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夫,不要衝動!那是半圓形超聲波,你打不過的,武功再高,也不行!」

「姐夫,不要衝動!那是半圓形超聲波,你打不過的,武功再高,也不行!」

2021 年 11 月 6 日 電視劇 0

「快去拿護照吧,我認命了,我跟他們回去才不會威脅到我的家人。」

李天昊見葉飛要跟他們打一場,連忙便是對著葉飛說著。

葉飛微微驚訝了一下,原來是超聲波,怪不得陳語彤會敗,看樣子這兩個西方人要強行帶李天昊回西方,難道李天昊身上有什麼秘密不成。

「好,護照,沒問題。」

葉飛臉上帶著笑意,開始從懷裡摸索著。

「你們四個,出去。」

葉飛對著陳語彤的四個手下說著。

「是,葉客卿。」

四個人從地上爬起來,艱難的走出了這裡。

葉飛從懷裡掏出了兩對耳機一樣的東西,丟給了李天昊。

李天昊一看,瞬間驚喜。

「阻絕超音波耳機!」

李天昊拿到耳機后,驚喜萬分,震撼的看著葉飛,完全不知道葉飛從哪裡弄到這玩意的,李天昊連忙跑到陳語彤身邊,給陳語彤耳朵上帶上。

李天昊看著葉飛,雖然葉飛把這玩意給他們了,但是葉飛怎麼辦?

「東方人,你在耍什麼詭計?我瞬間就能讓你暴斃而亡!」

「他們兩個都受傷了,就算你給了耳機又怎樣?手無寸鐵,還是會被我們兩個人制服的!」

布羅斯詫異的看著葉飛,不知道葉飛是真的傻還是假啥,耳機一共兩對,不夠他們三個人的。

「你可以試試!」

葉飛掏出一根香煙,緩緩點燃著,臉上沒有絲毫的驚慌。

「李天昊,你死定了,我的天哪,你找了一個像土撥鼠的弱智,我發誓,一定把你身上的毛全部扒光!」

布羅斯對著李天昊殘忍的說著。

「死吧!」

格林布的直接按下了超聲波遙控器,瞬間超聲波便是朝著葉飛攻擊而來,但是,葉飛依然不動的在那裡站著,沒有絲毫的影響。

陳語彤和李天昊帶上了耳機,自然沒事。

「什麼?」

「怎麼可能?」

兩個老外都震驚的看著葉飛,他們不理解,超聲波怎麼對葉飛沒有事。

「繼續試試。」

葉飛仰著頭吐出一口煙圈,挑釁的說著。

「一萬八千赫茲!」

格林布的猛然的把遙控器調到了一萬八千。

「小心啊!」

李天昊和陳語彤同時喊出聲,他們都是知道這武器的利害,剛才他們已經見識過了。

葉飛口中的香煙瞬間粉碎,頭髮向後沖飛著,但是葉飛臉上卻是帶著笑意,帶著戲謔,絲毫不為所動。

「啊!」

陳雨桐和李天昊都是不可思議的看著葉飛,臉色震驚的不成樣子。

不光是陳語彤和李天昊,就連布羅斯和格林布的都驚訝萬分,他們瞪大了雙眼,完全不肯相信這一切。

「你!」

「你!」

「三萬赫茲!」

格林布的直接把遙控器調到了三萬赫茲,一瞬間,整個望江酒樓都發出咔咔的聲音,無數的桌子上出現了裂紋,白酒爆炸,盤子碎裂,一片恐怖的景象。

但是,葉飛依然沒事,葉飛單手擺弄了一下頭髮,毫髮無損,葉飛嘴角揚起一抹笑意,曾經自己練習對抗超音波,在加上自己的九轉金身決第五層,三萬赫茲,完全能夠頂住。

兩個老外驚呆了,他們站在原地,像看神一樣看著葉飛,眼中帶著恐懼和震撼。

「你們試完了,墨驢技窮了,那麼該我了。」

葉飛朝著格林布的走去,輕輕的從他手中拿過遙控器,對著兩個老外便是按了一下遙控器。

「啊!」

兩聲尖銳的嘶吼聲傳遍了整個望江酒樓……而他們只需要鬼泣的解藥,又有殘夜閣現成的解藥在手。

現在問題是解藥中有幾種靈植不清楚是什麼,而沒有識出來是因為阿妍沒有見過,既如此,那把她送去進修啊。

有號稱全大陸靈植種類最齊全的葯園,只有裏面有,阿妍一定可以找出來。

就是到時沒有找到,再打探凌初真君的事兒也不遲。

《一路渡仙》第二百四十八章疏影小築(1) 危濤不服氣段小明的調侃,嚷着:「你才是2B!」

段小明拿着手機按在大腿上摩挲,嘴上回擊:「你還別不服氣,我同學就是2B!」

他的語速快,語氣不容反駁。

危濤不樂意了,快速反駁:「你同學才是2B!」

段小明哈哈大笑。

危濤反應過來后說:「幼稚!還玩這種遊戲,你什麼時候能成熟點,這都被開除了,還他媽笑得出來。」

段小明看着車窗外,風景往後退,他說:「什麼叫成熟?一天到晚顯得深沉才叫成熟?還有,難不成我要哭着面對未來的每一天,就一份工作而已,還當我真在乎啊。」

「是,你不在乎,你是富二代嘛。」

「你見過坐公交車的富二代?」

「見過,就坐我旁邊。」

段小明沒有理他,他繼續看向窗外。

有些人苦惱的時候,愁眉苦臉,有些人苦惱的時候,嘻嘻哈哈,有些人則不動聲色。

段小明經歷的事情比一般孩子要多,他早已經習慣拿樂觀來偽裝自己,所以危濤從他臉上只看見了年輕人該有的樂觀與輕鬆。

那些所謂的故作憂愁,在段小明這裏沒有。

危濤見段小明表情很輕鬆,自己也跟着往窗外看去,並沒有看見窗外有美女或者什麼新奇的事情。

「你看個鎚子呢看,狗哥喊你幫忙打電話呢。」

段小明看着窗外說:「等會下車再幫他打吧,雖然我對他的交易並不感興趣。「

公交車像大海上顛簸的小船,在市區開往西郊的路上起伏着。

此時,狗哥的豪宅里,苟媽媽正坐在客廳等著朱蘇帶林小娟回來。

苟媽媽一大早就收拾家裏,特意把其中一間客房收拾得乾乾淨淨。

說起林小娟,苟媽媽心裏又是歡喜又是憂愁。

原本自己以為林小娟會成為自己的兒媳,結果沒有料到小娟媽媽反對女兒跟自己兒子在一起。

林小娟跟自己兒子分手后,一個人偷偷生下林小娜,到目前還未婚。

而自己的兒子卻先結了婚。

曾經狗哥問過自己的媽媽:「假設我當時選擇跟小蘇分手,跟小娟複合,是不是人生要簡單的多,對小娟也更公平一些?」

苟媽媽回答兒子:「那樣你就沒有小依和小蘇兩個女兒了,小娜也沒有兩個妹妹了,人生哪裏有那麼多假設,假設當年我跟你爸沒打算送你讀書——」

狗哥知道老媽說的是什麼,老媽又要開始回憶老爸的事情了,他忙打斷老媽的話:「我就是說說,這話千萬不能讓小蘇知道,不然我得脫層皮!」

狗哥岔開話題,不希望老媽又回憶起老爸感傷。

十五個年頭過去了,林小娜都快十五歲了。

苟媽媽感慨,雖然這些年電話、視頻通得很頻繁,可自從五年前自己從深圳回來后就再也沒有見過小娟和小娜了。

再多幾年自己就又要老上許多了。

很有感慨的苟媽媽在家裏等著,聽到開門聲,她忙走到門口迎接。

朱蘇帶着林小娟回來了,兩個人的身側跟着三個孩子。

林小娜長得比她爸爸還要高了!

林小娟輕輕抱了一下苟媽媽,林小娜也開心的喊:「奶奶!」

苟媽媽抱了抱自己的大孫女。

一家人都很開心。

苟媽媽在家裏的地位很高,作為年紀最大的女主人,她先帶着小娟和小娜參觀房子。

為什麼要先參觀房子,因為當年自己的兒子跟小娟夢寐以求想買套房結婚,如今房子有了,物是人非呀。

參觀著房子,林小娟心生感慨,她突然有一種回到了深圳一起合租那時候的錯覺。

可眼前的房子明明不是當年合租在一起的那套泛黃三室兩廳的房子了,狗哥已經住上了豪華的大房子。

當年自己跟小娜爸爸分手,然後生下小娜,回到深圳后因為生活壓力,因為沒有買房,不得不跟他們合租在一起過渡。

兩家人住在一起,慢慢的變成了一家人。

後來自己不想影響他們夫妻感情,也是為了更好的照顧中風的父親,於是離開深圳去了上海。

眨眼間日子過了這麼些年過去了,自己沒有在上海買房,就如他沒有在深圳買房一樣。

這次他說給小娜買套房作為生日禮物,想必跟蘇姐多少鬧了點矛盾了吧,不然,為什麼到現在他都還沒有出現呢?

肯定是惹蘇姐生氣了。

朱蘇不說,自己也不敢問。

參觀完房子之後,一家六口人吃了苟媽媽準備好的可口午飯,然後坐在一起聊天,訴說離別衷腸、聊著孩子成長和生活瑣事。

About the author

jingshenxianxiangxue:

0 Comments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發佈留言