只潺潺落下水滴,隨着日頭一曬,便不見了蹤跡。

殿內格外沉靜,瀰漫着慧嬪垂死之際的氣息。

這一片靜默,是被皇上沙啞而溫柔的聲音打破:「你既如此眷戀故土,又厭極了皇宮中的生活,朕便許你,死後遺軀,可運回科爾沁安葬。」

慧嬪怔了一怔,而後欠身向皇上福禮。

她笑得如同初入宮時那般爛漫,眸子緊緊盯着皇上,緩聲道:「皇上喜歡臣妾一舞,臣妾便最後,為皇上舞一次吧。」

慧嬪身段婀娜,雖手指足尖皆滲著涔涔血跡,但卻絲毫不影響她精湛的舞技。

宛若蛟龍出水,鳳凰於飛,美得令人心醉。

那日,皇上決死她的旨意還未出乾清宮,仁憲太后便聞風趕來為她求情。

到底是同出一族,即便知道母族女子犯下如此彌天大錯,太后與太皇太后,終究還是想保她一命。

太皇太后更是如此,總想着當年若不是自己旨意迫着慧嬪入宮,她也不會落得如今這般瘋魔模樣與凄慘下場。

保她一命,只當是償了自己心中對她的虧欠。

皇上褫奪了慧嬪封號,將她廢為庶人,但卻並未打入冷宮,只是挪去了奉先殿旁的一廢棄房屋,獨一人住着再不許旁人伺候。

每日晨起時便入奉先殿跪地祝禱請罪,直至子時才可歸去。

另一頭,玉汶被挪回長春宮后,陣痛了兩日兩夜,終於在二月初一這日黎明,平安誕下一名阿哥。皇上為其取名為承慶,慶字,又指福澤、福氣,是極好的寓意。

玉汶也因此被晉為常在,更被賜了個與『慧』字同音的稱號,為惠常在。

皇上用意,大抵是為了令慧嬪顏面盡失。

惠字雖與『慧』同有聰慧的意思,但更有賢惠這一層隱喻在。

賜于慧嬪同住多年的玉汶這個封號,更暗指慧嬪失德失賢,即便苟活於世,亦為人所唾棄。

再說容悅,那日她落紅之症不止,待到婉媃趕去時,她已面色蒼白如紙昏厥過去,更有崩漏之勢。皇上命太醫院舉院之力救下容悅性命,卻因失血過多,母體受損,雖撿回了一條命,但此生再難成孕。

宮中女子若無子嗣,這一生的路便是如何都行不順遂。

婉媃因着此事內心自責不已,終日守在容悅病榻前以淚洗面。

若是自己早些將慧嬪歹毒告知容悅,而不是私心裏覺著不與容悅說才是保全她,如今容悅會否不止於此?

心裏有個防範,總不至於被人算計道如此地步。

皇上寬宥庶人博爾濟吉特氏的旨意,是在婉媃陪伴容悅時傳來的承乾宮。

她看着容悅氣若遊絲,心中憤恨不已。

如此毒婦,即便皇上要留她一條命,她也斷斷不能見容悅被害至此而無動於衷。

婉媃在榻前守了整整六日,任憑懿妃與皇上如何勸,她也寸步不離,整個人都熬得乾瘦了一圈。

容悅醒來那日,是一個晴好的午後。

婉媃見她醒身歡喜極了,不覺垂淚,手忙腳亂喚著蓮心來伺候,自己端了一碗溫水送她服下。

容悅臉色依舊泛著慘白,她飲了兩口便將碗推開,一手用力攥著被衾,虛弱絕望道:「我與她交好,她為何要害我?」她目光驚恐看向婉媃,又道:「婉兒!快告訴皇上,她要取我性命!」

婉媃心中吃痛,不忍直視容悅淚眼。

她掖了掖有些松出的被角,勸慰道:「姐姐安心,皇上已經廢她為庶人,如今只在奉先殿旁尋了間連廡房都不如的屋子令她住下,算是嚴懲了。」

容悅一怔,忽地小腹襲來一股難忍劇痛,她身子抽搐著捂著小腹,口中不住痛苦沉吟著:「我這小腹,宛如萬千根綉針扎著,實在劇痛難忍。」

婉媃握住她冰冷的手,目光堅定直視着她:「太醫瞧過,無甚大礙,姐姐勤服著湯藥,安心休養一陣,總會見好的。」

容悅緊蹙眉頭,沉思許久,緩緩道:「入宮來我一直規行矩步,甚少得罪人,這些婉兒你最是清楚。與我最不睦的也就因着我被陷害毒害承瑞一事,秀妍心生芥蒂,可她如今也與你我交好。我從未與慧嬪生過齟齬,她為何要害我?」

「不幹後宮的事,便是前朝。」婉媃嘆道:「你阿瑪在前朝參了她阿瑪一本,令她阿瑪貶職遭斥。從前給承瑞下毒,也是她冤枉在姐姐身上。」

容悅強作鎮定,撐著身子半坐在床上,緊握住婉媃的衣袖,狠狠道:「居然是她?」

「她額娘因着受不住家道中落的打擊,病弱了好久,前些日子也去了。她這才將一腔怒氣都發泄在姐姐身上。」

容悅臉上浮起一絲冰涼的笑意:「這滿宮的人,如今我倒不知道該信誰了。」

婉媃聽了容悅這話透着絲絲絕望,旋即心頭一緊。

她恨極了自己為何不將此事早些告知容悅,明明只要她早說一日,容悅便可逃過這一劫。

如今又讓自己如何告訴她,自己一早便知道這些,只是為了不讓她憂思錯事所以不曾向她提及?

又如何告訴她,她這身子被慧嬪害的,此生再不可得子?

。 第二天。

一大早,504宿舍幾人就來到教室。

教室里,零零散散的坐着十幾個人,徐詩然依舊在角落靠着窗戶的地方,此刻正出神地看着窗外。

「在看什麼?」

陸陽走了過去,很自然的坐在她的旁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