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掛加持,一路起飛,王霄逸此時也被自己的金幣嚇了一跳。

外掛加持,一路起飛,王霄逸此時也被自己的金幣嚇了一跳。

2021 年 11 月 8 日 電視劇 0

不過現在,王霄逸必須要回去提交任務了。

還有1個小時任務到期,並不是不能再殺一會兒,最主要的問題是,王霄逸的背包滿了!

是的,100個格子的背包竟然滿了。

材料的堆疊上限是999,武器的堆疊上限是1。

為了節省空間,王霄逸早就把新手武器和新手上衣丟棄了。

背包裏面,1個格子是瞬回藥水,30個格子是珍稀的紫色材料,剩餘69個格子都是藍色材料。

至於白色材料,對不起,它們不配出現在王霄逸背包裏面,早就被扔了。

9個小時,王霄逸已經跑出去了很遠,在回到新手村的路上……

「諸位莫怕,讓我助你們一臂之力!」

王霄逸一刀下去,把大殘的【狼王】Boss帶走了。

「阿彌陀佛,此物與我有緣,我就不客氣了!」

【野豬王】又一次被王霄逸擊殺,等等,為什麼要說又。

「無量天尊,爾等退下,看貧道降妖除魔!」

刀光略過,王霄逸搶了【大白兔】的擊殺,拔腿就跑。

王霄逸最恨兩種人,一種是搶Boss的人,另一種是阻止我搶Boss的人。

如果搶Boss的人是他自己的話,那好吧,誤會解除。

試問天底下,還有比搶Boss更開心的事情嘛!

「我可真是個好人,像我這樣樂於助人的可不多了。」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說的就是我呀!」

王霄逸不要臉的自言自語道。

到了新手村后,王霄逸找到村東頭的村長,開始提交任務。

「快點提交你的獎勵吧,我還有其他事情要做!」村長不耐煩的說道。

【叮!提交精良兔毛(藍)*999!】

「勇士坐,老伴,給勇士沏一壺茶!」村長抽出一把椅子,示意王霄逸坐下。

【叮!提交精良羊毛(藍)*999!】

【叮!提交精良豬皮(藍)*999!】

「勇士請坐,老伴,別沏前年的茶葉了,沏一壺好茶!」村長已經不淡定了!

【叮!提交精良狼毛(藍)*999!】

……

【叮!提交精良蛇皮(藍)*999!】

【叮!提交精良蛇皮(藍)*10!】

【提交數量已經達到上限!】

「勇士請上坐,老伴,把我壓箱底的茶葉拿出來,給勇士沏上!」

「勇士辛苦了這麼久,趕緊坐下來休息一會兒!」

「以後呀,這就是您家,想吃啥喝啥,就自己拿,和在自己家一樣。」

「一看您,我就知道您不是一般人,和那些就提交白色材料的廢物不一樣!」

村長強行把王霄逸按在椅子上,言語之間極盡諂媚。 此時,凌雲殿中!

眾人已經在長桌前坐下。

桌子上擺放着宣紙和毛筆,不少人的表情都有些糾結,誰也沒想到,檀宮之主腦洞大到要大家寫一紙情書,而且是寫情書的對象是自己內心最深處那個女人!

女人心,海底針,所以大家琢磨不透檀宮之主的想法,也不該如何下筆,甚至不敢下筆。

這麼多人中,就王鍾秀表現得有些興奮!

因為他在多年前年少時候見過檀宮之主的側顏,從那以後,他的腦海中就再也容不下其他女人了,檀宮之主的側顏,一直縈繞在他的腦海中。

所以,檀宮之主就是他內心最深處的女人!

這一紙情書,他只需要表白檀宮之主就可以了!

而且,他決定把當初看到檀宮之主側顏那一幕寫下來,這樣,就能證明他沒有作假,他內心深處,確實藏着的就是檀宮之主本人!

越想,王鍾秀內心越是興奮!

他佔據了極大的優勢!

因為他相信在場的人當中,他是唯一見過檀宮之主側顏的人!

王鍾秀一邊研磨,他的腦子裏已經開始遣詞造句,琢磨著怎麼來寫情書。

廖明月一方。

她一邊研磨,一邊嘴角露出冷笑。

她也沒想到,檀宮之主,竟然玩起了這一手。

倒是有趣!

和內心最深處的人表白?

檀宮之主這個關卡,特地是為嚴經緯準備的么?

她也想看看,嚴經緯內心深處的藏着的女人,是誰?

廖明月目光情不禁看向嚴經緯所在的位置,他發現嚴經緯閉着眼睛,似乎在思考什麼!

看到這一幕,廖明月嘴角勾起一絲笑容,她內心最深處,可沒藏着什麼男人,既然沒藏着男人,談什麼表白呢?

而在場其餘的人,都靜靜的研磨,思考着,誰也沒有動筆。

看到大家糾結的樣子,凌助理有些想笑,宮主大人真是天才,眼前一紙情書這個關卡,比之前的關好像都要讓大家糾結。

之前的關卡,只要過就行了。

而如今這一關,需要眾人來揣摩宮主大人的心思,想想,凌助理就覺得好笑。

「咳咳。」忍住笑意,凌助理緩緩道:「大家抓緊時間,宮主大人給大家的時間組多就是六十分鐘,六十分鐘后,就不能再動筆了,所以想寫字數多的人,趕緊抓緊時間寫!」

凌助理說完,不少人臉色都有些急。

而這個時候,王鍾秀已經在內心深處遣詞造句完畢,開始蘸墨提筆,書寫了起來。

看到王鍾秀已經動筆,在場的不少人更是慌了起來,紛紛拿起了毛筆。

而嚴經緯。

在長桌上坐下之後。

他就閉上了眼睛。

為腦海中最深處的女人寫一紙情書?

誰是自己腦海中最深處的女人?

嚴經緯閉着眼睛,腦海中浮現出一張張迷人的容顏,這一張張迷人的容顏,不停的在嚴經緯腦海中縈繞着。

最終。

這些容顏散開。

隱藏在最深處的一張美到令人窒息的容顏出現,這張容顏,讓他彷彿看到了一道光一般。

無論遇到了多大的困難,看到這張容顏,他就安心!

「怎麼會……」

腦海中出現的這張容顏,把嚴經緯嚇了一跳,趕緊搖頭,打算把腦海中的念頭拋開,但是越想拋開,越拋開不了!

「我怎麼會冒出這樣的念頭……該死!我怎麼會對她冒出這樣的念頭!」

嚴經緯心中自責不已。

他緩緩睜開了眼睛。

這種感情,只能隱藏在最深處,無法表達出來。

或許,在這裏寫出來,是最好的釋放機會吧,誰也不知道,而且檀宮之主看了之後,也不知道他寫的是誰?

於是,嚴經緯提筆沾墨,開始書寫,一氣呵成:「一直想靠近你,但心中卻有太多的顧忌,或許,把你留在我的夢裏,才是最好的結局!」

寫完這句話,嚴經緯就沒有再寫下去了!

是的,他想寫的,只有這句話。

寫完后,他在右下角落款,寫下了嚴經緯三個字。

放下毛筆后,他長長舒了一口氣。

這算是表白么?

嚴經緯一笑,他直接站起身子,轉身離開。

看到有人站起來,不少人都嚇了一跳,誰這麼快?

這才幾分鐘啊,就寫好了?

看到是嚴經緯后,眾人臉色都有些古怪,這麼幾分鐘,能寫什麼?

一兩行字? 陸洵回到家中的時候,剛進門,就聞到了飄出來的飯香。

「呀,好香!你們這是在……等我吃飯嗎?」

陸老爹笑眯眯,「你倒是不急,那郭府宴飲,自是好酒好菜,想來你還不餓,倒是我家二郎,奔波竟日,想必是餓了!」說着,他笑眯眯地沖陸二漳招手,把他叫了過去,態度倒是少見的和藹。

陸洵也跟着走過去。

他的確不餓,但還是習慣性向食物湊過去。

卻在此時,陸老爹忽然伸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雙目圓瞪,大聲喝問:「你是誰?」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