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有多敷衍就有多敷衍地快速念完這一串話,西昂還附帶了個挑釁的眼神看著卡菈。

能有多敷衍就有多敷衍地快速念完這一串話,西昂還附帶了個挑釁的眼神看著卡菈。

2021 年 11 月 14 日 電視劇 0

「呃、竟然被你耍了!才沒有錢要給你」

不過顯然,卡菈並沒有注意到西昂話里的嘲諷,她只是不爽罷了。

「行了,差不多要到了,好歹是墓園,就別大吵大鬧的了」

唯一的受害者,科洛伏頓到這時候卻要來勸阻那兩個人,辛苦了,這個才是真的辛苦了,比起工作時間站著睡覺的守衛來說。

「對了對了,你們聽說過平行世界嗎?」

好像是聽了科洛伏頓的意見,又好像沒聽,總之卡菈開啟了另一個話題。

……起碼這個聽著還挺正經的!

「平行世界?又是什麼小說的內容?」

不說別的,單是這種話題就很明顯和西昂絕緣了,自然能接上話題的只有科洛伏頓。

就算不是那種話題,除了科洛伏頓以外,很難想象有別人跟上卡菈的思路。

「才不是小說呢,是正經的研究報告哦,據說,因為組成人體的分子是有空隙的哦,所以在穿過門的時候,會穿越到平行世界也說不定」

……這都哪和哪?

西昂聽不懂,但是大為震撼。

不過在這通堪稱混亂的對話后,三人終於是到了科洛伏頓父母墓前。

……。

三人相顧無言,又撇回頭看了看墓碑,再看看對方,但還是什麼話也沒有。

就連卡菈也是沉默狀態,西昂實在是受不了這種氣氛,主動挑起了一個話題。

「喂,科,呃馬……嗯,你父母為什麼葬在這裡,你們家不是不住這嗎?」

然後剛開口,就把別人名字忘了。

「我家以前是住在這裡的,不過,我父母死後,我最後的親人,爺爺就帶我搬過去了,那是十年前的事,我對這裡完全沒有印象

我的爺爺就埋在了那邊,沒有和我父母一起」

不過,科洛伏頓似乎是沒有計較自己名字的問題,普通地回答著問題。

「你爺爺也?」

「嗯,在開學前一天,因為那件事,我也算遲到了一天吧」

「……這樣」

這不是全家死光了嗎!?西昂有點被震驚到,不過他還是努力冷靜下來,不讓別人看出自己的驚訝。

「……不過,我的名字是科洛伏頓.馬爾茲,你想叫什麼都好,這麼簡單的名字還請記住,西昂.弗流林戈,你不覺得那樣很不尊重人嗎?」

在西昂有點不知道怎麼接下去話題的時候,科洛伏頓倒是長長嘆了一口氣,又計較起了剛剛的話題。

你原來計較這個哦?

嘛,不過大概也只是覺得西昂不太尊重人才那麼說的,大概?

「嗯,知道了,科洛伏頓.麥爾德」

「……」

「怎麼了,麥爾德?」

「如果你和卡菈一樣是故意的話,我反而會原諒你,不然的話還是叫我科洛伏頓吧」

「……哈?」

完全沒有發現自己記錯了名字的西昂無限疑惑中,在疑惑中,既然提到了那個人的名字,他就突然注意到,周圍是不是少了個人。

巧的是,這時科洛伏頓也正好注意到了。

「卡菈?」

「卡菈呢?」

兩人同時那麼問道,一時間二人面面相覷,但自然,他們二人都不知道卡菈去了哪裡。

「我去外面找找?你就在墓園裡面找?」

科洛伏頓那麼提議到,西昂點點頭同意了。

「最近明明不太安全,她還到處亂跑」

臨走前,科洛伏頓嘆著氣又來了一通抱怨。

不太安全啊……聽到那個詞,西昂就想起了,最近似乎是有一個連環殺人犯,專殺十四十五歲的孩子。

連執行者都還沒有追查到他是誰,確實是挺危險的,就那麼一個月,已經發生了四起還是五起的樣子。

不過就算那麼說,從走出校門的那一瞬間,不應該就錯了嗎?而且誰要在墓園裡殺人啊!方便殺了直接埋嗎。

自然,人還是要找的,眼見科洛伏頓走遠后,西昂也往墓園更深處走去。

墓園中零零散散有一些人還在散步,有一些人則是在墓前安靜地蹲著。

沒有任何異常,也沒有見到卡菈的身影,倒是有一個墓前擺的花特別多,高高的一堆疊著,而且都要堆到別人墓前了,這吸引了西昂的注意力。

那些花有著十分鮮艷的顏色,簡直不像是會在悼念死人時用的。

而且,那個墓前蹲坐著的人,那個背影西昂有些許眼熟,於是他把卡菈拋在腦後,走了過去。

那個人有著亞麻色的頭髮,和杏色的瞳孔,光看長相來說的話,這是毫無特色的一個人,不過正巧的是,西昂認識他。

理斯……理……什麼來著?

「喲」

雖然名字記得不是很清楚了,不過西昂還是向他打了一個招呼,畢竟在墓園這種見面……只能說巧吧,不打個招呼再走還有點說不過去。

「嗚……唔啊!?啊,是你?那個,上次的玉米濃湯,謝謝你,爸媽回來后,本來打算給大家都送回禮的,但是在門前沒進去呢」

那個人,在叫到的一瞬間倒是一副嚇傻了的樣子,不過很快就恢復了通常模式。

「哈?倒不用回禮啊,本來也沒做什麼,倒是你去感謝澤妮婭好了,感謝她竟然沒有搗亂」

「……總、總感覺是個有點危險的孩子,呃,呃,那個我這麼說,沒關係吧?」

「當然,澤妮婭就是那樣嘛,沒關係,說起來你都知道澤妮婭的名字了,還不知道我的吧,我叫西昂,西昂.弗流林戈,你也再來一次自我介紹吧」

很自然地過渡到了名字這部分,西昂不自覺地露出了一個得逞的笑容。

「那個那個呃,理斯瀨穆.馬提特」

理斯瀨穆?西昂終於是有了一點印象,而想起馬提特,他看了一眼幾乎被鮮花沒過的墓碑,那裡寫著於這裡安葬之人的名字。

珮歐妮婭.馬提特。

「你的姐姐?」

好像是聽這個人說過自己姐姐已經死掉了的事,西昂努力回想著,做出了猜測。

「啊!是!那個,有什麼問題嗎,弗流林戈……?」

理斯瀨穆緊張地轉過身來,露出了他手上握著的一枝花。

「不是,只是想著在這裡獻花的人真多啊」

「……」

「喂,你又怎麼了,突然一副那種表情」

「……」

陰沉著一張臉,理斯瀨穆沒有說話,許久,他才答到:

「嗯,那個,姐、姐姐她一直很受歡迎嘛,是守護城市的英雄什麼的……」

是嗎?西昂不自覺地看向理斯瀨穆手上握著的那枝花,而那花,花瓣已經被撕了下來。

「哦?這些花倒是很鮮艷啊」

「那個是……姐姐的名字,好像在以前,就是這種鮮艷的花的意思,然後、然後這裡還有其他花……」

話說到一半,理斯瀨穆舉起自己手上那枝花,好像是想給西昂展示,但是舉到一半又發覺沒有花瓣的那枝花,根本看不出是什麼花嘛。

於是他轉而又去身後的花堆中尋找花。

而西昂則略略偏過頭,隨後繼續發問:

「喂,我說你,不會像小姑娘一樣喜歡用花瓣占卜吧?」

「誒?啊,這個這個,嗯,對不起?」

「為什麼這個時候要道歉啊,道歉多了可是會貶值的」

「嗚哇、對不起」

「……真是夠了」

花瓣占卜?這不是西昂的真實想法,想必也不是那個人真正的目的。

再次看向那枝花,不止是花瓣全部被撕沒了,而且莖也明顯被用指甲狠狠揉捏過。

……到底是想幹什麼啊?

而且仔細一看,墓前那堆花裡面也有不少只剩下了莖,地上則散落著各色的花瓣。

「那個……」

「抱歉,我先走了」

好像理斯瀨穆還想說些什麼,但是西昂突然腦內想起了自己的姐姐,明明只是一地花瓣,明明是花,但和腦內姐姐的形象重疊之時、

反胃。

西昂感到的只有反胃,方才從遠處看到這一堆花時的輕鬆已經不見了,他趕緊站了起來,離開這裡。

然後他就直到在門口撞見領著卡菈的科洛伏頓時,才想起自己忘了找卡菈。

「真是的,說是想給我父母買一枝獻在墓前,就自己跑走了,倒是先說一聲啊,而且不需要花啊,有份心意就夠了」

一見到西昂,科洛伏頓嘆了口氣就開始抱怨。

「要是有手機就會方便多了,好想有個手機打遊戲啊!」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