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在窄小的空間里,喻色成了陳昊手裏的布偶,任他擺佈。

於是,在窄小的空間里,喻色成了陳昊手裏的布偶,任他擺佈。

2021 年 11 月 7 日 電視劇 0

下車的時候,她知道自己脫胎換骨了。

經過陳昊的一番折騰,她就覺得鏡子裏那個精緻的俏美的女孩都要不是她自己了。

然後,一下了車,就看到了靳崢。

「喻色。」他抬眸看她,眼睛已經亮了。

喻色才想起她有些天沒有見到他了。

徐徐的走過去,很自然就挽上了他的手臂,「哥,想我了吧。」

看着她嘻嘻哈哈大咧咧的樣子,靳崢掩去心底里的苦澀和擔心,啞聲道:「出差了,今天一早才回來,小色,你放棄了嗎?」

「什麼?」喻色一時沒有反應過來。

靳崢挽着她徐徐走進星光璀璨的大廳,低聲道:「他也在名單之列。」 賈母過壽是榮國府的大事兒。

但在這麼讓榮國府重視的日子裡,賈珠這個被看做賈家中興的人物卻一直沒有露面。

不是賈珠不想露面,而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賈珠的病情越發的嚴重,如今已經到了下地都有些困難的地步了。

「珠如今這副模樣讓三位兄弟見笑了。」躺在床上的賈珠虛弱的對著史文麟他們三個說到。

「珠大哥,不說只是染了風寒嗎?怎麼會病成這個樣子?好幾個月了,不僅沒好,反而還越發的嚴重了?」史文麟皺眉說到。

「太醫院裡的太醫都來了好幾位了,可就是不見好。也罷,我命中有此一劫。就是苦了紈兒了,我本想取消和她的婚約,但父母不同意,我這身子也打不起精神來和他們據理力爭。」賈珠落寞的說著。

「珠兄弟別說這喪氣話!好好將養身體,堂堂男子漢,豈能就這麼放棄?!別忘了,你還有父母要贍養呢。成親之後你還是個丈夫,你要把你肩膀上的責任扛起來!不能就這麼撒手不管!你可是賈家重新崛起的希望!」史文龍給賈珠打氣說著。

說者無心,聽著有意。

史文麟有了個大膽的猜測!

賈珠無疑是個非常優秀的人物。十四歲就進學,不出意外,以後定是朝廷重臣!

怕是就因為這個,一個小小的風寒就要了他的命!因為,有人不想讓他好!

四王八公里,雖然賈家不是四王里的一員,但八公里賈家佔了兩位!真論起人脈網,賈家怕是要強過任何一家!

所以,賈家要是崛起了,威脅要大過其他幾家的任意一家!尤其是賈元春要是入了後宮的話,怕是賈家的手都能伸進宮闈之中了!

這些,都是皇帝所不允許的!

皇帝想看到的是一個衰敗的賈家,那麼賈珠的存在就太礙眼了!

想到這裡,史文麟的臉色有些不太好了。如果他的猜測是準確的話,那麼賈珠還真活不了!就算是病好了,他也有可能摔死、撞死、溺死等等的死法。

但讓史文麟什麼也不做的話,他的良心也會不安的。

「珠大哥,或許,你可以試一試民間郎中。煎藥的話,也最好用你的貼身丫鬟。」史文麟輕聲的說著,確保不會被房間以外的人聽到。

史文麟不敢保證賈府沒有被錦衣衛滲透,他怕隔牆有耳啊!

史文麟的話讓賈珠、史文龍和史文麒都看了過來。

政治嗅覺最為靈敏的史文龍很快就理解了史文麟的意思,驚疑的看著史文麟,想要確定一下他的猜測和史文麟的猜測一樣不一樣。

史文麟沒有說話,只是指了指上面。史文龍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看來,他和史文麟想的是一樣的。

「當然,我只是提議,試一試又不會怎麼樣。」史文麟不敢把話說滿。他也有可能是猜錯了,賈珠就是得了怪病!

「或許,你也可以回金陵老家安心靜養十年!十年裡,什麼也不要做,就只是養病!」史文龍認真的對著賈珠說到。

賈珠再怎麼對政治不敏感,他也能聽出史文麟和史文龍的話里話了。

史文麒雖然聽的不是很明白,但他也知道,賈珠生病沒那麼簡單。只不過儒家著作讀的太多,讓他的思想過於理想化。一些陰暗的事情他本能的排斥,一時間想不到而已。

「罷了,我這身體怕是好不了了。想要回金陵,何其之難啊!」賈珠嘆了口氣說到。

皇帝會放他回金陵嗎?不見得!金陵如今可是吳王姜巍的地盤!姜巍可是一心想當皇帝的,自己去了金陵,那不是給姜巍送人才呢嘛!自己要不是人才,皇帝會想著弄死他嗎?!

總之,賈珠不認為皇帝會讓自己活著回金陵的。

「珠大哥不比如此灰心。不試試你怎麼知道不行呢?你就和我姑祖母和你娘說,你夜間做夢,夢到了佛祖,佛祖提示你生病的原因是祖地受到了驚擾。你要回祖地祭祖守墳,這樣病才會好!

趁著你身體還沒有徹底垮之前,儘快要個孩子。把妻兒都留在京城為質,或許那位會放你離去。」史文麟說到「那位」的時候,還往上指了指。

史文麟也知道,自己說的都只是可能。如果真是上邊那位想讓賈珠死的話,放不放賈珠一馬,那都要看上邊那位的心情了。

但不管怎麼說,為了活命,試一試總是好的,比等死要好!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不說這些事情了。今天是祖母的誕辰,我這副模樣肯定是沒辦法招呼親朋好友了。璉二弟他一個人肯定忙活不過來,三位兄弟就代我去給親朋好友敬杯酒吧。」賈珠輕笑著對史文麟他們三人說到。

史文龍和史文麟的主意他要好好思量一下。而且,這事兒還不能和家裡說。如果家裡人知道了,說不準就會用今天的事情逼史家重回四王八公的陣營!

史文龍他們能放下顧及為他的生命而想辦法,他不能恩將仇報!

這也就是賈珠了,換一個人試試?!史文麟不等著在他墳頭蹦迪就不錯了!還給想辦法救命?想的怎麼那麼美呢!

就比如,此時在史文麟面前故意和王熙鳳秀恩愛的賈璉。秀給誰看呢?在王熙鳳放棄了他選擇賈璉的時候,史文麟就已經對她死心了。

史文麟可沒興趣在賈府陪客。這裡來的可都是四王八公家的人,他過去湊什麼熱鬧?

所以,他連客廳都沒去。就在游廊里找了個地方坐一會兒。

史文龍和史文麒已經離開了。他要不是等著史湘雲,也跟著走了!

見史文麟不理他們,賈璉討了個沒趣,帶著王熙鳳去給老太太請安去了。

沒過多久,鴛鴦找了過來。

「麟大爺,老祖宗找您有事相商。」鴛鴦對著史文麟說到,

「姑祖母有事找我?還是讓你親自來找我?我這面子夠大的啊!」史文麟笑呵呵的說著。

「麟大爺您說笑了,奴婢不過是個丫鬟,做這些事情是應該的。」鴛鴦微笑著說到。

「我見過好幾個鴛鴦了,每個鴛鴦都是我姑祖母的首席大丫鬟。姑祖母能看上讓你做鴛鴦,就說明你肯定是有過人之處的,你不必自謙。走吧,不是說姑祖母找我嗎。」

「麟大爺,您這邊請。」 陸細辛還記得自己第一次來陸家時的心情。

像一隻失散數月,驟然歸家的小奶貓,滿心滿眼都是雀躍。

自己一個人躺在床上,將爸爸、媽媽這兩個詞念了無數遍,掌心裏捏著一張爺爺給她的照片。

照片上是一張全家福,上面有爺爺、爸爸、媽媽、媽媽懷裏抱着的小嬰兒陸承遠,還有小小年紀就一副老成持重模樣的陸承繼。

剩下的那個穿着小小旗袍的漂亮得扎眼的小女孩就是她陸細辛了。

她一遍遍摩|挲著照片上的爸爸媽媽,在心裏輕輕地稱呼他們。

一遍一遍,一聲一聲,從生疏遲疑到熟悉自然。

到了第二天清晨,她已經能夠熟練地叫出:爸爸媽媽了。

可惜,老天爺並沒有給她這個機會。

那日,她並沒有叫出這兩個稱呼,以後,她也不會叫了。

再次來到陸家,陸細辛已經能夠做到心如止水。

門口的陸母見到陸細辛,臉上頓時露出一個笑,小心翼翼的局促模樣。

只一眼,陸細辛就看出陸母情緒不對,不過她沒有說什麼,只是淡淡瞥過目光:「今天是最後一次施針,之後陸夫人的身體就沒有大問題了,只需要注意休息就好。」

趙敏儀沒有為自己的身體即將恢復而感到高興,而是驚慌失措:「最後一次了么?」

那……是不是以後都不來了?

這句話,趙敏儀沒敢問。

到房間后,陸細辛給趙敏儀施針,針灸的時間很長,而且很無聊,但是小念羲一直乖乖的,不亂動也不會吵鬧。

就那樣安靜地端坐在椅子上,歪著小腦袋,樣子萌翻了。

趙敏儀不敢跟陸細辛說話,目光就轉到沈念羲身上,細細地打量著這個孩子。

然後,越看越皺眉。

這個小傢伙怎麼跟細辛小時候長得這麼像啊?

尤其是眉眼之間,簡直一模一樣。

難道好看的孩子都是一個模子出來的?

趙敏儀沒做多想,只是因為這樣三五分相似,心裏對沈念羲多了一些好感。

施針結束,趙敏儀讓陸細辛先別走,她都東西給她。

陸細辛無可無不可地點頭,帶着沈念羲在樓下的客廳等。

過了一會,趙敏儀帶着一隻小提琴過來。

這段時間,她一直想送陸細辛一件禮物,用來拉進二人的關係。

可惜,任是她絞盡腦汁,也想不出陸細辛喜歡什麼。

她對18年後的陸細辛沒有一絲一毫的了解,根本不知道她喜歡什麼討厭什麼。

最終,猶豫再三,還是選擇了小提琴。

「這把琴是意大利小提琴三大家族之一的阿瑪蒂家族手工製作的,我用了很多年,想把它送給你。」趙敏儀怯生生地看着陸細辛,拿着小提琴的手一直在抖。

陸細辛抬眸看了她一眼,語氣平平淡淡,毫無波瀾:「我已經不喜歡小提琴了。」

聽到這句話,趙敏儀心臟彷彿一隻大手重重一捏,疼得她窒息。

不喜歡了,她不喜歡了!

趙敏儀不知道該說什麼,也不知道怎麼解釋,只是執拗地舉著小提琴。

似乎是陸細辛不要不罷休的架勢。

對於趙敏儀的行為,陸細辛並不理會。

倒是沈念羲探出腦袋,對那把小提琴很感興趣。

「陸夫人。」沈念羲看着趙敏儀,很有禮貌,「小提琴好漂亮,我能摸一摸么?」

趙敏儀一愣,似乎沒想到沈念羲會提出這個請求。 月黑風高,兩隻小小的身影縮在院牆角中蠕動着。

「什麼?」夜靈曦蹲在草叢裏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面前的黑貓說道。

喵,黑貓急促的催著夜靈曦,趕緊的醜女人,別拖它貓的後腿啊,黑貓一邊催促一邊不安的四處張望。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