漸漸的,木靈希蘇醒了過來,一雙美麗的眼眸緩緩睜開,落在秋雨的身上,隨後,又向龍頂山的方向望去。

漸漸的,木靈希蘇醒了過來,一雙美麗的眼眸緩緩睜開,落在秋雨的身上,隨後,又向龍頂山的方向望去。

2021 年 11 月 13 日 電視劇 0

「嘩啦。」

她立即翻身躍起,想要再次趕去龍頂山。

然而,木靈希才向前跨出一步,一股強烈的虛弱感就傳了出來,使得她重心不穩,急速向下方墜落。

秋雨伸出一隻手掌,凝結成一隻巨大的手印,將她托住,道:「你的體內具有遠古冰凰的血脈,並且已經蘇醒,與我一起雙修,將來可以與我一起踏入神境。」

若是別的生靈,說出這樣大言不慚的話,只會引來嘲笑聲。

然而,秋雨說出這話的時候,卻是散發出一種獨特的人格魅力,讓人感覺到信服,讓人絲毫都不懷疑他有那樣的能力。

傳說中,鳳凰一族與梧桐神樹有着非同一般的關係,一直都是互利互助,一動一靜,在遠古時期,堪稱是崑崙界南方的霸主,沒有任何生靈敢招惹。

不知有多少生靈都在羨慕木靈希,得到了一次巨大的機緣,只要抓住這一次機緣,將來就算不能成神,也肯定是有無窮的好處。

「木師妹不僅長得美若天仙,就連運氣也是無人可比,我怎麼就沒有冰凰血脈?」藍採桑相當羨慕。

要知道,那可是《半聖榜》第一,堪稱是這個時代同境界的最強者,誰不想與他結成道侶,一起雙修?

況且,秋雨還有可能成長為神樹,演變成天地靈根。

誰能與他一起雙修,得到的好處,絕對是不可想像。

木靈希將一枚丹藥取出來,吞入進紅唇,漸漸的,體內又恢復了一些力氣。

她的雙手抱拳,恭恭敬敬的對着秋雨一拜,「多謝救命之恩,將來必定備上一份厚禮,回報閣下的這一份恩情。」

說完這話,木靈希背上的一對羽翼展開,向龍頂山的方向飛去。

竟然婉拒了秋雨?

所有生靈都露出愕然的神情,難以理解木靈希怎麼會做出這麼愚蠢的決定。

只有極少數的一些人,大概知道其中的原因。

秋雨的雙眉輕輕一擰,雙目望向木靈希飛走的方向,最後,定格在龍頂山的山頂,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自言自語的道:「因為那個人類嗎?」

對他而言,木靈希相當重要。

梧桐樹必須要吸收鳳凰的力量,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成長,將來也才有機會進化為神樹。

鳳凰也能吸收梧桐樹的力量,變得越來越強大,兩者的確是互利互補。

但是,鳳凰一族早就已經滅絕,只剩下一些具有鳳凰血脈的後裔。那些後裔絕大多數都血脈駁雜,失去了神性。

木靈希也屬於鳳凰後裔,只不過,她體內的血脈相對來說更加精純,而且,冰凰血脈已經徹底蘇醒。

秋雨很有相信,只要木靈希能夠與他一起雙修,那麼,木靈希體內的冰凰血脈將會變的越來越精純,甚至很有機會清除體內駁雜的人類濁氣,進化成一隻真正的鳳凰。

只可惜,木靈希卻拒絕了他。

龍頂山的戰鬥,還在繼續,蠻族和不死血族將黃煙塵、青墨、白黎公主、孫大地、慕容月打得節節敗退,已經快要攻到山頂。

孫大地、慕容月都傷得很重,渾身至少有數十道傷口,其中一些傷口穿透了血肉,能夠看到白森森的骨頭。

他們的肉身已經被打得破破爛爛,若是換做別的修士,恐怕早就已經死去,只是因為他們的體質特殊,生命力強大,所以還能支撐。

人族之中,也有一些強者出手,想要將他們救下來。

畢竟,張若塵已經死去,眾人的心中很愧疚,無法眼睜睜的看着他們被不死血族和蠻獸殺死。

「阿彌陀佛!」

「戰吧!」

立地和尚和雪無夜施展出身法,最先向龍頂山趕去。

他們二人與張若塵有一些交情,若不是張若塵練功走火入魔連他們都殺,他們根本不會放棄張若塵。

確切的說,並不是放棄,而是,實在是無能為力。

朱雀仙子化為一道絢爛的火光,凝結成一位極其美麗的女子,出現在立地和尚和雪無夜的前方,道:「我勸你們一句,趁著現在這個時機,帶着人族修士離開此地。若是,人族遭到不死血族和蠻獸各族的圍攻,將會是什麼後果,不需要我再多說吧?」

雪無夜微微一笑,「仙子這是在關心?,還是在威脅我?」

朱雀仙子的回答十分直白,道:「你若是後退,就是在關心你。你若是前進,自然就是在威脅你。」

「我最不喜歡對美人出劍,她就交給你了!」

雪無夜對立地和尚說了一句,隨後,施展出人劍合一的境界,身體化為一道劍光,從朱雀仙子的身側沖了過去。

只可惜,雪無夜沒能到達龍頂山,就被狴犴天王與八隻太古遺種攔截下來。

立地和尚和雪無夜的確都十分強大,與兩隻太古巨凶和八隻太古遺種交鋒,還能佔據上風。但,終究還是被拖住步伐,他們已經無法及時趕到龍頂山救人。

北宮嵐、池萬歲、萬花語等人,施展出最快身法速度,向龍頂山趕去。

然而,兩位不死血族的太子和一位不死血族的皇女,從虛空之中衝出來,將他們攔截。

蠻獸各族和不死血族的十大部族的強者,幾乎全部都來到龍頂山的附近,只不過,很多強者都隱藏身形沒有露面。

若是,那些強者全部都出手,不惜一切代價要滅了人族修士,恐怕今日人族真的會損失慘重。

當然,這樣的情況,不太可能會發生。

真要滅了人族修士,它們的損失也必定不小,甚至有可能是兩敗俱傷。

不久之後,還要爭奪世界之靈,那才是真正的大戰,現在各方勢力其實都想保存實力和隱藏實力。

龍頂山山頂的戰鬥,進入最後階段。

黃煙塵和慕容月等人的傷勢越來越重,不得不退入進七彩霞光之中。

「將與張若塵有關的人類全部斬殺,為那些死去的獸王報仇。」

「張若塵殺了我們青天部族大批族人,今日,必須讓他連本帶利還回來。既然他已經死去,那就擒住他的未婚妻還債。」

「龍頂山誕生的遠古遺寶到底是什麼?」

……

廝殺聲和獸吼聲交織在一起,回蕩在龍頂山的山頂。

大群獸王和不死血族的強者,從四面八方向上衝去,將山頂完全包圍,緊接着,它們闖入進七彩霞光交織成的雲霧。 法則融合實在是太難了,王毅之所以能夠成功,或許和他本身是界主也有關係。

到了不朽,即使得到本源法則承認,想感悟各大本源法則,也不會像界主那麼簡單。

但是原始宇宙漫長歲月以來,有幾個擁有王毅這種不可思議的遭遇的?

即使是王毅,也是擁有三大身體,並且藉助「時光界」,花費六百多億年時間,以驚人的意志和悟性觀摩感悟「法則之海」,和背後人類族群的支持,才有這種成就,根本無法複製。

而這一段時期,也給王毅打下了堅實的基礎,巧合的以「焱祭秘紋」結合融合法則,創造出屬於他的融合秘法道路。

也是因為找到正確方向,王毅才能不斷取得進步和突破。

就在王毅為融合兩大究極秘法而苦思冥想的時候。

時間已經過去九千多年。

而這些年,羅峰也早已經突破到界主,並且到域外戰場闖蕩,可惜現在的域外戰場冷冷清清,沒幾個人,強者幾乎都跑到通天塔里去了,羅峰在焱祭大陸闖蕩了一段時間,覺得沒什麼意思,也跟著到通天塔,現在正在某個底層小島上抬頭觀看頭頂的法則海洋。

王毅也曾經和羅峰通訊過幾次,羅峰如歷史那樣闖過通天橋第十三層,讓王毅意外的是,來域外戰場之前,羅峰居然從他老師天蝕宮主那裡得到了至寶「弒吳羽翼」。

當時王毅的表情很古怪。

羅峰換個老師,「弒吳羽翼」就跑到天蝕宮主那裡去了。

王毅甚至懷疑羅峰轉生為蟲族母皇,「弒吳羽翼」是不是也跟著跑到某頭宇宙之主蟲族母皇那裡去。

而且不但「弒吳羽翼」,連九劫秘典第二塊金屬殘片羅峰也在焱祭大陸某個倒霉的拿識族青年強者那裡搶奪過來,並且順利修鍊成功九劫第二、第三劫。

至於星辰塔,羅峰似乎因為直接到「通天塔」那裡,還沒感應到星辰塔的召喚。

畢竟兩者看起來近,但是實際距離還是挺遠的。

不過,這是遲早的事情。

王毅不由感慨,命運的慣性真是強大。

他都把羅峰的命運扭曲成這樣了,它都改的回來。

不愧是這個位面的天命之子!

牛掰!

其實到了這一地步,羅峰一旦有了「星辰塔」和坐山客,羅峰得不得到其他機緣,都是無足輕重了,王毅也算是放心了一些。

而王毅,也在繼續他的道路。

每個人,都在前進。

「轟隆隆……」

通天塔,法則之海表面,浪濤洶湧,無窮無盡的法則秘紋交織在一起,構成無數的變化。

神體縮小到九百米高魁梧如山的鹿角老者坐山客坐在一張石椅上,皺眉望著上方那傳來浩瀚無邊威壓的核心處,心裡隱隱震動。

「到底是誰?居然能製造出這連我都看不透的通天塔?」

「而且他提示了源世界……」

坐山客感到心驚。

他身為轉世神王,起源大陸的土著,自然比三千緯度海的原始宇宙的土著懂得多。

但是「源世界」……連他都沒聽說過。

可惜他已經是真神,而且是最弱的法則路線成就的真神,還被原始宇宙本源意志時刻監視,就算他想做點什麼,都不可能。

「莫非,和「元」有關係?」坐山客沉吟起來。

元,在起源大陸,也是神秘無比,傳說中唯一超越了神王境界的強者。

坐山客撫摸著灰色石柱,他雖然是真神,但是意志卻是神王意志,就這一點就極為恐怖,當然,在原始宇宙,憑藉真神實力根本不是原始宇宙本源意志對手。

一旦坐山客稍微表現過線,原始宇宙本源意志絕對會毫不客氣鎮壓他。

就像鎮壓原祖一樣。

不過老奸巨猾的坐山客可不是原祖那倒霉孩子。

「未知的傳承啊,不知道這個宇宙有沒有幸運兒可以得到它,它對我復仇又有什麼幫助?」坐山客眸光閃爍。

……

虛擬宇宙雷霆島。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