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他傳音平海龍王:「龍王,時候是反擊了,敲它竹杠!」

同時,他傳音平海龍王:「龍王,時候是反擊了,敲它竹杠!」

2021 年 11 月 13 日 電視劇 0

平海龍王眼睛一亮,對怒氣沖沖的霸天圖道:「霸天猴,請我這邊的人出手,可是要錢的。」

霸天圖呼吸一滯,有種風水輪流轉的感覺,它咬牙切齒道:「你想趁火打劫?」

「哪裏的話,都是跟你學的。」平海龍王淡淡的道。

霸天圖眼中幾欲噴火,咬牙切齒,猙獰可怖,咆哮道:「平海龍王!你不要以為這樣就可拿捏我!我不吃這一套!大不了一拍兩散,我看誰能躲過這一劫!」

話落,便作勢要走。

余昭然似笑非笑的看着,覺得十分有趣,這跟耍猴有點像,好玩啊。

還是平海龍王沉不住氣,連忙笑道:「呀!霸天圖,瞧你這暴脾氣,這不是鬧着玩嗎?戲言爾!走!一起去瞧瞧你那邊的礦脈!」

「……」

余昭然真氣服了,差點忍不住噴平海龍王一臉,這個沒出息的傢伙啊,這種龍執掌龍宮,不是害了龍宮嗎?

這霸天圖一看就是虛張聲勢,竟然也能唬住龍?

余昭然真是覺得大開眼界了。

給了敲竹杠的機會你不要,真是不爭氣啊。

余昭然也不過是想噁心一下霸天圖,既然平海龍王這麼和氣,就沒什麼可說的了。

霸天圖顯然又記恨上了余昭然,這積怨漸深,余昭然危險了。

此次由霸天圖帶路,很快到了海猴宮領域的一處礦脈,礦石猶如凝膠固化一般,猶如一座不規則山嶽,鑲嵌在地里深處,內外道紋縱橫交錯,非常顯目。

看着自己辛辛苦苦刻畫的道紋又要破壞掉,霸天圖,女國師,國君都是一臉肉疼,可是,為了避免成為詭物的供給,也唯有如此了。

兩人一妖撤回道紋,或是將之破壞,礦石破碎,卻是一時半刻無法轉化為礦液,乃至變成詭物,難道需要等?

關鍵時刻,還是余昭然有奇思妙想,心念一動,取出琉璃珠,釋放一隻詭物,投入礦石,進行催化……

這效果,竟是杠杠的!礦石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化成了礦液,漸漸浮現臉龐,余昭然一揮手,規則之力落下,將這猙獰可怖的臉龐給打成了飛灰。

霸天圖不禁多看了余昭然一眼,此子不僅有天賦,腦子也轉得快,絕對不能留!

想想辦法生擒,看看能否奪來這天賦神通,若是不能,只能說是遺憾了,然後宰掉,以泄心頭之恨!

余昭然準備全面開花,在礦脈中心釋放詭物,而後退走,讓礦石極速詭物化,以便出手解決。

……

礦脈附近,一顆石頭蠕動着,漸漸露出一雙眼睛,盯着余昭然的動作,目光閃爍奇異光芒。

過了一會,那隻眼睛消失了。

余昭然似有感應,陡然轉頭望去,卻什麼也不曾發現,於是收回目光,陷入沉思。

霸天圖罵道:「小賊!一驚一乍的,嚇你大爺幹嘛呢?」

余昭然並未理睬霸天圖,霸天圖也無可奈何。

「小銀,檢測這座礦脈,一旦發現有不對勁之處,便告知我!」

余昭然的意識溝通小銀,小銀立即照辦。

片刻后,小銀的聲音響起:「有強大生靈鑽入了礦石之中!就是有晶體頭顱的詭物!」

余昭然悚然一驚,連忙傳音霸天圖和平海龍王:「快!快啊!通知神龜宮,海鯨窟的人妖們!那晶體頭顱的詭物來了!喊幫手一起圍殺了!」

霸天圖和平海龍王已經,問道:「你如何知道的?」

「我有天賦!我感應到了!」

霸天圖和平海龍王將信將疑,就怕是錯誤消息,等神龜宮和海鯨窟的人妖們來了,卻發現白來一場,豈不是要被罵死?

余昭然都無語了,礦石正大片大片消失,再有遲疑,根本就等不到那些強大的道意境強者趕來!

「你們不信!跟我來!」

轟!!余昭然一馬當先,猶如一桿長矛,轟然刺入礦脈之中。

霸天圖和平海龍王跟上,並讓女國師、國君、平融留下鎮守,注意是否有詭物冒頭。

他們的神識裹住了礦脈,一有風吹草動,都能感應到。

很快,霸天圖和平海龍王見到了晶體頭顱鬼物,二話不說,立即通知神龜宮和海鯨窟。

大戰爆發,轟隆一聲,整座礦脈裂開,破碎,大戟與龍爪轟然而下。

晶體頭顱詭物咆哮一聲,雙爪一揮,擋下攻擊,顯得遊刃有餘。

晶體頭顱陡然轉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給了余昭然一道光束攻擊。

光束落入莊園空間,很快就被消融了。

臨海國女國師和國君見此,同時衝出,劍光交錯,卷向了晶體頭顱詭物。

晶體頭顱詭物軀體陡然收縮,這是又要逃的節奏了。

果然,只見咻的一聲,以又快又猛烈的勢態衝出了包圍圈。

眾人想要追殺,卻根本追不上!

「他娘的!跑得真快!」

霸天圖狠狠跺腳,怒不可遏,它怒視余昭然,罵道,「小子,你……」

它忽然驚醒,這……好像不知道如何叫罵了……

余昭然面色陰沉,這個臭猴子,怕是已經形成萬物起余昭然的肌肉記憶了,有事沒事就責罵一通,凶得很。

平融攔在余昭然面前,直面霸天圖,皺眉道:「你怎麼事事都怨他?」

霸天圖冷哼道:「他通知我們,我們已是信了,正向神龜宮和海鯨窟求援,可這小子,盡壞事,本來拖延時間就好了,他卻打草驚蛇,簡直愚蠢到該死!」

「……」

余昭然無語了,這都被它找到了攻擊角度,算了,心累,懶得吵,隨它怎麼叫喚吧。

平融沉聲道:「倘若如此,你應該告訴余昭然,而不是跟着打草驚蛇!」

霸天圖冷聲道:「老子哪有想那麼多……」

「你想不多,就一定讓人家想多?現在不是爭執的時候,晶體頭顱詭物顯然是靠吞噬同類提升力量,我們不能再讓它鑽了空子,速速解決根源!」

平融語氣沉重,直視霸天圖,就差吼一聲「你不要無理取鬧」了。

霸天圖壓下心頭無名火,冷哼一聲,一揮手,將破碎的礦石收攏,收入了百寶囊之中,不久便裝滿了。

余昭然淡然道:「我來啊。」

霸天圖冷哼一聲,一揮手,礦石與水流捲起,繞過平融,轟向余昭然。

平融一驚,擋下一部分,餘數將余昭然真的倒飛出去。

余昭然也不惱,淡定的將礦石收取掉,實則內心對霸天圖的殺意已經洶湧到了極致,不急不急,慢慢來,這一天,不會遠的!

解決詭物之患,這些海底強者必然搜羅了不少礦石,隨身攜帶,也不必擔心詭物化,這是保存礦石比較好的辦法,想必,正是因此,再有多的礦石,就裝不下了。

因此,余昭然大膽開口索要,霸天圖無可奈何,不敢將礦石留下便宜了流竄的晶體頭顱詭物,只能給余昭然了。

被余昭然看穿,再加上積怨漸深,霸天圖給余昭然來了這麼一手,就是要讓余昭然出醜。

令人憋悶的是,這個傢伙始終心平氣和,令人惱恨不已。

「霸天猴!你堂堂道意境存在,為何總是為難余昭然?不羞愧嗎?」

龍女平淼實在看不過眼,忍不住怒斥出聲。

霸天圖瞪眼怒罵道:「臭丫頭!輪得到你吼老子?!」

「霸天圖!你夠了!」

平海龍王暴喝一聲,霸天圖這才收斂一些,一言不發,軀體一縱,以驚人的速度遊走。 一個簡單的帳篷里,一個茅屋一比。

茅屋在山清水秀的地方,鳥語花香,而帳篷在鬧市當中,為什麼小狗哥哥還以為帳篷是天堂,山清水秀的茅屋是地獄呢!

牛亮聽了小狗哥哥的話一下陷入沉思中。

小狗哥哥一邊忙著做菜,一邊看著牛亮,見牛亮不說話道「小亮啊!你不要生氣算我說錯話了好嗎?等一下我自罰三杯怎樣呢!」。

牛亮一聽突然哈哈笑道「小狗哥哥!你說什麼呢!我生什麼氣呢!沒有!是你想多了吧!」。

小狗哥哥聽了牛亮的話呵呵笑道「哦!對了,爺爺和媽媽身體還好吧!」。

牛亮一聽小狗哥哥的話,腦袋裡出現了爺爺深藏不露的《七十二路小擒拿》武功,突然哈哈大笑道「他們身體都好著呢!比我們的恐怕都健朗很多,小狗哥你就放心吧!只是你媽媽有點擔心你,才讓我來找你的,現在找到你,看你過的這麼滋潤開心,我心裡也放心多了啊!」。

小狗哥哥一聽牛亮說滋潤,不明白的道「咦!小亮啊!什麼叫滋潤呢?」。

牛亮一聽哈哈笑道「你看看你現在的生活和你在家裡的生活一比較,就知道什麼叫滋潤了,還問我,我怎麼知道啊!」。

小狗哥哥聽了牛亮的話,有點懂,也有點不懂突然哈哈笑道「小亮啊!你來城市裡打算怎麼辦呢?你是要和我們一起搬磚嗎?還是想找一份別的工作呢?」。

牛亮一聽,一下陷入沉思中,如果別的工作可以找到,自己倒是不想在工地,如果找不到別的工作,自己就留下來搬磚好了,因為到時候自己沒有選擇了啊!不搬磚自己去幹嘛呢!去當小混混騙子嗎?做人要有原則的嘛!

小狗哥哥見牛亮沒有回答他的話哈哈笑道「沒事!沒事!有我在,包吃包住,小亮你就慢慢想,慢慢考慮吧!」。

「哈哈!考慮什麼呀!你們看我給你們買來什麼好吃的,有滷肉,有酸雞雞腳,有蠶豆米,有……哎!你們要考慮什麼呀!考慮好沒有」帳篷門帘一掀起來桂香一張嘴就滔滔不絕的道。

小狗哥哥一見立即起身呵呵笑道「沒……沒考慮什麼?桂香啊!多謝你買那麼多好吃的來,小亮你喜不喜歡吃酸雞腳呢!特別下下酒哦!」。

牛亮一天沒有吃飯,一聽到一個「酸」字,口水就從嘴裡流下喉嚨,小狗哥哥一見,明白小亮的表情,立即從桂花手中抓過雞腳,打開袋子,用手拿了一隻酸雞腳遞到牛亮身邊,牛亮看著潔白無瑕的酸雞腳,目光掃視了一下桂花只見桂花樂呵呵的看著自己笑。

牛亮見桂花笑,也就不客氣的一把奪過小狗哥哥手上的酸雞腳往嘴裡塞。

雞腳一入口,酸,滑,軟,香,還有一點點辣味,牛亮吃了口,真爽口,只是雞骨頭有點硬,牛亮用牙齒嚼了嚼,雞腳上的骨頭碎了,咔嚓咔嚓的響起來,牛亮吃得津津有味,嘴裡不停的發出「真酸,真香太爽口了!」。

小狗哥哥見牛亮吃得津津有味,看著牛亮的吃相,自己也饞了,口水不停的下咽,抓起一隻就想忘嘴裡塞,桂花一見,一把拍在小狗哥哥的手上呵呵笑道「你饞吃什麼呀!洗手,快洗手去!」。

牛亮一聽,突然發現自己沒有洗手,有點不好意思了,桂花一見牛亮表情,呵呵笑道「牛亮!你不用洗手的,你快吃吧!雞腳多著呢?」。

小狗哥哥一聽,扭頭看著桂花道「桂花,為什麼小亮就不用洗手呢?」。

桂花一聽瞪了小狗哥哥一眼調皮道「因為牛亮帥呀!你……你快去洗手吧!真是的!」。

小狗哥哥聽了桂花的話,不高興的攔住牛亮挺了挺自己的胸道「桂花你現在看看是我帥還是牛亮帥呢?」。

牛亮一見小狗哥哥的表情哈哈笑道「小狗哥,你當然帥啊!不然桂花姐姐怎麼會看上你呢?你在桂花姐姐眼中是最帥的嘛!」。

牛亮說完,見小狗哥哥吃自己的醋了,這可不是好事啊!看來以後得離桂花遠一點。

桂花一聽牛亮的話后,手裡忙著拖過一張桌子瞪了小狗哥哥一眼道「你看看人家牛亮說話我就是愛聽,你在我心裡不帥我會看上你嗎?你快去洗手,洗乾淨后幫我幹活準備吃飯了呀!笨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